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千年两世书画恋 第二十一章 曲流风

作者:十六年浮生 字数:331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负上仙所托,我们终于将紫荆衣救了回来,也将那魔物彻底消灭了。不仅仅是流云门里的人很是感激我们,就连方才我们一路走回来的时候,这镇上的村民也无不是十分热情。

姬瑶将身体虚弱的紫荆衣带回去休息,这里便只剩下我们三人了,我不知为何总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上仙,好似他一刻不在,我就很难安心。我也是不懂我为何总会莫名其妙的对他如此不安和依赖,心道:“难道书和画真的非要在一起不可?这难道就是宿命吗?”

有了上仙的出现,我已经被他改变了许多,至少,我已然学会了对他温柔,这是我不曾学会是。想着他就在曲流风的房间里,我便也大步流星向去寻他。

走到门口前,我迫不及待是推开了曲流风的门,未曾踏入。只见上站立在地面上,用扇子不断的挥霍出一道道的蓝光飞向昏迷的曲流风,我看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终于看见上仙停手了。

但听上仙自言自语道:“二十年的寿命作为代价,如此你也算是能够再活过来。可为一人自守、可为古镇数千人性命而忧,却是你曲流风能做到的无私。我也曾是无私之人,后来却为了玉儿变得自私起来,但也是因为我的自私而害了她。”

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伤,并不知道他说的为我自私是什么回事,但我也只能等他将来有一天亲口告诉我他到底为我付出了多少,到底又是为何会负了我那一世。看他不像是想要负我的人,我更是不明白,只得埋头沉思。

冷风袭来,我不禁的打了个寒蝉。上仙回头见我一脸懵,便是笑道:“方才我已经将他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偿还于天,此时只要再经过最后一道坎坷便可以让其苏醒。”

接着上仙又问我道:“怎么样,将那紫荆衣救出了吗?是否我的玉儿已经不负我所交代?”

见我一脸高兴,上仙本就已经猜出了结果,却又是明知故问,于是我不得不讨厌他,加之想到他总是莫名的说一些我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我更生气道:“你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还需要问我?”

上仙笑了笑,便也轻抓住了我的手,拉着我往紫荆衣所在的房间走去。长这么大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被一位少年牵着我的手,我虽然不太习惯,但也不想拒绝,因为我找不到理由可以拒绝他手心传来的温暖。

我们走到紫荆衣的房间,静静的守护了她两个时辰。两个时辰过去了,紫荆衣终于恢复了一些,她很扶着床沿,望着我与上仙等人,感激道:“荆衣多谢几位降魔人的救命之恩。”

我向来最不喜欢听的就是别人老一堆繁琐的感谢和废话,于是我随口便回复道:“荆衣姑娘客气了,你我同是身为降魔人,都是负责保护天下苍生,本就志同道合,如此,我们又岂会见死不救?”

她还是很感动,再谢了一番。姬瑶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苦涩的汤药,未曾走近我们,我便已被苦涩所熏陶。姬瑶悉心未紫荆衣喝了几口药汤,片刻之后她将姬瑶喂她的汤药轻轻推开了,只是忽然紧张起来,问道:“流风呢?他现在在哪里?他怎么样了?”

姬瑶连忙答道:“门主夫人放心,几位降魔人已经答应将门主救醒,相信门主很快就会醒来了,只是他们似乎说,门主要想醒来还需要你才能做得到。”

紫荆衣忽然望向我们问清楚了曲流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后,便十分自责道:“都怪我修为尚浅,不能够跟着他身边保护他就算了,还总是给他拖后腿,要不是因为我之意跟着他去雪山,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紫荆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让我很是同情。但问道:“荆衣还未来得及请教几位恩人的姓名?”

离心人这几个家伙就喜欢被人记住,抢先回答。他们一个个都自我介绍完了,就差我了,我双手作揖,躬着身,道:“叫我玉书就行,但千万别叫我‘玉儿’。”

我们也从紫荆衣身上更加清楚了这伏羲镇所发生的一切。只是对这紫荆衣和曲流风不得不从心里感到钦佩。从她口中得知,她与曲流风之间是克服了重重困难才走到一起,几经出生入死,不离不弃,又是对彼此至死不渝。

很快的,在荆衣的呼唤之中,加上上仙法术的支配,在荆衣的眼泪无意中滴到曲流风的脸上的时候,他也许是感觉到了荆衣在哭泣,但见以泪相还,只是依旧未有苏醒。半盏茶的时间内,我在喝茶解渴,而茯苓和离心人也早已各自离去。

再及两个时辰,门外已经是夜幕时分,乌云遮月。终于曲流风醒了过来。说真的我是宁愿他永远都不要醒过来,他竟然比这紫荆衣还要啰里啰嗦的,各种“谢”字的一大堆,让我好不厌烦。我巴不得立刻便施法让他晕过去。奈何上仙又敲了我的头。

只见曲流风又是对我感谢道:“多谢玉公子与上仙还有其他几位降魔人出手相救,谢谢你们......”

