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七(三)、红尘匆匆,我本过客

作者:雾飞樱 字数:292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东方菲被丫头扶着,一瘸一拐出了房间。

东方烁面色不变,冷眼看着东方雁,嘴角噙一抹冷笑,像盯着猎物的豺狼,侵略而危险。

送走了东方菲的三姨娘回过神,怒目而视,一手指着东方雁,“你这小贱人。”却是说的咬牙切齿,只是话音未落,一抬眼便生生撞进了冰窖之中,眼看着尚不及她大腿高的东方雁眼神凌冽,呆愣一瞬。

来不及反应便被东方雁接过了话题,语气娇柔带着三分脆弱的哭腔,“三姨娘,雁儿也不是故意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说着说着,居然委屈的泛起了泪花,“雁儿知道雁儿的娘没了,纵使多年未归,可好歹还是这个家的嫡女,姨娘你怎么能这样用手指着雁儿呢?”心里却得意的想:宫斗剧看也看了不少,演也演了不少,还不至于这点小问题都应付不了。

转眼这厢梨花带雨轻轻拭泪,全然没了方才的刚柔并济伶牙俐齿,像受了天大的委屈般轻轻啜泣起来,状似无意的边哭边挪,挪到站在一旁的刘管家身前。

原因无他,在三姨娘伸手指着她的瞬间,似乎看到这位面色严肃的管家似乎额角隐隐跳动了一下,此时便正好赌上一把。

小手拽住刘管家衣裳下摆,说完还不罢休,抹抹眼泪道:“这是在家里也就罢了,可是管家伯伯,你说三姨娘这样子对待府中嫡女,若是被外人知道了不知道别人背地里怎么看待我们东方府呢,人家定义为东方府家教不严刻薄嫡女尊卑不分,您说是吗?”

家教不严,刻薄嫡女,不分尊卑,三顶大帽子扣下来饶是尖牙利齿的三姨娘也不禁白了脸色。

半晌无声,东方雁暗暗思考,看这位老管家不苟言笑神情刻板一身老学究的迂腐气息,戴着副西洋金丝眼镜对方才一事不予理会,从他这个角度完全可以看得到是谁先出脚的,不帮着同流合污,想必大约心里还是占着三分正义的?

此时一时无声,东方雁却暗道难道自己看错了人?即使如此却也不担心,招数总是有的,只是相比之下都不算上策,此时唯一想的就是难道这么多年来眼光差了不成?

二姨娘坐在一旁看见三姨娘吃瘪眼中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却置身事外不言不语,心里却是暗道东方雁找对了人,刘管家可是当年老夫人亲自指派的官家,最是公正公允视条规为一切,虽然是下人而在东方柏不在的时候在这个家的地位却是无人撼动的第一。

果不其然,一说到条规又听见东方雁句句不离东方府,老管家的山羊胡微微动了动,终于语气生硬的开口,“小姐多年未归好歹也是家中主人,虽然现在老爷不在,嫡女的地位在这个家里却是不变的。”

三姨娘脸色煞白,似乎想说什么,然而看了看一脸古板的刘管家便也只有打落了牙往肚里吞,恨恨地坐下,却安静了许多。

东方烁意味不明的看着东方雁,眼中闪着几不可觉的微光。

东方雁心中冷笑却是装作惶恐的开口,“三姨娘,今天府里没有外人雁儿自当不该再与你计较,只是请姨娘日后出门在外……”语调拉长,三分警告道:“还请千万顾忌我东方府的声誉才是。”

说完犹不放过,泪花早已消失无踪,笑盈盈的转向二姨娘,“二姨娘,您说……”眼中带着掌控全局的神色敛于眼底,“您说我说的对吗?”

