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逃婚

作者:五月暖阳 字数:307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拉姆国皇都特穆王府

特穆铁元低头恭送拉姆国只手遮天的的权势贵族三王爷拓跋朗科多,直到对方走了这才松了口气,特穆元真疑惑地看着自己的阿爹,三王爷虽然权倾朝野多年,但是阿爹可是拉姆草原上唯一一个凭借着自己的功绩被封为异姓王的草原大英雄,为何要对他三王爷如此地卑躬屈膝?

思忖了几番还是开了口,“阿爹,为何要如此爽快地答应妹妹的婚事?”平时阿爹是及其宠爱妹妹的,而妹妹如此强烈的性子定不会乖乖就范的。

特穆王爷满脸无奈,平日里那丫头就极有主见,定然不会同意这门婚事,可是,近几年他与梁国交战频频失手,在朝堂之上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如今可汗大病,整个拉姆已经被三王爷牢牢控制,他若是不答应,恐怕他们王府大大小小一百多口人迟早免不了牢狱之灾,为今之计也只能够委屈了敏儿。

穆特善敏刚回王府门口就与正欲离去的三王爷一行人碰个正着,拓跋哈尔眼尖地发现了善敏,喜于眉梢,立马从豪华马车上跳了下来,亲切地拉着善敏的衣袖,“善敏,你回来了。”

特穆善敏眉心微皱,不露痕迹地拉开了与小王爷拓跋哈尔的距离,公式化地向着三王爷行了礼数,波澜不惊地喊了声三王爷。

三王爷哈哈一笑,“善敏啊,日后可要改口叫爹了。”

特穆善敏心头一惊,但依旧面不改色,“善敏听不大懂三王爷的意思。”善敏此时心中翻江倒海,爹居然答应了这门婚事,不行,她穆特善敏的人生必须由她自己主宰!

拓跋哈尔上前紧紧握住善敏的手,“敏敏,我拓跋哈尔发誓一定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让你成为拉姆草原上最最美丽幸福的新娘。”穆特善敏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坚定不移的神色,她绝对相信拓跋哈尔对她是真心的,可是她就是不喜欢他,甚至有一丝丝的厌烦。

一切都逃不出三王爷精明的双眼,只是,这个善敏不知用了什么妖术,自己的儿子对她可是死心塌地,他无论如何都要让她成为哈尔的妻子!

“拓跋哈尔,我有些累了,先进去了。”她现在只想赶紧问问阿爹,为何要牺牲她的幸福。

拓跋哈尔目不转睛地盯着伊人离去的背影,十分不舍。

“傻儿子,咱们回去吧,日后你与善敏成了亲,她不就天天在你身边了嘛。”三王爷暗叹,这个穆特善敏就是儿子的命根子啊。拓跋哈尔听了这一席话,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穆特善敏气势汹汹地推开了书房的门,“阿爹,你为什么要将女儿嫁给拓跋哈尔?阿爹你明明知道女儿不喜欢他!”阿爹平时不是最疼她的么,为何要让她嫁给一个她根本就不喜欢的男人!

特穆元真见妹妹发那么大的火,赶紧上来劝架,“妹妹,阿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不是不知道三王爷的性格,阿爹若是不答应,恐怕我们全家迟早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穆特铁元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敏儿,阿爹也是没有办法啊,阿爹已经答应三王爷了。”

穆特善敏只是这样一瞬不瞬地盯着从小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父亲和哥哥,眼神异常坚定,“阿爹,女儿绝对不会嫁给拓跋哈尔的。”一字一句斩钉截铁。

穆特铁元看着女儿坚定的脸庞差点就要妥协,但是一想到其中的利害关系,他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宝贝女儿狠下心肠,“敏儿你听着,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件事情由不得你做主!”敏儿就算不嫁给哈尔,估计整个草原也再也没有一个男人敢娶她了。

特穆元真满脸担忧地看着妹妹离去时倔强的背影,“阿爹,以妹妹的性子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的,如果我们硬逼她可能会弄巧成拙。”

特穆铁元颇为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他何尝不了解自己女儿的性子,善敏从小就聪明过人有主见,这次的事情她绝对会说到做到,“真儿,你一定要加派人手看紧你妹妹,别让她跨出房门一步。”

