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抓紧我

作者:七世锦 字数:257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忽然的疼痛像整个身体被撕裂一般,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再无力去护住怀里的君无祭,小心翼翼又很稳的将君无祭放下。

“喂!?”看着她强忍着痛苦,本来如樱花般粉嫩的脸颊此时如雪苍白一片,光泽的红唇被她硬是咬得浸出来一点血丝,君无祭微微蹙眉,耳边还是诡异可怖的笛音,扰人心扉,他冷厉的目光扫向阿汐,毫无情绪的语气响起“你对她做了什么?”

“哈哈哈……”闻言阿汐大笑起来,尤为得意:“伟大的公主殿下,你没猜到吧,我竟然能操控你体内的毒。痛苦吧,难受吧,想死的心都有了吧,可惜了,只要你距离我二十米以内,我就可以让你生不如死!这样的滋味,尽管习惯了,也依然不好受吧?”

花梨歌勉强牵扯出一抹讽笑,满脸不屑。

原来,原身的体内竟然有毒,她越来越猜不透,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被下了蛊?到底对一些人来说,她有什么利用价值?!

痛!痛到极致,甚至无法忍受。

撕心裂肺的痛!狠狠侵略着她的神经,意识却是越来越清晰,让她更能清楚的感受到,一阵一阵的痛感。

“你……”看着她忍着痛,嘴角终于浸出一抹短短的,殷红的血迹,他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二十米以内吗!

借助着假石,阿汐有些狼狈的站起,狰狞的表情还停固在漂亮的娇颜上,清脆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公主,怎么样?如果您答应奴婢回到宴席上,奴婢就让你免受这种切肤之痛。”

笛声消散,体内的痛楚渐渐消退,花黎歌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待痛苦渐渐消失,她冷笑,目含鄙夷。

接受到花黎歌不屑的目光,阿汐心中的怒火“咻”的一下喷涌而出:“哼,不就是一个懦弱的公主而已,你除了有身份,你还有什么?”

弱智的问题,她不想回答。

“竟然这样……”阿汐不屑的嗤笑一声,转动着手中的长笛,准备随时再次把它吹响。花黎歌盯着她手中的长笛,大脑飞速的转动,想着如何夺回长笛。

“魔君……”不远处传来对花黎歌而言无比熟悉的声音,顿时花黎歌心里沉重起来。君无祭那丫的手下已经在不远处了,说明君无祭一定也发现她逃了,眼前此时还有一个阿汐想要她回到宴会上,如今君无祭再一来,那么不用说她一定会被抓到!

听到自己手下魔竹的声音,君无祭冰冷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现如今他身体缩小,虽说魔竹知道这件事,但眼前的这两个女人的事势必会引起他的身份暴露,看来……

角落里,君无祭小小的手,在泥土上快速的画着什么。

“哼,公主看来上天也不帮你啊。”阿汐笑笑。

花黎歌不语,快速的在大脑里搜索对策。

角落里,无人察觉的君无祭终于收回手,嘴角勾起一抹蔑视的笑意,墨黑般的眸子闪着自信的光芒。

突然,周围一阵地动山摇。

已经脱下伪装的魔竹一个不稳险些跌倒,随即稳住身形,脸色一变:“这股力量……是移天咒……不好,魔君!”

整个大地剧烈的摇晃着,竹林中的清楚点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很快一片又一片的倒下,乱成一团。照亮着路之间的烛光和夜明灯也砸在地上,烛光很快点燃了四处的物品,一片火光渐渐扩大。

“失火了,失火了,快来人救火!”

“这是怎么了?怎么地在震动呢?”

花黎歌一边稳住身子一边保持镇定,听着林外的喧闹声,有点不明所以,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四处游荡,直到看到角落里一脸苍白看起来随时都会晕厥的小男孩,起身一边稳着步子一边朝男孩走去。

阿汐此时目光呆楞,不知所措。

随着大地的剧烈摇晃整个人失去重心已经跌倒在地,无法站起。

轻轻的将男孩抱起,仔细打量着他苍白如雪的脸色,感受着怀中不属于自己的体温慢慢下降,花黎歌秀眉微微蹙起,语气也焦急起来:“喂你没事吧,喂!你可别死啊,否则君无祭要是遇到我会杀了我的!”

男孩嘴角微微动了动。

花黎歌稍稍低头,将耳朵凑到男孩嘴边。少女淡淡的好闻的体香飘进君无祭的鼻尖,将他有些焕散的意识拉回,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便清晰的看见少女细腻的肌肤,小巧的耳垂挑逗着他的唇,让他呼吸一窒。

感受着咒术力量的变换,收回思绪低声道:“抓紧我。”

还来不及分析他话语的意思,猛然一股力量将她拉扯着,身体一阵一阵的疼,力量突然被抽空。

感受着抱着自己双手缓缓下沉,君无祭下意识的抱住了少女纤细的脖子。

发现自己的举动有些超乎寻常,君无祭微微一怔,来不及松开小手,耳旁便响起了花黎歌痛苦的闷哼声。

“魔君……”不知从何处传来了魔竹的声音,只见眼前不远处有一个仓促的身影往这边奔来,然而下一刻,眼前一亮,被一道红色的光芒遮挡住了视线,花黎歌最终承受不了力量的冲击而晕厥了过去,身体的重量将君无祭压的险些喘不过气来。

正打算将身上的佳人推开,眼前却突然一黑。

残酷的大风伴随着红色光芒呼啸而过,皎月还挂在空中点点繁星微微闪烁着,仿佛刚才那样的事情像梦一般,空中的落叶洋洋洒洒的荡着,好久才落下,在女子一头长长的秀发上停留。

魔竹目光呆滞,红光渐渐散去,刚才看到的魔君,这是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另外一个女子静静地躺在地上,秀发和衣物格外散乱,脸上也是脏乱不堪,让人不愿多看一眼。

外面的火不知何时已经被扑灭了,喧闹声也逐渐减少。

“魔竹大人。”几个小兵匆匆赶来,恭敬的行了一礼。

魔竹收拾脸上复杂的情绪,指着地上的女子,冷冷道:“三日祭,无论男女,不分卑贱,一旦发现有逃跑者,轻者,充为军妓,重者,死!”

“是!”小兵有些不知所措,所以那个人是轻者还是重者?

“此人,先充当军妓十日,后处死,不得见全尸!”忍住想杀人的冲动,魔竹吩咐完后转身离去。小兵们面面相觑,面部表情严肃,这女人是怎么得罪了魔竹大人?死的那么惨,啧啧。

魔竹转身离开之际,表情复杂起来。魔君使用了移天咒,除非魔君体内的毒性退散,魔力恢复,否则,三界之中,想要找到魔君可不简单,虽说魔君也曾以闭关为借口,可魔界不得一日无主,且最近叛军又神出鬼没的,这可怎么办才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