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六、噢!亲,求你别闹

作者:雾飞樱 字数:319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今日素来冷清的雁园门口格外热闹,似乎自从二皇子空降之后就再无宁日,虽说来如此,不过短短七日光景。

院外脚步橐橐,纷至沓来。

听声?

自然是不止一人的。

忽然一声高唱?惊破了高空中的游云,惊落习惯了日日安宁的飞鸟无数,山中猎户只怕是要高兴几天?

白拉拉的守山待雀,怕是不必再出门辛劳。

“圣旨到!东方府嫡女东方雁接旨!”

尖细的声音高唱,在寂静的雁园里瞬间如同煮沸的白水,焦急了一泼人的心神。

东方雁尚在房中尤自一笑——

该来的,还是跑不掉。

她姿态悠然笑意嫣嫣,丝毫不见寻常人得了圣旨——

或神情焦灼不可言喻,或喜极而泣神态癫狂?

她只是静静,伸手搭上站在床边的鹂儿伸过来搀扶的手,从容起身,理理衣襟。

在二十一世纪风霜一世的人眼中,没有任何皇权能凌驾于一切之上,现在,亦如此。

高唱的公公总管耐心的等待东方雁从房中不胜娇弱的搀扶而来,丝毫不见怒色或焦急,甚至对东方雁投去一个欣赏的眼神?没人看见。

倒不是因为神情隐晦,而是自然也没人敢于此时直视宣旨之人的。

一番隆重冗长语不停歇的皇恩浩荡宣言之后,终于到了正题……

东方雁埋头跪地,轻轻呲牙,挪了挪腿——

废话咋这多?腿多酸!

公公轻轻喘了口气,顿了顿继续道——

“朕属意二皇子司马玄跟随司徒先生学习诗书礼义,二皇子顽皮,东方雁身为一地之主也有保护不力之责,理当重罚,但念在舍身救人重伤未愈可从轻处置,命东方雁禁闭三年,现今重伤之身,待一年后执行,不得有误,钦此!”

终于念完了。

东方雁无声长呼一口气,双手举过头顶,微微低头,看不清表情。

她语气平淡波澜不惊——

“东方雁接旨。”

当然只有地上的蚂蚁看到这厮低下的头表情微拧,嘴里不停嘀咕着什么——

哦,蚂蚁如果懂唇语,就知道她在说——

尼玛圣旨这么长写短篇小说还是准备拿奥斯卡金奖演讲稿呢?跪得姑娘尊臀贼酸I&%^%*¥%&……直到用各种亲切热情的语言柔情缠绵的从牙缝里挤出了对司马玄全家人的亲切问候。

自然,这也只是在不为人知的角度发生的一件小事罢了。

高公公见此女小小年纪不惊不怒不卑不亢又是一抹赞许毫不吝啬的加诸于东方雁身上——

噢,自然刚才对司马家族的亲切问候自然是毫不知情的。

东方雁接过旨意后,退到一旁让出主路。

“公公路途劳累还请在本园休息片刻,待小女奉茶一杯聊表敬意再回京复命。”

看似客气,实则言下之意是喝完茶快滚,风水轮流转,天上掉下个大陷阱今天到我家!姑娘我心情不爽看谁都不顺眼,东方雁才跪得腰酸腿麻同时在心里慰问着司马玄全家,自然是没注意高总管宣完旨脚步一撤是准备离开的,可是……

被她一句挽留顿了顿???

她本人要是知道了估计还得吐血三升自打嘴巴表示——

叫你多话!

高总管一愣,被刘统领一个箭步迎上,一路看似恭迎实则拉拽的拖进了正堂,高公公高维正厅上座,端起桌上茶杯轻抿两口,表面表示你家丫头很有礼貌茶很香水很好本人很满意,实则表示说那么多话其实还是会口干的。

随后看见一路不语的司徒烈入座才想起似乎有事没交代,而且似乎是大事?是什么呢?算了一会在想——

噢!这个……人老了你们要理解。

“司徒先生,洒家此来还有一事。”

公公从袖袋里摸出信封,一脸‘终于想起了’的模样,郑重交待——

“这封信皇上要求洒家亲手交到先生手中吗,还请先生稍后亲启。”

