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宫宴(四)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273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苏婉瑾的一曲让席间的氛围暖和了不少,似乎大家都已经忘记了方才张璇所引起的尴尬气氛。

张璇吃了颗葡萄,终于,危机解除,张璇缓缓松了口气,却没想到……

“皇上,”陆贵妃娇柔的声音再度响起,“臣妾听闻四太子妃也是个大才女呢,臣妾听说四太子妃的家乡有种叫葫芦丝的乐器,这种乐器所吹奏出来的声音十分美妙,不如就让四太子妃为皇上您弹奏一曲,也好让臣妾等见识见识。”

皇上还未开口,皇后就领先一步,“璇儿,母后很是期待你的表现。”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再次聚焦到张璇的身上来。张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什么时候成为了大才女了?她怎么浑然不知了。陆贵妃分明就是要让她难堪,先是让大启第一才女表演,就算她张璇是个才女,但是,无论是谁,若是与苏婉瑾相提并论,平日里的优秀也会变得平平吧,更何况,她从小学习的便是骑马射箭,至于乐器,她根本就不精通!

司马熠与张璇对视一眼,看着对面女子微楞的神情,司马熠便了然于胸,他的四太子妃,若是论打架,他想整个大启非她第一不可,可若是比乐器,想到这,司马熠都有些不忍直视张璇了。

张璇楚楚可怜地看向司马熠,向他传递着求救的信号,司马熠原本想要开口,但是,看到司马锐对她关爱的神情,司马熠耸耸肩,决定让其自生自灭,用眼神示意她自己看着办。

张璇狠狠地瞪了眼幸灾乐祸的司马熠,这个可恶的男人,真是可恶!

张璇心里虽然急个半死,但是面上却是一片平静,笑着对着皇上及皇后说道:“为父皇、母后弹奏一曲是臣媳的荣幸,只是,臣媳身边并未带葫芦丝,不如……”靖州离拉姆国并不远,两边也偶尔有些贸易往来,张璇在拉姆见过这个名为葫芦丝的乐器,大概知道其弹奏的方法,只是知道与精通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然而,陆贵妃早有准备,朝着张璇得意一笑,“这个四太子妃放心,来人,把葫芦丝拿来。”就是这个叫张璇的丫头坏了她的计划,若没有此人搅局,此刻的四太子妃就是她的侄女陆芳华了,今日她倒是要她好看。

陆贵妃虽满脸的笑意,但是看得张璇只觉得头皮发麻,她,定是为了陆芳华向她报仇吧。

“那臣媳就献丑了。”张璇接过宫女拿来的葫芦丝,如今,也只能够死马当活马医了。张璇拿起葫芦丝,按着记忆中使用的方法,缓缓吹来。

预想中的优美乐声并没有传来,流入众人耳里的是一阵极为古怪的声音,说它是声音都有些恭维它了,因为,它,根本就是一阵杂声。

瞬间众人石化。这,就是陆贵妃口中的大才女?

皇上微微皱起眉头,显得有些不耐烦。而皇后原本温和的脸上写满了诧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刻的陆贵妃却是冷眼看着这一切,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司马熠原本以为张璇只是资质平平,想不到根本就是乱吹一通,司马熠诧异了三秒,继而轻抿一口美酒,嘴角微微抽动,他的四太子妃就是如此与众不同。

此刻的司马锐两道剑眉微凝,她的乐声乍听之下显得杂乱无章,但却透露着一股自由的精神,如此随心所欲,竟让人有些神往。

张璇明显感觉到底下那些大臣忍着想笑却得硬忍着的痛楚神情,只是如今的她骑虎难下。

就在此刻,一道悠扬的声音的从远处缓缓传来,清亮而又美妙,声音越来越近,直到……是他!

此刻的司马熙一束乌发用白色丝带束着,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温和的双眼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仿佛就是出落人间的仙子。

司马熙的嘴边噙着一片绿叶,然而如此普通的树叶经过他的嘴却吹奏出了如此美妙的音符。

最最最神奇的是,张璇的葫芦丝所发出的声音竟然与竹叶声竟然完美的融合了,原本还难以入耳的笛声竟然变得美妙起来,一股从未有过的自由感油然而生,众人都已经忘记自己身处何处,全身心放松了,仿佛自己正身处在一片翠绿的竹海之中,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开始自由地呼吸,一曲了,大殿之中一片寂静,过了许久,一阵喝彩响彻云霄。

张璇满脸感激地看向司马熙,若是今日没了他的相助,自己定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司马熙嘴角露出一丝极淡的笑容,算是对她的回应了。

皇上满意地点了点头,“你二人的合作可谓是天衣无缝啊,果然美妙!”一众大臣连连附和,大太子妃的琴声贵在技艺精湛,而四太子妃的乐声贵在打动人心,可谓是不分伯仲。

陆贵妃看到这一幕,有些埋怨地看向那个名义上的儿子,却与自己如陌生人一般疏离。

在苏婉瑾与张璇的助兴下,晚宴显得十分热闹,在下半场的时候皇帝及皇后等人先行离开,一时间席间的氛围更加地活跃,众人开始纷纷站离自己固定的席位,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畅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酒气。

张璇见司马熙离场,赶紧跟了上去,无论如何,得道声谢才行。

一到外边,张璇瞬间深深吸了口气,比起里面浑浊的空气,外面的空气令人神清气爽不少,“三太子。”张璇终于叫住了司马熙。

司马熙微微转过身来,他的侧脸很美,温润的眼眸里倒影着张璇此刻的容颜。

“何事?”声音如泉水般清澈,他,真的是凡人吗?

“今日之事,谢谢你了。”张璇满脸真诚地看着司马熙,她与他萍水相逢,但是他总是会在危难之时替他解围,不知为何,看到他,她总是想要不由自主地多关心他一些。

“只是碰巧罢了,你不必放在心上。”淡淡的话语,显得极为疏离。

“三太子,这个送给你。”张璇把方才吹奏过的葫芦丝递给了司马熙,她方才问皇后娘娘要了此乐器,司马熙在乐器上的造诣极高,她算是借花献佛吧。

“为何要赠送与我?”司马熙缓缓开口。

张璇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脱口而出:“笨蛋,当然是觉得适合你,才送给你了。”

笨蛋?她居然骂他笨蛋,只是他却没有一丝丝的恼怒,反而心中有些一丝雀跃,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个词形容他。司马熙紧紧盯着对面的女子,她的笑容如此明媚动人,让人不由地想要靠近。

张璇见司马熙并没有想要接着的意思,打趣道:“三太子,我的手举得很累哎,你到底还要让我举多久?”

司马熙有些尴尬地接过了张璇手中的葫芦丝,轻声说道:“如此,便多谢了。”

张璇朝着司马熙灿烂一笑,“不客气。”继而往着原路折返离去。

司马熙定定地站在原地,直到那抹身影消失在远处。司马熙眼睛微垂,浓密的睫毛遮住此刻眼里的波澜,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手上的葫芦丝,那里,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温度,嘴角不自主地微微扬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