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千年两世书画恋 第二十八章 碧海风波

作者:十六年浮生 字数:335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曲流风和上仙、紫荆衣也一个一个的轮流施法想要将茯苓姐唤醒,奈何最终都还是失败了。看着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我,我不免感觉到责任重大。看着他们一个个修为比我还高却都失败了,我也对自己没有半点自信。

我本来不敢想象自己又会有多丢人现眼。但是这茯苓姐,我是确实不忍心看她这样憔悴。可我也无从下手,上仙明白我的犹豫不决,便也鼓励了几句,我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蹲下身子,轻抬右手,我与她们不同的是,我紧紧的抓住了这伏羲玉。

这一瞬间只感觉手掌处有一些被灼烧的感觉,想要将手收缩,却也已经收不回。手掌与伏羲玉之处传来一股热流,发出微弱的亮光。好似从我身上吸走了部分的灵力,其实也算是吸走了部分属于伏羲琴的灵力吧,因为我单手矗立的伏羲琴在发光。

少顷,伏羲玉光芒消失了,我也算是尽力了,也只好在旁边坐看和等她醒来。和煦照射在她憔悴的脸上,不及片刻,她终于醒了过来,而我好似体内流失或者减少了什么,只觉得眼前有些头晕目眩的,站也站不稳,好在上仙舍不得看我出丑跌倒在地。

茯苓姐张开迷迷糊糊的眼睛,声音微弱的感谢了我们。同时她打量了周围的八根龙纹天柱,与地面上的伏魔阵,骇然问道:“画中上仙,这里是否便是我师尊曾经说过的封魔台?”

这里的气势威严,给人一种发自内心的震撼。画中仙俨然会袖子,不咸不淡道:“不错,这里便是封魔台,这些魔物也就是被封印在此处。”

茯苓四顾之下,并没有察觉被我挡住的身后那根天柱有些细小的缝隙,只是疑问道:“这里似乎灵力充沛,伏魔阵也很强烈,这封魔台似乎坚不可摧,敢问这些魔物又是如何那时冲破封魔台而离开去祸害众生的?”

虽然上仙一直都不愿说出真相是被我给无意中闯下的祸端,但经过这么些天,经历了这些危险,我已经意识到了这后果的严重性。且他们似乎也是值得交的朋友,反正迟早都是要被知晓的,倒不如现在就告诉他们。

于是我站开了这身后的柱子,微微低着头,自行惭愧道:“不瞒各位道友,这维持封魔台永固的八根天柱,其中一根已经出现了缝隙,灵力泄露,过不久多久只怕就会忽然变成粉碎,届时这伏魔阵缺少了它,便也化为乌有了,如此这妖魔就会冲破这封魔台了。”

他们都知道这上仙其实才应该是最了解这里的,可也问我“这里那这天柱又是因何故而这般?”

我更加自行惭愧了,上仙本想阻止我说下去,最终我还是厚着脸皮说了出来。

也许是我认错的态度诚恳吧,他们似乎没有多责备我,而去加上有上仙的解释,结果比我预料的要好。只是茯苓姐似乎对我也充满了一丝愤怒,我知道她一定是恨我将魔物放出。

看着陌茯苓脸上的愤怒在不断的增加,上仙也怕她会吃了我,于是便也站了出来,将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轻言道:“其实这也不能怪我饿的玉儿,因为这封魔台本来就因为三千年前的一次变故而变得未能彻底成形,所以它自形成之日,便已经是有了期限,玉儿那日出现在此不过是刚好碰巧遇到它期满罢了。”

我愣是不明白,他为何总对我那么好,难道他是真的非得要我喜欢上他不可吗?他已经出手救了我三五次,又是每每在我为难之时助我解围,每每还不让人欺负我,不让人难为我,为我解释一切,甚至能将这些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自己。

只见上仙又道:“且其实呢,这里之所以发生这一切,便也是因为我这个封魔台是守护一时失职,这才酿下的祸端,所以你们不能怪我的玉儿,我的玉儿她很好是,她知道我闯祸被罚后,她决定帮我一起寻找玉流笛和唤心咒,修复封魔台,弥补我的过错。”

我被他说的越来越是感动了,而且被他左一句,又一句的“玉儿”喊得我心里直发暖。我便顺势贴在了他的怀里,他没有拒绝我的依靠。

在这里待了些时辰,也把这的情况了解清楚了,曲流风与离心人等人也更加坚定了除魔卫道的决心。少顷,想着碧海村应该已经天明,于是便随着上仙施展的法术从扇子里回到了碧海村附近。

回来的时候发现那些海鲛人都已经离去,总算是缓了一口气。天是明朗了,可这折腾了一宿,我也没有可以休憩片刻。随着上仙等人一同来到碧海边调查村民变成鱼、海鲛人反客、变得凶残不仁的谜团。

海在呼啸,风在怒吼,不时掀起一排排巨浪,巨浪又一排排向前奔涌,冲向岩石,冲向一切阻碍他前进的万物;终于,海浪被岩石摔得粉碎,那碎片飞沫依然向前飘洒,溅在我身上,令我打了个激!

