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他才是货真价实的妖孽(4)

作者:宁简言 字数:232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前半句话顾少卿还无动于衷,后半句话他却突然视线冷厉的凝视了我,片刻之后冷笑道:“怎么,爬上我的床还不够满足你,连顾先生也不打算放过吗?”

我挑眉回看他,不假思索的跟着笑:“顾先生已经是个废人了,我跟了他哪里比得上跟了顾少你更有好处?”

如此没有营养的对话叫我和顾少卿面面相觑,随即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还是我率先打破了平静,如临大敌的看着那些被保养的亮晶晶的厨具:“现在该怎么办是好?”

顾少卿思索片刻,看着我轻笑:“你总不会一道菜也不会吧?”

“那倒也不是。”说到这,我有些羞赧的摸了摸鼻尖:“不过只会蛋炒番茄和番茄炒蛋这两种而已。”

顾少卿用无可救药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慢条斯理的脱下了西装放在我手里:“我会。”

“嗯?会什么?”

我下意识的反问出口,才慢半拍的发现顾少卿指的是他会做饭的这件事情。

这叫我不可思议的眯了眯眼睛,重新仔仔细细的将顾少卿打量了一回。

顾家的少爷按理来说应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才是,起码那个顾景玉就绝对是那样的。

除了兴趣爱好之外,我想不到顾家的少爷有必要点亮做饭这个技能的用处。

难不成这位俊美深情的顾少卿真正的爱好是下厨做菜?这形象未免也偏差的太厉害了点。

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的研究了一分钟,然后去看顾少卿继续缓慢的挽起了袖子,可就是迟迟不见更多动作。

“你在干嘛?”

“我说了我会,却没说我要替你做。”

顾少卿笑的一脸温存,对着我眨一眨左眼:“谨言,你知道这世界上没有白吃的早餐。”

我无能为力的叹了口气:“你说。”

顾少卿心满意足的往冰箱旁边走去了,似笑非笑的问:“昨天,你和顾景玉都说了些什么。”

我恍然大悟的同时欲哭无泪,心说怪不得他昨天什么都没问,原来是在这等着我。

要不是那顾夫人实在是讨人厌的很,我都怀疑顾少卿是故意和王阿姨里应外合的做了出戏,就是为了从我这里套出顾景玉的一举一动来。

顾家权利倾轧极其严重,不只是顾景玉放心不下顾少卿,顾少卿也同样留意着顾景玉的所作所为。

而我莫名其妙的卷在其中,实在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眼看着顾少卿准备打开冰箱的手改成了按在冰箱门上,我凝神听了听大厅中传来的欢声笑语,叹息着说:“那个探子是顾景玉派来的。”

直到我说完了这句话,顾少卿的行动才变得迅速起来,他打开冰箱找到了需要的材料,并且毫不客气的将一枚洋葱砸在了我的头上。

“废话,帮忙。”

我拿着那枚洋葱四下环顾,发现这厨房一直都是只有王阿姨在使用着的,所以留在这里的围裙也是二十年前流行的款式,穿上的话远不如眼下的顾少卿赏心悦目。

于是我果断的忽略了这件事情,走到水池边认真的揪着洋葱的外皮,放任顾少卿那件几万元的西装在油烟中成为了报废的消耗品。

等到我慢条斯理的洗完了顾少卿要求的一切东西,四周就已经有了很好闻的香味,我口水滴答的往顾少卿那边看去,眼都不眨的看着锅里金黄色的洋葱圈。

我实在是饿得很了,昨天本可以在家宴上大快朵颐,却将全部心神都放在了秦当归身上,哪里还顾得上吃饭这种小事。

直到今天一早起床才发现美色误人,饿得我足足十分钟才从床上爬了起来,举步维艰的挪下了楼梯。

正当我全神贯注的欣赏着洋葱美人在滚烫的热油中上下翻滚的时候,一个香气扑鼻的东西被人塞到了嘴里,我条件反射的咬了一口,被其中的味道深深吸引。

顾少卿很是嫌弃的看了我一眼,收回手在纸巾上擦了擦,要求我到一边吃去。

我捧着鸡腿热泪盈眶的站在了他身后,没想到顾少卿不只是会做饭而已,竟然还做的如此好吃。

及至我依依不舍的吃完了那只鸡腿,顾少卿已经功成身退的完成了四道小菜,放在盘子中稍稍整理一番端了出去,头也不回的对我说:“番茄炒蛋。”

我本来都已经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面等待投喂了,听了这句话只好留在了原地,无精打采的将鸡蛋打在碗里努力的搅拌成一碗蛋花。

三分钟之后,我端着自己唯一拿得出手的菜式,兴致勃勃的朝着大厅的餐桌扑了过去。

每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准确的来说是集中在了我的那盘番茄炒蛋身上。

这已经是我能拿出来的最完美作品,叫我沾沾自喜的将其摆在了中间,又被顾少卿面无表情的挪到了基本上除了他之外没人碰得到的边缘地带。

顾夫人这才清了清嗓子,动作优雅的拿起了筷子,这举动仿佛是可以开动了的信号,叫我满心欢喜的对离我最近的肉丸伸出了手去。

只可惜我似乎高兴的太早了一些,大厅中的餐桌是长方形的,也就是说顾夫人恰好坐在了我的左面。

还没等我的筷子碰到那一看就很好吃的肉丸,她的象牙筷子就先发制人的狠狠打在了我的手背上。

啪的一声,我眼睁睁的看着手背上多了两条通红的痕迹,可见顾夫人这一下是下了狠手的。

这又快又狠的一下子叫王阿姨立刻眉开眼笑的捂住了嘴巴,顾先生倒是很怜香惜玉的望了望我,又微妙的瞧了自己的夫人一眼,末了很畏惧的低下了头去。

顾少卿则是垂了眸子神色莫名,面如沉水般不知道想些什么。

而我则只好收回手揉着手背,皮笑肉不笑的对着顾夫人说:“夫人还真是严苛。”

“权当教教你在顾家的规矩。”

后者毫无顾忌的白了我一眼,几百美金一盎司换来的香气漂浮在我的鼻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