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还以颜色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243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璇蹑手蹑脚地终于到达了明玉斋,幸好,大家都还在沉睡,张璇深深吸了口气,今天晚上真的是好险,幸亏有高熠帮忙,不然她早已成为刀下鬼了。

正遇掀开被子睡去,张璇突然感觉一阵异样,一股莫名的痒感席卷全身,张璇往着衣服上嗅了嗅,怎么衣服上会有痒粉,她就觉得奇怪了,那个淫贼会那么好心地救她,可恶!张璇的拳头握得紧紧的,这个可恶的淫贼,日后她一定要加倍讨来。

张璇这才睡了一、两个时辰就被安喜儿给摇醒了,“妹妹,快起来,要迟到了。”

张璇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说道,“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好累啊。”昨晚为了彻底洗净身上的痒粉,折腾到了大半夜,现在累得精疲力竭了。

安喜儿赶紧拍了拍张璇的背,“妹妹,今天王姑姑请来了宫中的画师,为咱们进行指导,若是去迟了,王姑姑定不会饶了你我的。”

张璇虽然很不情愿,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是是是,我的好姐姐,我这就起来。”只要再坚持一天,她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张璇她们虽然去得晚,但幸好还没迟到。王姑姑似有警告地朝着张璇看了一眼,接着对着所有的秀女大声说道,“今儿个我们请来了宫中的画师为大家指导,大家可得好好把握这难得的好机会,秀女的初试时间已经出来了,就定在本月的初八,内容为献给皇上的画作,到时候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都会驾临,取成绩排在前十位的宫女进入最终的复试,若是能有幸得到皇上的垂怜,那么,在座的各位从此就能光宗耀祖,一生荣华享不尽。但若是十名之外的,那么就只能够被分到各个宫殿,服侍各宫的主子们了。”王仪的一番话如一颗重磅炸药,掀开一阵阵热议。

秀女们此时的神态百异,陆芳华自信满满,傲视着一群慌乱紧张的秀女,心中满是鄙夷,她一定要在初试中把得头筹,让这群乡巴佬好好地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大家闺秀,名门之风。

安喜儿也有些慌了,离初八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而且只有前十名才有资格面圣,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成功,只有得到皇上的宠爱,她才能够重振日渐衰落的家族。

安喜儿见张璇一幅不为所动的神情,轻声问道,“妹妹如此淡定,定是有十成的把握了吧。”

张璇盈盈一笑,“我是有十成的把握,十成把握我定会落选。”

张喜儿有些匪夷所思地看着满脸坚定的张璇,正想张口追问,此时的王姑姑制止了一群秀女们的喋喋不休,“大家安静点,现在李画师就来为大家好好讲解何为画作。”

台上的画师讲得是滔滔不绝,台下的一群秀女们听得是认认真真,恨不得自己能够记住画师所说的每个要领。张璇手托着下巴,一瞬不瞬地盯着李画师的嘴一张一合的,心中却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相信那个人,可是,若是错失了这次的大好机会,她不知道下次的机会会出现在何时,索性赌一把,有太多的谜团是她解不开的,她要乘早弄清楚这一切。

隔日一大早的,张璇借故偷偷溜出了明玉斋,她一路走得很急切,终于走到了景华宫,正思忖着如何进去,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身后一把把张璇托到了院角。张璇心知此人定是高熠,对着司马熠修长的手狠狠地咬了下去,疼得司马熠赶紧放开了张璇,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野蛮的女人,“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平日里他所接触的女人都是温柔可人、千娇百媚的,唯独她…怎么会有女人如此野蛮。

张璇看到司马熠吹鼻子瞪眼的样子,真的好想大笑三声,谁让他昨晚那么对她的,但看到司马熠白皙的手背上那触目惊心的红齿印,觉得自己是有些过分了,硬着头皮脸不红心不跳地开口道:“谁让你鬼鬼祟祟地偷袭我,我一个弱质女流,情急之下也只能用这种方法了。”

司马熠没好气地看着张璇理直气壮、满脸无辜地样子,“我看到有个笨蛋傻傻地站在四太子府门口,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引起太子府侍卫的注意?若是穿帮了,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张璇也不示弱,“我这也是无心之过嘛,倒是你,昨晚为何在我的衣服上放上痒粉?”

司马熠凤眸微垂,掩盖眼中的一丝狡猾之光,落寞地看着远处,“善敏,你可知道你当晚的一番话,犹如一根刺深深地扎在我的心头,现在还隐隐作痛呢。”司马熠指着自己的胸口,顿了顿道:“你说,比起我心头的痛,小小地惩戒你一下又算得了什么。”

张璇看着司马熠委屈的样子,心中暗想,他真是个龇牙必报的男人,摆了,出去还得靠他呢。善敏快速走近了司马熠,“让我看看你的手。”没等司马熠答应,拿起了那只修长有力的手,“齿痕那么深,得赶紧敷些上好的金创药才行,不然会留疤的。”

幸好,哥哥在她的包袱上备了一瓶药膏。说完,张璇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小盒精致的膏药,正遇涂上司马熠的手,司马熠突然将手抽了回去。

司马熠有些防备地盯着那盒有些古怪的金创药,“你这到底是毒药还是金疮药啊?”

张璇没好气地瞪了眼司马熠,“我这是好心,若是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日后留了疤,可别怪到我头上。”张璇正欲把膏药收回,司马熠赶紧把手递了过来,“谅你也不敢下毒。”

张璇朝着司马熠呵呵一笑,“这样才乖嘛。”继而小心熠熠地把透明的膏药轻轻涂抹在司马熠的伤口上,用嘴轻轻地吹了吹,好让膏药干得快些。

司马熠看着张璇低头温柔的样子,瞬间觉得心头一暖,记忆飘到很久很久之前,似乎母后以前也这么替自己包扎过伤口。

张璇用力撕开了衣服的一角,熟练地替司马熠包扎好了伤口,她以前也常常替她的哥哥包扎伤口。

司马熠看着张璇熟练的包扎技巧,眼中闪现一丝疑惑,“善敏,你的金疮药甚好,不知是否是四太子赏赐的?”

张璇知道她的这一举动引起了高熠的怀疑,尴尬地笑道,“其实我爹以前是开药铺的,只是后来我爹患上了重病,店铺也关闭了,这药膏可是我爹亲手配的,效果好着呢。”

见司马熠将信将疑,张璇立马转移话题,“高熠,咱们已经耽搁了些时辰了,快走吧,要是害得你误了四太子的差事就不好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