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1章:伊始(上)

作者:御 仁 字数:987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章:伊始(上)

夜,静静的,偶尔一丝夜风抚过,撩起片片树叶,发出阵阵“沙沙”的声音。然而,此时一个黑糊糊的身影在屋顶上鬼魅般地飞跃,隐隐能看出那是个人,几十米的距离对于他鬼魅般的速度来说简直可以用“近在咫尺”来形容,如果现在有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忽然一阵破空声响起,一块石头向正在飞奔中的黑影追去,黑影闪电般地接住那枚石子,左手一抖比原先更快的速度向飞来的路线射去。

“给我站住!”一阵尖锐的声音划破天空。黑影停住身形,好像在等待这阵声音的主人出现。

“把手上的东西放下!”离屋顶十几米高的距离对眼前的女孩来说似乎只是轻轻一跃的距离。‘啪!’的一声,那块飞来的石子一眨眼便被打落在地,左手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条黑色长鞭,冷冷地看着眼前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影。

“如果我不放呢?”那黑影戏谑地说道。眼前的女孩一身运动服,长长的头发扎在后脑勺,细眉大眼,显然是难得一见的标准的美女。

“哼!那就由不得你了!”一甩手中的黑色长鞭就向黑影招呼过去。然而女孩引以为豪的鞭法对于眼前的黑影来说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威胁,黑影鬼魅般的身法在鞭影中行动自如地飘忽着,却没还手,像只黑色幽灵。

黑影突然趔趄,差点从屋顶上掉下去时,女孩暗叹:机会来了!比往常更快的速度甩过黑色长鞭,目标是黑影手中的黑色包袱。

在黑色长鞭就要碰到那个包袱时,那黑影突然消失不见了,再一次出现却是在女孩的左侧,轻轻闻着她的体香,十足的戏谑口吻说道:“你的体香很让我沉醉,但是我想你还不适合当保安。再见,希望下次能以另外一种方式见到你!”

女孩想动,但却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以为对方是将自己穴位封住,可是她试了好几种方式还是冲不开穴道,隐隐觉得体内有股非常精纯的能量将自己的内力紧紧地封在丹田内,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影似慢实快地在自己视线中失去踪影。耳边传来一阵声音:“女孩子不应该晚上乱跑出来当保安哦!特别是漂亮女孩子,罚你站在这里两小时,两小时后你就可以动了!呵呵……”

这是要内功修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能使出来的千里传音,没想到那个这个盗贼圈内响当当的‘无影’竟然这么厉害,恐怕就连老爸都不是他对手!但他的声音好像不出二十岁,竟然有这种修为,他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身影飞奔了一会儿,停了停,环顾了一下四周,下一刻便钻进一座普通房子,消失在夜色笼罩的夜晚。

回到房间,谢莫言走到大厅中央供奉着的一个无名灵位,下面摆放着一个非常普通的木盒,左手在灵台旁边取出两只香烛,也不见他拿了打火机什么的,双手轻轻一摆,香烛上便燃起一层火光。

“师父!我回来了!”默默地念了几句后,谢莫言回到房间,将手中提着的一个小包袱小心地打开,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尊白玉佛像,晶莹剔透,在昏暗的房间中隐隐发出阵阵荧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尊白佛像价值不菲。

谢莫言嘴角微微一撇,一股带着神秘的微笑展露在谢莫言脸上。小心地收起白玉佛像,谢莫言走到房间内唯一值钱的家具面前——一台手提电脑,熟练地进入一个非常普通的网站,这是他自己创建的网站,表面上是音乐网站,但真正的用处却是来接他的‘生意’。

在盗贼圈子里,如果委托人想找某种东西的时候都会以一种很隐晦的方式来吸引一些职业盗贼。谢莫言就是靠这个普普通通的音乐网站来接生意的,但他从来都不会轻易接单子,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贸然去做,这是他的原则。所以三年以来他很少有接过大的单子,就以刚才从市区戒备森严的博物馆内盗取的这尊清朝出土的白玉佛像来说,算是谢莫言这三年中很少有过的‘大单子’。

将自己得手后的成果拆成特殊的编码做成音乐文件的样子,以特定方式发到网上,只有有密码的人才能看到,否则文件在两次输错密码的情况下便会自动删除。而这个密码在谢莫言接单子时已经给顾主了!他向来都对自己很有信心,这是作为一个盗贼最基本的准则。

