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10章:百印门(上)

作者:御 仁 字数:14611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0章:百印门(上)

慕容白坐在台桌前,眉头紧皱,刚刚外交部传来消息,说是维林国并没有派任何使者来Z国,但是那个游紫灵却是真真实实地存在着,不过既然维林国已经确定这件事是假的,那这个游紫灵就一定有问题,很可能就连“游紫灵”这个名字都是假的,她到底是谁?背后有什么组织或者国家帮助?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可以以假乱真。

但是这个游紫灵为什么要冒充维林国的使者让Z国的特工保护?如果说要偷国家机密的话,那她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下面的人手二十四小时盯着她,她去哪里做了些什么都记录在案。但是除了这点还有什么目的?慕容白暗叹一口气,将手指上的香烟熄灭。

此时敲门声响起,慕容香和左峰三人走进屋内,一副紧皱眉头的样子。

“查到了吗?”慕容白问道。

“我们去酒店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外面安排的伙计说她昨天还在,但是刚刚去看的时候已经不见她的人影。”慕容香说道。

“她的身份档案部查到了没有?”慕容白似乎早已料到这个结局。

“已经查过了,就连国外部分间谍档案都查过,她似乎是从这个地球上凭空出现的。”左峰皱着眉头说道。

“能从这么多特工监视之下无声息地离开,她不是个普通人,一定是高手!”霍宗说道。

“现在维林国已经确定他们没有派任何使者来国交流学习,这个游紫灵身份不明,现在还不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不是普通人,而且是有目的性地潜入国内,能够这样轻易潜入国内,并且以另外一个国家使者的身份,她的背后一定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我们知道该怎么做!现在全省火车和机场都安了我们的人,一有情况就会立刻汇报!相信那个游紫灵不会跑多远。”

“她如果会易容术躲过临检呢?”慕容白说道,左峰和霍宗三人顿时语塞,慕容白继续道:“你们先下去吧!这件事我会叫A组去办的,你们这些天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谢莫言伤好之后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不知道是不是修炼灵力的原因,谢莫言身上的伤口竟连一丝疤痕都没有,这更让古家两姐妹下定要修真的决心。回到学校后,谢莫言免不了被慕容香等人的盘问,毕竟无故失踪一天对慕容香来说似乎像是等了一年似的。那种感觉真可谓是度日如年,慕容香也不知道自己只是一天没见到他而已心里却一直在想着谢莫言,这种挂念的感觉非常不舒服,但是慕容香知道自己一定是喜欢上谢莫言了。

“说!这几天去哪里鬼混了?”慕容香好像逼问一个嫌疑犯似的冲谢莫言问道。

“一个朋友生日,我去给他庆祝呢……诶?你这么关心我……是不是喜欢上我了?”谢莫言正有些难以启齿的时候,灵机一动,便想调侃一下慕容香。

“谁……谁会看上你这个坏蛋,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不回答算了!”慕容香转过头掩饰住自己略显羞涩的俏脸。

“呵呵……其实如果你说你喜欢我的话,我或许就会回答你的问题哦!”谢莫言见这个办法有效,继续调侃道。

“去!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才不会喜欢上你这个坏蛋呢!”说罢慕容香便跑开了,但是一脸的羞涩还是蛮不住谢莫言的眼睛,她该不会真的是喜欢上我了吧!正在发愣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你小子昨天跑哪去了?”左峰和霍宗走过来搭住谢莫言左右两边肩膀,一副不说的话就大刑伺候的样子。

“呃……如果我说我和两个美女出去玩的话,你们相不相信?”谢莫言说道。

“啊?你不是吧,组长这么好的条件你不要,还去外面鬼混,有没有搞错!”霍宗夸张地说道。

“我只是说说而已,你看我的样子像是那种人吗?而且你们组长这么好的条件我怎么会放弃,只是……”

“只是他昨天确实是陪我们去玩了。”此时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赫然就是古家姐妹俩,古月樱正一脸得意地看着谢莫言,这下可惨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哦……你小子还敢骗我们,明明是去泡女孩子,还说没有!”左峰说道。

“可怜组长昨天一整天没看到你的样子真可谓是失魂落魄啊……”霍宗立刻搭腔,两个人一唱一喝几乎就没有谢莫言插口的地方。霍宗转过头,发现谢莫言眼光凶狠地盯着古家两姐妹,但是后者却一脸笑容地对着他,根本无视谢莫言那双几乎可以杀死人的眼光。

“你们两个……不要逼我!”谢莫言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将话传进两姐妹的耳内。后者却笑呵呵地回道:“事实证明你确实是和我们在一起啊,我只是说真话,难道有什么不对吗?”说罢便笑着离开了,双胞胎姐妹的身材和脸蛋一下子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眼光,特别是笑的时候,更是足以吸引任何一个热血澎湃的年轻人。就连有一定功力火候的霍宗和左峰两人都被吸引得愣在那里直到两姐妹消失在他们视线中时还依旧盯着她们离去的方向。

“莫言!你昨天真的和她们两个在一起?”左峰头也不回地问道。

“最近你是不是犯桃花运啊!先是组长对你有意思,现在竟然一箭双雕,还是两只非常极品的雕。真是让我太忌妒了!”霍宗说道。

“桃花个屁!”谢莫言说道,“你们这两天这么空闲啊!上面的人没找你事做?”