司徒烈恭敬接过信封,烫金描龙的信封一笔一划透露出皇家气派,大气奢华,火漆封口司马印章盖上,一抬眼看见急匆匆冲进来的司马玄不着痕迹的一转将信封收入袖袋。

司马玄目光急切进来就直扑主位自然没注意到司徒烈这边的动作,童音稚嫩微带焦急:“高叔叔,父皇派你来接我回宫吗?是吗?”称呼间却显示出了亲近,毕竟是从小到大陪着的人自认不会在乎这些虚礼称呼。

高维欲起身行礼被司马玄举手一带止住了,随即上上下下将司马玄打量一番,看其面色红润并无有伤之色,神色顿时安下心来,从小看着这孩子长大,他自己又不可能有子嗣自然将皇子们都当半个儿子看待。自打送出来后自宫里他得到消息又何尝不是心急如焚?

幸好如今安好,便也轻舒一口气,开口道:“玄皇子,你又调皮了。”

听到这句东方雁毛病又犯了,噢!调皮?!谁家孩子调皮去爬悬崖?!魂都吓飞了!命都快没了!!调皮!你妹!!!

而自然没人能听到东方雁心里的呐喊只听见高维语气间不是下位者对上位者的恭敬也自带了几分长辈对晚辈的语重心长,眉目间慈祥关爱俨然就是个关心小辈的长辈。

自小到大自认也知道一二他的小孩子脾性,只是这次居然胡闹到坠崖可着实严重了,他们没亲眼看到自然是不知道宫里是多么乌烟瘴气,皇后又摔又砸那气势俨然就是要把东方雁丫头放在火上烤的架势,皇上再三劝阻连哄带劝才堪堪平息了怒火,才落得一个“禁闭三年”,要换做皇后娘娘估计本意应该是“凌迟三年”还要加上精盐数石才堪堪平复心情烦乱之感。皇权将至子嗣单薄不过堪堪两个个宝贝早宠上了天,不由咋咋舌。

下意识余光瞥了一眼自打进门不言不语不闻不问的东方雁,只见她安静垂目坐在椅上手腕间隐隐可见层叠的纱布,气质如水沉静。再看眼前一脸急切地司马玄,只暗道二皇子始终心性不够稳定竟不如四岁的东方雁沉得住气,然而主要是因为对这个年龄的孩子接触太少下意识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个年龄的孩子都是这般沉稳少言成熟稳重的,其实不知即使司马玄尚有孩童心性在同龄人中也算是超前脱俗心理成熟的小正太一枚了。然而不动声色心里又对东方雁不言不语不问不说的聪明态度再添几分赞许。

东方雁自己自然不知道自己“心情欠佳身心不畅”落在高维眼中俨然成了沉稳从容转眼集赞几十个,自然即使知道了也不过一笑了之继续投入她的“问候司马玄全家”大业中去。

此时袖子被司马玄一拽,高公公才回过神来想起:“皇后娘娘想你得紧,这才派奴才来传达宣玄皇子回宫。”

司马玄略带急切愤愤不平的说:“等我回宫要跟母后求情,明明是我的错,雁儿还为我受了伤,为什么还要责罚她?这不公平!”

东方雁秀眉微蹙大呼头疼,啊,求你,求你不要多事!此时你妈在气头上你再一说再蹭蹭火起,保不准还得冒几个火疖子出来——噢,自然也不会很严重的,不说砍头,不过说不得一气直接一句监管不力招呼我去刑部大牢好吃好喝来几顿而已。

东方雁心理活动活泛,面上却不言不语静观其变,任上面毫无心机的玄小白思量着怎么求情比较稳妥,自己心里默默盘算着离刑部大牢免费盒饭距离还有多远,心里还悲哀的想着电视剧里不是说皇子都是打小心机出众步步为营谨言慎行堪称变态的超级腹黑散发黑暗气质的强攻吗?怎么就让她遇上了这么一个傻白甜的糯米小白奇葩皇子呢?是流年不利还是走错片场?不是说女主光环笼罩下一切配角都是无人可挡男二更能横扫千军的狠角儿吗?!

随即一啐,果然电视剧都是骗人的,果然除了男人,导演和剧本的话都是万万不能相信的,果然不是穿越的人都能有什么万能外挂!光环笼罩!!美男环绕!!!的……全然忘了当初觉得自己穿得多么幸运多么神奇多么幸福此时全然忘了前生黑暗阴暗心理,在心中套用各种公式都只能算出来是无限大加加加加加……的心理阴影面积,所以愤怒之中东方雁的出来的结论是——穿!你!!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