谢莫言是个盗贼,确切地说他只是个兼职盗贼,他的正职是云霞大学一名非常普通的大一学生,而且还是刚刚考上的那种。然而,他这所谓的兼职盗贼却在盗贼圈子里有一个响当当的称号‘无影’——‘盗贼无影’单单知道这个称号的人第一直觉就是他的轻身功夫十分了不得,最突出的是,他每次接手的单子多能百分百的成功。所以虽然只是做了三年兼职盗贼,但他的名号在圈子里却是有一定的分量。

做完了这次单子,谢莫言至少可以得到五百万的酬劳,这是他这三年来得到最高的一次酬劳,五百万可以非常舒服地让他过上好几年。虽然三年来他的账户内的数值不下于八位。

习惯地回到床上盘起腿,呼吸在几秒钟后变得缓慢下来,谢莫言全身散发出一股股热气,将他的身体层层包在里面,英俊的脸庞在这层热气中显得非常庄严。空气中的灵力随着谢莫言进入冥想状态后,缓缓进入谢莫言的体内,顺着特定的运功路线运转着,在到了三十六周圈之后转化成谢莫言自身的灵力沉入谢莫言的百汇穴消失不见。

说起谢莫言一身怪异灵力的由来还是要从他在孤儿院的那段时间开始说起。谢莫言从小就很活泼,确切地说是‘活泼’得令人开始讨厌,因为他经常会把别人的东西偷偷盗走,然后在对方紧张得要命时再把东西拿出来。

这个举动时常让孤儿院里的好几个孩子被他弄哭,当然谢莫言被那些孩子群殴的次数也不少,但是他每次都很聪明地护住全身要害,所以每次他都受伤得不重。而每次那些孩子没打几下,就在那些嬷嬷们的呵斥下一哄而散,并且还会被嬷嬷惩罚,虽然谢莫言也逃不过这种结局,但是能整到那些孩子并且拖他们下水已经令自己很满意。

嬷嬷也知道谢莫言捣蛋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对他的惩罚往往都只到中途便宣布作废,这是无奈之举,总不能体罚他们,毕竟他当时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一个无亲无故的孩子。

直到有一天,在一个奇怪老头的和蔼微笑中,嬷嬷们和那些被谢莫言欺负过的孩子对谢莫言挥泪而别,嘴中喃喃地念道:小煞星终于走了,感谢上苍给了我们安宁的日子。谢莫言当时也很感动,自开始有意识以来,自己就是在孤儿院长大。对于那些嬷嬷和里面的孩子而言,谢莫言在这里度过了非常快乐的童年,这是他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的事情之一。

从孤儿院出来后,谢莫言便跟随着这个怪老头来到市郊一座不大的别墅内,然后开始了令谢莫言刻骨铭心的残酷训练。

一开始从最基本的站马步开始,双手平伸,上面端着两个大碗,里面还装着水,就这样保持姿势从早上站到中午,之后还要走梅花桩什么的,最苦的就是跑步,跑到谢莫言筋疲力尽时追在后面的老头就是一鞭抽在谢莫言身上,经过疼痛的洗礼,人的潜力往往都会被逼发出来。

不过谢莫言是什么性格,桀骜不驯的他哪里会这么服从老头说的。不过每次他偷懒或者装死之类的都会被揍得很惨,不管自己怎么躲避怎么护着自己的要害,那老头拿着那条细竹竿还是很用力地往身上抽,每次都抽得谢莫言全身都是血红的一条一条疤痕,触目惊心。

不过每次打完之后,老头就会笑眯眯地看着谢莫言,然后不由分说地把他塞到一个装满不知名药水的巨型马桶里,泡上几个小时,之后全身冒着一股怪异药味地捞上来,身上的伤非常神奇地好了许多,有些已经消去疤痕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谢莫言很少反抗了,他清楚这老头很厉害,不是自己能够抵抗得了的,所以他必须要有能力,在经过一年的残酷训练中谢莫言已经十岁了,看起来平平无奇,可身体却强悍了不少,老头的细竹竿在他身上已经起不了多大作用。

此时的谢莫言已经不怎么会反抗老头了,因为他发现老头逼迫自己做的这些一定有他的原因,就算不是,也并非对自己不利。所以他很反常地没有和老头顶过一次嘴,并且每次都尽量达到老头所要的要求。

