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五、彼岸香唤浮生梦

作者:雾飞樱 字数:468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天星闪烁,凉风习习……

我在做什么?

我……应该做什么?

视线随着身体的移动流转,映眼是白色的花海,人在其中急切的穿寻,激起片片白色浪花?

缥缈悠远的香若有若无扫过鼻尖,心中顿感一阵抽痛——

那样好闻的香?胜过此生体会过的一切熏香凝脂,心中却在刻意的逃避,以至于泛起丝丝苦涩……

像……

像极了江北思尘寺的凌空茶,只抿一口——

从甜到苦幽香转圜,再到最后化为虚无,香却经久不散,胜过大梦三生?记得当时尘惘大师意味深长说——

人生百年孰能无过?不过人间游戏一场,了破红尘罢了。

犹记得大师最后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似乎透过身体看到了灵魂?我无法形容。

不过——

始终感觉不是在看活人就对了……

那眼神太难懂,以至于此刻如此清晰的在脑海中浮现?同时耳边回荡着不过人间游戏,不过人间游戏,人间游戏……

后来?思尘寺长老们都说尘惘大师自从上次闭关过后,多少有些疯魔?说起来都直呼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殊不知此时疏不在意的一句话,多少年后却成为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句预言?

至少现在,无人知晓。

幽香萦绕,闻起来竟是悲伤的味道,突然视线中一抹纤细的身影?白衣轻翩,发丝轻拂?丝丝缕缕散落花间,所在之处仿佛带起一阵更深远的香……

随着视线移动,感觉到这个以这个视角看世界的人正在花丛中拼命奔走?却不受我意识的控制,只能随之沉浮。

我像个不请自来的旁观者,在这个人的身上,以他的角度打量这里的一切?看着伊人芳影越来越近,却越近,越给人一种随时会乘风而起,直上青云的微妙感觉?

而我,或者是说此时与我同在的这个人,对此,感到无力感到彷徨。

一种窒息感油然而生,从心口氤氲开来?仿佛扼住咽喉。

只见眼前佳人若有所感,盈盈回身?清澈的眼眸撞进我的视线,嫣然一笑?

仿佛花瓣落入平静无波的深水,悄然泛起丝丝涟漪~

不重,却飘飘荡荡,经久,不息……

心脏仿佛刹那间漏了一拍?或者说是瞬间忘记了心跳的感觉——

她的身影满满镶嵌在我的视线中,再无其他。

我好像突然听到了月亮渐渐圆满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却不是光明,恍惚是永无宁日的黑暗,看不到边界,找不回感觉。

让我不自然有些惶恐,惶恐……

为何而惶恐?

冥冥中有种预感,而此时的我,无从知晓,无能为力……

看她伸手拈起一片花瓣,轻软的带着丝丝幽香的拂过颊边?轻轻扫过唇际。

唇角那柔软的触感,像是佳人玉指轻抚?似乎我也奇异的感受到她指尖那片花瓣的感觉,清浅娇柔而珍重的力度,令人贪恋不已……

在她水汽氤氲的深瞳中,我终于得以看清此时‘我’的倒影——

一身玄衣,隐隐捎带着沉默而不容忽视的曼陀罗花的暗纹?似醉非醉的迷离眼眸中?搅动着挣扎痛苦纠结的复杂神色。

伊人似乎未曾察觉‘我’的异色,抬手拈起一朵白色娇花递到面前?此时才得空注意到——及腰的清美花海,竟是一水白色的曼珠沙华?

圣洁的纯白映衬着半明半灭的天光?别一番妖异凄美,别一番——

华艳苍凉。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为什么?

恍惚感觉手一抬,略过她手中娇花,略过她青葱玉指,几不可觉的顿了顿?霎时手腕一转扣住她皓腕,将佳人扯进怀抱,用力抱紧!

仿佛一放手就会翩翩飞去?再不得咫尺不能亲近,带着近乎害怕的力度和心情。

一如此时?我不懂,这样的感受近似于切身体会般的感悟。

感受自己的僵硬,感受她的柔顺与温软,感受此刻心潮澎湃,感受此刻……

无以言说的满足与惶然。

像是曾经,我也曾拥她入怀……

她是谁?

