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彼岸花开

作者:沉默禾子 字数:197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登上彼岸,他们感觉来到了一个只在梦里才能见到的场景。

茂密的森林似无边无际地铺展在眼前,形态各异的树木、花草都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

那色彩不止有绿、不止有隐藏着的朦胧黄昏、不止有若隐若现的氤氲,更有金色的霞光辉映,还有万花筒里被打碎的星辰,星星点点地洒落其间。

百鸟朝凤、猿声啼叫、不一而足,置身其中,恍如隔世!

对于冰雪大陆来的人来说,这的确是个陌生而又充满迷幻色彩的地方。

他们一边走,一边好奇地看着四周的花花草草,尽管是黄昏依然清晰地看见仿若水晶般的花朵,微微下垂着,在幽暗处发出诱人的白色亮光;他们不知道,这是从不进行光合作用的水晶兰。还有缠绕在树干上的各色蔷薇,粉嘟嘟的似玫瑰、透亮的似冰,但它们都有一个恐怖的名字:死亡蔷薇。

最奇特的一种花有翠绿的茎,冰一样的叶,簇拥在一起如冰灯玉露。还有蓝色的玉露、紫色的玉露、透着亮的玉露。

这就是他们看见洒落在树丛里的星星。

走到天亮就看到天亮,白天最醒目的是永不凋谢的宝石花、含羞高雅的白玉兰、自由自在的无忧花……

树有高大的望天树、杨树,有已经泛出金黄的榕树,还有挺拔的椰子树……

森林是静美的,是滴水叶间飞舞缠绵的蝶恋花舞。

在森林中跋涉了几天依然找不到出去的路径,或许他们已经迷失在里面,沉湎在这鸟语花香的路径中不愿离去。

一路上很少遇到猛兽,因为猎魔兽才是最凶猛的野兽,见到它的野兽无不望风而逃。

也有令他们头痛的东西,比如蚂蝗,毒虫,戏耍的猴子。

饿了他们就吃树上的油梨、椰果,而淡水还是来源于库库尔坎送给他们的那个皮囊。

猎魔兽懒洋洋地躺在树下,它更喜欢呆在荫凉处,本来它就属于冰雪大陆的物种对这里闷热的气候还不太适应。

三只异刃虎,二只桑给巴尔豹,它们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树下,似乎预感到面前这个庞然大物不好惹,它们只是在稍远的地方徘徊着,但是有一只异刃虎注意到了树上的人。

伊西切尔躺在一棵巨树枝上正在酣睡,埃克曲瓦攀在另一棵高高的望天树上,向远处观察着,只有踏夜注意到了这几只猛兽。

桑给巴尔豹体型比异刃虎要小一些,身上带着碎花点。

异刃虎也叫异剑齿虎,和冰雪大陆的虎兽差不多大,但它们有更锋利的牙齿。

这只异刃虎对这个树上的人——虎视眈眈,像弯刀一样的两颗牙暴露在外,似乎它想窜到树上去。踏夜不得不向伊西切尔发出警告,同时惊醒了猎魔兽。

其实猎魔兽早就发现了这几只猛兽,只是这些猛兽在它眼里就是几只大猫,所以它根本就懒得理睬它们。这一下威胁到了伊西切尔,猎魔兽才开始恼怒起来。

“嚯”地站了起来,比牦牛还大一倍的身体、硕大的头颅,吓住了几只猛兽,虽然这几只异刃虎向外呲着牙,但是耳朵贴在了脑后、夹紧了尾巴,一付色厉内荏的表情。

但是它们没有退去,这让猎魔兽勃然大怒冲着窥视伊西切尔的这只异刃虎冲了过去,这只虎兽调转头就跑,这一下引发全体溃退。

猎魔兽不依不饶眼看铁蹄就要践踏在这只虎兽的背上,突然它停住了脚步,因为从林间缓步走出来另一只庞然大物。

一头居维叶象,象鞍上坐着一个半裸的人,这人手里拿着一根木头柄的长鞭。

长长的象牙似两把巨大的弯刀,居维叶象和猎魔兽对峙着。

踏夜和象背上这个惊惶失措的人沟通着,但他没有办法让对方理解自己在说什么。

猎魔兽不耐烦地张了一下嘴、打了个哈欠,血盆大口吓到了居维叶象,这个庞然大物调转头不管不顾地往后跑。

踏夜有点懊恼,好不容易碰见一个人就这么让他跑了!

“这人是牧兽师!”伊西切尔说道。

她听阿爸说过,北面的易洛魁人放牧白熊,甚至把它们训练成战熊。

“东面有人居住!”埃克曲瓦爬在高高的望天树上喊道。

这里不止有人居住,还有一个石头城堡,只是有些低矮,看得出来它原来的主体是座破败的神庙,最后被修葺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里居住着一个少数族群甚至比氏螣人还要少,但他们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从服饰就能看出这一点,绸缎和纱是他们服装的主要材料,还有金银打造的装饰品,只有战士才穿兽皮手拿长矛或腰佩银子锻造的弯刀。

一群战士和三头居维叶象围住了他们,还有几名手牵异刃虎的战士。

这是一个常年和野兽为伍的少数族群。

男女老少停下来看着这几个陌生人,甚至有人惊恐地跑进房内,因为他们从没有见过猎魔兽这么庞大的猛兽。

他们和这些人无法沟通,只能被这些人押解着走向城堡中一间很大的房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