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皇家家宴(二)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296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欣赏了一会儿,张璇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为了能够自由自在地欣赏这弥足珍贵的蓝色星辰,支开了所有的侍女们,这下完蛋了,她根本就不认识这里的路。

张璇心想着,先往前走走,若是遇上了这宫里的人,问问便知道了。一路上快步疾走,若是自己因为贪玩迟到了,似乎是件很失礼的事。

突然,她的脚步顿住了,不远处,似乎站着一男一女,看着男子的背影,应该是司马熠无疑。他怎么会在这里?张璇有些好奇,但心想着遇上这个家伙,自己回去应该是不成问题了。

张璇故意慢慢地靠近司马熠,故作镇定地走着,她才不要让他认为自己是迷路了,这样,司马熠一定会狠狠地嘲笑她一番的。

对面的两个人,却丝毫没有发现,有一个不速之客正一步步靠近。

司马熠神色复杂地看着对面的可人儿,苏木雪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动心,他扯出淡淡的一抹笑容,“好久不见。”

空气在这一刻凝结,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彼此,张璇刚想叫司马熠,却被苏木雪的话语给顿住了,“你,爱你的太子妃吗?”

柔柔的女声,并不大声,却正好飘进了张璇的耳朵里,张璇这才意识到,这二人的关系非比寻常,赶紧躲在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背后。

“原来你还关心这个,小雪,当初是你拒绝了我。”司马熠冷冷地抛出这句话语后打算转身离开。

苏木雪梨花带泪地一把抓住了司马熠的衣袖,“四太子,你不要怪我,我也有自己迫不得已的苦衷的,当时的我犹豫不决该不该答应你,只是父亲大人却是铁了心想要把我送进宫里,我本想要逃出来与你私奔,却被父亲给锁在了屋里,而后我以死相逼,父亲大人这才答应了我。却没有想到,看到的却是你,正身披红衣迎娶另一位姑娘…”说到这,苏木雪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不断地划过精致的脸庞,让人看了忍不住痛心。

司马熠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泪人儿,举起右手替苏木雪擦去脸上的泪水,却没想这一举动,让苏木雪哭得更加委屈了,索性靠在了司马熠的胸前,司马熠并没有推开苏木雪的投怀送抱,只是这样笔直地站立着,神色有些复杂。是他错怪小雪了?只是,他又该如何处置张璇?

张璇见到此情此景,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的一丁点儿的声响会惊到对面那对依偎着的恋人,想来真是可笑,她这个堂堂的正牌四太子妃此时此刻却是如此狼狈地躲在树后面,看着自己的夫君和另一个女子卿卿我我的,自己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成为了第三者。

想到这,张璇一阵恼火,这个司马熠,真真是可恶至极,既然他有自己的心上人,干嘛还要拉她下水,害她白白牺牲了自己的清誉。

张璇正直火大之时,却不想刚巧被树上掉落的果子打中了头,“啊”的一声叫出了声来。

张璇的这一声响,立即让司马熠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了苏木雪,如今他二人的纠缠,还是不要让旁人知道的好,毕竟,他才刚刚娶了正妃。

“是谁?”司马熠大声地朝着张璇所在的方向质问道。

“苗~”情急之下,张璇赶紧学猫叫了一声,希望可以蒙混过关。

司马熠朝着不远处的大树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飘起的衣角出卖了张璇,司马熠故意对着张璇所在的方向大声说道,“哪来的野猫,叫得真是难听。”继而带着一脸茫然的苏木雪朝着太子宫的后花园走去,嘴角却是莫名地微微上扬。

张璇躲在躲在树后面很得咬牙切齿,司马熠这个混蛋,背着她偷人也就算了,居然还嫌弃她学猫叫得难听,真是可恶至极!

