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七(二)、我本事外人,奈何你菲找上门

作者:雾飞樱 字数:244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哇呜呜呜……”漫天的狼嚎,飞离的鸟雀来不及落回树上便又被惊得飞起,大概心里着实也有些气愤,怎么今日这园子里如此的扰人,哦,不,扰鸟!

眼看地上小小的人儿还止不住哭声东方雁只觉得惊奇,如此小的孩子哪来的这般体力……

此时走到近前,却也被吵得满心烦躁,本想置之不理,此时却是一腔烦躁忍无可忍,众目睽睽下躬身下去,双手一扬。

有人瞪大了眼,眼看第一天回来的小姐今天就要发威了不是?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全场一时沉默如水……此时自然连带也少了那扰人的啼哭。

几乎是在一片惊讶怒瞪惶恐的复杂神色中,东方雁手掌高高举起,再猝然之间重重落下,——一巴掌。

一个响亮的巴掌,足以让耳根清净一片刻,手掌发麻,掌心发红,显然付出的代价确实不小。

揪起一众人的心脏也连带着坐过山车般急上忽下,声势浩大,气势逼人,然而不过是个对掌罢了。

女娃愣愣的盯着东方雁,抽抽搭搭连哭都忘记了,大眼瞪小眼,东方雁觉得此时似乎应该说点说么。

东方雁清清嗓子,做高深状,“哭,不能解决问题。”低头看看仰望着自己的小女娃,满脸鼻涕眼泪似乎还是一脸傻样,反应不来,似乎很是受用,便挥手一指身后一群糙汉子,“若是能把他们弄哭,才是你的本事。”

女娃依旧愣愣看着,眼中的水汽花花渐渐敛去似乎变成了闪亮的星星,只是表面依旧闪闪烁烁罢了,寻常人分辨不出,此时也一时仰望,却做不出反应。

后面嘀嘀咕咕声音又起,“嚯,小姐威武,够狂!霸气!”

“三小姐才两岁,这样会不会太凶了。”

“啧啧,瞧把三小姐吓得。”说话间似乎也不想想,起初是谁吓哭了小女娃。

女娃抽噎两下,竟然真的止住了哭声,还挂着满脸眼泪鼻涕活脱脱小花猫一只,露出漏风的糯牙一咧嘴笑开,“杰杰,杰杰!”蠢萌的唤出了自见面以来第一次富含感情的亲昵称呼。

东方雁一脸嫌弃的看着,其实不光是小孩子不喜欢她,她本人也实在不喜欢小孩子,只是此时终于是冷不下脸来,扯了扯嘴角勉强算是笑了。

东方菁抹一把冷汗终究是松了一口气,才抬头看着东方雁笑笑,“快进来吧妹妹,姨娘们都等着呢。”

东方雁的背影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场面顿时失去了控制,整齐的列队打散,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喁喁讨论着:“像夫人!”

“像老爷!”

“夫人!”

“老爷!”

东方雁还没完全走远,听到声音也是哭笑不得,无奈,也便任身后侍卫展开像夫人还是像老爷这个永远没有结果的命题。

——丹青阁正厅。

东方雁就像是一脚踏入了诡异无声的真空环境中。

原本叽喳的众人在东方雁进门的一刻忽然诡异的钉在了原地,喝茶的吃水果的都一时忘了动作像是播放电视剧时突然按下了暂停键,还特么是4D版的。

脸上神情来不及变化,惊讶失望轻蔑讥讽百态众生相,却一一落在了东方雁眼中,只是微微挑眉,心里赫然也是冷笑。

厅中人听了三姨娘的布置各怀心事,或幸灾乐祸或冷眼旁观或真心担忧,但此时都沉默不语,而此时沉默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年仅五岁的东方雁平静悠然的踏进房门,神色冷淡,眼风一扫似乎什么都落入眼中,却似乎什么都没放在眼里,突然一种冰凉寒战沁心得寒意随目光的流转乍起,又在视线挪开的瞬间转眼消失。

阳光随着东方雁的迈入而洒下一缕金辉,再渐渐晕染开来,整个正厅都为之亮了一亮。

直到东方菁一手牵着东方含踏入了房门才踏碎了一厅令人窒息的安静。

此时眼看气氛不对,赶紧拉着东方含站到一名美妇身后,眼观鼻鼻观心抿唇不语。

坐侧主位看起来位分较高的一名美妇上下打量她半晌,终于缓缓露出了笑意。

“可算是回来了,来来,让二娘看看。”语气平稳不辨情绪,却在几位姨娘中形成了暗涌的气流。

而东方雁站在风暴的中心,面不改色举止大度,举止间却恰到好处的带一点五岁女童应有的稚嫩懵懂的天真,“是,二姨娘。”迈着小步缓缓上前,似乎全然没注意到侧座衣着华丽看似优雅的妇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狰狞和站在她身后随着她走近而越发嘲讽的小女孩。

她一眼就认出那是她出生那天,一出门就跑来阴阳怪气呛声再被嬷嬷呛了回去,被她爹成为‘芝芝’的女子。

是的,进门她就认出了这对兄妹便是方才在那边湖畔乖张挑衅的兄妹二人,赫然是大哥口中的‘菲儿和二弟’,眼下便是长女和二哥了。

此时全然装作没在意,目视前方微笑着向二姨娘的方向走去。

心里默默计算着,三步,两步,一步……

“哎哟喂!”两声娇呼同时在厅中响起,东方雁踉跄往前扑了两步便稳住了身形。

然而此时没人有空关心东方雁一闪而过的狡黠一笑,视线全部集中于三姨娘身边脸皱成一团的女童,只见女童一双大眼都忍不住泛起了泪花,不住‘咝咝——’的倒抽冷气。

东方雁恰到好处的上前一步一脸关切的问:“菲儿,怎么样了,我踢到你了?疼吗?”心里却是想的:啧,劲道不够,脚应该再抬高一点。

然而根本不等东方菲回答,便自顾自说道:“菲儿,好端端怎么能把脚伸到路中间呢?身为大家闺秀一定要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没外人在也就算了,若是在外面又被踢到怎么办?再说平日里出席宴会什么的万一绊倒了什么达官贵人就大大的不好了,指不定怎么说我们东方府教女无方呢。”

一脸情真意切懵懂天真,语中夹枪带棒不显痕迹,而且让人丝毫找不出错处,实在是无言以对。

三姨娘变了脸色,“菲儿,怎么样?还好吗?娘给你找大夫来看看去?”

东方菲本就疼得说不出话来,一看东方雁拿着大义凌然的样子,再听了一番抢白,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疼得,满脸惨白,泪盈盈颤巍巍一声:“娘……”便再也没说出话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