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胸大无脑

作者:月阕 字数:535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此时常睿的瞳仁微微眯起间有一丝魅惑和冷肃,这种过于致命的落差感觉,让人心里更添的就是一种认知,这人绝不是好惹的,也不是好相处的。

苏依依被他就这么看了一眼,身子就缩了缩,就连目光回收得有点缩头缩脚的。

容贵人单手捂嘴,呵呵低笑两声,身子朝前倾了倾,语气不怀好意,“本宫倒是忘记了,昨夜可是常总管的洞房夜呢,想必过得甚是乏味吧。”

她的话语意已经很明显了,话也说得甚毒。

这头常睿却是扬了扬眉,过分阴柔的五官轮廓在廊下斜阳照射下,有种朦胧美,就连他微微勾起的浅笑,都有点不真实,苏依依看着,都莫名呼吸有点加重。

隔了很久,常睿伸手闲闲将苏依依拉住,嗓音依旧怪腔怪调,可却也不客气,“贵人上次赠予咱家的那套玲珑杯盏咱家还存着,咱家这太监总管管的事虽多,可偏生记性好得很,这杯盏咱家记得可是皇上赠与的,御赐之物啊,不知皇上若是知道娘娘就这么随手送人了,会是什么感受呢?”

闻言,容贵人当下脸色一沉,柳眉倒竖,怒声道,“常睿,你一个阉人,想跟本宫叫板不成?”

“咱家在这深宫中,之所以能活着坐到这位子,凭得不是跟皇上那份恩情,只是知道本分而已,贵人可懂?”常睿面上轻笑,眼底却满是疏离和冷漠,一只手似有意似无意的轻拍着苏依依的手。

苏依依被他这一拍一拍搞得有点心生不安,怎么也不敢往他跟前凑。

容贵人脸色变得很难看,冷哼一声,手指他道,“常睿,你可别忘了,在这宫里,说到底,本宫还是你的主子,你不过就是个奴才而已,哪天本宫受宠了,你觉得你还能在本宫跟前活多久呢?”

说这话的时候,容贵人的手像是惯性的摸了自己妆容艳丽的脸蛋,唇边不自觉扬起的笑容满是自信和得意。

苏依依看着她一身装束,蹙了蹙眉,容貌虽好,可看久了更添艳俗和视觉疲劳,毕竟,这后宫,最不缺的就是美人。

忽的,苏依依察觉到男人拍手动作一停,且握着自己的手的手力道在加重,有点疼,她心里大骇,难道刚刚那番话刺激到这男人了?

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常睿咧嘴一笑,语气温和的说,“贵人若是无事,咱家就先把人带走了。”

他既已不接话,容贵人自然也就当他怕了自己,脸上得意之色尽显,凉凉讽刺了几句,便带人离开了。

看着她走远的身影,苏依依摇了摇头,这个贵人怕是要有麻烦了。

她这边没考虑到身边还有一个人的存在,一边一个劲的同情起远去的容贵人,一边忍不住喃喃细语,“真是胸大无脑。”

听她这一句,常睿剑眉挑了挑,没说什么,直接抓紧她手腕将她拉近,沉声道,“没有我的吩咐,谁让你出来的。”

突然间跟他的近距离,苏依依瞬间就有些抵触,身子朝后缩了缩,开口无力解释道,“我……我饿了。”

她的话让常睿愣了愣,手松开对她的桎梏,身子也退了退,一双眼里满是漠然,嗓音也不温不火,“你自己照着原路回院子去,吃食我会吩咐人送过去的。”

苏依依本身就不想跟他有过多的接触,能走自然是好,话也不想多说,回去等吃也可以的。

她心里还是对这个男人的接近很不喜欢,甚至排斥和畏惧,能离得远远的更好。

就在她打算迈步离开的时候,常睿再次开口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别出那院子,否则要是出了事,我可保不了你。”

他说的话有些刻意,带着几分警告,更多的却是对于这次苏依依跑出来的事情的不悦,哪怕是有原因的。

苏依依听着,心头恼火,却又不敢反驳他,毕竟从昨晚开始,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可怕的存在,从昨晚开始就是了,她打心底是排斥跟他的相处和接近。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算了,回去就回去,没什么的,她现在还不宜跟他叫板,也没那个能力摆脱他,想到这里,她就抬脚往回走了。

可能因为这午时日头过大,又可能是她实在是真的撑不住了,走没两步,她就感觉头晕目眩,整个人就这么朝后倒了下去,那种晕让她一下子受不住,视线迷迷糊糊中就看到一双红若烈焰的眸子,那眸中熠熠而生的,像是紧张。

苏依依好笑自己竟然连昏过去也眼瞎了,那样做事不留情面毫不手软的人,在这宫中树敌那么多,又那样对自己,怎么可能会紧张自己。

第五章饿晕了

而另一头,小德子正着急于回来的时候发现苏依依的不见,在屋里来回踱步,最终才咬了咬牙,心里骂了几声倒霉就想着去常睿那儿认罚。

谁知他刚踏出房门,就看到常睿抱着苏依依大跨步走来,他眼里闪过一丝心虚,忙是凑上去,连连哎呦几声,拍手道,“可算把苏小姐找回来了,奴才这去柴房一趟,回头她人就不见了,可急死奴才了。”

闻言,常睿目光闪过一丝凌厉,唇边带起一丝浅笑,“是吗?咱家不是让你照顾好她吗?”