在他十一岁的时候,老头教了谢莫言一种非常奇怪的呼吸方法。谢莫言每天都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虽然外表没多大变化,还是和同龄人差不多,可内在可就大大不同了。于是他对老头更加没有敌意,只是偶尔会做些小动作,比如把他的东西偷偷拿来,可是每次拿到手时都会在第一时间被老头拿回去。

本以为会被惩罚,但老头却还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没有任何举动,之后谢莫言就很少偷拿老头的东西,自己的小动作在老头面前简直如同儿戏,哪里还敢去做,这不是自取其辱嘛!

自从修习了那种奇怪的呼吸方法之后,谢莫言的五官感觉比以往灵敏了许多,站在房子内,都能感觉到整个房子的构造和摆设,刚开始谢莫言还以为是幻觉,但他发现在自己闭上眼睛在整个房子里行动自如时,就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身体里一直都有股气在翻滚着,暖洋洋的很舒服,跑步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自己速度飞快的提升,一眨眼就跑了数百米,像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

其次谢莫言的记忆力有着惊人的发达,老头在下午都会去买很多书,各种方面的都有,每次回来他都要求谢莫言把这些书全部都背会,并且还要举一反三,吸取每本书中的精髓。

可怜年纪还未到十二岁的谢莫言哪里看得懂那些书,不过还好,在孤儿院里他学会了查字典,渐渐地每本书都看完了,并且也达到老头所要求的举一反三。

之后老头每次回来带的书比以前都要高深很多,不过每次谢莫言都会按照老头所规定的时间内达到老头所要的要求。书看多了,谢莫言懂的东西也就多了,有一次他在看老头给他的一本线装书时,突然愣住了,因为里面没有任何的字或者句。

谢莫言看书不少,还以为是武林秘籍里的无字天书,高兴地拿回房间,在经过火烧、水浇、滴血等程序之后,谢莫言失望了,因为他发现除了把书弄得一皱一皱的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字出现。不过他还是发现这线装书的纸很奇怪,确切地说他比普通的纸要柔韧得多,因为他不论怎么蹂躏,那线装书硬是没有被他弄出个窟窿。

几年来,他第一次去请求老头,问的就是这本奇怪的无字天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有字叫他怎么背?怎么举一反三?

老头笑眯眯地回道:“我以为你不会来呢!呵呵,这本书是我盗门的镇门之物,传说是盗门先祖从一个未知世界中盗来的东西!千百年来,盗门中人无一能够将其秘密解开,我看你看的书够多了,所以就把这本书给你研究研究,毕竟你是我这一百年来看到资质最好的徒弟了!”

“盗门?徒弟?”谢莫言终于知道老头的身份,可……可没想到竟然会是小说中像武林高手一样的门派中人,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愣愣地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因为我知道你的性格,不服输,桀骜不驯!呵呵,还很喜欢盗人家东西!而且最令我感到满意的是,你都会把盗来的东西还给人家,这很符合我的胃口,你的资质也是我看过的人之中最好的一个,很适合将盗门的衣钵传承给你。但是前提是要把你那股牛脾气给收敛起来!”老头笑眯眯地说道。

“那……那我现在不是很厉害了?”谢莫言说了一句蠢话。

“呵呵!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很厉害吗?”老头回道。“我们盗门最大的特点就是轻身功夫,这本《无影术》是盗门祖师爷自创的轻功,曾经是轰动武林的绝世轻功,在这个年代,古武术渐渐没落,《无影术》更是称得上举世无双,你要好好研习。

“师父!”谢莫言突然跪在老头面前,非常诚心地叫道。“弟子一定会努力练功!”

“所谓盗亦有道!今后你要好好修行!”老头正色道。

谢莫言重重地点了点头,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变强,出人头地,谢莫言抓住了这么一个机会怎么可能会放弃,于是他比以前更努力地学习老头所教的东西!

