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偷溜出府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344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几日来张璇憋闷的慌,司马熠让她“安安心心”地养病,根本就是禁足。张璇手托腮,无精打采地看向窗外,突然灵机一动,这几日来,司马熠似乎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并不太来看望她,正好,可以偷偷溜出去一会儿。

张璇赶紧招来小菊,附耳于小菊,“小菊,一会儿….”

小菊听完,吓了一大跳,赶紧跪在地上:“主子,这样子不大好吧,这要是让四太子爷知道,奴婢恐怕……”小菊面有难色地看向张璇,若是真的被四太子知道,她的小命也不保了吧。

张璇赶紧拉起跪在地上的小菊,神色笃定地看着她道:“小菊你放心,若是真的不小心被四太子知道了,这个责任我一并承担。”

小菊虽然满是担忧,但是,对方同样是主子,也只能瘪瘪嘴道:“小菊听您的,只是希望四太子妃能够早些时候回来。”这样,应该会安全很多吧。

张璇拍了拍小菊的肩膀,“真不愧是我的好小菊,放心吧,我会很快回来的。”

此时的张璇,一身男装干净利落,看上去出落大方,而唇上的两撇小胡子却是添了不少性感。她这个样子,恐怕就算是司马熠站在她面前也是认不出她来了吧。

大启果真是繁华,这街上络绎不绝的人流及街道两旁的店铺,却是她们拉姆所不能够媲美的。张璇兴致颇高地走在人群之中,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舒服极了,她感到神清气爽。

张璇突然被一个摊位上的胭脂给吸引了,这些个东西大启的女子都爱抹在脸上,她顺手拿起了一盒粉色的胭脂仔细地端详了起来,却不想突然发现周围的一群年轻女子正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张璇这才意识到此时的自己正是男儿模样,有些尴尬地对着小贩道:“这盒胭脂真是美,送给我家夫人便是再恰当不过了吧。

却不想,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男子神色匆匆地往着前面跑去,后边还有一位老婆婆急切的声音,原来往前跑的是个小偷。张璇本能地往着前方追敢。这个小偷还真是可恶,这么老的老婆婆都不放过。

小偷奋力地跑,却没有想到身后的人丝毫没有被他甩开,反而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也不知道跑了几条街了,小偷终于累倒在地上,喘着气道:“你这小子,真是多管闲事。”

张璇双手叉腰,低头看着她道:“谁让你在本姑…本大爷的眼皮子底下偷钱,把钱拿出来,否者送你去见官!”

小偷赶紧点头,手伸向怀里,眼角却露出一丝凶光,“那,拿去!”却不想,小偷摸出了一把锋利的刀子,怒冲冲地向着张璇刺去。

张璇早就看穿了这个小偷的伎俩,三两下便轻松地躲过了小偷的袭击,习惯性地用着拉姆勇士的招式轻轻松松制服了小偷。人群中一阵鼓掌叫好,张璇只是微微一笑,准备赶紧离开这里,若是被熟人发现,那便不好了。

却没想到,方才发生的一幕,都落在了此时正坐在天香阁雅座上的器宇不凡的男子眼里。

仆人阿翔见主子似乎对底下的这个青衣男子很感兴趣,便开口询问道:“主子,要不要请这位公子上来一坐。”

司马锐微微点头,长年在关外行军的他一早便瞧出了方才这个男子所使用的招式正是拉姆国的勇士擅长的最精锐的招式,这些招式向来都是不外传的,他很好奇这个男子与拉姆到底是何种关系。

张璇正想走出人群,却发现被对面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给挡住了去路,“这位公子留步,我家主子想要邀请公子上雅座喝一杯。”

张璇看着对面这个男子的模样,知道此人的武功定是不凡,然而,她往上一瞧,虽然是看不得太清晰,但是却感到这个男子口中的主子定是身份不凡。

潜意识,她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推脱道:“今日我正好有要事在身,若是有缘,改日再与你家主子相见。”

张璇说完,便着急要走,却不想,面前这位年轻力壮的男子挡住了他的去路,“公子还请三思,我家主子要见的人,就必须见上。”

张璇却没有想到来人如此之嚣张,心下想着此人定是大有些来头,若是自己此行不去,恐怕对面的这个壮汉是不会让自己离开了,于是开口道:“既然如此,你便前面带路。”

对面的男子身材精壮,器宇不凡,两道剑眉透着霸气,刀削般俊美的五官让人移不开双眼,而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却让人有些望而生畏。

隐约的,张璇感受到此人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杀戮的气息,司马锐见来人,对着张璇道:“坐。”声音听不出任何情感。

张璇也不含糊,直接开门见山,“这位兄台,你我素不相识,不知你特意派你的随从请我上来是何事情?”