“呃……刚刚空闲下来!”霍宗神情有些扭捏,似乎有些话瞒着谢莫言,不过后者也大概知道了情况,和自己意料中的一样,今天游紫灵没来,慕容香和左峰三人都在学校,看来她一定是找了借口所以才没来,上次她硬接了九雷巨鸣,一定受了重伤,没有一段时间是不会好的。少了游紫灵这个定时炸弹,谢莫言心中顿时舒畅了许多,不过却多了古家两姐妹这两个包袱。

整个下午的课,古月樱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作对,一直盯着自己,还时不时地抛眉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但是在慕容香看来却是真实无比,一股浓浓的醋味让谢莫言整节课坐立不安,虽然知道慕容香对自己有意思,但是谢莫言明白自己是贼她是兵的身份,无论什么时候,最多装模作样演一下,不能将自己的真实情感表露出来,否则到最后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这种演技需要非常大的自制力,长久下去的话,谢莫言知道自己也支撑不了多久。

至于对古月樱的行为,谢莫言也不能明着骂她们或者威胁她们,谁知道这两个丫头什么时候脑子短路会把自己的盗贼身份泄露出来,这可是谢莫言最致命的要害。

下课后,教室里已经没有人了,慕容香正准备离开,身后一个声音叫住道:“小香!”谢莫言虽然不知道慕容香心中感受,但是从看了那几本言情小说来看,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唯一的方法就是去解释,但是谢莫言却说不出口。

“你……有没有空,晚上一起吃顿饭?”谢莫言第一次说话结巴。慕容香没有拒绝,但脸上还是那副淡漠的样子,没有理会谢莫言。

两个人还是在第一次吃饭的那间饭馆里吃的,慕容香叫了瓶酒,谢莫言没有拒绝,两人就这样沉默地吃完一顿饭,不过这次是谢莫言付账。走在回去的路上,慕容香终于按捺不住冲谢莫言问道:“难道你就准备请我吃顿饭,什么话都不想和我说吗?”

“我……”谢莫言语塞,一路上他一直在想该怎么开口,沉默并不是他的性格,但是今天他却第一次做了哑巴。

“你知道我喜欢你的!你为什么不说话!”或许是借了口酒劲,慕容香大声说道。谢莫言还是沉默着,他想说什么,但是话每每到喉头了就是说不出来。

“你是不是喜欢古家两姐妹?”慕容香问道。

“不是!”谢莫言脱口而出道。

“但是你昨天一整天都和她们在一起!为什么骗我说是给朋友庆祝生日?”慕容香双眼开始湿润。

“对不起,我不能说,但是我保证以后你一定会知道!”谢莫言低着头不敢看慕容香那双幽怨的眼睛,他怕自己看到那双眼睛就会情不自禁说出自己的身份。

“你不用和我道歉,一切就当做我自作多情!再见……”慕容香说罢,左手掩嘴,不让自己哭出来,但双眼已经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她走了,四周一片灰暗,一盏路灯将谢莫言的身影拖得老长老长,对不起……谢莫言心中默默地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谢莫言和往常一样,还是天天和杜康抬杠,天天和左峰霍宗他们俩一起早早地爬起来修炼,还是时不时地调侃祝云舒,似乎那天晚上的事情没发生过似的。期末考很快就到了,凭谢莫言的知识量非常轻松地就过去了。

考完后,左峰和霍宗准备回家闭关两个月,说是家族要参加一个比武,很多门派都会参加,谢莫言对这个并不是很在意。杜康说他要回家帮助打理他老爹的生意。

谢莫言要和白老一起去天景山百印门,大家各有自己的路,和白老来到火车站,离出发还有半个钟头,谢莫言突然有些放不下,思忖再三,还是拿起自己很少用的手提电话,第一次拨了个陌生的号码。在走的时候,谢莫言从霍宗那里知道慕容香的电话号码,本来不准备打的,但有些事往往都是出乎自己意料的。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我要走了!”谢莫言说道。

“是你……你要去哪里和我没关系!”

