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好心当作驴肝肺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289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璇只听“噗通“一声巨响,赶紧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见苏木雪表情痛苦地在水中挣扎,毫无迟疑,张璇赶紧脱掉碍事的外衫,紧跟着跳进了水中,“把手给我。”张璇大声的朝着苏木雪叫道。

此刻的苏木雪,见有人跳入了水中向她伸出援助之手,赶紧整个人牢牢地抱住了对方,苏木雪看清此人正是四太子妃,便紧紧地勒紧张璇的脖子,用力地把她的身体往水下按。

张璇虽比一般女子力气大些,但也禁不得苏木雪这般乱来,张璇驶出浑身的力气,想要努力掰开苏木雪的手,但却是徒劳而已。她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费力,动作也越来越迟缓,不好,再这样下去她快要窒息了。

训练有素的巡逻侍卫听到声响,赶紧从不远处飞奔而来,见此场景,赶紧跳水,终于张璇与苏木雪被侍卫一同捞了上来。

张璇终于掰开了苏木雪紧紧掐着不放的双手,雪白的脖颈被勒出一圈淤紫。张璇大口大口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想不到原本如此孱弱的千金居然有如此力气,求生的意志力还真是惊人。

听闻消息的一众人也赶了过来,一时间原本幽暗的湖边,灯火通明。司马熠见状,满脸焦虑,急切地朝着浑身湿透的两个女子走去。他的眼里略过潸然泪下的苏木雪,直直地看向张璇,她怎么会落入水中?

苏木雪见司马熠的眼神并未看向自己,有些焦急,在司马熠经过她身边的一瞬间,一把扑倒在司马熠的怀里,微微抽搐,仿佛受尽了极大的委屈。

司马熠这才发现,原来苏木雪也落水了,司马熠揭开自己黑色的披风披在了此刻冷得直哆嗦的苏木雪的身上。“小雪,你还好吗?”

苏木雪见司马熠如此关心的眼神,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司马熠,“四太子,小雪好怕。”

人群中,有人开始窃窃私语。张璇就这么直直地站在此二人的身边,就如同隐形人一般。

司马熠温柔地拍了拍苏木雪的背,柔声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木雪哭得梨花泪,有些胆怯地看向张璇:“不要怪四太子妃,是小雪自己不小心落入水中的。”

司马熠一双绯红的眼睛带着些许的失望看向了此时坦然自若的张璇,“张、璇!”几乎咬牙切齿。

司马熠的如此表情是张璇第一次见到,仿佛像换了个人一般。他,从未唤过她的姓名,想不到,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居然是如此情景。

张璇宛若清泓的眸子直直地望向司马熠,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真的熟悉吗?而他,真的是自己名义上的夫君吗?为何此刻,她觉得他好陌生,仿佛彼此是第一次见面。

司马熠起身,打横抱起怀中仍在颤抖的娇弱女子,人群中自然而然地让出现了一条空路,司马熠挺拔的身躯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看着司马熠离去的背影,张璇终于忍不住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冷的何止她的身体,她的心似乎在这一刻更加冰凉。

司马锐有些心疼道地看着此刻满脸倔强的女子,解开自己的披风,“夜凉,披着它吧。”

张璇朝着司马锐感激一笑,但并未接过他手中的披风。

她就这么挺拔着身躯,神情肃穆,湿透了的衣服还在不断地滴水,一一步一步,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慢慢地向着前方走去。司马熠,谢谢你,让我成为了大启最最可悲的女人!

另一边

苏木雪高热不褪,司马熠焦虑地站在她的身边,“太医,她有无大碍?”

陆太医神色复杂,以他三十几年的行医经验来说,不会有错的,这名女子已经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了,经过这次落水,胎向十分不稳,只是,苏木雪尚在闺阁,这事还真不知当讲不当讲。

苏婉瑾见陆太医的神色,十分紧张:“陆太医,小雪病情到底如何?”爹、娘都不在身边,她一定要照顾好她唯一的妹妹,苏家的掌上明珠。

司马哲拍了拍苏婉瑾的肩膀,宽慰道:“你放心,陆太医医术高超,小雪这丫头,只是得了风寒而已,没有大碍的。”

陆太医见大太子暗中施以颜色,赶紧开口道:“大太子说的及是,苏姑娘只是一般风寒,再加上身体底子柔弱,这才会出现高热现象。老夫这就开副方子,保准苏姑娘药到病除。”

“那便有劳陆太医了。”苏婉瑾这才安心些。

陆太医拿起医盒便告辞,司马哲紧跟其后,终于,只剩下司马哲与陆太医二人,“陆太医是个聪明人,想必定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陆太医是个精明之人,赶紧回答道:“有劳大太子提醒,老夫一定瑾记于心。”

苏木雪的高热在众人悉心的照顾下终于退却,杏眸缓缓张开,满脸天真地看着大家,虚弱地呼唤了司马熠的名字,“熠哥哥。”

司马熠赶紧走近苏木雪的床榻边,“我在。”

苏木雪紧紧地抓住了司马熠的手,“不要离开,答应小雪要一直陪着小雪。”

苏婉瑾见状有些为难地看着司马熠,继而呵斥道:“小雪,不得如此任性。”

苏木雪经姐姐苏婉瑾这么一呵斥,瘪瘪嘴,突然哭了起来,“姐姐坏坏,小雪再也不理姐姐了,姐姐怀,呜呜……”

众人十分震惊,方才苏木雪的行为简直就像个七、八虽的孩童。她,到底是怎么了?

苏婉瑾赶紧命人再次请来了陆太医,陆太医诊治过后,捋捋了捋他那花白的胡须,说道:“苏姑娘极有可能是因为受到了惊吓,以至于行为退化,如今她的智商如同八岁孩子般。

“那她还能不能再恢复正常?”司马哲几乎脱口而出,这难道真的是老天在帮助他。

“这个嘛,很难说,有些人可能三两个月就能恢复正常,但也有些人,只能够一辈子如此了。”陆太医微微叹了口气,他也束手无策。,

“姐姐,你们那么多人都围着小雪干嘛呀,小雪好怕。”苏木雪说完,整个身躯缩成了一团,但左手却依旧牢牢地抓住司马熠修长的大手。

苏婉瑾有些为难地看着司马熠,小雪真是任性,但此刻的她也无法让人对其责备。

“今晚,我就留在这与你们一起照顾小雪吧。”如今苏木雪变得如此模样,他还真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他和她有着太多美好的儿时回忆。

苏木雪缓缓闭上眼睛。思绪万千,想到方才发生的一幕幕,她已经做出了惊人的决定,与其做司马哲日后众多妃子中的一名,不如成为司马熠的唯一,很好,这个男人还是那么地爱他,张璇,她一定能够斗赢她!四太子府,她将会是那里唯一的女主人。

看着苏木瑾精致的脸庞,张璇倔强的脸庞突然闪现在司马熠的脑海,不知她现在如何了。想到她,司马熠的眸子暗淡了几分。

张璇狼狈的样子着实吓了小菊一跳,小菊关切地赶紧扶自家主子进屋,“主子,您这是怎么了?为何全身都湿透了。还有,四太子呢?”

张璇并未回答小菊的话,“给我打盆热水,我要先洗个澡。”

“是。”小菊看着张璇如此疲惫的模样,十分心疼,主子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洗完澡的张璇头一次觉得筋疲力尽,她缓缓闭上眼睛,方才发生的一幕幕不自主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张璇只觉浑身无力,头痛得快要裂开一般。她咬下有些苍白的唇角,告诉自己千万千万不要流泪,因为,不值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