“方才见你出手帮助弱者,敬你是条汉子,想与你喝上一杯,不知是否赏脸?”

“哦,原来如此,这只是小事一桩而已。”张璇继而大方地坐在了司马锐的对面,径自为自己倒上一杯酒,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一股酒香扑鼻而来,道:“果真是好酒!”接着,仰头,一口而尽。

司马锐大笑起来,“好,兄台真是性情中人,方才见兄台身手不凡,在下最是欣赏功夫了得之人,不知兄台可否愿意与我的这位家奴比试一番?”

张璇虽下肚了几杯酒,但是思绪却是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她总觉得此人的目的并不简单,但是今天这个情况,若是不答应,恐怕她是回不去了。既然如此,不如先发制人,“好,既然如此,我就答应你,但是,我有两个条件,不知道你可否答应。”

“你说。”他倒是要看看此人在耍些什么心思。

“很简单,第一,我要与你比试,第二,比试的类型由我定。”张璇说完,有些挑衅地看向对面的男子。

“好,我答应你,但是,我也有个条件,若是你我赢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司马锐越发觉得此人有些意思,想不到他才没回大启多久,就碰上了如此有趣的人物。

“好,我同意。但是,若是我赢了,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如何?”张璇答应的爽快,鹿死谁手,还得看最终定夺。

阿翔有些不削地看向身材弱小的张璇,开口道:“你这小子,居然还妄想赢了我家主子,要知道我家主子可是……”阿翔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司马锐给制止了。

似乎,有些意思,司马锐开口道:“若是我输了,自然会同样答应兄台一件事情,,请这位兄台出题。”

“很简单,咱们就比试射箭,不过,要用绳子倒立着身体射箭,靶子就是这活动自如的兔子。”她小的时候为了练就成射箭高手,阿爹特意命人用此种方法来训练她,想不到,今天倒是在大启派上用场了。

“好,有些意思。”司马锐对此人的好奇又多添了一分。

比试开始了,张璇与司马锐分别被吊在半空中,倒立着双手拿剑,齐齐地射向奔跑中的狡兔,张璇万万没有想到,司马熠的箭法如此了得,一剑正中了兔子的中心,瞬间,原本还活蹦乱跳的兔子惊慌地乱闯起来,箭的周围涌出鲜红的血来,司马熠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虽然此种玩法他还是第一次尝试,但是,常年的作战经验,早就练得他箭无虚发,百发百中。

张璇眼神微眯,只听咻的一声,手中的利剑快如闪电一般,直直地射中了司马熠方才发出的那一只箭上,没有一厘一毫之差。张璇得意地朝着司马熠一瞧。

一旁的阿翔早就惊呆地瞪大眼睛,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如此瘦肉的男子,居然有这等本事,要知道自己主子的箭法在军中是无人能及的,然而这个男子却是更胜一筹。

司马锐鼓起掌来,“好,好箭法!”万万没有想到,此人的箭法如此了得,若是进入了他的军营,日后定是能够成大器。

“既然我赢了你,那你便要履行方才的承诺。”张璇其实知道,这此自己能够胜出,完全是投机罢了。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说便是。”他倒是很好奇他会要什么?是金银珠宝,还是加官进爵?

“我要去这月桂坊见明月姑娘。”张璇早就耳闻这个明月姑娘美若天仙,舞姿更是迷人,不知道有多少的大官贵族公子都想要见她一面,但听闻此女子甚是清高,只有她自己愿意才会去见那个客人。

张璇的要求让这两个男子始料未及,司马锐万万没有想到,对面的男子居然会提出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好,我答应你,只是,我很好奇,你年纪轻轻居然有如此剑术,不知师出何门?”

张璇略显慌乱的目光对上司马锐狐疑的眼神,只是一秒,张璇便坦然自若道:“我这身本事多亏了我那以打猎为生的爹所教。”

继而赶紧转移话题,笑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现在去月桂坊吧。”,张璇顺势对着司马锐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看来她今天偷溜出府,收获还真是不小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