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七(一)、下马之威不足惧

作者:雾飞樱 字数:274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秋风瑟瑟,卷着一席发涩的惆怅吹来,再带着一腔酸涩而去。

两人渐渐走远,眼前男孩脸色惨白,握紧双拳不语,压抑着什么似的偏过头去。

鹂儿小声嘟囔,“真是过分!”

男孩一颤,不语。

“阿哈,锅锅,锅锅!”甜糯的声音传来,渐渐走近。

却见一个九岁左右的男孩抱着一个粉糯可爱的小女孩走来,脸色温和宁静,带着温暖笑容。

女娃远远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在空中抓挠,“锅锅抱!”说话间露出小颗还没长齐的小糯牙,像是温软的海贝包裹的珍珠,话说如此,此时却有点漏风,不过更添了三分可爱的味道。

男孩一听到女娃声音,转过身去,“含儿不听话,又叫大哥抱你!”声音却带着点点微颤。

女娃犹自憨笑,“锅锅抱!”不停的板腾。

九岁男孩语气温柔,“含儿乖,三弟还抱不动你,别闹啊。”一边把不安分的女娃放到地下。

抬首看到东方菁脸色苍白,对湖那边远远一望,看见两个背影,便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转过身对华发男孩开口:“三弟,菲儿和二弟不懂事,你别和他们计较啊。”语气温和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目光一转,突然看到东方雁小小的身影也是一愣,也只是一愣,随即了然,“妹妹。”却是肯定的道,显然也知道东方雁今天会回来,语气还算温柔,只是多少有些生疏。

东方雁欠身,“大哥。”语气平静不见波澜,鹂儿也福身行礼。

女娃一站到地上就跑过去抱住东方菁的腰,此时听着陌生的声音好奇的抬头睁着大眼望了望鹂儿和东方雁,却还是往东方菁怀里缩了缩,语气低低不知所措的嗫嚅,“锅锅。”

东方菁看着怀里的小人儿面色温柔至极,露出哥哥对妹妹最典型的温柔,“来,含儿,见过姐姐。”

小人儿抬头望了望,嗫嚅的叫了声:“姐姐。”便又躲回去死死抱着东方菁的腰不松手。

东方雁也不在意,小孩子直觉最为敏感,她一身戾气太重,寻常孩子如此反应才是正常。

东方菁宠溺的笑了笑拍拍小人儿的头,牵起一只小手温和的道:“走吧含儿,娘等我们呢。”

女娃眼睛本就亮亮的更是光华一闪,听了话便一手拽着东方菁手指撒欢似得往前奔,东方菁歉意的一笑,来不及扬起合适的弧度便被小家伙拽着走远。

远远听到无奈的声音,“慢点含儿,仔细摔……”

话音未落便是‘砰’的一声……

这边一滴冷汗来不及滑落,小人儿倒是不哭不闹,起了身依旧撒欢似的往前跑。

“那我们也走吧,妹妹。”九岁男孩远远看着,也是没忍住笑了笑,头也不回说完便也向前走去。

一路无言,前面东方菁和东方含的身影已经远远消失不见,直到快到丹青阁也没寻见,想来他们早已经到了。

一转弯便是丹青阁,男孩才终于打破沉默,轻轻拍了拍东方雁肩膀,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道:“三姨娘脾气不甚好,妹妹仔细着点。”才一转身当先进了院子。

一路走来杳无人烟,东方雁几乎就要以为东方府确实是人烟稀少,然而一进了丹青阁才发现原来是另一番景象。

几十名侍卫列队分开成两排,身后则是府里的仆人,林林总总算来也有百余人。

此时侍卫在一干仆从前,夹道站在青石小路两旁,使本就狭窄的青石小路更加拥挤。

见她过来,仆人们弯腰行礼神态恭敬,“小姐。”

侍卫们目不斜视,也不曾开口言语,只是人高马大光这样站在两旁便让人觉得遮蔽了所有的阳光,十足的压迫。

东方雁如若无人之境,平淡的看不见一丝表情,脚步平稳缓步而过。

鹂儿怯怯的望了一眼,却看东方雁神色平静从容,便也定了定神跟着走去。

前方的侍卫们目不斜视站得笔直,在身后没人看见的地方却在挤眉弄眼。

有人嘀嘀咕咕,“哟,小姐挺有气魄的。”

“小声点,三姨娘叫我们吓吓她,现在夫人不在了,还是哪方都别得罪的好。”

远远有一个小小身影悄悄的挪近,没人注意。

直到快到厅前,青石小路走完了三分之二,鹂儿已经有些满头冷汗,却不是因为秋天不算热烈的日头,也不是因为这条倒长不短的小路让人坚持不住,而是东方府里的侍卫全然是前朝上过战场的兵们,后来战争停止便解散了军队,然而常年打仗的汉子们也没个一技之长,愿意的便留下做个侍卫,不愿的便领了一笔银子回家种田去了,然而上过战场凝练下来的气势却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何况鹂儿实在是个年纪尚幼的孩子。

最末一个人眼看身形还要高大几分,突然大喝一声:“行礼!”

声音之大,却是震得地面都颤了颤,鹂儿的腿也跟着颤了颤……

更惊人的却在后面,震天的吼声突然爆发,惊走了院里一片鸟鸟雀雀,“参见小姐!”赫然是拿出了练兵喊号的架势。

东方雁嘴角一扯怀疑此时会不会半个曜日都能听见,真正在意的却不是这个,目光远远看着前方,有些莫名。

鹂儿一惊低呼,险些就要惊叫出声,终究还是堪堪忍住了。

夹道两侧侍卫躬身行礼后几乎只留下足够两人平行的距离,东方雁不慌不乱连脚步都没停顿,声音静止之时,仿佛一时间气氛都如水凝滞。

直到快要到了青石小路的尽头,东方雁才平静开口,“各位请起。”声音稚嫩,却散发一种与稚嫩的声音截然不同的老成气势,毋庸置疑的铁血气势。

此时心中却是在冷笑,下马威吗?就这点手段?

而方才远远偷跑出来的东方菁恰恰听到如此震天的呼喊也是吓得一软,好歹扶着门框堪堪稳住。

突然听见:“哇!”的一声,其响亮也不亚于方才。

顺着声音一看,却赫然是先前见过一面的东方含小家伙,此时从地上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冲到东方菁怀里大喊大叫:“哇!锅锅,怕怕!”

东方菁显然也是许久没安抚过东方含这看得出来不爱哭的孩子,难得一哭反而有些一发不可收拾,泪珠子吧嗒吧嗒往下掉,落在地上响起清脆的声音,实在令人束手无策,此时东方菁也是手忙脚乱,又擦眼泪又哄又抱却丝毫不见功效,急得满头大汗。

侍卫们一张老脸有些挂不住,有人悄悄嘀咕:“惨了,小姐没吓到,倒吓着三小姐了。”

“诶,你别说小姐这气度倒有几分像老爷。”

“我觉得明明更像夫人。”

“诶诶小声点……”

身后嘀嘀咕咕哪里躲的过东方雁的耳朵,只是不予理睬罢了。

此时东方雁也已经走到了青石小路的尽头,眼看东方菁什么法子都试过了,却也没能止住响亮的哭声,一边擦汗一边擦眼泪,难为了大冷的秋天也给弄了一身的汗,着实狼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