“对不起……”谢莫言说道,电话那头已经挂断电话,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最后这三个字。

天景山风光天下奇,温泉群大小有几十处,“聚龙泉”是其中水量最大、分布最广、水温最高的,被誉为“天景山第一泉”。“聚龙泉”位于天景山北坡、天景瀑布下约一千米处。

位于天池北偏东,海拔二千六百七十米,是天池东侧最高峰。峰顶尖犹如鹰嘴一样,伸向天池,故也有鹰嘴峰之名。天文峰是由火山喷发物——浮石构成的山峰,灰白、浅黄的浮石塑造出峥嵘突兀的景象。朝向天池的一侧,有一道绝壁,远望银白如雪,夹杂着的火山角砾和火山渣,好似镶嵌其上的玉环珠翠。天文峰气势雄伟,历来是观赏天池的最佳处,但攀登却非易事,因浮石易滑,虽如此险峻,但游人登峰的兴致依然不减。

然而,就在天池附近的一座不知名的山峰上,因地势过于险峻,所以没有任何游人攀爬过去,旅游区也将那座山峰划为危险禁区,禁止任何游客接近或者试图想攀爬这座山峰。

来天景山之前,白老叫谢莫言脱下手上的百印戒,谢莫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还是照做了,用一条红绳子穿起来挂在脖子上贴身藏好。

此时谢莫言和古家两姐妹,随着白老避开四周的游人来到这座山峰脚下,抬头看去,几乎和地面呈九十度角的陡峭程度再加上光滑无比和少得可怜的接力点的山壁,足以让任何游人望而却步,就算有人爬得上去,恐怕爬到一半就被半山腰的大风吹走了。

谢莫言抬头看去,无奈山峰太高,云雾遮住了他的视线。以前谢莫言也看过几本修真类的小说,里面都讲了那些修真人一般都喜欢在高处修炼,现在一看果然如此,这座山还够高的,不知道以前所说的“高人”是不是都是因为住在高处,所以才称为“高人”呢。后来才从白老口中知道这是因为身处在高处容易吸收空气中的灵力,并且高处的灵气比地面上的浓厚得多。

说是这样说,但是以谢莫言的实力根本就上不去,正当思忖间,白老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柄七尺长短的银白小剑赫然就是上次和那个黑袍人的血梭缠斗的那把。此时,白老双手叠印,银白小剑浮空而起,通体一阵银白光芒,不一会儿原本的七尺小剑竟变大了许多,谢莫言虽然知道这小剑不简单,但是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另一番感受。

“哇……这……这是……”古家两姐妹何曾看过这番情景,不禁呆愣在原地。

“你们要上来便上来,如果你们想待在这里的话我会让白老成全你们的!”谢莫言说道,老实说这次来天景山修炼正和谢莫言本意,但是古家两姐妹却也跟来,不过白老说要带她们来,谢莫言也不好意思反对。

坐在剑身上,缓缓向上升起,好像自己就是小说里的主人公,想想自己以后也要炼制一把这样的飞剑。飞剑越飞越高,山风将谢莫言和白老的衣衫吹得‘瑟瑟’作响,天景山的奇景让谢莫言又是一阵如梦似幻般的感觉。

“好……好美!这是我这辈子看过的最美的景色了!”古月樱站起身子迷恋地看着远处的美景。

“别站起来,小心风把你吹下去!”谢莫言刚说完,古月樱便一阵摇晃,差点就摔倒在地,谢莫言和古月昕赶紧过去双手扶住她,但却也同时触碰到对方的手,谢莫言心中虽然不是怎么在意,但是在古月昕心里却是另一番感受。

飞剑直升到峰顶才停下,这里是海拔两千多米高的顶峰,但是谢莫言却没有任何气窒的感觉,这都是修炼了灵力后的效果。白老收起银白小剑后带着谢莫言来到一面石壁前,双手起印,一道白光由指尖射入那面石壁上。忽然,那面石壁竟变得模糊起来,好像一面竖着的水幕,着实诡异不已。

此时,水幕内走出两个身影,都是白衣打扮,左边这个是个女孩子,白衣装饰加上她的美丽的脸庞显得非常清丽脱俗,隐隐有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右边是个非常帅气的年轻小伙子,从表面上看去比谢莫言要大上几岁,但是白衣装饰还是显得很英俊脱俗。

“弟子云山,云仙,拜见师父!”两人走到白老面前双双半跪下来,白老笑呵呵地将两人扶起来说道:“起来起来,呵呵……这几年我不在,你们都还好吧!”

“一切安好!师父,这几年门中的弟子都很挂念您!”

