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遇险摊牌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297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司马熠变脸的速度可谓是张璇见过的最最快的一个了,之前还气匆匆的,如今居然气定神闲地问起张璇还有多远的距离才能够到达她家。

张璇硬着头皮指着前方说道,“我家快到了,就在前面。”心中却纠结不已,完了,快要穿帮了,得赶紧想个办法才行。

“哎哟,我肚子好疼。”张璇紧紧捂住自己的肚子,“我不行了,人有三急,我到那边去方便一下。”也不等司马熠答应,张璇赶紧跑向了对面。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张璇没命地往着较为荒凉的地方跑去,也不知跑了多久,这里人迹罕至,张璇看着身边密密丛丛的山林,心想这下高熠肯定找不到她了。遂寻了处地方暂时坐了下来,擦了擦脸上的汗,歇息一下。

张璇打量起周边的环境,刚才自己一心想要甩开高熠,根本没有留心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如今想要从这个绵山起伏的地方离开,真的很困难。

夜幕渐渐降临,山林中的能见度越来越低,张璇摸着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凭着自己的记忆依旧在摸索着离开的路。草丛之中,一双绿眸射来两道精光,显得异常诡异。常年生活在草原上的张璇立即明白了眼前这个可怕的生物。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成为了野狼的盘中餐,她站立在原地,警惕地盯着野狼,素手缓缓地伸向裤腿,她得乘野狼攻击前赶紧取出匕首。

野狼并没有立即扑上来,也许它发现对面也是个危险的对手。它背脊微弓,发出“孳孳”的声响,恶心的口水顺着下巴滴落在毛发之上,也不知僵持了多久,野狼突然朝着天上发出“嗷嗷”叫喊。

张璇心头暗叫一声不好,她知道野狼的呼叫会唤来其他的狼群,到时候她定是死路一条了。

张璇迅速地朝着野狼扑去,一时间人狼扭成了一团,野狼锋利的爪子划破张璇单薄的布料,瞬间白皙的手臂上留下了野狼锋利的抓痕。张璇举起匕首朝着野狼的头顶用力地刺下,野狼吃痛发出一阵哀吼,刀口里不住涌出浓腥的鲜血,张璇拔出匕首又狠狠地刺了几刀,野狼抽动了几下,终于倒在了血泊之中,一双圆鼓鼓的绿眼直直地瞪着张璇。

张璇的衣服被野狼咬得破破烂烂的,一瘸一拐地朝着前方走去,她得赶紧离开这里,等到狼群来了就麻烦了。然而体力不支的她没走几步,倒在了地上。

黑暗之中,一双双绿眸显得尤其突兀,狼群中爆发出阵阵吼叫声,张璇感觉脚步声越来近,她咬咬牙想要站起来,然而跌跌撞撞的再一次倒了下来,周围的野狼终于发现了张璇,一只只张牙舞爪地围着张璇,准备撕裂眼前这个猎物。

张璇苦笑一声,想不到她竟会落得如此下场,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也不知过了多久,预料之中的痛楚并没有来到,她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腥臭味。

她疑惑地睁开了双眼,他是谁?张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一蒙面男子挡在了她的身前,墨色的长发在空中长舞,男子浑身上下满是肃杀,犹如修罗傲然于世,火花闪电之间,一头头野狼命丧在他的长剑之下。

司马熠抱起倒在不远处的张璇,纵身一跃,消失在黑暗之中。

竹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火苗随风微微晃荡,司马熠疑虑地打量着一旁沉睡着的人儿,张璇的脸随着火苗一明一暗,司马熠拿起紧紧攥在张璇手里的匕首,仔细地端详起来,看这匕首精致之极,上面的花纹十分古怪,不像是他们大启的东西,看来此女子的身份很不简单。

正当司马熠想要弄懂铭刻的花纹时,张璇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缓缓睁开了眼睛,对上司马熠的一瞬间,她惊呼出了声,“怎么是你?”她记得是一个蒙面大侠救了他,怎么出现在她面前的会是高熠。

司马熠放下了手中的匕首,斜靠在木门上,揶揄道,“当然是我了,不然你以为会是谁?”

