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深夜离宫(一)

作者:一个柿饼 字数:228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是夜。

夜空水洗过一般明亮,星子点缀在夜幕上,像是镶了明珠的锦缎,分外明亮柔和。

快要临近宵禁,宫门守卫愈发森严,高高的宫墙之下,树木遮挡之间,李逸急得一头大汗,却无可奈何,只能看着楚辞戴上了斗笠,遮挡住面容,还回头狡黠地笑了笑。

“哎呀,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朕过会就回来。”她伸手去拍了拍李逸的肩膀,“昨个儿刚传唤沈大人进宫,今儿又传唤,实在是密了点,朕怕他觉得烦,只好屈尊降贵去一趟。”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楚辞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十分响亮。

俗话说得好,女追男隔层纱,只要她努力,没有捅不破的纱,想来她堂堂皇帝,还亲自去寻沈知行,为了他不惜偷偷出宫,他要知道了不激动的要死要活的?

越想越美滋滋,她忍不住直笑。这大半夜的,看得李逸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没有再劝,实际上也劝不回来,只得将她安排在宫女之中送出了皇宫。

楚辞贵为一国之君,自然是不能经常出宫,更别提先前当公主的时候,简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宫外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奇的,纵使今晚夜色深沉,她还是兴致冲冲,跟出了笼子的鸟儿一样,迫不及待地飞了出去。

不过她没忘了正经事,多亏了她身边跟着几个暗卫帮忙带路才到了太傅府附近,否则定是要在广安城中迷路。

夜色渐深,街上几乎没有行人,月光明晃晃地落在地面上,宛如流动的清泉,同样一轮明月,在宫中看远远不如在外面看着舒心。

再向前走一点,就到了太傅府附近,楚辞站在空旷的大街上,摆了摆手,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你们都退下吧,朕自己过去。”生怕那些暗卫听不见,她又补了一句:“若是惊扰了沈大人,朕要了你们脑袋。”

说罢,她扬了扬下巴,大步走进了必经的小巷子口。

沈知行这人素来喜静,当初谢绝了先皇赐予他位于闹市区的宅邸,而是去了人烟稀少的城东,不过城东景色秀丽,紧挨着一处小圆子,这里早春时节百花齐放,远远望去就能看到成片的花海。

只可惜现下已是夏日,瞧不见百花齐放的美景,楚辞仰头望着夜空,慢悠悠穿梭在巷子中,感慨似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她想收回目光时,余光却不经意扫到了一旁楼阁的飞檐,似乎有一道朦朦胧胧的身影,她吓了一跳,立马顿住了步子抬头望去,然而飞檐之上空空如也,只有远处的明月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她这是……眼花了?

楚辞眨了眨眼,又甩了甩头,那处依旧空无一人。她的眼力向来不错,从未看错过什么,兴许是很少出宫,难免激动,所以看错了?

“当真是奇了怪了……”她嘟囔了一句,本想快些走出去,却没想到身后传来了细微的声响,她回头看去,只见一颗小石子“咕噜咕噜”滚了过来,正好撞在她的鞋边。

这小石子来的莫名其妙,她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因为脚步慌乱,脑袋不小心撞上了墙壁,发出了“咚”的一声,在巷子中一圈一圈回荡着,配上她龇牙咧嘴的模样,分外好笑。

漆黑之中,有一声淡淡的轻笑响起,不巧让楚辞听了个真切,她顾不上疼,连忙四处看了又看,不仅是人,就连个影子都没有。

细细想过之后,她的脸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四下寂静了半晌,静的只能听到风声,紧接着,一道高亢的宛如杀猪一般的叫声响起,堪称惊天地泣鬼神,惊得树上栖息的鸟雀乱飞。

“有鬼啊!”

楚辞觉得,这可能算得上是她这辈子最为狼狈的一夜了。

小巷四通八达,她像是无头苍蝇,到处乱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跑到了哪里,也不知道前面到底有没有出路。

她还没追求到沈知行呢,就这样被鬼魂索命了岂不是太可惜。

脑袋中思绪乱七八糟,楚辞没有目的地逃窜着,期间还有些不放心地回头看了几眼,夜色漆黑,这里没有住家,因而路旁没有灯笼,什么都看不清楚。

早知道就让那些暗卫跟着了……她心里埋怨了几句,刚刚转回脑袋来,却不料直直撞上了什么,不像墙壁那样坚硬,但也撞得她鼻头酸疼。

楚辞急急后退了两步,被撞得险些摔倒,若不是有人伸手来揽住了她的腰,她定会摔得屁股开花。

她下意识抬手抱住了揽着自己的手臂,勉强维持着平衡,鼻头酸得直想掉眼泪,她努力睁开了眼睛,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月光分外朦胧了起来,眼前之人的五官也看不真切,但她仍能分辨出他的面容。

毕竟那是她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面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她有些惊讶,但更为惊讶的是沈知行,如此偏僻的小巷子,她堂堂皇帝,居然独自一人深夜跑到了这里。

他惊疑不定,半晌才道:“……皇上?”

城东本就偏僻,住家不多,从来没有半夜传来惊叫声,沈知行循声而来,外裳只披在了肩上,一手还提着灯笼,暖黄的火光跳跃着,照亮着他清俊的眉眼,比起平时在朝堂的谨慎稳妥,还是如今常服的他亲近些。

被吓了一遭,楚辞脑袋中糨糊似的,压根没有想他为何会深夜独身前来小巷中,自打瞧见他之后,她心中的慌张荡然无存,取代的是无尽的安心,只是回想起方才恐怖的情形,她还是委屈地瘪了瘪嘴。

她是个很会见缝插针的人,如今这场英雄救美……呃,如果算得上英雄救美的话,总得有个情意绵绵的收场才是。

脚上一个发力,楚辞直接蹦了起来,双臂紧紧抱住了沈知行的肩,脑袋直接搁在他颈间,腿也没闲着,缠住了他的腰,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带着死都不撒手的决绝。

“先生……”她仰着脑袋狼嚎了一句,“可吓死朕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