“呵呵……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他叫谢莫言,是我这次带回来的徒弟!还有这对双胞胎姐妹,也是一并带回来,看看你们师伯他们肯不肯收她们。”白老说道。

“师兄,师姐好!”不等两位打招呼,谢莫言已经先一步作了一揖说道。

“小师弟好!”那云山和云仙异口同声地回敬道,同时也在打量着谢莫言,一身时髦装扮,后脑勺扎着一个只有寸短长的辫子,两缕头发一直垂到脸颊边,半身是黑色短袖衬衫,下半身穿着七分裤,脚下一双高级运动鞋,和云山云仙的打扮形成两个截然不同的对比。

“你好!我叫古月昕!这是我妹妹古月樱!”古家两姐妹心中虽然奇怪眼前两人的打扮,但是白老刚才已经给她们太多的惊讶,心中早已没有刚才那种感觉了。

“云山,云仙。”那一男一女微微倾身,简单扼要地作了介绍。

“师父还是先进去吧!”说罢由云山云仙带路下,谢莫言带着一股激动的情绪穿过这道奇异的水幕,眼前突然豁然开朗,眼前的情形仿佛身处仙境一般,一座可媲宫殿的建筑物出现在眼前,巨大的牌匾上“百印门”三个大字将整个建筑物的气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一路走进大殿内,谢莫言也不断打量着走在前面的云仙,真是人如其名,气质脱俗,温文尔雅,貌美如仙。不过她一脸的淡漠的样子却让谢莫言接近不了。

“云仙!”白老说道。

“云仙在。”

“你带古家两姐妹去厢房休息吧!”白老说道。

“是!”云仙说完便带着古家两姐妹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云山!你们师叔他们呢?”白老问道。

“卓师叔前几日刚去菩驼山和黄道师论道,秋师叔和江师叔正在大殿恭候您老人家!”云山说道。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大殿内,此时两个身影忽然从天而降,落在白老面前双双作了一揖说道:“师兄!”

“呵呵!两位师弟近来可好!”白老说道。

“一切安好,师兄出游两年,修为又更比以往更高了,真是可喜可贺。”一位身着灰色道袍,左手一把扶尘的五旬老尼微微倾身说道。

“呵呵!秋师妹这两年修为也增长不少啊。”白老笑道。

“师兄,这位是……”一位白胡子老头问道。

“哦!他是我刚收的弟子,莫言,快来见见秋师叔和江师叔!”白老说道。

“弟子谢莫言拜见两位师叔!”谢莫言也学着作了一揖,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是这里是百印门修真重地,行礼是必然的。

“原来是师兄的弟子,嗯!果然是根骨奇佳,师兄真是好福气啊!”江师叔撸着胡子笑呵呵地看着谢莫言说道。

“呵呵,这次我还带了两位资质尚佳的人过来,是想看看两位师弟谁肯收她们为徒!刚才我安排她们去厢房休息了,明天再带她们来见你们。”白老说道。

“哦?呵呵……我好久都没收徒弟了,不过既然是师兄引见,那一定是块好料子!”江师叔说道。

“呵呵……云山,你先带莫言去厢房休息吧!我要和两位师叔再聊聊。”白老说道。

“弟子领命!”一直站在旁边的云山微微倾身说道。谢莫言见站在这里插不上嘴,遂也跟着云山朝厢房走去。

“两位师弟!这次我回来除了带徒弟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根据我的观察,血影门好像开始死灰复燃了。”白老微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血影门不是早就在几百年前就销声匿迹了吗?怎么会又死灰复燃?”秋师叔诧异道。

“我不清楚,不过这次他们很有可能是直接要将血魔从万灵封印中释放出来,还有一点就是封印最薄弱的时候,我想他们一定会在那个时候出手。”白老说道。

“师兄,那我等一下就派人告之各大修真门派,让他们注意一下。另外再有两个月就是五十年一度的论道大会,到时候所有修真门派都会前往天云殿,相信集齐各大门派的力量一定可以铲除血影门。”江师叔说道。

“嗯!不管怎么说,这次我们一定不能让血魔重现人间,否则不仅仅是世间,还要牵扯到整个修真界甚至是仙界,三界又要经历一场浩劫了。”

“师兄不必担忧,要释放出血魔并非易事,手续极其复杂,那血影门余孽一定不会这么容易就得手的!”江师叔说道,白老点了点头,视线看向远方,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此时,谢莫言跟着云山,双眼四处飘忽着,这里的建筑物几乎都是仿古的,确切地说这里的一切建筑物,甚至是块石头都可以说是古董,要是这些古董拿出去卖的话,不知道能值多少钱。谢莫言的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一间厢房的门口,推开门,云山说道:“谢师弟!以后您就住在这里,我就住在你隔壁,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去找我!”

“那多谢云师兄了!”谢莫言说道。

“哪里,你是师父最小的弟子,照顾你是应该的!”云山淡笑道。“那我先走了,师弟你好好休息!”