明明昨天刚来的时候这里还是风平浪静的,怎么如今却已经是波涛汹涌,看着这一切如此奇怪,着实让人费解。

紫荆衣忽然问曲流风“流风,这碧海村发生奇怪的事也就算了,怎么这碧海也......”

曲流风两眼望着拍岸而来的海浪,海水转瞬已经湿了我们的鞋足,他道:“这只怕是有海妖再次兴风作浪、同时害人不浅吧。”

一听这“海妖”,这个理由确实足够充分,把诸多事联系起来倒也说得通,只是我和上仙还有茯苓姐总感觉这碧海并不止是这么简单。虽然表现上没有说出来,可心里面却是这样想的。

海面上飘过来无数的海鲛人尸体,发臭的让人恶心,我和茯苓和荆衣都是女孩子身,自然是对这样的东西恶心到吐,差点没将这几天的食物给吐出来。我捂着鼻子,看也不想多看,可是若是不看这线索也许就断了。我于是拼了命的将自己逼迫着。

离心人忽然道出一句“这海妖作乱只怕是还不足以解释这一切谜团吧?”曲流风此时望着这片海上横尸遍野,看着紫荆衣躲在自己的怀里不敢看这画面,他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只道是:“也许上人你说的是对的。”

因为上仙曾经说过羽族的人几乎就是算得上半个神仙,于是这曲流风倒也将这些介于凡人与仙人之间的羽族人笼统的称呼为“上人”。

离心人倒是有了好几个称呼,我时不时跟着茯苓姐管他叫“羽族人”,可更多时候是叫他全名,而上仙则省略了最后一个字。对于上仙,我除了“上仙”便不知怎么去称呼他了。

看着有些海鲛人尸体上有被村民的渔网交织着,有的被打渔利器所伤,我猜测这是些尸体应该是被淳朴的村民们误杀,再猜测这海鲛人应该是为了复仇而对这附近的村民狠下毒手。

离心人和曲流风三人都同意我的想法,但上仙与陌茯苓则不然。乍一看,他们身上交织着些许丝丝的黑魔气,随着腥风入鼻,我呛得只得咳嗽了几句。这腥风再次袭来,我闻到了一股很是腥臭奇怪的味。这绝不是死尸腐烂发出来的。

带着诸多的疑问我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碧海给翻起来,倾覆它,以一探究竟。我们捂着鼻子在海边徘徊了好一会,毫无头绪。

却于这时候听见上仙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不妨潜入这海底看一看这海底下到底是何魔物在此作乱?”

我一听这前半句话不免觉得耳熟,仔细回想,这不正是那天在暮雪千山他对我说的吗?那时候他差点没把我给那魔物害了,想来就气愤。

这时候又想要我潜入这片伏尸百万的海域,更是想都别想。我当即驳回了上仙的想法。但不料上仙的想法遭到了其他所有人的同意,我一个人的话如何做得了主。

只得自认倒霉,但我就是死也不愿意穿入片死海。看着这些尸体就恶心,而且这气氛也让人深感不适。

这上仙还真是老奸巨猾,知道我所忧何事,挥扇间,便将海面变得正常无异。与昨天来的时候一样美丽。

落扇的时候,上仙笑道:“玉儿所扰之事我已排除,好了,我们现在便一起潜入其中吧。”

奈何没有人理会他,我一看就觉得好笑,总觉得方才他们不过是在敷衍上仙。或许谁都不敢想象这海底下到底会是别样的一片恐怖之地,又是如何凶险。

上仙看得出来他们的心事,却潇洒收扇,笑道:“你们可是担心不会闭气而溺水?如此我也算是有办法解决你们所忧虑。”

话音未落,却见上仙在我们身上施展了一道法术,同时说道:“好了我现在已经在你们身上施展了延息术,这延息术可以将你们平时所呼吸的频率减缓,换句话说,你们如今呼吸一刻钟便可呼吸无数次,但此时没有个半日却是无法完成一次呼吸。如此,这海水便不会被吸入我们的体内了,我们可以在海里随意像在陆上时候一般,自由呼吸。”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