兜兜转转终于抵达了宴会场所,张璇一阵疲软,却也松了口气,这后花园里一席酒宴上已经坐满了人了,太子妃见到了张璇后,赶紧上前招呼道:,“四弟妹,这里坐。”

张璇顺着太子妃的引领坐到了司马熠的对面,皇后的身边。

“璇儿啊,你真是贪玩,也不来陪陪母后和你皇嫂,这个时辰才肯回来。”皇后话语中虽有一丝抱怨,眼神却是慈爱地看着张璇。

“母后可是错怪我了,只是这太子府实在是美不胜收啊,臣媳这才流连忘返了。”张璇这话一出,立即逗笑了一桌人,司马熠倒是有些似笑非笑地看着张璇,心中却想着,这个丫头真是够镇定,居然能够笑的如此没心没肺。

司马熠的目光专注地盯着张璇,这一切却一丝不落地落在了苏木雪的眼里,浓密的睫毛遮住眼里浓浓的妒忌。

三太子司马逸却并不做声,只是平静地看着一切,仿佛置身事外一般。

太子打趣笑道,“咱们的这位四弟妹还真是风趣,难怪四弟对你一见倾心了。”

张璇往着说话人的方向看去,原来他就是大太子——司马泽。此人长相平平,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是彬彬有礼,透着一股皇家人的贵气。

“大太子,您说笑了。”张璇说完,狠狠地瞪了眼对面的人儿,一见倾心?真是见鬼去吧。

一群人有说有笑之时,皇上身边的宫宫通传:“皇上驾到——”

原本有说有笑的一群人赶紧起身,准备向皇上行礼,皇帝司强赶紧让皇后等人免礼,“今晚这场酒宴,只有父亲、母亲与子女们,没有君臣,大家不必拘礼。”司马强的一番话让大家放松了不少,但所谓伴君如伴虎,自然还是有些拘束的。

司马强朝着苏木雪所在的位置笑道:“太傅家的小女儿也来啦,几年不见,倒是出落的越发地水灵了。”

苏木雪有些娇羞地低下了头,不敢直视龙颜。

太子妃苏婉瑾赶紧站起来说道:“请皇上恕罪,令妹碰巧在府上做客,想着她与几位皇子从小就很是要好,于是臣媳就擅自做主让她也一起参加了晚宴。”

皇上示意太子妃坐下,和蔼地笑道:“朕不是早说过了嘛,今晚没有君臣,只是一场简简单单的家宴,况且,木雪这丫头朕是看着她一点点长大的,与熠儿他们感情也甚好,能够参加晚宴,也多一份热闹。”

原来她叫苏木雪,而且是太子妃的妹妹,看来她跟司马熠是青梅竹马了,张璇在心中暗暗想道。

此时太子妃命人拿来了上好的梨花酒,“父皇、母后,尝尝这个梨花酒,这可是太子费了些功夫命人从民间找来的。”

皇后喝了一口,“恩,此酒细腻而不辛辣,而且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梨花的香味,果然是好酒,哲儿有心了。”

皇上喝了一口,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璇丫头,这个酒不错,你试试。”

张璇万万没有想到皇上会主动让她试酒,张璇赶紧回答道:“是。”接着拿起一杯斟满的酒,一饮而尽,“恩,果然是好酒!”

张璇的这一举动引得皇上哈哈大笑起来,“看来朕的这个四儿媳,豪爽的很,好酒量!”

张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放在这后宫庭院里显得很是唐突,看着这些个养在深闺的女子们,喝起酒来是如此地文雅,轻抿一口,哪像她这样一杯饮尽,张璇有些不好意思道:“父皇,这太子找来的酒真是好喝,臣媳也是情不自禁。”

“好一个情不自禁啊,来,咱们举杯一起为这美酒干一杯。”皇上龙颜大悦,喝了几杯后因为朝堂之上的一些急事早早抽身,皇上走后,席间的一群人倒是放松了不少。

张璇却是举着透明色的液体一杯杯地往自己的肚子里倒,这酒真的很好喝,甜甜的,况且今晚的聚会让她想起了远在拉姆的阿爹和哥哥,难免贪杯,只是原本人还很是清醒,可喝到后来却是觉得头有些晕乎乎的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