“所以是你救了我?”张璇依旧不敢置信会是这个登徒子救了她。

司马熠眉头一挑,“救你的并不是我,我只是把你带到了这里而已。”这个女子如此来历不明,他得小心谨慎些,若此事被传出去,那么他苦心经营的一切都将成为炮灰。

“我想也是,救我的是一个高大挺拔,英俊潇洒、武艺高强的大英雄,怎么可能会是你?”但是,那个人为何就这样走了,难道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没想到司马熠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好奇,“我倒是也很好奇你口中所说的英俊潇洒、武艺高强的大英雄,改日见到了知会我一声。”

“好,到时候见到他我一定会只会你,我只怕你见了他会羞愧地抬不起头来!”。突然她感到一阵寒意,大大地打了个喷嚏,她这才惊觉自己居然只穿了件薄薄的单衣,愤怒道:“你这个可恶的淫贼,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司马熠满脸无辜,举起张璇满是血迹的外衣,“你指的是这个?我觉得太碍眼了,就索性帮你把它给脱了。”看着张璇谨慎的眼神,司马挑眉一笑,“你该不会以为我想要非礼你吧?我劝你最好找面镜子照照自己的模样,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估计去了鬼门关连阎罗王都不会收你。”

“你…”张璇摸了把自己的脸,手上黏糊糊的,一看,原来是血,定是之前那头野狼的血,张璇觉得十分恶心,撩起衣袖往脸上使劲擦了擦。疼,她只要略微动一动,身上的伤口疼得厉害。

司马熠看到张璇疼痛强忍的表情,有些不忍,“过来,我给你上药。”

张璇缩着身子,往后挪了挪,“不用,我自己来。”

真是个倔强的丫头,司马走近坐在了张璇的身边,拿起那瓶有些古怪的金疮药,“你若是不乖乖听话,我这就把你扔到外面去喂狼。”

“你敢…”张璇狠狠瞪着司马熠。

司马熠毫无先兆地靠近了张璇,在她耳边轻声呢喃,“我有什么不敢的,你的一切我在给你换衣服的时候早就看了个遍,也不过如此嘛,瘦巴巴的没几两肉。”说完,还颇为嫌弃地看了眼张璇,仿佛那是玷污了他的眼。

“你这淫贼!”原本还有些感激他的心早已荡然无存,现在的张璇恨不得一刀了解了这个登徒子。

司马熠不顾张璇微弱的挣扎,撩开她已经渗出血来的衣袖,白皙的臂膀上触目惊心的抓痕,让人心疼,司马熠小心翼翼地为她上药,但还是弄疼了她。

张璇忍着剧痛,逼迫自己不发出一丝声音,被紧紧咬住的红唇渗出一丝血丝。司马熠倒是有些钦佩起眼前这个女子来,她真是胆大,居然敢与野狼相搏,就算是个壮汉也未必有她这样的胆识。

“善敏,你到底是谁?”司马熠似是不经意间随口一问,双眸却定定地直视着张璇的眼眸,她真是越来越让自己感兴趣了。

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让张璇暂时忘记了疼痛,她知道他迟早会问她的,“好,我通通都告诉你,其实我叫张璇,是住在明玉斋的秀女,我并不愿意进宫选秀,是我爹逼着我进了宫,我只想要逃出皇宫,过回原本自由自在的生活。若果你不相信的话,尽管可以到王姑姑那里去询问。”

司马熠沉思了一会儿道:“我相信你,只是,既然你是皇上的人,那么我也不能够就这么放你离开,明天一早我送你进宫去。”

张璇指了指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我就穿这个进宫啊?”

司马熠无奈地笑了笑,“你放心吧,我已经通知了元宵,明天一大早他会来接我们的,到时候会让你好好洗漱一下,整整齐齐地进宫,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尽快进宫。”

“恩。”她真的是精疲力竭了,幸好高熠没有再追问她,张璇闭上了双眼,沉沉睡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