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秀女初选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336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秀女初试在众人的焦虑与殷切盼望下终于如期到来,一群群秀女们成群结队地往着大殿方向赶去,只为能够挨着前边坐下,好近距离地瞻仰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的仪容,若是有幸让娘娘们相中,自然是再好不过的美事了。

张璇径自坐在了最后一排上,她才懒得高兴与她们一起去争宠。安喜儿也坐在了张璇的身边,“妹妹,我陪你。”

张璇朝着张喜儿盈盈一笑,“喜儿姐姐你真好!”

王姑姑走到了大殿中央,示意秀女们先静一静,嘱咐道:“各位秀女,一会儿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会亲自来给你们监考,如今你们每个人的桌案上都已经放好了笔墨纸砚,作画用的颜料想必各位已经带来了,考试时间为一炷香,姑姑我也希望大家好好发挥,取得嘉绩。”

话音刚落,只听外边太监传来话来,“皇后娘娘、贵妃娘娘驾到——”

一群秀女们齐齐地跪了下来请安,张璇也随着一起跪了下来,张璇只听一个和蔼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都平生吧。”

张璇缓缓抬起了头,只见皇后身着以红黄两色为主的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领口用金色的丝线绣着蝴蝶图案、裙裾则绣着金色的祥云图案、以宝石点缀,雍容华贵,一双美眸透出丝丝慈祥,微笑着看着一群秀女。

身旁坐着的贵妃娘娘身穿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举手投足间尽显高贵和妩媚,朝着陆芳华所在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

王仪向着两位娘娘扶了扶身,轻声说道:“皇后娘娘,贵妃娘娘,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了。”

皇后赞同地点了点头,对着贵妃娘娘道:“妹妹,咱们就开始吧。”

贵妃娘娘点了点头。

皇后娘娘朝着一干人开下金口:“想必王姑姑已经跟各位秀女细将明了此次初试的规则,现在,本宫宣布,笔试开始。”

秀女们是卯足了劲了,赶紧打开自己精心准本的颜料盒子,拿起画笔从容不迫地细细描绘。安喜儿打开自己的颜料盒子,瞬间诧异地差点叫出声来。怎么可能?自己精心准本的颜料怎么成了一个颜色了,张喜儿看着自己盒子里黑乎乎的颜料,急得快要落下泪来。

柳苑朝着张喜儿的方向斜撇一眼,正巧看到张喜儿为难慌张的模样,心中笑开了花,这下她可放心了。

张璇感到身旁的人似乎在微微颤抖,用口型问道:“怎么了?”

安喜儿转身看到张璇关切的眼神,差点落下泪来,指了指自己的画盒子,满脸无助。

张璇这一看,才发现张喜儿原本五颜六色的颜料怎么如今竟然变成了一个色调了,姐姐要画的可是锦绣江山,用这黑色的断然不行,张璇指了指自己的颜料盒子比划道:“姐姐,用我的。”

安喜儿摇了摇头,这事她万万不能答应,她不能为了自己而耽误了璇妹妹。

张璇见安喜儿并不答应,有些急了,这次选秀对于喜儿姐姐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幸好,自己跟喜儿姐姐挨得很近,她一个眼疾手快立即将两个画盒掉了包了。

安喜儿根本没有料到张璇的手脚会如此之快,想要换回来,张璇连连摇头,对着安喜儿微微一笑,用唇语说道:“姐姐不用急,我自有办法。”

安喜儿看着张璇自信满满的样子,感激地点了点头,急急下笔,她得加快速度才行。

张璇看着画盒里黑溜溜的颜色,暗自思忖,自己无论如何总得画些东西出来吧,总不能交了白卷了,只是,到底画什么好呢?张璇自信一笑,清亮的眸里闪现一丝亮光。对了,就画那个吧,肯定落选,张璇认认真真地画了起来。

周围的秀女们一个个下笔如有神,张璇晃晃悠悠却是头一个完成了作品,她满意地朝着作品吹了几口气,好让颜料干得快些。

“考试时间到。”王姑姑十分准时地开始收起了试卷,安喜儿终于在最后时刻完成了整个画作,长长地松了口气,朝着张璇感激地笑了笑,张璇潮她眨了眨眼。

王姑姑恭恭敬敬地将秀女的画作呈现给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由两位娘娘当场定断各自的名次。皇后娘娘翻阅着画作,突然一幅“早春”的图案,让皇后娘娘眼睛一亮,对着贵妃娘娘笑道:“妹妹你瞧,这画里的梅花活脱脱地要出来了似的,本宫似乎已经闻到了梅花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了,不知陆芳华是这里哪位秀女啊?”