“云师兄走好!”谢莫言说道。

关上门,打量了一下四周,房间虽然不怎么宽大,但是对于谢莫言来说足够了,四周的摆设和构造仿佛让谢莫言走进了古代。不过一想起自己是来修真的,心中却又是另一番感受。

放下手上的行李,谢莫言盘坐在蒲团上,灵力默运全身,下一刻便进入冥想状态,这里的灵气比地面上浓厚许多,也精纯许多,谢莫言不到一会儿就精力充沛地从冥想状态苏醒过来,看时间还早便准备出去逛逛。刚打开门,便看到云仙和古家两姐妹正向这边走来。

“谢师弟!”云仙过来打了个招呼说道。

“云师姐好!你们……”

“哦,师父吩咐要我带古家姐妹四处逛逛,熟悉一下百印门!如果师弟不介意的话,由我带路如何?”云仙说道,但脸上还是见不到多少笑容,仿佛那张脸根本不会笑似的。

“那就有劳云师姐了!”谢莫言正愁没人带路,现在有这么个漂亮女孩子主动要求做导游,自己怎么可能不答应,只是美中不足的是身后跟着那对双胞胎姐妹,老实说谢莫言并不是特别讨厌这两姐妹,只是有时候做一些事情她们总喜欢掺一脚进来,让人不得不觉得厌烦。古月昕还好点,明白事理,那个古月樱就不一样了,性格野蛮骄横不说,还拿自己的盗贼身份威胁自己,就算是神佛也有三分火气。

回到厢房后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了,要不是古家两姐妹竭力要求改日再参观的话,恐怕还要看个三小时。没想到百印门竟然这么有钱,造了这么大的宫殿,单单绕一圈都要好几个小时走下去,更别说参观了。

躺在床上,谢莫言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睡过觉了,好像上次紫轩剑的事自己睡过外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忘记睡觉是什么感觉了。明天就是自己开始真正修真的第一天,不知道现在慕容香在做什么……有没有看到天上的星星和月光,在这里谢莫言看到的月亮感到特别大,星星特别多,如果慕容香在的话,她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次日,天还未亮,谢莫言便醒了过来,刚走出门口,就看到古家两姐妹在云仙和云山两人带路下朝这边走来。

“师兄师姐早!”谢莫言问候道。

“谢师弟早!师父叫我们叫你们去大殿见他。”云山说道。

“哦,我正要去呢!还请师兄带路。”谢莫言说道。

来到大殿后,白老站在大殿中央的神像面前看着雕像似乎在想着什么,见谢莫言来了便招呼他们几个过来。

“师兄!这两位小姑娘就是你昨天说的要我们收徒弟的那两个人选吗?”秋师叔走过来问道。

“正是!这两姐妹不仅样貌长得一样,就连资质都是上上之选,我见两位师弟很少收徒弟,见爱才之心所以就把她们给带来了!希望两位师弟可以好好栽培她们。”白老说道。

“资质确实很好,你叫什么名字?”秋师叔走到古家姐妹的其中一个面前问道。

“弟子古月昕!见过秋老前辈!”

“嗯!我现在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弟子愿意!多谢师父!”古月昕按耐住心中激动的情绪跪了下来给秋师捋行拜师大礼。

“呵呵……好了好了!你叫古月昕是吧!那以后我就叫你昕儿了!”秋师叔扶起古月昕笑呵呵地说道。

“是,师父!”

“呵呵……既然秋师叔挑了一位,那剩下那位就是归属我的门下了。”江师叔撸着胡子看着古月樱淡笑道。

“多谢师父成全!弟子古月樱拜见师父!”

“呵呵……好好好,两为师弟今天都得到自己的弟子,实属可喜可贺!”白老笑道。

就在此时,大殿门外一阵青光闪起,一个身影仿佛飘逸地踏着一把青色小剑速度奇快地飞来,谢莫言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过御剑飞行了,但是这样由远到近地看了整个过程,心中还是感到非常激动,真希望自己也能拥有这样一把剑。

此时,站在剑上的身影如同飘絮一般,落在白老面前,仔细一看竟是一个满脸胡碴,醉眼惺忪模样的中年老头,谢莫言离他十米远的距离依稀能够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酒气。

只见这个中年老头收起飞剑后,看到白老正站在眼前,不禁大喜道:“师兄!哈哈……好久不见啊,最近在哪混啊?刚刚听门下弟子说你回来了,马上就提了桶老黄特别酿制的桃花酒回来给你洗尘,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哈哈,晚上咱们不醉不归。”说罢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坛酒放在地上,上前便是一个拥抱,双手在白老背上拍得“啪啪!”作响,让人担心白老会不会不小心被他拍散架。

哪混?这话从一个不修边幅,一副邋遢的样子好像一个乞丐样的中年老头身上说出来并不稀奇,让谢莫言诧异的是这样一个乞丐中年人竟然还是个修真者,不过听那些师叔文诌诌的话倒是感到很不适,现在听到这位中年人的话语让自己忽然感到现在还是处于现代社会。

“呵呵……卓师弟,多年不见修为精进不少啊!”白老笑呵呵地对中年人说道,根本没因为对方的俗语感到一丝意外。谢莫言和古家两姐妹此时才知道眼前这个中年人就是那个卓师叔。

“嘿嘿……师兄也是啊,头发更白了,人也更精神了。”卓师叔说道。这句话可是褒贬参半,这个卓师叔不但外表怪异,就连谈吐说话都非常奇怪。此时中年老头瞥见谢莫言和古家两姐妹,不禁诧异道:“咦?师兄,这几个娃娃是谁?”