小德子心里暗叫不好,一双眼怨责得看着他怀中的苏依依,心说你这姑奶奶要是乖乖在屋里呆着该有多好,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啊。

心里虽想着,面上却是故作犯难的说道,“苏小姐说让奴才备着热水去,奴才去了,没成想走开没一会儿她就不见了。”

常睿抱着苏依依的动作收紧,最终沉声道,“去,把王太医请过来。”

“刚刚不是请了吗?怎么还要……”小德子疑惑,一双眼放着光的死死看着苏依依。

察觉到他的目光,常睿脸色陡然一沉,厉声道,“废什么话,你难道想去慎刑司?”

小德子一听,连连摇头,宫里谁不知道,慎刑司可是宫里处罚犯错宫人的地方,轻则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重则性命都难保,想到这,小德子不敢再犹豫,连忙转身去请王太医去了。

王太医是太医院的院首,也是皇上的御用太医,现在这般由着一个内臣差遣,可见常睿是多受皇上待见了。

王太医简单的把脉后,捋着花白的胡须道,“这姑娘是饿过头了,再则就是额头上的伤口流血过多,才导致她晕厥,不碍事,调养几天便好。”

常睿听罢,一双眼冷冷看了眼那头站着的小德子四人,这四人,一直是跟随他的,做事是从未有纰漏的,没想到今日倒是除了差错。

心里有了另方计较,常睿也不会当着王太医的面去责罚人,他唇边笑意淡淡,微微躬了躬身,“多谢王太医了。”

王太医收了药箱便走了。

等他走后,常睿倏然变了脸色,冷声道,“咱家平日待你们是不是太过温和,搞得现今出了这般状况?”

小德子看了眼床上未醒的苏依依,心里盘算着如何过了今日这关,忙上前道,“奴才们有错,认了,可这要怪就怪这苏小姐实在是太过闹腾,想着法儿折腾奴才。”

常睿眯眼,回头看了眼床上躺着的人,泛白的小脸上尽显一抹脆弱,秀眉拧紧,羽睫轻颤,他心里一动,却不说什么,回头看向小德子,似笑非笑问道,“是吗?”

他这两个字说得甚是风轻云淡,尾音也拖得很长,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情绪。

小德子有些忐忑不安,偷眼看了眼上头的苏依依,狠了狠心,道,“奴才们也实在是没办法,看不住人奴才认了,可这苏小姐也不能这般折腾人,昨儿晚闹寻死,今儿个又逃走,也不知道改明儿又是什么戏码,奴才就怕总管您防不胜防啊。”

他的话说得圆滑,像是方方面面都替着常睿着想去的,可又阴毒到侧重提到了昨晚苏依依寻死的事,目的无非就是添加自己说辞的可信度,更是让常睿想到昨晚,从而愤怒的很自然的归根到苏依依的身上。

常睿一双眼眯了眯,剑眉挑了挑,冷笑道,“咱家就问你,为什么吃食没给她送来?”

小德子听得一愣,随即立马回答道,“奴才又不知苏小姐要用膳,她未曾吩咐奴才们。”

“你说她刁难你们,却饿着自己”常睿喃喃自语,点了点头,目光冷了下来,“咱家可从没教过你们这般推卸责任。”

小德子一听,脸色一白,忙是跪在地上。

“且不说她是与咱家对食之人,单单她是皇上赐婚的人,再则还有她也是名门闺秀一个,又岂容你们这般懈怠,口口声声说她不是,需不需要咱家跟你说说咱家是如何见着她的。”常睿话落,抬脚就将那儿吓白一张脸的小德子踹翻在地。

小德子手捂着胸口磕头告罪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他身后的人也齐齐跪地,跟着告罪。

“既然知道你该死,那还和咱家废什么话,滚出去。”常睿大袖一甩,道。

小德子一听他说这一句话,当下双膝彻底软了,哆哆嗦嗦的,一张脸白若霜雪,目光中满是恐惧,对即将面临的灾难的恐惧。

常睿看着他那样子,青蓝色的裤子下方徐徐流出一股液体,他眼中更添一抹鄙夷,很是不屑的嗤笑道,“有本事骗咱家就没能耐担责了?”

