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闹别扭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239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璇回到寝苑,直接倒在自己的床榻之上,之前在走回来的路上她就觉得自己脚步有些虚浮头还有些晕,没想到,这会儿更加厉害了,一定是方才淋了些雨,张璇用手背试了试自己额头的温度,好烫,她想她是发烧了。没想到,来到大启之后,她的身体倒是柔弱了不少啊。

小菊送来了晚膳,却被张璇原封不动地给退了回去。她觉得自己好累,只想要好好地睡上一觉,根本就没有任何胃口。

小菊见完善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又想到主子今日晚上回来时的异样,心想着主子这是怎么了,面脸的担忧,走着走着一个没注意撞到了元宵。

小菊赶紧道歉:“元公公,真是不好意思。”

元宵一双精明的眼睛见小菊似乎心事重重,开口道:“小菊姑娘可是有何烦心事,若是不介意,倒是可以和我说说,也好替你出出主意。”

小菊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出了口:“四太子妃今日的晚善一丝未动,小菊很担心四太子妃是否是身体不适。”主子的胃口一向不错的,今日却滴水未进。

“这事包在我身上。”元宵拍拍小菊的肩膀,这事儿,他得赶紧去禀报四太子。

今日的晚善,司马熠也吃得极少,思来想去他终于明白张璇为何对他又置之不理。她说的没错,她并不爱他,没有任何必要承担如此重大的风险去伤害苏木雪。那一晚,真的是他错怪她了吗?可是,她与苏木雪为何会同时出现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又为何会双双落水?

司马熠正在苦思冥想之时,元宵嬉笑着脸走了过来,“主子,看您如此投入,一定是在想咱们的四太子妃吧。”

司马熠微微抬头,皮笑肉不笑得看向元宵:“元宵啊元宵,你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敢打趣你家主子了。看来,本宫平日里对你真是太疏于管教了。”

元宵见状,赶紧回答道:“别啊,主子,奴才知道错了。可否容奴将功赎罪?”

“那你是要如何恕罪啊?”

“奴才方才听到一个关于四太子妃的消息。”

司马熠眉头一挑,似似漫不经心地说道:“说来听听。”心中却想着这丫头不知现在在干嘛。

“方才奴才偶遇四太子妃的贴身侍女小菊,听她说似乎四太子妃身体不适,晚膳连一口都未吃。四太子,您是否要去看望一下四太子妃?”元宵看向自己的主子。

她生病了?一定是因为下午淋了雨。想到这,司马熠立即站了起来走向屋外,然而,他一想到张璇对他置之不理的模样,脚下的步伐停住了。

跟在司马熠身后的元宵满脸疑虑,小声问道:“主子,咱们是去还是?”

司马熠认真的看着元宵,说道:“元宵,你觉得本宫需要去吗?”万一,又被她赶了出来,那他岂不是颜面尽失。

“主子,如今四太子妃正需要您呢,若是您前去看望她,那她定是满心感动。”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其实他看得出来自家主子与璇主子对彼此都有意,但是,为何这两人却丝毫感受不到彼此的爱意呢,连他一个局外人看得都着急了。

她真的会满心感动?“算了,本宫就屈尊去瞧她一回。”

还没等得及元宵反应,司马熠似箭一般朝着张璇的寝宫走去。

元宵在背后偷笑,主子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迷糊中,似乎有人进入了她的厢房,张璇微微皱眉,声音带着一丝朦胧:“小菊,我不碍事的,你出去吧。”只要睡一觉,就会好的。

小菊刚遇张口,被司马熠用眼神制止了。司马熠轻步走近张璇,他眼前的女子,秀发凌乱地散落在秀枕上,双眼紧闭面色苍白地蜷缩在檀香木床上,她哪还有平日里的神气,看着竟让人如此心疼。

司马熠坐在了床榻边,柔声问道:“你,还好吗?”

张璇听着此刻熟悉的声音,鼻子一酸,竟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张璇缓缓睁开眼睛,看向满脸担忧的司马熠,轻声回答道:“还行,死不了。”

司马熠见张璇面色潮红,额间布满了细小的汗珠,赶紧轻触碰一下她的额头,果然,烫的厉害,赶紧吩咐元宵去请太医来。

“你这丫头,如今高烧成这样,若我不来看你,你就这样打算撑到明天?”司马熠一脸严肃地看着张璇,她居然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让他很是生气。

司马熠如此严肃的神情,她倒还是第一次见到,“只是发热而已,睡一觉就会好的,不劳四太子关心。”

气氛一阵尴尬。

正在此刻,太医终于赶到,在太医的一番诊治之后,确定张璇得的是风寒,并无大碍,只需要服用几天的药物便能够痊愈。

送走了太医,司马熠终于松了口气,拿着小菊熬煮好的药物一步步慢慢走近张璇,“乖,赶紧把药喝了。”

张璇并未接过汤药,“放桌上吧,一会儿我会喝的。”淡淡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对了,四太子若是无其他事情,可以走了,免得传染给了你,不送。”

他第一次如此关心一个女子,但是对方给他的却是如此态度,司马熠气得不轻,依旧执着地端着药膳,“本宫命令你把它喝了!”

张璇微微皱眉,艰难地坐了起来,接过司马熠手中的药膳,脖子一仰,一口气喝了个碗朝天,举着已经空空的碗对着司马熠道:“这样可以了吧,本宫乏了,小菊,送客。”

也不看此刻盛怒的司马熠,张璇又躺了回去,背对着司马熠。

“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司马熠抛下这句话,拂袖而去。

半夜,一抹身影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张璇的卧室。

床上的女子蜷缩成一团,嘴里呢喃着“冷。”司马熠缓缓走近张璇,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她。司马熠用手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只觉一阵寒意。司马熠无奈地叹了口气,掀开被子抱起冷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倔强女人。

张璇只觉得一阵暖意袭来,原本皱着的眉头慢慢舒缓,侧过身去一把抱住了司马熠,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嘴里喃喃道:“好温暖。”

司马熠朝着酣睡的张璇无奈地一笑,这丫头,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