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落选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307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巍峨大殿上,庄严雄伟,让人望而生却。张璇只觉得自己是任人摆布的木偶,她们一群秀女被排成一队,叫到名字的可以走进大殿瞻仰皇上的圣颜,若是皇上满意,那么在刘公公给的木盒子中便会有一只精致的发簪,若拿到的木盒子是空的,那便说明此秀女落选,成为宫女,听候皇上最后的安排。

张璇等一干秀女紧而有序地在外边候着,张璇偷偷抬起头来,虽然她现在离大殿的位置有些远,但依晰可见大殿正中央,坐着明晃晃的一个身影,听阿爹说,大启如今的皇上可谓是难得的明君,在他的统领下大启盛况空前,拉姆国虽然蠢蠢欲动,但始终不敢越雷池半步,只因如今的大启实力不容小觑。

陆芳华被第一个叫了进去,她倒是自信满满,丝毫没有畏惧的模样,果然,没一会儿里边的公公就传出了陆芳华被留下的讯息。

其余的秀女手心都渗出一丝汗来,等待的时刻太过煎熬。陆续地又有几个秀女被叫了进去,有去也有留。

安喜儿在第七个被叫了进去,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张璇也替她捏了把冷汗,幸好,从里面传来了好消息,她被留下了。

“秀女张璇,觐见——”随着刘公公男不男女不女的嗓音回旋在大殿空旷的四周,张璇知道,终于轮到她了,此时的她依旧用白色面纱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

张璇直起腰杆,在公公的带领下一步一步坚定地走进大殿,此时的她心无杂念,她的目标只有一个,落选。

她走进大殿,第一眼就发现了那一天在太医院内偶遇的三太子司马熙,此时的他依旧一袭标志性的白衣,温润的脸庞,柔柔的微笑,谦和而又疏离。张璇有些庆幸自己如今遮着脸,可以逃过一劫。

张璇虽然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司马熙还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她。他的心中满是疑虑,他不是太医院新进来的宫女吗?为何又成为了秀女,只是,他掩饰的很好,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异常。

张璇走在大殿正中间,不卑不亢地跪了下来,“奴婢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生吧。”司马强中厚的嗓音从张璇的头顶上方传来,张璇站了起来,微微抬起了头。眼前的皇帝年过半百,但是保养的却是很好,眉宇间尽显帝王的气魄以及成熟男人的魅力,一双眼睛透着精光。

他的右边坐着皇后娘娘,她一身红色拖地长袍,绣绘着栩栩如生、展翅欲飞的凤凰,衬得佳人端庄高贵。泼墨长发绾着着五凤朝阳髻,两鬓斜插牡丹珠花簪,发端垂下凤涎,华美无双。皇上的坐边坐着的便是贵妃娘娘,着一袭绛紫色低胸衣、披着浅紫色锦缎衣、腰间用一条素白色的锦缎束了起来、扎成一个高贵优雅的蝴蝶结、蝴蝶结上缝着清透的绛紫色宝珠、整个人十分高贵。

皇上打量起底下的这个名叫张璇的秀女,见她一身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三千青丝用一只通体碧绿的簪子固定,简单而不失优雅。大半张脸用白色面纱给遮住了,露出一双灿若星辰的双眸。

“你为何要遮住自己的脸?”皇上这一句话,道出了在场所有人想要问的问题,瞬间,一双双眼睛再一次聚焦在张璇的身上。

张璇并无任何慌张,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回皇上,我的脸实在是难以入您的眼,怕玷污了皇上、皇后娘娘、贵妃娘娘的眼睛,这才用白纱遮住了自己的脸。”

皇后慈爱的脸庞里流露出一丝疑惑,她对这个秀女的印象极好,而且她记得此秀女长得也十分标志,如今怎么会……

皇后娘娘正遇开口,却不想贵妃娘娘领先一步,陆贵妃早就对张璇看不顺眼,如今正好有机会可以羞辱她一番,她倒是要好好看看这个张璇究竟在耍什么鬼把戏:“张璇,你无须在这卖弄你的小聪明,取下你的面纱,让皇上与本宫好好地瞧瞧。”