她似乎有瞬间的僵硬,眼中流露出询问之色。

俯首,见她眼中‘我’幽深黑眸无限放大,直到似乎睫毛互相轻轻扫过彼此的眼前?才将将停止。

落唇于眼前如花娇嫩的樱嫩粉唇之上,珍重中带着情动间的不珍重?想占有想呵护更想破坏,矛盾的糅合,却让人不觉反感,反而觉得出现在这两人之间是那么理所应当?

他在她唇齿间辗转温柔开辟疆域探索幽香,辗转温柔间抵死缠绵,带着恍惚致死不休的爱意?

至此,那种疼痛又隐隐间扯动心扉,呈愈演愈烈之势急速蔓延?似乎听见谁在喊?撕心裂肺——

不要,不要!!不要!!!

语气惶恐着颤抖着,却不像从耳边发出,更像某种内心挣扎的呼唤?却没有打扰到两人交颈缠绵春水清湛。

她眼神茫然中带着一丝懵懂天真,清澈如波的翦水明眸像三月春风?吹过上空轻暖,乍起点点涟漪?蒸腾起氤氲雾气,吹皱一池春水。

她颊上飞起一抹胭红,似是春日里枝头初绽的娇艳桃花?甚至在轻软娇艳中更带一丝懵懂稚嫩纯洁天真,更加惹人怜惜,却在心中燃起了掠夺的火焰?

星火——

足以燎原。

唇齿涤荡间,气压挤出渐渐压迫胸腔,心跳如鼓更加急促?唇齿间即分即合,却在缠绵间度过一颗花籽大小的微粒,并在气息交换最不济的一刻渡到她口中,来不及反悔,入口即化?

各自一僵间,女子眼中黑暗痛苦层层交缠上来,痛苦低吟一声……从咽喉难以抑制的发出?

她似笑似泣随风破碎,不可辨别,心痛失望决然的眼神?却让人心惊。

她眼中带着痛色,带着不甘带着愤怒?奋力一推!

退出了怀抱。

却换得她自己站立不稳步伐绵软,一个踉跄?她伸手痛苦得近乎痉挛,紧紧揪住心口。

可以看到指节苍白下,血脉隐隐透出,在近乎玉质温润白皙的皮肤下延伸出繁复的脉络?

她眼中神色不复眷恋缱绻,像是痛苦寒心,化作一地碎片般锋利的闪烁森然的冷光?

而此时落在我眼中,痛苦层倍叠加,更像是把我的心放在碎片上脉动?每一个跳动收缩都像是凌迟,直到化作与一地碎片一般?森然疼痛血肉模糊,无法自拔。

怎知她眼中破碎,又何尝不是女子曾经一腔热血满腔期待鲜活跳动的心?

女子步伐踉跄,眼看就要倒下?

我下意识想伸手去拉,身体也作出相同反应伸出双手,玉石一般冷硬苍白的肤光,指节分明匀称如同玉石雕刻一般的手?此刻也不免带了一丝颤抖。

她冷笑着一挥袖拂开,那架势是宁愿跌落也不愿他再触及他双手?心里抽痛快要窒息,急急想上前一步!动作却生生凝固在将要抬脚的一刻?

只见女子向后倾倒,青丝飞舞间?落在一道紫色衣袍上,不着痕迹的划过……

也不知是青丝的滑顺,还是衣袍的顺滑?

彼此都不带一丝牵连——

风过,无痕。

像他?和她。

不知何时一道紫色人影出现在她身后,一手揽住她腰肢,一手轻轻抵在她肩颈?像是手捧易碎的琉璃制品,带着珍重的力度,却万分轻柔?弥足珍惜。

女子在他怀里艰难露出笑意,即使神色疲惫?也无法阻挡一丝发自内心的笑意,纯真而明媚。

男子紧抿双唇,眼中是难以掩饰的懊悔和心痛?却不忍将苛责的复杂眼神让她见到,只能无奈别开视线。

女子笑得无奈,一回头看了回来?

