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夜半嗜血

作者:霁月轻轻 字数:254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呼!”终于结束了!云惊澜松了口气,缩回手腕,“你好些了吗?”带着试探而又隐约有些关怀的语气。

楚慕寒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没想到云惊澜居然会关心他。

等了一会,云惊澜却没有听见楚慕寒应答的话语。她一撇嘴角,暗暗在心里腹诽,真是个无情的男人,刚刚利用完她,转身就翻脸不认人了!

云惊澜转头朝楚慕寒打量着,只见楚慕寒裸露在面具外的半张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疯狂过后的虚弱。

此刻没了冷漠和冰凉做外衣的楚慕寒身上竟弥漫起一股淡淡的孤离之感,此时在这个静谧的屋子里,那个性子冷漠,脾气古怪暴躁,内心残忍的冥王好像一下子消失不见。

留在屋子里的,只有正值的芳华的十七岁少年和一个面容清丽的少女。

云惊澜想起楚慕寒身上的种种过往,手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原本是想拍一拍楚慕寒的肩膀,安慰一下他的情绪,可是刚刚才触到楚慕寒的一片衣角,楚慕寒就警觉的闪过了身。

周围的冷意似乎再度席卷而来,楚慕寒在黑暗里闪着寒光的黑瞳凌厉的朝云惊澜的方向扫了过去。

云惊澜的手就这么僵在了原地,半晌,她咧出一个真心的笑容。

“其实,你可以尝试信任我的,我可以帮你治好你身上的毒和你的腿疾,甚至你的脸,只要你愿意。”

清清脆脆婉如天籁的声音在屋子里飘飘荡荡,最后荡进了楚慕寒的耳朵里。

楚慕寒心中猛地一震,从来都没有一个女子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楚慕寒面无表情的偏过了头,并不与云惊澜那双黑湛湛的瞳孔对视。

他心里浮起一阵异样的感觉,因着他丑陋的外貌,残疾的双腿和不受宠的地位,这世间女子无不像是看瘟神一样的看他,并且向来都对他望而却步。

若不是皇上三番两次给他指婚,他堂堂一个王爷,兴许会打一辈子的光棍!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

可就在所有人都唯恐对他避之不及的时候,眼前这个女子却认认真真的告诉他,只要他想,只要他给她一些信任,她愿意帮他治好他身上所有的恶疾……

楚慕寒的思绪由此中断,除了他自己,他向来是不信任何人的。

“哼,”沉默半晌的楚慕寒终于发出了一声嘲讽似的冷哼,“本王这些年找了这么多大夫,就是佛手圣医也都没能保证治好本王身上的毒,而你一个普普通通通的大家闺秀,居然刚说出这样狂妄的话语来!未免太可笑了些!”

楚慕寒冷冰冰的话语不断环绕在云惊澜的耳边,云惊澜皱了皱眉头,眉眼间也浸染上了三分不快。她好心好意的提出要帮他治病,他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出言讥讽于她!倒是显得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哼,”云惊澜到底也有些不服气,“红姨娘没入府之前可是中州圣女伽莲的贴身侍婢,圣女一向以慈爱之心悬壶救世,她的医术若是自称第二,这世上可无人敢称第一!而且圣女直到临死之际身边也只有红姨娘一人作陪,虽不说尽得圣女真传,但是五六分总是有的。”

云惊澜站起身拍了拍身子,用居高临下的角度又接着对楚慕寒道:“我的医术是红姨娘所授传,究其根本也能追溯到圣女的医术上去,能不能救你,你不妨一试!”

楚慕寒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盯着云惊澜。只见在月光的映衬下,少女脸上自信而张扬的神采像是夜里的萤火之光,虽然微弱,却令人不能忽视。

云惊澜也不避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着楚慕寒打量。虽说她刚才说的这些都是信口胡诌的,可是她身怀医术却是不假,只是为了不让楚慕寒怀疑她的医术是从哪来的,所以她才不得已编了这个谎话出来。

不过有一点,她倒是没有撒谎的,那就是红姨娘之前的主子,的确是中州圣女伽莲的贴身侍婢,这半真半假的话,是最容易让人相信的。

楚慕寒紧抿薄唇垂下头去,却出奇的没有再反驳于她。

“扶本王出去。”楚慕寒淡淡的声音传来,这话语中似乎还透着一丝疲累。

到底一码归一码,想起楚慕寒腿脚不便,云惊澜也不再与楚慕寒置气,乖乖的伸出了手拉了楚慕寒一把,然后俯下身子让楚慕寒可以将重量倚靠在她的身上。

当云惊澜扶着楚慕寒出去的时候,守在门外的清风露出了显而易见的讶异,他们家主子这是转性了?居然让一个女人靠近他,而且还任由那个女子以亲密的姿势搀扶着他,这可真是活久见啊!

云惊澜无暇顾及清风的想法,只步履缓慢的扶着楚慕寒一步一步的向外挪去。刚走到院子里,云惊澜和楚慕寒就碰上了值夜的下人们。

“参见王爷,王妃。”下人们急忙躬身行礼。

楚慕寒向来是不理会这些的,他甚至连眼神都没有落在那些下人身上,倒是云惊澜微微对着那些下人们点了点头。

很快两个互相依偎的身影就渐渐远去了,那些下人们这才抬起头,三三两两的交谈起来。

其中一个婢女见楚慕寒走了,连忙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

“诶,你们看见没?王爷的嘴角还有血迹呢!我刚刚看到都吓死了!”

“是啊是啊,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呢!”另一个婢女赶忙附和。

楚慕寒一向带着他那半张青面獠牙的面具,就连睡觉也不曾摘取下来。想想在这深夜里,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嘴角带着未干的血迹,走路一瘸一拐,面上还带着一张恐怖的面具……

仔细想想确实是有些渗人,更何况楚慕寒平常就像个冷血动物似的,见谁身上都冒着寒气,不吓人才怪了!

“你们还没有发现更吓人的呢!”这时,另一个丫鬟幽幽的说道。

“什么更吓人的?”那两个婢女捂着胸口,紧张得连声音都变了调。

说话的那人四处打量了一下,见四周没有其他人后才压低声音道:“我方才注意到王妃的手腕处有一个牙印,一个还在滴着血……”

那人话还没说完,其余几人就已经紧张得汗毛倒竖了,联想到方才楚慕寒唇角残留的那丝血迹,他们不难猜想道:“王爷他是怪物,居然喜欢吸人血!”

明明是盛夏的夜,众人却感到一丝浸心的凉意。他们这个王爷平常就古古怪怪的,性格孤僻得很,没想到私底下居然还有嗜血这样的怪异癖好,这也太吓人了吧!

众人谈论的声音渐渐小了去,云惊澜这时也已经带着楚慕寒进了屋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