张璇有些犹豫地看了看陆贵妃,“贵妃娘娘的旨意我不敢违抗,只是希望皇上与皇后娘娘能够饶恕我玷污了你们的双眼。”

皇上听到这一席话,朗声大笑,“真是个有趣的丫头,你放心,朕不会治你的罪。”

张璇听到这一番话,这才安心,在众人的期盼之下,坦然地揭开白色面纱,一瞬间,大殿里一阵倒抽气的声音,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张璇,简直不敢置信白色面纱下的脸是如此的令人作呕。

皇上原本性质甚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失望,贵妃娘娘看到张璇此时的模样恨不得拍手叫好。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居然还敢顶撞她,她倒是要看看她如此的模样怎么能成为皇上的妃子、皇后的左右手。

司马熙仔细地打量起张璇脸上突起的红色痘痘,回想起当日的场景,瞬间,他明白了一切。想不到这个叫张璇的秀女会用五倍子与青单两种药粉混合来混淆视听,看来此女子对于药理十分精通。

感到最最诧异与失望的还是皇后娘娘,原本这么好的一个可人儿,如今却变成了这个样子,怎让人不可惜,皇后关切地问道:“张璇,你的脸为何会变成如今的模样?是否能够治得好?”

张璇微微叹了口气,“谢谢皇后娘娘的关心,只是这一切都是臣女自找的,臣女一心只想要变得更美,于是尝试了很多的胭脂水粉,谁知道,今天早上臣女一起来便发现自己的脸上长满了红色的小疙瘩,触目惊心。”

张璇说到这,用手慢慢抚上自己凹凸不平的丑脸,“所以臣女才想用面纱遮住自己丑露的脸。至于臣女这脸能不能好,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皇上司马睿觉得此女子的谈吐及气质都是绝佳的,只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等事情,着实是可惜,原本想要传太医,却正好想到了三儿子司马熙,“熙儿,你从小就饱读医书,你看看张璇这症状还有没有机会复原?”

贵妃娘娘一听皇上这话中是带着对自己儿子的赞扬,心中露出一丝甜蜜,骄傲地看向自己的儿子,“熙儿,你赶紧给你父皇说说。”

司马熙原本并不打算参加,是母后硬逼着他来的,本来只想要置身事外,静静地看着这与他无关的一切,却不料父皇偏偏让他参一脚。司马熙微微走近皇上跟前,“父皇,这得让儿臣仔细地端详一番张璇姑娘脸上的痘子,才能够得出结论。”

“允。”皇上依旧是中气十足。

司马熙一步步地走近张璇,张璇的心微微有些慌乱,虽然她这一招自信能够骗过一般的太医,可是对方可是对医术甚有造诣的三太子司马熙,万一遇上行家,那便麻烦了。

“张璇姑娘,得罪了。”司马熙仔细地端详起张璇脸上的红色疙瘩。司马熙全神贯注,他们两的距离挨得很近,张璇甚至能够闻到司马熙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药香味道,甚是好闻。

张璇的心有一丝丝的紧张,她想他恐怕已经认出她来了。

司马熙朝着张璇微微点了点头,如墨的双眼里传递着某种让她安定的信息。司马熙检查完毕后禀告道:“父皇,依儿臣看,张璇姑娘由于使用了多种胭脂水粉导致互相起了发应,这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只是至于她能不能恢复到以前的模样,那就因人而异了,有患者可能三五日便会好转,而有些人可能一辈子就只能如此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叫张璇的秀女十分聪明胆大,足以以假乱真、混淆视听。

张璇听到了司马熙的话,偷偷松了口气,幸好,他没有揭穿她。

皇后虽然十分惋惜,但是也无可奈何,只能怪这孩子没有福气成为她的儿媳,司马熠的妃子。

刘公公捧着一个做工精致的木盒子走到张璇的面前,张璇接过盒子,她的心渐渐地平静。她知道司马熙方才的那一番话,已经注定了她此时此刻的命运。张璇坦然地打开精致的小木盒子,果然,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刘公公大声宣读着皇上、皇后娘娘的决定:“秀女张璇,落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