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不如不遇秦当归(1)

作者:宁简言 字数:227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顾老爷子其实并不算老,年龄不过五十有余,或许是为顾家操碎了心,膝下并无儿女不说,据说健康方面也很是令人忧虑。

此刻被一大群精力旺盛的年轻人簇拥着坐在主位,一身烟灰色的手工西装衬的他气势不凡,只是未老先衰的程度叫人忍不住的心中惊奇。

之所以如此称呼,指的其实是顾老爷子的身份和地位都高到了那个程度,按照辈分来说,他其实并不是顾少卿的爷爷,而是顾少卿的长叔。

正当我暗自觉得这位顾老爷子见面不如闻名的时候,就见大厅门口再一次热闹起来。

这热闹代表了来人的身份非同一般,以至于叫顾老爷子都亲自起身迎了出去。

也正因为这样,那些似笑非笑的目光再一次的聚集到了我身上来。

顾少卿和宁安安混迹在人群之中,这会儿也跟着众人的目光一起向我望来,一个稍稍暗沉了眸色,另一个仍是对我笑的得意洋洋。

在这种场合之下,宁安安大概是有得意的资本的。

因为顾少卿非但把我一个人丢到了一边,还堂而皇之的领着她来了顾家家宴,将我这个正牌妻子丢到一边。

我迎上顾少卿的目光笑的娇媚,脚下却是一步不动的站在那。

顾景玉远远的望见我如此不着调,大概还以为我是狠狠的吃了顾少卿的醋,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嬉皮笑脸的过来拉我。

整个东南亚能得到顾老爷子如此另眼相待以至于亲自迎接的,加在一起也不过一掌之数。

只是那一巴掌的前四根手指所代表的无一不是经常活跃在财经杂志上的人物,唯独这最后一位却是个剑走偏锋的异人。

为了顾老爷子这份礼遇,顾家上上下下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波动,只是那波动发生的悄无声息,在人与人彼此的眼神中光电一般的迅速传递。

我站在人群中冷眼旁观,知道他们心中都打着什么主意,当一个人的钱权都走到了顶端的时候,长生不老就成了每个人最大的心愿。

但凡拉着你的手说你骨骼清奇必成大器,非要卖一本降龙十八掌给你的,不用多说直接报警就对了。

但是异人之所以是异人,总归是有些异于常人的地方,随着喧哗声渐渐起伏,一位娇俏的唐装少女推着一张玉石打造的轮椅缓缓走了进来。

那少女大概不过高中毕业的年纪,样貌却是没的说的出挑,此刻低眉敛目的只是专注于前行这一件事,仿佛这世上的其他事情都与她再无相干。

等大家看清了轮椅上坐着的人,满堂的喧哗如同被谁拦腰斩断一般,寂静的只能听清轮子滚过地面的声音,夹杂着顾老爷子难得爽朗的笑声,他本人竟是几大步就走到了那轮椅面前!

见了这一幕,顾景玉在一旁悄悄地戳了戳我,似笑非笑的感慨道:“你说老爷子是不是真的傻了,就算想要长命百岁,也起码找一个鹤发童颜的老神仙来吧,这位……当他儿子都绰绰有余了,真亏的他能和人家平辈论交。”

顾家家风一向严格,这话已经算是大不敬了,叫我走神之余看了不怕死的顾景玉一眼。

顾老爷子为人稳重,这份信任和尊重无比唐突,所以才叫人疑惑不解。

但是顾老爷子做出的决定,还没有人能说一个不字。

轮椅上坐着的男人到了这个时候才缓缓抬眼,面色雪白仿佛终日不见阳光,比起未老先衰的顾老爷子看上去还更像个迟暮之人。

他的五官并不算是如何出奇,可是莫名叫人移不开眼睛,唯有那双眼睛黑到了极致,仿佛盯得时间长了就能吸人魂魄一般,乍一看着实有些瘆人。

在这略略有些寒气的夏夜,他也同那推着他的女子一般着一身青白相间的唐装,领口处的盘扣一丝不苟的系好了最后一颗,整个人如冰魂如玉魄,叫众人自心底生出一种不受控制的敬畏之心来。

旁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男人的面孔上不住打转,唯独我的视线却是渐渐的滑落下去,落在了男人苍白如雪的脚踝处。

他一身唐装穿的熨帖无比,仿佛如同盛唐画卷中一脚踏出般毫不突兀,唯独双脚赤裸着踩在了墨般的裘皮之上,越发衬的冰肌玉骨,令人一见忘俗。

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脚踝那里深深浅浅的伤痕,昭示了男人不良于行的真正原因。

那里的伤口虽然已经长合,却还是能看得出来曾经下手的人心狠却并不熟练,挑断脚筋这种事情本来一刀足以,可那脚踝处却留下了深深浅浅的数道伤痕。

也不知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伤痕看似早已经愈合完毕,只是泛着粉色的伤口纵横狰狞叫人望之心惊。

我失魂一般盯着那伤痕看了许久,突然一把推开了黏在我身边的顾景玉,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夺路而逃。

“秦先生,不知尊师近来可好?”在我闪进化妆间的前一瞬,听到顾老爷子中气十足的笑着问道。

与此同时还有一道刺刺的目光扎在我的背后如影随形,叫我分不清是否叫顾少卿看到了我的异常。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一直监视我的人就是顾少卿无疑。

我这会儿刚刚溜进了化妆间,琥珀色的房门就再一次的被人推开。

下一瞬就见刚刚还与宁安安佳偶天成的顾少卿神出鬼没,掐着我的手腕将我抵到了身后那巨大的镜面上。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叫我颇为讶异的眨了眨眼睛,随即下意识的往顾少卿衣冠整齐的下半身看去。

平心而论顾少卿不是个好色如命的家伙,或许是我和他第一次深入了解时留下的印象太过糟糕,以至于总让我觉得对方可以随时随地的发情。

而此时此刻我和他虽然处在了化妆间内,可是顾家常年的访客不断,留给客人使用的化妆间比普通人家的卧室还要典雅不少,并非肮脏到了叫人无法去做那种好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