接下来的时间,先是自己的轻功有了很大的进步,《无影术》果然精妙非凡,只练了几个月就有很大的变化,虽然还没能追上老头,但已经能跟上他的速度了,不知道是谢莫言的天分好还是这本书原本就是为他量身订做的。作为盗贼,轻功往往是最重要的,不管是行动中还是被对方追捕中,轻功的高明与否往往证明了一个盗贼的实力。

其次便是一套指法,有点像‘弹指神通’,不过却比‘弹指神通’厉害很多,而且很节省真气。如果体内的真气够强的话,力量毫不逊于子弹的威力,这是谢莫言最喜欢它的原因。

但是谢莫言还是没能解开那本线装书的秘密,他已经试过好几十种办法,试图解开这秘密,但到头来除了把自己累地气喘吁吁之外,那本书还是安然无恙地躺在那里,不禁令人有点呕气。

到最后谢莫言已经对探知书内的秘密已经没多大兴趣了,每天都在完成着老头给自己的任务,丝毫没有一丝含糊,老头对他的表现很满意,现在他的指法使出来的威力已经快接近子弹的威力了,弹指之间一股凝聚的真气像子弹一样喷射而出,‘啪!’的一声将十米开外的墙壁打出个一指大小的窟窿。

然而就在一天晚上,谢莫言在一天的劳累之后,在睡梦中突然出现一幅幅奇怪的图片,还有一行行用小篆写的字,谢莫言看过很多书,好几本字典都被他翻烂了,可以说他现在只要愿意就可以把任何他翻过的字典原封不动地背下来。

其中刚好翻过一本讲解古文字的字典,所以他对那些小篆并不感到陌生,本能地开始翻译着那些小篆:灵动诀!

此书乃灵云真君在避过天劫之后所遗留下来的修真秘诀,里面详细记载了如何吸收天地间的能量转化为自己的灵力,如何结丹等!

谢莫言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事实上他确实是在做梦,因为那本书在他不经意间已经把那本书当成枕头了。看着眼前的灵动诀,谢莫言追求强大的心还是承受不住眼前的诱惑,即使眼前的东西是假的,毕竟是在梦中,相信就算走火入魔也不会有多大害处。

然而,在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后的事了,一觉睡了两年,这恐怕是世界之最了。此时的谢莫言睁开惺忪的睡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身上竟有一层淡淡的灰尘,不仅如此,桌上,椅上地上都是厚厚的一层灰,整座房子好像突然间变成旧屋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谢莫言打开电视:“现在是天气预报,明天阴有时有小雨……XX电视台2010年二月一号……”

“什么!2010年!自己明明记得睡觉时是2008年,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两年后?我一觉竟然睡了两年!”谢莫言突然之间感到一丝不可相信,毕竟就算是任何人遇到这种事也会和谢莫言同样的反应,一觉竟然虚度了两年时间,这到底是时空穿越还是什么奇怪现象?

谢莫言决定先找到师父再说,但是他找遍了整座屋子,连师父的影子都找不到,只找到一封信,静静地躺在大厅桌上。

做师父的不知您何时会醒,但为师知道你正在修行一种非常高深的心法,为师等了一年依然没见你醒来。人的寿命是有限度的,为师阳寿已尽,时间不多,留下一点东西给你,在你的床下盒子里。为师知道你日后必定是个大人物,但是‘切忌动怒’,因为愤怒会使一个盗贼失去冷静,要紧记‘盗亦有道’,望好自为之……

自己睡一觉就过了两年,那个整天笑眯眯地对着自己的老头,那个整天态度严厉的老头,想着以前和老头度过的日子,谢莫言有种非常特殊的感觉,那或许就是种亲情!和孤儿院里的嬷嬷一样的亲情。然而,师父却突然死了,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个事实。谢莫言看着那封已经有些陈旧的信纸苦笑着,一滴眼泪落在纸上。

小心地收起信纸,谢莫言走到床前,将那盒子拿出,里面躺着一本书,一本是掌法——‘飘鸿掌’。谢莫言收起书,将信封也一并放进盒子里,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突然发现自己无处可去,真是可笑。现在谢莫言十五岁了,今后的路该何去何从,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一时间只能呆愣在那里,看着手上的盒子发呆。

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睡了两年?难道是那‘灵动诀’?可自己应该是在睡梦中练的,怎么会一晃就是两年,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谢莫言走向自己平时训练的后院,这是谢莫言平时修炼的地方,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对他来说已经很足够了。

缓缓运起百汇穴内储藏的灵气,谢莫言突然发现自己在梦中做修行的‘灵动诀’是真的!很平常地向前弹出一指,‘轰’的一声,眼前经常被他当成练习指法的墙顿时被他这轻轻一指打出个篮球大小的窟窿。

这……要造成这种程度的破坏力就是把全身内力聚集起来也没有这么夸张!以前自己弹一指威力相当于子弹,现在恐怕能和炮弹相比了,而且自己刚刚还是非常轻微地释放出那一小股灵力而已,没想到威力这么大,难道这就是灵力和内力的区别,两者力量相差这么大!