在她眼中,我看见她眼中玄衣男子神情呆滞,手抬起做欲扶的姿态?却僵在半空来不及收回。

那指尖颤抖不可自抑,像风中瑟瑟发抖的残花?脸色苍白更胜玉石——了无生气。

眼中痛苦纠结难以掩饰的悔意散发出来,眼中却满满都是她的影子,再容不下其他?

可她的眼中?

不再——有他。

望着眼前两人姿态温存自然,仿佛多年的默契?不带情欲的随和而珍重,那般亲昵自然?

我心里顿顿的痛,只见女子凄然一笑?于盛开的花丛中悄然绽放有几分凄然之美,更像盛极之花?

随时会随风飘落,乘风归去?直到我——

再找不见她的踪影。

女子唇边殷红乍现,身躯无力的靠在紫衣男子怀中,她闭上双眼以拒绝的姿态拒绝我,拒绝我此时在这个人角度上,拒绝这个‘我’关切的眼神,散发出拒绝关于‘我’的一切的决然姿态。

突然心痛像惊雷劈遍全身?不可抑制的颤抖惶然,像失去人间唯一温暖的孩子在寒风中飘摇?零落。

眼中仿佛黑暗里烛光一点?渐渐淹没在黑暗之中,再无生机,沉沦黑暗。

此时才幡然醒悟,她看的不是我,而是这个玄衣男子!

但是又有谁知道?

晓梦迷蝶,究竟此身是局中人还是梦中蝶呢?而这种切身体会般的感受却让我一时抽离不了的,直把自己带入了这个角色中去。

仿佛,这样的场景如此似曾相识,仿佛,她拒绝的人,不是这个‘我’,而是真正的我……

对面紫衣男子横抱起她,深深往这边凝视,像是看见一切?又像是眼中空无一物的眼神,一扫收回。

微翘的眼角可以看出,若是神情温柔带笑一扫,是多么风情万种?奈何此时全化森然冰凉,像细碎的浮冰在水中缓缓流动,仿佛带着远方山顶的雪意?

彻骨寒凉。

我的心脏像是在这浮冰尖锐棱角中挤压破碎,冰凉带着迟来的痛感席卷而来!一时竟不能言语不能动作?

紫衣男子抱起佳人转身,一步步向远方?以坚定而守护的姿态踏过。

以他脚下踏过的土地为中心?妖异的红晕染开来——

意识中下意识伸手,欲挽留这一刻眼中越发遥远的身影!却在心痛的席卷中不能行动?

痛苦而僵硬。

只见触目的红迅速蔓延,蔓延到我能看到的视线的边缘。

在渐行渐远的身影与半明半灭的天光中,掀起一阵狂风?吹来满地妖红。

像繁华落幕苍凉,言尽其中?

再眨眼——

一切都远去,消失不见。

低头看脚下?

仅剩一朵白花?那是她亲手递来的花儿,如此娇弱,诱人呵护……

我弯下腰,欲伸手将其拈起?白花却在顷刻之间似风沙化去,变作一地尘埃,融入其中?遍寻不得。

骤然间,强光映眼,周遭泛起刺目的白?恍惚听见清丽女声含怨带怒,又无奈至极的声色,化作悠悠轻叹?在风中轻不可闻的散开,化作风中涟漪——

若来生,与君绝!

是谁说?!

一字一句如金石交击,满满是决心,满满是懊恼?

心中浮现出女子最后一刻复杂无奈的神色,离去的背影似乎烙印心间?也化作幽幽长叹,却再抹不去,直到,直到——

直到成为梦魇,再在某个不经意间突然鲜明刺眼不容忽视?

跃然心间。

半梦半醒之间男子声音清越语气决绝,意识中感觉便是将才的紫袍男子,而这样的感觉?来源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

“早知如此我便不该放手,若来生来世,叫她擦亮眼眸,再识清明,辨明心中归属!再、做、定、夺!”

听语声似乎可以想到男子愤怒冰冷的神态,想到她依偎于他的身影?

惊醒!

猛地坐起,司马玄抬手扶额,惊觉冷汗涔涔?随手抹去。

方才,是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