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玩笑开大了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355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昨晚因为某人,张璇只是睡了几个时辰,原本想要迟些时候起来,却不想,早早地让人绕了清梦。

小菊有些犹豫要不要叫醒四太子妃,但是,这可是四太子的命令,她不敢违抗,于是乎,便硬着头皮敲了敲门,“四太子妃,四太子让您现在就过去用膳。”

张璇有些烦躁地侧了个身,背对着门说道,“告诉四太子,我等会儿再吃。”司马熠还真是阴魂不散。

“可是….小菊听闻这早膳是银月夫人亲手做的,说是给四太子妃请罪的。”小菊在心中暗想,四太子妃真是有胆量,居然敢违抗四太子的命令,要知道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子违抗四太子的命令的。

张璇原本的睡意,在听到小菊的一番言语后去了大半了。原本她以为银月多少会安分一点,但是,她错了,这个女人真的一点儿也不是省油的灯。居然一大早儿给她做早膳,这又是唱的哪出戏码?

既然银月是给她来赔罪的,那她总不能拒绝别人的道歉吧。简单地洗漱一番,张璇决定好好地会一会那个女人。

张璇还未走近,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阵娇笑声,走近一看,不由觉得好笑,银月斜靠在司马熠的胸前,丰满的胸部一览无遗,精致的脸庞满是笑容,一双杏眼正大胆地看着对面的俊美男人。司马熠倒是一脸的惬意,欣然接受美人的喂食。

小菊见到此景,故意大声说道:“四太子,四太子妃到了。”

银月见到四太子妃后,收敛了一些,赶紧上前道:“姐姐,您来了,赶紧坐这,姐姐可是让妾身和四太子殿下好等啊。”

张璇顺势做了下来,“听闻今天你特意给本宫做了早膳,本宫可要好好品尝一番。”张璇不动声色地尝了一口碗里的鸡粥,她倒是要看看这个银月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银月有些期待地看着张璇,娇笑道:“姐姐,和您口味吗?”

张璇用锦怕擦了擦嘴,淡笑道:“还不错。”

张璇万万没有料到,银月会噗通一声跪在她的面前,银月满脸的惊慌,对着张璇颤巍巍道:“四太子妃,奴婢知道自己的身份低微,幸得四太子怜惜,才能够住在这偌大的宫殿里,锦衣玉食,奴婢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四太子妃争什么,奴婢可以什么都要,但是,请您答应让奴婢陪在四太子的身边,侍奉四太子,这样奴婢就心满意足了。”银月说完,眼里满是泪水,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张璇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银月的这番话无疑不让人怀疑她对银月做了什么,演得如此逼真,哭得如此楚楚可怜,真是我见犹怜啊,活脱脱地让她成为了以大欺小的恶人,但是,她却漏算了一点,她和司马熠的关系,并非是银月所认为的这样,所以,这一出戏,自然银月已经成为了跳梁小丑,但是她自己却浑然不知,乐在其中,想来,还真是有些可悲。

司马熠见状并没有发话,只是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对面的这个女子,因为她想要知道她会如何做。

张璇并没有多做无谓的解释,出乎意料地轻笑道:“银月,既然你说得你自己如此爱着四太子,那么,很好,本宫给你这个证明的机会。”张璇说完,从容地从袖口掏出那把自己从不离身的精致匕首,潇洒地丢在了银月的面前,对着银月笑道:“拿起它,对准自己的心口刺下去,那么,本太子妃就准你永远和四太子在一起。”

此时的银月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她万万没有想到四太子妃居然会如此狠辣,她满脸委屈地看向司马熠,希望他能够制止住这一切的变端。

司马熠诧异于张璇此时此刻的作为,但是,这样才更有趣,司马熠并未开口,也就是默认了张璇的胡闹。

银月只觉得一阵悲凉,纤细的指节紧紧握住张璇抛来的匕首,甚至有细微的颤抖,“四太子,银月真的是爱您,请您记住有那么一个卑微的女子是真真正正最爱您的人!”银月闭上了眼睛,拿起匕首慢慢地逼近自己的胸膛。

张璇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司马熠的举动,他的神色并没有露出一丝的不舍,像是看一件与他毫无相关的事情那般,轻描淡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张璇这才发现,最是无情帝王家,司马熠,你还真是薄情。银月虽然令她讨厌,但是归根结底她也是为了眼前这个冷眼相看一切的男人。

然而,银月的手在快要刺进心脏的那一瞬,终于停止了前进,她疲软地瘫倒在地上,匕首叮当一声落在了离她不远的地上,银月哭泣道:“四太子,银月真的舍不得您,银月不是怕死,而是怕日后再也见不到四太子您了。”

张璇满脸不屑,轻蔑地看着银月,笑道:“不敢就是不敢,还那么多的借口。”

银月也不敢示弱,对着张璇大声说道:“四太子妃,想必您也是深爱着四太子的,那您是否愿意为四太子去死呢?”

