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暗中算计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251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璇偷偷地溜进了明玉斋,原想着趁大家不注意地时候偷偷地混进人群,却不想正被管事姑姑王仪逮个正着,“站住!”

张璇心想这下完了,慢慢转过身来,讪笑道:“姑姑,您叫我呀。”

王仪暗暗打量起张璇来,她真是小看了这个丫头,短短的时间内居然能找到如此大的靠山,语重心长开口道:“张璇啊,在这后宫之中做什么都得收敛点,明白吗?”

张璇原本以为王姑姑肯定会仔细询问她为何昨晚没有回来,却不想只听到了这番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难道姑姑知道自己昨天偷溜出宫了?这也不大可能吧,偷溜出宫的后果大着呢,张璇想了想说道:“我会谨记姑姑的教诲的。”

看着张璇谦卑的模样,王姑姑满意地点了点头,恩,这丫头如今看来还算是个可塑之才,“好,只要你好好地练习宫中的规矩,将来啊,定能够有一番出息的。”

“谢谢姑姑,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去练习了。”

王姑姑满意地朝着张璇点头笑道,“去吧。”

张璇看着王姑姑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觉得异常诡异,王姑姑对她的态度怎么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有了那么大的改变呢?难道背后有什么大人物在帮她?可是,她初来皇宫也没有结识什么大人物啊,张璇的思绪在飞快地转动,突然灵光一闪,难道会是他?很快,她否定了这个想法,那个淫贼怎么会那么好心,况且,一个侍卫应该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吧。

景华宫

司马熠看着自己手上渐渐淡去的齿痕有些怔忪,元宵看着自家主子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清澈的眼里渗满笑意,打趣道:“看不出主子还有那么专一的一面啊。”

司马熠朝着元宵诡异地笑了笑,“元宵啊元宵,如今本宫怎么觉得你才是主子了呢,居然敢戏弄起本宫来了。”

元宵一听,赶紧辩解,“奴才哪敢啊,对了,主子交代奴才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那王仪信以为张璇姑娘是皇后娘娘的人,对她好着呢。”

司马熠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也不知为何自己要帮那个野蛮的女人,她被王姑姑欺负又关他何事呢,他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去帮她打点,恩,一定是这样的。

另一边,安喜儿一见到张璇,赶紧迎了上来,“妹妹,你昨天去哪了啊,担心死我了。”

张璇安慰道,“我的好姐姐,这件事说来话长,下次我一定细细地跟你说。”

“对了,妹妹,我看方才姑姑把你叫出去,有没有为难你啊?”安喜儿上下打量起张璇来。

张璇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姐姐,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放心吧,王姑姑没有为难我。”张璇眼尖地看到了案几上的画作,好奇地走了过去,满脸的惊讶,“喜儿姐,你这幅画画得真好,你真是个大才女!”这连绵起伏的山川,壮丽的河流,栩栩如生的仙鹤更是点睛之笔,大启的江山一览无遗。

听到张璇由衷的赞美,安喜儿有些害羞起来,笑道,“瞧妹妹说的,我只是随便乱画的。”

张璇打趣道:“哇,喜儿姐随便乱画就能够画得那么好,那要是认真起来画的话,想必是无人能及了。喜儿姐姐,你一定能够在初试中拔得头筹。”

“你呀,就是嘴贫。对了,妹妹你打算画什么作为此次比赛的作品?”

张璇饶了绕头,“这个嘛,喜儿姐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了。”说实在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画什么好,因为她对画画根本就不在行!

“你呀…”

一双美眸贼溜溜地透过门口的一道缝隙将一切尽收眼底,房门被偷偷地关上了,神不知鬼不觉。柳苑贼溜溜地转动着双眼,这下,她可以在陆芳华面前邀功了。

陆芳华手执画笔,举棋不定,正苦思冥想着该如何勾勒出心中所要画的作品。

柳苑“晃筜”一声打开大门,气喘吁吁道:“芳华姐姐,柳苑来看你来了。”

陆芳华见原来是柳苑这个蠢货,笑道,“柳苑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喘成这样,来,赶紧坐下歇息一下。”陆芳华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拉着柳苑的手亲切极了。

柳苑看着陆芳华激动地说道,“芳华姐姐,我知道那张喜儿要画什么作为参赛作品了。”

“哦?是什么?”陆芳华在心里偷笑,这个笨蛋,想不到当日她只是随口一说,柳苑居然当了真了。

柳苑附耳于陆芳华,详细说了她偷听偷看到的一切。她知道自己身份卑微,长得也不出彩,若是得不到陆芳华的帮忙,自己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陆芳华听完一切,神色微变,想不到张喜儿的画工居然如此了得,对比自己的画作她还是输了一筹,不行,她得想个法子才行。

陆芳华顿了顿,开口说道,“张喜儿的画作听你说的,的确是不错,不过,我陆芳华也不会怕她,只是…”说道这,陆芳华微微叹了口气,有些惋惜地看着柳苑,“柳妹妹,我只是担心你而已,你也知道,这次的前十名才能够进入最后的复试,而且,名列前三的秀女将有机会把自己的画作呈现给皇上,你也知道咱们的皇上可是个惜才之人,妹妹你的风采自然是不错,但姐姐只怕那张喜儿会压你一头。”

柳苑听了陆芳华的一席话,心急如焚,她拿得出手的只有才艺,若是自己能够在前三名之内,定能够在皇上面前博个好印象,“芳华姐姐,请给妹妹指条明路吧,若是妹妹日后发达了,定不会忘了姐姐的恩情的。”

陆芳华犹豫了下,小声道:“妹妹,姐姐只送你一句话,你可听仔细了。”

柳苑凑近陆芳华,“姐姐,请讲,妹妹洗耳恭听。”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陆芳华缓缓吐出这几个字来,妖娆的红唇勾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柳苑一听,赞同得点了点头,笑道,“姐姐提点的是,妹妹知道该怎么做了。还有,希望芳华姐姐能够在贵妃娘娘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妹妹一定会记得姐姐的好的。”

陆芳华亲切地挽起柳苑的手,“你我以姐妹相称,做姐姐的怎么会不帮你这个妹妹呢,放心吧。”

“那就谢谢姐姐了。”

陆芳华见柳苑一蹦一跳地离开了她的卧室,发出一丝冷笑,正好让柳苑这个蠢货除掉张喜儿,那她就稳操胜拳了,陆芳华的双手紧紧抓住桌上的上好宣纸,血红的指甲划破了纸面发出“丝丝”的声音,安喜儿,我看你还怎么在我面前装清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