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闺蜜就是用来卖的(1)

作者:宁简言 字数:234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个耳光落到我脸上的时候,我还是带着笑意的。

被打过的地方火辣辣的发麻,我们相识三年,这是宁安安出手打我的第三个耳光。

她穿着成套的Givenchy,剪裁得体的设计完美的展示出了她那纤细的不盈一握的腰肢,也恰到好处的掩饰了她胸前略显不足的弧度,齐腰的黑发如同上好的绸缎,姣好的容颜上带着薄薄的怒意。

我望着她微微发怔,直到今天还是惊叹于她的美丽,所以顾少卿爱宁安安,实在不值得意外。

可那是过去,三天之前,顾少卿已经成为了我的丈夫。

她见我许久不言,精致的眉头微微蹙起,语气中夹杂着极大的憎恶:“白谨言,有能耐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抢男人,现在就没脸说话了吗!亏我还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

朋友这两个字令我的心脏瞬间收紧了一瞬,我想自己的眼中或许是带了鲜明的痛楚,因为宁安安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春风得意。

但我仍然不打算回答什么,同时觉得对方面部表情生动的十分有趣,神似网上流传许久的一个表情包,叫人忍不住的想要发笑。

可即便如此,美人薄怒也依旧是美人,假如我不是个女人的话,爱上她似乎也是必然。

而我,不用对比就已经自惭形愧。

倒不是我妄自菲薄,这种自知之明实在是和我每天起床都要照照镜子是分不开的。

无非是妖艳有余,秀美不足。

在这段友情开始的最初,每个人都很好奇我一个穷女孩是如何攀得上宁家大小姐这金枝玉叶的,可事实上我在宁安安的面前连一句阿谀奉承的话都没说过。

这友情来的炽热且莫名其妙,不过那个时候我兜里每天不会超过五十块钱,从上到下也没有什么可值得宁安安惦记的。

就连我自己也感慨命中有贵人相帮,实在是难得的好事。

只可惜,没料到人家才是运筹帷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当我喝下那杯被下了药的酒,迷迷糊糊的送进了传说中性虐成狂的顾少卿的床上的时候,顶的就是她的名额。

没错,有钱人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的特权,顾少卿要的不过是一夜的温存,就能让我眼中天之骄女的宁安安再不情愿也得点头答应。

其实后来想想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宁安安享受着家里给予的一切,也自当作为女儿回馈家里一些什么。

而我和宁安安当朋友当了三年,从没有从她身上索取过什么,正因为我很穷,所以特别有骨气的怕人家说三道四。

唯独那一次,大学毕业的邮轮之旅,我实在没能拒绝得了宁安安的邀请。

一方面是我这种穷人家的孩子要是拒绝了,大概这辈子就只剩下能在电视里看看的命了,其次则是因为宁安安邀请的实在是不懈余力。

而最终说服了我的,还是的那句她从此之后恐怕就要分道扬镳了。

这是事实,就算我在校招时找到了相对不错的工作,可是宁安安这种千金小姐恐怕一毕业就会和所有电视剧里的大家闺秀一样,娇滴滴的坐上飞机前往另一个纸醉金迷的国家,镀上一层亮晶晶的金之后再考虑要不要回国发展。

这样的对比其实叫人心里挺不是滋味,可是我并不嫉妒宁安安。

因为她实在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朋友,我希望她能幸福快乐。

也就是说,那天之后,我和宁安安的人生将天差地别,再无关联。

事情的发展,本应该是这样的。

可事实之所以是事实,就是因为它实在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总是有办法叫你痛不欲生,意想不到。

而原本该是宁安安的恩客——顾少卿此人,别管那俊美的皮相如何,内在其实是个妖孽。

那个时候我晕头转向的眯着眼睛瞧他,简直不知身处何方,唯独身上的热度足以将冰山融化。

在一张完全陌生的大床上,顾少卿修长的五指如同灵蛇一般滑入了我的衣服,力道大的让我在神志昏昏的时侯也抑制不住唇角泄露的哀鸣。

或许是我倒霉透顶的表情取悦了他,在令人炫目的灯光之下,他伸手抬起了我的下巴,视线如利刃般扫视过我的五官之后,颇为遗憾的啧了啧舌。

“脸是差强人意了些,不过这隐忍的模样还真有几分勾人,要是普通男人的话,说不准还真要被你这模样骗去了怜惜之心。”

即便我此刻脑子已经如同浆糊一般,也知道生死就在这一刻了,能救我脱身的就只剩下了我自己,除了在最短的时间内证明我并非宁安安之外别无他法。

只可惜没等我开口分辨,软成一团的身体就被他轻而易举的摆成了门户大开的模样,我瞠目结舌之余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准备好了的说辞随着他的攻城略地化为了一声压抑的痛哼。

我生涩的反应似乎取悦了他,以至于他甚至暂时忽略了我这个冒牌货远远没有宁安安那般美丽。

他一边凶狠的动作,一边勾起了个冷酷的笑意:“可惜了,我却不是什么普通男人。”

果然,果然人是容不得半点贪心的,一旦妄想得到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一定会吃个大亏。

我心中顿时大恸,比之身体的疼痛只多不少,一时之间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天差地别,恶狠狠的凝视了他一字一句的嘲讽:“当然了,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人!”

说完这句话,我立刻屏住呼吸做了个英勇就义的表情,因为从这顾少卿之前的表现来看,他就是立刻动手打我一巴掌,我都半点不感到意外。

可是那话本来就是凭着一股血勇之气才说出口的,话音未落我就有点后悔,横竖都已经吃了这么大的亏,又得罪了顾少卿这么个睚眦必报的主儿,下场肯定好不到哪去。

谁知道顾少卿这妖孽却是半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听我这么骂他就跟上瘾似的,反倒是津津有味似的勾起了那双桃花眸,“我若不是人的话,躺在我身下的你又是什么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