“哦!呵呵,差点忘了介绍,这是我带来的徒弟,莫言,这两位是介绍给秋师弟和江师弟作为弟子。莫言,你们还不快来拜见卓师叔!”白老说道。

“弟子谢莫言,古月昕,古月樱拜见卓师叔!”三人站在中年老头面前恭敬地作了个揖。中年老头打了个嗝,一阵酒气扑鼻而来,谢莫言三人皱了皱眉头,不仅感到一阵不适,但还是保持着姿势没有表露出来。

“嗯!根骨不错,师兄,老秋,老江,你们三个都有徒弟了,我也开始有点想过过做师父的瘾了!”中年老头嘿嘿笑道。

“呃……师兄知道卓师弟不喜欢被繁文缛节管束,也没有收徒之心,这次我在尘世只物色到这三个品行根骨相对优秀的弟子回来,如果卓师弟想收徒的话,师弟大可在这门中挑选一位资质尚可的弟子。”白老说道。

“嘿……那太麻烦还是免了,不过你这位弟子似乎并不是修本派心法啊!”中人老头双眼盯着谢莫言,后者只感到自己全身上下的秘密似乎都被对方看得一干二净,心下也是惊异不已。不过自己修炼的是一个叫灵云真君飞升之后遗留下来的修真心法,也不知道这个灵云真君是何许人也,看来以后要找机会打听打听。

“卓师弟看出来了,莫言自幼经历过一番波折,机缘巧合才得到一本无字秘典,无意中修成其中记载的修真心法!”白老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嘿!莫言是吧,咱们来比划比划!看看你的心法到底利不利害!”中年老头说道,白老和两位师叔刚想上前劝说却被卓师叔死缠烂打般的功夫说服了,谢莫言看得出来这个卓师叔在这百印门中的地位并不轻,甚至能够和白老相比肩。不过说到比试,心中却也是提到嗓子眼,刚才已经见识过他的飞剑绝技,自己修炼外门心法也被他看穿,看来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真不知道这个中年老头是安的什么心。

此时宽大的大厅已经自动空出一片地方,“那弟子就在师叔面前献丑了!”谢莫言见避不过,遂也坦然说道,但心里还是觉得一丝丝害怕,这个中年老头言语举止很难琢磨,看样子疯疯癫癫的,不知道会不会不小心把自己给一掌拍死,那可就冤枉了,看来还是小心为妙。

“嘿!小子,你可要给我使出十成的功力出来,否则等一下吃亏的可能是你喽!”中年老头捋起宽大的袖子,好像几百年没打过架似的,兴奋地说道。

“弟子定当竭尽全力,还请师叔手下留情!”谢莫言作了一揖,随即一个迅驰印加持在身上,无影术瞬间展开,霎时间中年老头身边一圈都是谢莫言的身影,好像有十几二十个谢莫言一般,但又分辨不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中年老头眼睛一亮,笑呵呵地说道:“好!看来还有点本事啊!”说话间,一道指印忽然射在身后视线的死角处,只见一个身影“嘭!”地一声被轰出数米外,站立在中年老头四周的幻影也随即消失。

谢莫言半跪在地上,刚才肩膀处被中年老头的指印打中,虽然没有出现一个指洞,但受创处还是显得火辣疼痛。谢莫言最引以为豪的就是自己的速度,但是现在自己的速度对于眼前的中年老头来说似乎根本就如同龟爬一般,一股失落感油然而生!

“喂!小子,不是这样就不打了吧!你可是师兄带回来的徒弟,不会就只有这么点能耐吧!”中年老头说道。

“师叔请赐教!”此时谢莫言站起身,按捺住刚刚受创部位,双手幻影般叠出一个定身印,一道白光袭向中年老头,随即展开身形冲向中年老头,后者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袭来的定身印,身形轻轻一偏,躲过那道白光。

此时谢莫言已经来到中年老头面前不到三尺处,飘鸿掌瞬间展开,只见漫天掌影排山倒海般冲中年老头袭来。谢莫言一上来就使用飘鸿掌最厉害的招式,但是中年老头却是双手摆在身后双脚不断换着步伐,滴水不漏地躲开谢莫言的任何一个掌影,其速度之快可见一斑。

“落雷印!”谢莫言见缥缈掌法也奈何不了中年老头,速退回三丈处,双手即刻叠出一个复杂的手印,这是谢莫言现在能使出的威力最大的术法,如果连这个都奈何不了对方的话,那自己只好认命了。