如果把全部的灵力都释放出来那威力有多大恐怕就连谢莫言都不清楚了。呆呆看着眼前的大洞,谢莫言没有多想,立即盘腿坐在地上,回想着在睡梦中吸收灵力的方式!果然,一股股清凉的能量犹如清泉涌入谢莫言体内,在经脉中聚集着,以一种怪异的运行路线循环,三十六周天后回到百汇穴。

谢莫言从入定中醒来,发现自己比以往修行内功后,感觉更加灵敏了,四周的花草树木一呼一吸之间都在他的感知范围内,甚至就连几百米开外的蚂蚁他都能感觉得到。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谢莫言终于承认这一切,但灵动诀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还有自己修行了几年的内力竟然全部转化成灵力了,为什么选择在睡觉时出现‘灵动诀’,难道……

回房间后,谢莫言翻了一下床铺,发现枕头底下的那本当做垫底的线装书不见了,那可是盗门镇派之物,难道是师父拿走了?不可能,可书不见了是怎么回事?屋子没有人进来的痕迹,书是怎么不见的?难道长翅膀飞了不成。

谢莫言想了想,得不出个所以然,没有再去理会,毕竟那本书盗门千百年来没有人能够猜透里面的秘密,自己蹂躏了这么久也没得出个结果,被人偷走了也是当做废纸没有任何用处。

三年后的现在,自己已经十八岁了,回想起那段时光谢莫言感觉这一切就像是场梦!现在凭借自己的能力可以轻而易举地赚到很多钱,这一切都是靠以前看过的书得来的,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或许就是这个道理。但回头想想,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做回普通人,可以尝到人生的喜、怒、哀、乐!这或许就是人生的乐趣,不过谢莫言还是坚持着师父临终所托——‘盗亦有道’!

现在的谢莫言早已摆脱了睡眠的习惯,因为三年前的那次,他不敢再睡觉了,一般只要进入冥想境界将灵力运行三十六周后就精神百倍。谢莫言现在也经常看书,或许是儿时的习惯,书看得很杂,五花八门无所不看,他的知识面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什么东西都能来两手!而考上全国名校‘云霞大学’也是在他的‘放水’中轻松实现。

至于为什么要选云霞大学,谢莫言给那些老师同学的回答是:那里比较近!当时不知道有多少人跌碎了眼镜。虽然说云霞大学也不失为全国名校,但和北大之类的比起来还是有些距离的。可以谢莫言的成绩来说去上北大简直就是绰绰有余,难怪会让那些老师跌碎眼镜了。

明天就要去报到了,或许这是个新的开始,有种直觉,明天会很有趣!谢莫言想道,嘴角淡淡地浮出一丝坏坏的笑容,他做恶的举动又要开始了,但愿这个全国名校不会让他失望。

谢莫言单手插在裤袋上,半长的头发在后脑勺扎了个小辫子,额头一两缕发丝垂直地挂在脸上,随风飘荡,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一手提着一个小包,里面是他的笔记本电脑,也是他的吃饭工具!这是他来到云霞大学的第一天除了手上笔记本,没有带任何行李也没有任何人陪伴。

站在云霞大学的门口,谢莫言不禁愣了一下,好……好大!确实很大,谢莫言几乎会认为进去的话迷路的概率会很高。

“老大爷!请问新生报到处在哪里?”谢莫言对着看门的老头问道。

“呵呵……你是新生吧!喏!就从教学楼这边走过去再往左转就到了!”有着一头头发的老人和蔼地回道,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谢莫言,心中略显惊讶:此子灵力深厚,待人谦和,今后必定有着非一般的成就。

“哦!谢谢大爷!”谢莫言微笑地回道。提着他的笔记本电脑,寻着老头所指的路线走去。

“你好!我是来报到的!”谢莫言将录取通知书递给眼前的大眼睛女孩。

“哦!我是09届的宋小惠!欢迎谢同学加入我们计算机系!”看过对方递来的录取通知书后,大眼睛女孩大方地伸出手,和谢莫言轻握了一下后介绍道。“咦?你没带行李吗?”

