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北巷的能力

作者:沉默禾子 字数:250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拽马缰,踏夜连人带马蹿了过去。

后面的一匹狂飙马就没有那么幸运,被石头砸中坠落崖底。

马上的埃克曲瓦惊险地攀着岩壁、身体全部悬空,北巷的拳头接连击飞了数块石头,另一只手拽起身处险地的埃克曲瓦。

伊西切尔面如土色瘫坐在稍后的地方,她的马嘶叫着拼命向后躲闪;这一下可真是惊心动魄。

不知什么时候北巷手里出现了一面盾牌,而他的力量大得让人吃惊,用盾牌推开重达几百斤的大石。

石头原有的重量加下落的力量实际已经不止几百斤,幸好这条路是凹陷在峭壁里的,否则就算北巷再神勇,他们也难逃一劫。

一阵石雨过后,山上变得安静起来。

北巷仰着头向上观察着,因为感觉刚才的山体滑坡来得有点突兀,可是他没有看到可疑的迹象。

北巷的盾牌可以收放自如,外缘缩进去就成了一面小的盾牌,挂在手臂上不妨事,这让北巷行动起来更方便。

队形之间的距离拉的更大了,即便是再有山体滑坡,范围也只能波及到一二个人。

过了这一截险途,山也没有那么陡峭了,路也变得开阔起来。

北巷一马当先率领着铁骥在前面疾驰,三十名仆人也加紧催促着走行兽跟上去。

踏夜一边骑着狂飙马在后面追,一边拔刀、入鞘,再拔刀、入鞘,反复练习着出刀的速度。

正是他敏捷的反应才得到了冷残的青睐。

本来有预备的狂飙马,但是埃克曲瓦更愿意和伊西切尔共乘一骥。

踏夜落了单,抽刀,再入鞘成了他排遣寂寞的方式。因为后面的路还很长,他不愿意把时间都浪费在路上。

后面的险路有很多,包括峡谷地带,北巷都布控了监视哨观察山上的情况。

北巷保护商队很有经验,即便在环境险恶的洪荒大陆,会友商队的伤亡情况也是数年来最低的,这都缘于他的谨慎。

几天后他们走出了殒落山脉。

前面是人迹罕至的无人区,受气候的影响这里的草—生长季节很短,地形地貌酷似,但是北巷已经经过这里无数次。

有很多辨别方向的办法比如:草木生长旺盛的一面就是南方,还有树的年轮朝南的一半较疏,雪融化快的一面是南方,甚至凭一块岩石裂缝就能辨别方向,还有蚁穴的洞口,罗盘……

不过在这里北巷什么都不用,只凭记忆里的标记就足够。

没有人和马会饮河滩里的水,酸碱度超标,水质已经严重腐蚀。

北巷一定有其它的办法获取到饮用水,或许他能召唤出一片云下一场霰雨!

库库尔坎曾经给过踏夜他们一个皮囊,里面有来自古溱海心的一滴淡水,就是这一滴水让三个人饮用了好几个月。

不相信北巷会有一个这样的皮囊,所以他看着北巷如何施法。

北巷走向了一处干枯的池塘。

天空中没有黑色的积雨云和浓积云。

“也许是一场雪吧!”踏夜想到了唤冰术。

突然一股汹涌的威能从北巷的身上冒出来,汇聚到低空,出现一片躁动不安的黑云,云层里闪电在游走,电火花美轮美奂地在干枯的池塘里窜动。

一道!二道!三道!

无声无息地劈在同一个地方,连闪三下,代表是地闪三级!

北巷把刀抛进了劈出的裂缝里,口中不停地念着咒语。

咒语的大致意思是:长刀穿土裂石,替我找到水源地。

踏夜饶有兴趣地看着,因为北巷召唤地闪三级的方法很特别,不用调动天边的散云,所以他的地闪来得特别快。

这显示出北巷深厚的功力,因为平时能量就储存在他的身体里—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祸来到要是召唤地闪的速度和北巷一样快,上次踏夜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这时候,踏夜才感到北巷的可怕。

过了很久才见那把刀从裂缝里升起,紧接着清亮的水从刀下溢出,当北巷把刀召回到手里的时候,水泉涌着往出冒,很快溢满了池塘。

六十名武士和三十名仆人卸掉了铠甲,欢呼雀跃地奔向池塘,连狂飙马、走行兽都跑了过去。

北巷对这无动于衷,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在这里最宝贵的就是干净的饮用水,只有会友商队才敢穿越这片无人区,就是因为北巷有别人不具备的特殊能力。

无人区偶尔会有野兽走过,其中最多的是披着长毛的羊兽,为了节省干粮它们就成了武士们争相捕杀的对象。

进入无人区的第三天,会有商队深入腹地,面前出现了一片浩渺的沙漠。

商队艰难地在沙漠上跋涉。

一匹狂飙马陷入了流沙,马上的武士一蹬马背窜到了外面,眼看着流沙掩埋了自己的战马,这名武士只好换乘其它的狂飙马。

这一幕映在了踏夜的脑海里。

不得不叹服,流沙是大自然设计的最巧妙的机关,危险隐藏在静静的沙子下面,像一个吞噬兽,让人防不胜防。

奇怪!一个穹庐顶隐隐露出沙漠。

“不要去哪里!”

北巷大声地喊着,可是已经晚了,好奇心促使埃克曲瓦骑着马向那里跑过去。

“有什么不对头?”踏夜看着北巷问道。

“据说沙子底下埋藏着神秘的黑暗城!”

他的话音刚落,埃克曲瓦和伊西切尔连带着狂飙马一起失去踪迹。不用说—流沙吞噬了他们。

踏夜不顾一切地催促着战马往前跑,很快他也销声匿迹。

沙子持续地发出呜咽声,大漠上飘动着尘烟,四处弥漫着肃杀之气……

看不到这几个人具体陷落的地方。

“武士们原地待命!”

北巷也有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只能用长索把自己系在狂飙马的身上向前滚动。

前面灰色的穹顶上有一个窟窿,流沙向这里汹涌而至,但是他的绳索还差一点够不到那个位置,眼睁睁地看着……突然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解掉身上的绳索、爬上穹庐顶、伸出了手中的长鞭。

窟窿下面堆积出了一个沙山,在这个沙山的顶上,踏夜半截身子陷在里面,尽管他伸长了手臂,但是就差那么一小截……

生和死的距离只相差十厘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