四周观看的百印门众人一一惊讶地看着谢莫言的叠出的手印,这落雷印除了白老这个掌门人之外,百印门中数千人也不过十数个人会,而且都是道行高深的修真高手,没想到貌似不扬的谢莫言竟也会,一下子大家对谢莫言的眼光逐渐变得敬佩起来,云山和云仙两位是百印门中年轻一辈里修为最高的两位,现在看到谢莫言的实力后,眼光也逐渐变得火热和惊讶。

古家两姐妹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谢莫言使出这招了,但是第一次是在突发情况,生死攸关时刻,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现在却是站在一边仔细看了整个过程,心中也是敬佩不已,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淡淡的情愫悄声滋养着。

“来得好!”中年老头似乎也对谢莫言会落雷印而感到一丝惊讶,但更多的却是掩盖不住的兴奋。此时两人早已从内堂打到大殿门口的空地上,随着谢莫言的手印一成,全身灵力犹如抽水机一般被由双手抽去,在手印指尖形成一粒珍珠大小的白色光点,光点逐渐变得刺眼不已,犹如一个小型太阳一般。猛地,光点犹如一道流星般直冲向天,后面拖着一道白色灵光,紧接着天际一阵暗了下来,渐渐在谢莫言头顶那片天空形成一个旋涡形的乌云,一道道天雷闪电在乌云中隐隐出现,这正是高阶法术九雷巨鸣的征兆。

经过手上这双银白色手套也就是传说中百印门的法宝“神印之手”加持过的落雷印一下子提升到九雷巨鸣这种高阶法术不由得让在场的所有人一阵错愕,能使出中阶法术已经寥寥无几,现在竟然连高阶法术都出来了。此时谢莫言在百印门众弟子面前简直如同神人一般,全身隐隐泛出阵阵乳白色的灵光,阵阵雷鸣渐渐从远处传来,九雷巨鸣顾名思义就是以九天之外借引雷神之力引发九道天雷,但是这九雷巨鸣真正的威力并不是这个,而是九道天雷过后的巨鸣,这雷鸣声能量巨大,伤敌可在千里之外,以声波震伤内腑,令人防不胜防,威力着实惊人。

“掌门师兄!这,要不要去阻止他们?”此时秋师妹在一旁说道,脸色肃然。

“看看再说吧!”白老似乎别有用意地看着场中的谢莫言。

一道道天雷犹如一条条张牙舞爪的巨龙从天而降袭向场中的卓师叔,后者一改刚才笑容,一脸肃然地站在原地,祭起背后仙剑,“铮!”仙剑脱鞘而出,犹似通灵一般平浮在中年老头面前,老头双手一阵繁杂的手印,随即一道白光射向仙剑,剑身竟突然冒出阵阵白光好不刺眼。突然,卓师叔虎啸一声,通灵仙剑化作一道乳白色的巨大光柱冲天而起。此时九道天雷也已袭来,仙剑化作的光柱猛地和天雷撞在一起。

“轰!”

半空中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只见第一道天雷竟硬生生被白色光柱撞散,化作点点光斑眨眼间消失在空气中,紧接着九道天雷一一落下,却都被这白色光柱在半空中撞散,漫天的光斑犹如昙花一现,在暗暗的天色下显得如此璀璨,深深印在众人内心深处。

九道天雷竟被卓师叔的仙剑硬生生劈散,雷鸣都消失了,这也是百印门众多弟子第一次见识到这个深藏不露的卓师叔高深的修为,白老和另外两为师叔都略显诧异地看着卓师叔,看来这些年,他的实力增进不少啊!

谢莫言虽然是借助神印之手才使出这九雷巨鸣,但是自身灵力和精神力的消耗还是让他感到非常吃力,脸色微显苍白地站在那里,勉强没有倒在地上。看来这个卓师叔实力不俗啊。

“师叔修为高深,弟子只能望其项背,远远不是师叔您的对手!”谢莫言微微作了一揖,声音有些沙哑,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说这句话。

“哈哈……好!小子有前途,刚刚那招可真是吓了我一跳!嘿嘿……不过看你只耍了这么一招就要死要活的,脸色还这么白,修为不到火候啊!”中年老头好像非常看好谢莫言一般,走过来拍了拍谢莫言的肩膀,但是谢莫言现在是何等虚弱,中年老头的轻轻一拍也让他将最后的意志拍散开来,昏倒在地,卓师叔眼疾手快,一把扶住谢莫言的身子。

仿佛在黑暗中沉睡了千百年,隐隐浮现出一道熟悉的窈窕身影,熟悉的轮廓,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泪水,熟悉的幽怨,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日一般,好想你,身在远方的人儿,我答应你,回去后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谢莫言微睁开眼,外界的光好像刺痛了他的双眼,眯着眼睛熟悉了一会儿后方才渐渐睁开,打量了一下四周后谢莫言记得这是自己住的厢房,虽然是古朴了点,但谢莫言还是很喜欢这里的环境,清净幽雅。

