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被拆穿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232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司马锐见气氛有些尴尬,赶紧转移话题,“四弟,这位胡兄弟,你别看他年纪轻轻的,本事倒是大得很,这射箭的本领堪称是一绝,就连本...就连为兄也是甘拜下风。”

“哦?我还是头一回听到二哥跨别人的箭术了得的。改天一定要让我见识下你的厉害。”司马熠举起酒杯子,敬了张璇一杯。

张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在下可不敢当。”心中却想着,自己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就多一分的危险,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张璇思忖了片刻,开口道:“二位兄台,小弟还有些事要做,就此告辞,有缘再见。”此刻的她就想要赶紧离开这里,却不想司马熠挡住了她的去路:“胡兄何必如此着急,等见了明月姑娘再走也不迟啊。”

“就是,你看,这明月姑娘都朝咱们走来了。”司马锐也应和道,心想着,这个胡兄弟也还真是有些奇怪,前一刻还是一副非见到明月姑娘不可的神情,后一刻没见着人却急着走。

如今的她还真是骑虎难下,谁让她自己请求别人带她来看明月的,这不看就走也真是说不过去了。

明月眼尖地看到了司马熠,要知道,此人可是大启所有女子的梦想,自己又怎么能不好好地表现一番,若是成为了她的妾,那也是好过现在百倍啊。

明月缓步走来,说不尽的娇媚,向着司马锐与张璇行了行礼,人却对着司马熠巧笑倩兮,娇嗔道:“四太子,您已经很久没来看奴家了,可是娶了四太子妃就忘了奴家了?”

司马熠却是毫不避讳,一把搂住美人的纤腰,顺势将美人揽入怀中,低头笑道:“怎会,本宫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明月。”

司马熠的话立即引来美人的一阵娇笑。

张璇恶狠狠地瞪着司马熠,这个登徒子,居然是她的丈夫,想想还真是可气。司马熠虽说是看着明月,余光却瞄向了张璇所在的位置,这种眼神,这个神情,司马熠的脑海中瞬间闪过某人的一张俏脸。司马熠勾唇一笑,面上虽带着笑,心中却闪过一丝不快,原来如此,这个女人还真是胆大,很好,真的很好。

司马熠继而放开了明月,对着她说:“今天你可得好好地招待我这位胡兄弟。”

明月心领神会,紧挨着张璇坐了下来,替张璇斟满一杯酒,“承蒙公子厚爱,请喝了这杯月儿特意为您斟的酒。公子尝尝。”

张璇明显感觉到司马熠有些怪异的神情,只能硬着头皮接过美人手中的美酒,一口饮尽,嬉笑道:“美人斟的就那简直就是仙露琼浆,好酒!”

司马锐笑道:“胡兄弟,这下我可算是实现承诺了吧。”

“有美人在旁,死而无憾啦。”张璇笑道,要知道她面上在笑,心中却是急得很,司马熠这个神情真的很可疑,自己不会是被他发现了吧。

阿翔在司马锐的耳边说了几句,司马锐立即回复了以往的严肃,对着张璇与司马熠说道:“二位抱歉,我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

张璇看着司马锐有些抱歉的神情,简直都要感激地痛哭涕流了,因为她一直在找离开的原因,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看着司马锐走远了,张璇也站了起来:“高兄,咱们也就此别过吧。”

却没想到,司马熠拦住了张璇的去路,“胡兄,我二哥虽然走了,这不是还有我嘛。”司马熠示意明月等人离开,瞬间,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司马熠与张璇二人。

司马熠一步一步地逼近张璇,张璇只能够往后一步步退,却终于是靠在了墙上,无路可走。司马熠迷离地看着张璇优雅地举起右手,“我的好太子妃,你还真是贪玩啊。”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张璇决定死不承认,“这位兄台,你我都是男儿身,你这么做我很为难。”

“还真是嘴硬的很。”只是一瞬间,张璇的那两撇性感小胡子就这么被无情地拔了。司马熠双手抱胸得意洋洋地看向张璇。

“是啊。就是我,只是,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张璇有些不死心,要知道她对自己的易容术还是很自信的,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司马熠这只狐狸给拆穿的。

司马熠神秘一笑,得意地说道:“若是连自己的太子妃都不人得了,那本宫这夫君也当得太不称职了吧。”司马熠一步步逼近张璇,在她耳边轻轻呢喃,“我的好太子妃,居然有如此雅兴,真是让本宫刮目相看。”

张璇只觉得有一阵灼热的气息抚上自己的脸庞,有些痒痒的,司马熠挨着她如此之近,她想要脱身都难,于是讪笑道:“四太子,作为你的太子妃,我觉得我应该更加了解你的喜好,所以才来这月桂枋的。”

司马熠看着眼前这个说谎都不用大草稿的女人,还真是有些佩服起她的伶牙俐齿了,“想不到原来你这么爱慕本宫,好吧,既然如此,本宫就让你提早服侍本宫,让太子妃你好好地了解一下本宫的生活起居。”司马熠朝着张璇得意一笑,这个丫头,胆子还真是不小,他得好好管教她一番才行。

“这个嘛,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四太子您说呢?”此刻的张璇恨不得有个地缝马上转进去,她这运气也太差了点吧,好不容易溜出四太子府想要在皇都街上转转,这倒好,先是遇到了司马熠的哥哥,这会儿,就连本尊也被自己给撞见了,而且是如此的香烟的一个场合。看来日后她出门,定是要瞧瞧黄历才行,简直是倒霉透顶了。

“顺其自然?”司马熠勾唇一笑,凤眼中满是戏谑之色,“我看本宫的四太子如此心急,怕是迫不急大了吧。”

“哼,司马熠。你们男人就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也只是好奇而已。再说,这明月摆明了就是你的老相好,司马熠,你府上姬妾众多也就算了,居然在外边也有如此多的艳桃花,真真是个大色鬼!”

见司马熠被自己说的一愣一愣的,张璇赶紧趁机溜走。

留下司马熠一人杵在原地,她方才的意思,是否是吃他的醋了?司马熠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