陆芳华一听皇后娘娘如此夸奖自己的作品,喜上眉梢,往前盈盈一跪,“芳华谢谢皇后娘娘的赞赏。”

陆贵妃满意地朝着陆芳华点了点头,这丫头幸好没让她失望,“皇后娘娘,这正是本宫的侄女,她可是个乖巧的好姑娘。”

“哦?原来是妹妹的侄女,难怪有这等才华,来本宫这儿,让本宫好好瞧瞧。”

陆芳华一听,心里跟抹了蜜似的开心,有些羞怯地走到了皇后的跟前,皇后娘娘亲切地挽着陆芳华的手,眼里满是慈爱,“恩,真是个乖巧董事的孩子。”这个叫陆芳华的秀女无论家世、美貌都与熠儿很是般配,是个不错的人选。

皇后对着这些个画作频频点头,突然翻阅的手停顿在了安喜儿的画作之上,皇后连说了几个好字,引来地下秀女们的一阵唏嘘,纷纷猜测着皇后娘娘赞同不已的画作是否会是自己的作品,皇后笑道,“这幅“锦绣山河”可谓是大气的很,比起之前的“早春”是毫不逊色,妹妹你说呢?”

陆贵妃虽然极不想承认,但眼下她可不能得罪了皇后,她还得让自己的侄女成为皇后的媳妇儿,赞同道:“皇后姐姐说的是,本宫瞧着这幅画不出意料定是第一的画作了。本宫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瞧瞧是谁有如此蕙质兰心。”

安喜儿见自己的作品得到了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如此赏识,甚是激动,“谢谢皇后娘娘、贵妃娘娘的赏识。”

陆芳华见自己的画作就这么被比了下来,眼里满是不甘,躲藏在衣袖下的拳头撰得紧紧的,用余光瞅了眼柳苑,柳苑满脸诧异,这怎么可能,她明明调了包了,安喜儿怎么可能会画出如此复杂色料的锦绣山河呢。

没被点名的秀女们满脸紧张与不安,因为她们的生死还举棋不定,突然,贵妃娘娘勃然大怒,一双杏眸盛满杀意,盛气凌人道:“大胆秀女张璇,居然敢画只乌龟献给皇上,分明就是藐视皇上,来人,把她拖出去仗毙了。”

底下的秀女有的惊慌失措地看着对方,有的偷偷暗笑,准备看一出好戏。张璇不卑不亢地站了起来,清亮的眸子直视着贵妃娘娘,“单单只凭这一幅画卷,贵妃娘娘就治我的死罪,我不服,请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听完解释,若是认为我还有罪的话,再定夺也不迟。”

皇后看着眼前满脸倔强的清丽女子,倒是有些敬佩起她的胆识来,对着贵妃娘娘说道:“妹妹,就给这丫头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贵妃娘娘气得不轻,想不到这个小小的秀女居然敢当面顶撞她,“好,本宫就给你个机会,看你作何狡辩。”

张璇万万没有想到她只是一时兴起,画了只乌龟而已,想不到居然惹来杀生之祸,看来这大启的皇宫后院远比她预想的要危险许多,张璇有条不紊开口道:“我画的这只乌龟可不是一般的河龟、山龟,而是海龟。海龟顾名思义是生活在大海里的神龟,史书上记载海龟可以活足一万年,称得上是真正的万寿无疆,而咱们的皇上,是天子,自然也是与这海龟一般万寿无疆,永远受到世人的颂扬名垂千古。”

张璇顿了顿接着说道:“贵妃娘娘方才说我用那神龟来献给皇上是死罪,不知是否说咱们的皇上不配拥有万寿无疆啊?”

“你…”贵妃娘娘气得发抖,却又无话反驳,甚是不悦,张璇,本宫日后定要你好看。

皇后娘娘看着张璇浑身上下不自主散发出来的临危不惧与高贵气息,暗自满意,这孩子也不错,若是她成为了熠儿的妻子,也许能收得住熠儿的心。皇后出声圆了圆场:“妹妹,你贵为一宫之主,哪需要跟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啊,本宫看呀,此事就算作罢了,这秀女虽然画工不怎么的,但是心意却是好的,不如这样吧,就让她成为此次初试的第十名吧。”

皇后既然开了口了,陆贵妃也不敢再说什么。张璇听到皇后这么一说,满脸诧异,皇后娘娘的意思是她进入复试了?

安喜儿见张璇满脸诧异略带失望的样子,赶紧扯了扯她的衣袖,张璇这才回过神来,跪下谢恩。

王仪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皇后娘娘对于张璇的包庇之心人见可知,看来这张璇日后定是皇后娘娘的心腹了。贵妃娘娘虽然厉害但也只能低皇后娘娘一头,自己日后一定要小心些,千万别得罪了这些个小祖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