第六章来看一场好戏

他的话虽是反问,字里行间却毫不含糊他对于小德子这般诓骗自己,甚至有意刺激自己的怒火。

小德子才像是才刚晃过神来,膝行至他的脚边,一双手抓着他的裤脚,开口哀求道,“不是的……常总管,奴才不是故意欺瞒您的,您饶过奴才吧。”

“饶过你?你刚刚那样说,是个又有脑子的人都应该想到后果。”常睿声音沉怒,抬脚就将他踹翻在地,视线转而对着那头跪着一直不发一言的三人喝道,“你们也一样,别妄想咱家会饶过你们。”

整个屋子里的气氛在一瞬间仿佛被凝结了一般,跪在地上的小德子面如死灰,其他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已经好些阵子没让你们进辛者库了,真是不长记性,回头咱家就把你们一个个都换了。”常睿寻了床沿坐下,一张脸阴鸷得很。

忽的,就在这时,床上紧闭双眼的苏依依拧了拧眉,低声像是梦呓,“好吵,别说话了,让他们走。”

陡然间一室安静,常睿转眼凝视她的睡颜,瞳仁中情绪复杂难辨,许久转头看向小德子,脸色难看,“每人下去领二十板子,滚出去。”

小德子一听,面上喜道,“奴才以后一定不会再犯了。”

话完,他就率先起身领着其他三人往外走。

看着他们脸色那瞬间就轻松的样子,常睿眉宇间揪起,沉声开口,“等一下去御膳房端点清粥过来。”

小德子应声退下,走时把门关上。

见门一关上,常睿才猛地从床沿上站起,一双红眸紧盯着床上的女人,声音淡漠,“你还想装睡到什么时候?”

苏依依缓缓睁开眼,寻了个舒服的地撑着床靠卧着,嗓音有些沙哑,却不掩她的疲惫,“我只是有点不想醒来而已。”

“怎么?被人冤枉了还不喊冤?”常睿冷笑讽道。

苏依依抬手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不回答他的话反而问道,“身居高位的感觉怎么样?”

常睿被她问的一呛,一双眼无神的在屋中简单的摆设中掠过,最终视线看向她,笑容有些嘲讽,“在这个世上,都有斗争,哪怕是这富丽堂皇的皇宫,这里就是猎杀场,为了活着,把握在手权利才是最有利的。”

苏依依沉默,这个男人说的想法虽然她不敢苟同,却在这君主专制的古代里,是无可厚非的。

见她不开口,常睿凉凉道,“妇人之仁,迟早会害死你的。”

刚刚这女人的一句梦呓和对于被栽赃的不表态,无不是在替小德子几人求情,明明醒着,却不这般置身事外,还在最后起没必要的妇人之仁。

常睿眼中情绪复杂,像是不悦,又像是有一丝感触。

苏依依抬眼对上他的眸子,深红色的瞳仁带着血腥气般,让她一对视上就有些不寒而栗。

本以为,两人相互对看,率先转开的必定是苏依依自己,谁知道,却是常睿。

剑眉微微蹙着,一张向来漠视对待一切的脸上竟然奇异的有一丝不自在。

许久,常睿低咳一声,嗓音依旧,“我走了,你记住我的话就好。”

他人走后,没过多久小德子就备了膳食过来,苏依依吃着也不说什么,反倒是身边伺候着的小德子却像是浑身不自在一样,神情上也是紧张得很。

苏依依也不管他,她之所以会说出那一句,无非就是不想见血,不代表她能原谅小德子的污蔑,她从来都不是好惹的主,再则,所有的心腹,都是必须施恩后慢慢培养的。

简单的过了几天后,当苏依依能再次出了这院子,也是常睿允许的,因为他说,“今日,我们来看一场好戏。”

苏依依觉得这男人天生就是个阴谋家,他所谓的好戏必是损人利己的缺德事,而如今能叫上自己,怕是极有可能这损的人多少与自己有关。

来来回回走了好几个弯弯绕绕,常睿这才领着她躲避于一簇花草中,双目微弯,语气似极为轻快,可以看出他心情不错,“好戏就在那边的凉亭内。”

苏依依扒开面前挡着视线的枝叶,看向外头,那里,正站立一宫女,一身淡粉裙衫,发髻散乱,正低头手拿扫帚清扫小石路上的落叶。

苏依依瞧着那身影,只觉眼熟,却也便不出是何人,细眉皱了皱。

“前阵子,有人在容贵人的院中湖里捞出一具宫女的尸体,全身是伤,闹腾得厉害,沸沸扬扬的,皇上知道便找了同宫殿的人询问,都说容贵人性子暴躁,所以皇上便把她贬为了宫女。”常睿微笑,心情大好的给她解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