刚想起身,脑子不由得一阵眩晕,此时门被打开,谢莫言头晕不已,没看清来人,只见一双纤手扶起谢莫言关心道:“你怎么起来了,会牵动身上的伤口的!快躺下。”

重新躺在床上后,谢莫言头晕减轻了许多,看清来人之后,竟是古家两姐妹中的姐姐古月昕,后者被谢莫言双眼盯得满面通红,不敢对视。

“这是掌门师尊叫我给你的百灵丹,你服下吧!我出去给你端盆水!”说罢便取出一粒龙眼大小的红色丹药递给谢莫言,羞涩地离开房间。谢莫言呆呆地看着古月昕离开房间,一脸茫然地看着手上的丹药,又回想着她刚才的表情和脸色。“该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谢莫言喃喃自语。甩了甩还有点晕的脑袋,一口将那百灵丹吞下肚,这丹药果然神奇,入口即化,在腹中形成一道暖流好似自己会控制自己一般走遍全身经脉,暖洋洋的特别舒服。

谢莫言赶忙起身打坐,体内残余灵力缓缓动了起来,伴随着这股暖流走遍全身大小经脉,当走到眉心部位那个寄居着紫轩剑灵的地方时,忽然发现那个剑灵竟比以前凝固了许多,剑身隐隐渗透着一丝乳白。谢莫言抽出一丝精神力小心翼翼触碰了一下剑灵,那剑身竟也动了一下,谢莫言一时间兴奋不已,欲驱其剑灵移动,但精神力再次触碰到剑身时,剑灵却好似一个活物一般灵巧地躲开了,谢莫言微微一愣,却也立刻追了上来。

就这样在谢莫言的身体里引发了一场追逐战,那剑灵东蹿西藏好不灵活,将谢莫言耍得团团转,后者追得筋疲力尽之下,心中略有不甘地放弃了,心神退出身体回到现实中来,那剑灵见谢莫言不追了却也大摇大摆地回到眉心位置,安安静静地立在那里,谢莫言气得右手猛拍了两下额头,却不但没伤到剑灵反而把自己额头拍得一片通红。

“你干什么拍自己额头啊!你看,都拍红了!”此时古月昕刚好进屋,见谢莫言如此诡异举动不禁上前阻止道。

“呃……没什么,对了你怎么在这里?”谢莫言转移话题道。

“上次你和卓师叔打架,后来你昏倒了,是师叔把你带回来的,交代我拿丹药给你吃,顺便照顾你!”古月昕微低着头说道。

“嗯……我好得差不多了,你还是回去吧!你的师父应该也在等你回去呢!”谢莫言似乎有些难言之隐,避开古月昕的目光说道。

“嗯,掌门师尊说你醒了之后叫你去他那里一趟。”后者似乎也略有察觉,暗暗藏在内心深处。

“嗯!我知道了!谢谢!”谢莫言回道,古月昕神情自若地离开房间,关上门后,心中不由得一阵怅然,但想起谢莫言睡着的样子,心中却也一阵淡淡的甜蜜。

来到百印门大殿处,白老和卓师叔正在那里似乎商讨什么事情一般,白老面有难色,而卓师叔这个中年老头却是唾沫横飞好像在劝服白老什么事情,谢莫言没有多想,径直走进大殿。

“师父,师叔!”谢莫言上前拜见道。

“嘿嘿,起来起来!莫言啊,我和你师父正讨论关于你的事呢!”卓师叔满脸堆笑地走过来搭着谢莫言的肩膀走到白老面前。

“讨论我的?”谢莫言微微有些诧异。

“哦,是这样的,你师叔想……”白老的话刚说到一半便被卓师叔打断道:“哎呀,你说话慢吞吞的,还是我来吧!”说罢拉扯着谢莫言走到一边道:“喏!莫言,我要你以后跟着我一起修炼,代表我们百印门参加百年一次的修真论道大会!顺便呢一举夺魁,就这么简单!”

“啊?”谢莫言听罢面露难色,却又不敢说出口,生怕得罪眼前这个生性琢磨不透的卓师叔,要是他再来找自己打一次架自己可受不了。

“啊什么啊,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不答应!快给我个回复!”卓师叔说道。

“这……”

“卓师弟!你还是别难为莫言了,既然他已拜入我门下,我已将百印门今后的重任传于他手,就算是先来后到也应该是让我教他为先吧!”白老冲卓师叔说道。

“师兄啊,你别这么小气嘛!徒弟最多借我个十年八年的也不是以后不还给你了,再说他以后是百印门的掌门人了,我多教他点东西好让他以后在门中立威嘛,顺便也能在修真界里占领一席之地喽!”卓师叔一副孩童模样缠着白老说道,白老没办法,眼光看向站在一边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谢莫言,说道:“莫言,还是由你自己来选择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