她倒是要好好看看,等会儿堂堂四太子妃的反应,若是那个女人不敢那么做,那么,她在四太子心目中的形象就会一落千丈,若真的了解了自己的性命,那么,很好,她就彻底铲除了眼前的障碍。

张璇倒是觉得自己小看了眼前的这个女人,然后,这个主意是她出的,那么她又岂会如她的意。

原本懒散地斜倚在一旁的司马熠听到这话后,坐直了身体,饶有趣味地等着对边女子的反应。她,到底会怎么做?

张璇微微一笑,一步步走向了银月,弯腰拾起掉落在她身边的匕首,锋利的刀刃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刺眼的白光,“四太子,咱们来世再见!”

张璇用尽所有的力气,朝着自己的腹部狠狠地刺了进去,瞬间,腹部里流淌出触目惊心的鲜血。

空气中,一阵沉静,银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四太子妃居然会为了四太子解了她的性命!

司马熠生平第一次慌了手脚,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胸口像被人重重地击了一掌,有些透不过气来,司马熠神色慌张地抱起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张璇,“快,快传太医!”

小菊哭泣着跑向外边寻找太医。

张璇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由着司马熠抱入房中,司马熠大声地朝着她吼道,“张璇,本宫命令你赶紧醒来,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死!”

张璇此刻真是进退两难,这下,玩笑开大了,不知如何收场才好。张璇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讪笑地看向焦急的司马熠,“我没事,你不用担心。”继而自己直接坐了起来。

司马熠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继而诧异地问道,“怎么会这样?你刚才不是….”

张璇这才一五一十地告知司马熠,“其实呢,玄机就在我的这把匕首里。这把匕首是我爹特意命人给我造的,它里面有个机关,只要触动了这个机关刀刃就会回缩进刀背中,而刀背中就会放出像血一般的液体,旁人就会以为此人已经刺中要害,命不久矣了。”张璇说完,有些心虚地看向司马熠,只见,对方一脸阴沉,看来,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司马熠?”张璇轻轻地叫了他一声,但是对方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对不起,我知道错了,要打要罚悉听尊便。”本以为,司马熠应该会看穿她的小计谋的,要知道她才不会白白为了他付出自己的小命。

司马熠虽然生她的气,但是更气自己方才居然会如此心慌意乱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一种感受,他居然会如此重视她。这,到底是为什么?也许,是她太特别,自己不想就这么错过一个有趣的玩偶。

“喂?”张璇见司马熠若有所思的表情,让她觉得有一丝诡异。

司马熠这才回过神来,恢复了以往的镇定从容,“方才你说什么?本宫听不得太清楚。”

张璇才不认为他司马熠没有听明白她说的话,但是如今理亏的是她,“我说,我错了,要杀要剐,细听尊便。”

司马熠邪肆一笑,凤眸里满是算计,“难得咱们的四太子妃还有明白是非的能力,很好,你可知道,欺骗皇族可是大罪,但本宫念你有悔改之心,那便罚你“伤好了”做本宫一个月的侍女。”

“你….”张璇看着司马熠得意的嘴脸,真的气不打一处来。

“当然,你可以选择不要,那么不用等到明天,整个皇宫都会知道今天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这个丫头是在是太大胆妄为了,若不好好地惩罚她一番,实在是说不过去,“当然了,太医那边我自会处理,你只需要在这闺房之中呆上个十天半个月的,那么,到时候自然能够顺理成章。”

“是是是,一切都听您的吩咐。”如今,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真是可恶,早知如此,她才懒得高兴与银月玩这场游戏呢,真是白白便宜了司马熠。

司马熠正遇走出厢房,却不想,扭头认认真真地看向张璇,“你,会不会为了某个人断送自己的性命?”

张璇实在是没有料到司马熠会这样地问她,她几乎是脱口而出,“不会,我张璇不会为任何人生或死,我,只为我自己活着。”

张璇看不大清楚司马熠此时的表情,只见他颀长的身影缓缓消失在她的视线里面。此刻的张璇,却陷入了一阵沉思,她,若是真真正正地爱上一个人,是否就不会回答地如此爽快了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