“哦!呵,等一下会有人帮我带来的!”谢莫言搪塞道。

“是这样!那我叫人把你带到寝室吧!有什么不知道的可以打电话给我!”说完便递过一张纸条。

“多谢啦!”接过纸条,谢莫言笑呵呵地对宋小惠说道。

此时后面人群一阵喧哗,一辆白色法拉利走进谢莫言的视线,一位身着白色翻领毛衣的女孩子走下车,身后两个大汉提着两个大皮箱,看来是那个女孩的行礼。女孩的美貌在瞬间便将在场的所有男生迷得一愣一愣的!呆呆地保持着一种奇怪的姿势看着女孩。

谢莫言越看越觉得眼前的女孩子好像在哪里见过,脑中一阵灵光闪过,一幅画面出现在谢莫言脑海。她就是那天晚上被自己用灵力封住丹田的那个女孩?呵呵……看来选择在云霞大学真的是选对了。这次和她相遇和自己那天晚上所说的不谋而和,两人以同学的身份再次相遇,老天对着自己开了个大玩笑。

想起她保持着奇怪的姿势整整两个小时站在屋顶一动不动的样子就想笑,想归想,但是谢莫言却真的笑了出来,条件反射地马上封住了自己的嘴。因为那个女孩已经把视线向自己这边投来,实质般的目光刺向谢莫言,后者也很配合地装出一副避开的眼神。不过女孩还是怀着一副疑惑的神色看着谢莫言。

云霞大学果然不愧为全国名校,里面的学生没有三万也有两万多,宿舍又分为十栋,每一栋都有十层高。

谢莫言分配到的寝室是在D栋602,拿过钥匙后,谢莫言对那位戴着眼镜的男生道了声谢后走进这间寝室。

推开门,发现原来所有人都已经到了,就差他一个。在谢莫言进来之后寝室里的三个人都盯着自己打量着。

“你好!你就是谢莫言吧,我是S市来的杜康!电子系”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走到谢莫言面前友好地伸出手说道。

“你好!来晚了,呵呵!让大家久等了!我是Z市的谢莫言!计算机系”谢莫言轻轻和杜康握了握手。

“M市左峰!计算机系!”一个长相平凡得让人几乎忽略他存在的人上前对谢莫言友好地伸出手。

“你好!”谢莫言友好地和左峰握了握手,敏感的灵力突然发觉对方竟然身怀雄厚内力,但还是不动声色地撤回手。

“T市霍宗!计算机系!”一个一看就知道外家功很厉害的家伙自报家门。谢莫言和他握了握手,竟也发觉他体内有着一股不逊于左峰的内家功夫。看来来这里上学是对的,这个寝室的确很有趣,竟然有两个怀有内功的高手。

“不如大家晚上一起去外面喝酒庆贺一下如何?”杜康提议道。

“改天吧!我晚上有事,可能不回来了!”左峰说道。

“我也是!晚上有点事,也不回来睡了!改天吧,反正有的是时间,到时候我请客!”霍宗接口道。

“那好吧!就下次,我还有事,行李还没搬来呢,先走啦!你们聊吧!”说完谢莫言在婉言拒绝了杜康他们的帮忙之后离开了寝室。

谢莫言来F市的云霞大学报到前,已经在这里买了一套普通房子,三室一厅,里面装修什么的一应俱全,虽然算不上豪华,但住起来还是很舒坦的,另外还有一个私人停车库。这样一间房子对于谢莫言来说还是负担得起的。

事实上他并没想过要住在这里,只是觉得人在另外一个地方想住得安心点,有个属于自己的世界,这样很符合谢莫言的性格。随意地拿了几样生活用品便离开了。

回到寝室后,那三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打理好一切之后,谢莫言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无线上网让他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够非常方便地上网接单子。

看看自己的音乐网站,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出现一个刚上传上去不久的音乐文件,时间显示是在三天前。

他们的动作还算蛮快!查看了一下自己的银行账号,刚汇进去不久的五百万乖乖地躺在里面,现在他的财产已经将近三千万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绝对是个巨额财产,对于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学生来说,这无非是笔天文数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