果然,特穆王府的办事效率就是惊人。善敏看着自己的房间,不,准确地来说是牢笼,一个连只苍蝇都难飞进来的密实牢笼,苦笑不得。阿爹和哥哥还真是很了解她,怕她就这么逃走了。但是,若他们觉得这样就能够困住她那就大错特错了,她一定会有办法逃出去的。

穆特善敏轻轻用手指扣了扣被钉在窗上的木头,发出了沉闷的声音,恩,这些木头都是上等的好木材,以她三脚猫的功夫肯能不能用武力逃脱,她现在倒是有些后悔以前没有跟着哥哥一起好好习武了,那剩下的办法只有智取了。

突然间,清亮的双眼闪过一丝精光。善敏使劲地敲打着木门,“喂,外面有人吗?我肚子好饿啊!”穆特善敏的呼喊立马引来了在门外看守的侍卫,“郡主,您稍等一下,食物马上送来。”

“快点啊。”特穆善敏勾唇一笑,很好,第一步计划成功。果然,没一会儿侍女拿着精致可口的饭菜来了。穆特善敏催促到,“快点把门打开。”

侍女犹豫了下,道:“郡主,王爷吩咐过,送饭菜不用开门。”话音刚落,一个小窗口被打开了,不大不小刚好可以容许一个食盒通过。善敏看到这一幕真的是对他的哥哥刮目相看了,居然连这一招都用上了,很好,既然如此,她就将计就计。

善敏接过食盒,精致的木盒子里盛放的都是她平日里最爱吃的点心和菜肴,此时的她机械地拿起桌上的美食,一口口地往嘴里送,突然,善敏大叫一声,“肚子好疼!”紧接着就晕了过去。

在外边的侍女透过小窗口看到了直冒冷汗的善敏郡主,吓得惊叫起来。守在外边的侍卫们赶紧打开了牢固的木门,看到里面郡主的情况,侍卫们吓得不轻,赶紧跑去通知王爷和大夫。

正在大家手忙脚乱之时,原本应该昏迷不醒的善敏悄悄睁开了眼睛,很好,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乘着混乱之际,善敏敲晕了身边几个围着她的侍女,急急地跑了出去,她要趁爹来之前赶紧离开这里。

正当她一脚踏出困了她许久的牢笼,迎面撞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特穆元真,从小对她疼爱有加的哥哥。“哥…”特穆善敏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的哥哥。

“妹妹,哥哥只问你一句,你是否真的非离开不可?”从小到大,他这个妹妹做出的决定就从来没有改变或是后悔过,他不想失去自己唯一的妹妹。

善敏重重地点了点头,拿出了从小就随身携带的精致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心口,“哥,如果一定要让我与拓跋哈尔成亲,我宁愿选择死。”

特穆勇真仰天大笑了起来,“好,这才是我的好妹妹,哥哥一定会帮你逃离这里。”特穆勇真拉着善敏消失在特穆王府。

兜兜转转的,善敏跟着哥哥来到了王府的偏门,那里栓着一匹棕红色的汗血宝马,特穆勇真把早已准备好的包裹递给了特穆善敏,“妹妹,你若是在拉姆,无论天涯海角三王爷都会把你再找出来,但你若是去了大启,量他三王爷也奈何不了你。”他经过慎重的考虑,妹妹从小就爱看关于汉人的书籍,若是到了那里应该会适应地很快。

善敏的泪水不住地往下掉,哽咽道:“哥,谢谢你。还有,替我好好照顾阿爹。”驾的一声,随着汗血宝马的一声嘶吼,穆特善敏踏上了未知的路途。

黑暗中,那一抹悦动逐渐消失。暗处的穆特铁元走了出来,但是他的目光依旧牢牢锁住女儿消失的方向。

“阿爹,大启那边的接头人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穆特铁元并没有应声,他知道若女儿知道日后的一切都是他的安排,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但是,他只有走这一步险棋才能够在未来与三王爷抗衡,来保住穆特王府。敏儿,是阿爹对不住你啊。特穆铁元的无奈在寂静的夜空中终是化为一声长叹。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特穆善敏命运的轨迹真会按照特穆铁元设定的行走?这一切,冥冥之中自有一番定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