若是没有方才一番外柔内刚的抢白一番,二姨娘此时都会以为面前的不过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只是此时吕丹青可不敢如此认为了。

看了看三姨娘银牙紧咬气得脸上发青,当下却不接东方雁的话题,只笑道:“好了不闹了,快过来让二姨娘好好看看你吧。”

这话倒是别有深意,避重就轻不说还不着痕迹的给了三姨娘个台阶下。

可见说话也是门艺术,话说好了,两头不得罪,恰到好处,也怪不得二姨娘府中多年无主也能不动声色的掌握主导权,除了本来的位分自然也离不开圆滑处世之道,单单这座位排次便能看出三分端倪。

东方雁也只道原来是只老狐狸,不可能指望二姨娘站在他这边,只是毕竟如果太不依不饶反而更可能联合起来排挤她这个‘外人’,这也并不是她想要的,此时不过是想表达一个‘这不是个软柿子’的意思,如此一番作为已经足够,眼看目的达到,也便见好就收。

脸上却带着比狐狸还狐狸的笑容。

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笑盈盈轻快地走过去,微微欠身行礼,“雁儿见过二姨娘。”

“快起来吧,好孩子,这么多年在外面可苦了你了。”二姨娘语笑嫣然间流眄生辉,举手投足间一股清香的书卷气息涌出,却也不是刻板,而是神采飞扬的优雅风韵,容貌上无疑也是有几分姿色的。

“来,让我看看。”二姨娘轻轻把她拉到面前,“瞧瞧,真是水灵的人儿,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话不知几分真几分假,五岁又能看出来什么?越长越残的多了去了!

话不是重点,重点是话里的故事,却是十分温婉的表达了一个‘我不会为难你’的立场,两人互换一个狐狸式的笑容,却是心中了然。

东方雁眼看目的都已经达到,便也笑得越发灿烂,“雁儿自知不及二姨娘三分姿色的,二姨娘谬赞了。”

果然不论什么人都不会讨厌拍马屁的,东方雁心里想着,面上从善如流的说着,丝毫没有半分不自在。

二姨娘十分受用,也是掩唇一笑,“这孩子怎么这么会说话?瞧这嘴甜的。”接下来的举动言语却是十分的正常,看起来不冷不热,若是仔细了却也能察觉出三分真心。

“来来,你打小就在外面生活,姨娘带你认认家里的人。”说着一手找过站在她身后一直不语的男孩,“来,这是东方诚,见过你大哥。”

这话也说得妙东方雁却听得真切,是大哥不是大少爷,作为家中的长子,这个男孩无疑是对嫡女威胁最大的一个,不可改变的是,不论哪个封建社会都多少带一点男尊女卑的气息,不论表面多么风平浪静私底下却总是暗流汹涌的。

索性东方雁也毫不在意,此时还没将自己代入现在这个角色中去,不过但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罢了,此时也是一笑半礼,“雁儿见过大哥。”

东方诚听着一声大哥不说别的,但就这么一个听话乖巧的小女孩这么叫你一声,心再硬也得软一软,此时面上神色却是不变,不冷不热的应道:“是,妹妹。”

二姨娘嗔他一眼,“木头,难得见雁儿回来一次,也不知道笑一笑?”

此时心中却在腹诽,这个二姨娘句句都是两层意思表面还看着温柔和善,心想不是你授意,东方诚态度便会如此不冷不热?如何不是碍于这个场面做给三姨娘这些人看的?至少刚才院子里遇见也不是这般冷淡,哼~老狐狸。

此时吕丹青又回身对东方雁说:“晚些诚儿带你去府里到处看看,以后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找你大哥或二姨娘都可以的。”

然而这句话最主要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这个家现在是我做主,以后的事你还是得好好掂量掂量。

不过东方雁却也着实佩服这个二姨娘,大概从自己方才那一举一动绵里藏针都看出了不少蛛丝马迹,此时却并不因为她只有五岁而掉以轻心,她这些话隐藏的含义不论东方雁究竟听不听得懂,但在表面看来都是十分得体的,至少女人间的心机,东方雁便也自愧不如罢了。

不过明面上自然也不会表现出什么,便也是老实的应道:“是,那要劳烦二姨娘和大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