我听不下去了,加上看着他们夫妻两一唱一和的,一人一句谢,我更是不愿听。想着这里好像也没有我和上仙的什么事了,于是昂首阔步的便离开了这房间。

刚出了门口走了没几步,这上仙又想回到扇子中偷懒,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他总是从扇子钻出来,钻进去的,于是抢过了他手中的扇子对他吼道:“你敢,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的,你要是没有我的命令敢扇子钻进去,我就将你烧了。”

这一招果然很好用,上仙果真被我震慑住了。可这上仙太过于狡猾,趁我睡着的时候却又飞回了扇子中。

第二日,我们想要尽快的找曲流风问清楚这唤心咒与玉流笛的线索。却发现荆衣一个人在院子里在哭泣,看着院子里的十几副尸体,惨不忍睹,我微微蹲下身子摸了一抹死者的喉咙处,只发现血还是热的。

地面上也还有十几根熟悉的白玉龙银针,我询问片刻之后得知这些人是曲流风杀死的,我很是愤怒,愤怒冲坏了我的头脑,来不及思考便朝着这些血迹的方向急忙走了过去。

一直走到镇上,只发现一丧心病狂的魔物,面目狰狞,双目怒红色,双手平直,利爪锋芒,头发已是凌乱遮掩了模样,奈何这个身影却是好生熟悉,只是一时记不得了而已。

这魔物毫无人性可言,十分凶残,见人便杀,杀戮成性,大街上做生意或者是来往的人已经有十几二十个死在了他的利爪下,只见流云门的几个人面色惨淡紧张,包围着这个丧心病狂的魔鬼,魔物血红的双眼怒视众人,利爪沾满了鲜血。

它步步紧逼靠近这些拿着剑的人,只见那魔鬼靠近这伙人尺,他们便退后了一丈,谁也不敢上前当出头鸟,生怕会成为下一个鬼魂。

见这魔物又卷土重来席卷向人群,我荡出了玉书扇,挡住了他即将刺入行人心脏的利爪。同时回头威严道:“你们不必惊慌,我是降魔人,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这魔物继续横行霸道、肆虐下去,让我来结束它。”

虽然我修为平平,奈何这些天来也是与大大小小的妖魔交过几次手,扇子在我手中已经不再像是当初刚开始用的时候那么笨拙了,而是显得十分娴熟和迅速,我左横切,右横砍,扇子在手腕处宛然翻转,飞扑魔物。魔物双爪锋利无比,猛的刺向我,我侧身避开后它又对我穷追不舍,纠缠不清。

一番激烈的斗争之后,我再次扬起扇子斜刺其喉咙处时候,扇子的风吹飞了魔物的头发,让我眼前一亮,震惊道:“这不是曲流风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我一个分神,这魔物便又抓向我的臂膀,我一时猝不及防,险些被他的利爪抓伤。我看他的样子也以为他是被魔气附体,但却不见手环发亮,我更加不知他为何会变成这般。

激战还在继续,只见紫荆衣忽然撂着雪色长剑出现,飞向正从我身后扑来的魔物,紫荆衣只是将魔物招式化解,并没有想要伤害他。紫荆衣一直在魔物面前涕泪淋漓的,同时只听见她苦苦的哀求已经迷失心智的曲流风醒过来。

我一见这魔物的双手忽然垂直下落了,便觉得他好似被紫荆衣唤醒了,却不料,一个眨眼,它又怒红双眼,竟然扬起双爪想要刺入紫荆衣腹背,我奋不顾身的跳了过去,单手抓住魔物的手臂,接着一道符咒念出,扇子发出金色光芒将其闪得睁不开眼,伺机救出了紫荆衣。

奈何这魔物竟然还记得曲流风的招式,我左手搂着紫荆衣向后飞了回来,只是我这动作有些紧张一时半会不察竟然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待我刚站定的时候,但见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我的脸上,同时听见荆衣怒道:“无耻,流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