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七、花飞花落花满天,只是落花无人怜

作者:雾飞樱 字数:275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庭院深深深几许。

步入门亭,如入无人之境的踱过正厅,除了一开始迎门的小厮一路当真安静的出奇。

即使通报了也无人相迎,诺大的宅子,东方雁缓步而行,孤凉之感迎来,寻不见家的感觉。

一入内院,白石精雕荷顶缠枝纹栏杆,迎风吹来古色古香的气息,远远可以见到对岸白石小亭,似乎一切都没变,又似乎一切都不同了。

相同的是风景建筑,古香韵味,不同的是池中不再荷香悠悠,昔日红颜再不得见,物是人非。

此时缓步而行的自然是东方雁,难得回京,无论如何要回‘家’一趟,免得落人口实,犹记早晨出门时表哥复杂神情,“雁儿,孟家的大门可一直为你开着,过两天我们去看你。”显然是怕她受了欺负。

她却是一笑示意不必,若是不放在心上的人何谈欺负呢?且让她自己吠去吧。

回身一望,瑶阁。

万事之始,自己从这里降生,出生便是与生母的死别,由于出生娘亲便去世了,又从出生就只笑不哭,后庭中流言蜚语如漫天雪花,她何尝不知。

克死生母,妖星转世,一个比一个离谱。

那又何妨?她东方雁何曾在意过外人的眼光?

其实自己哪里不曾心伤,内心倒更渴望用什么来换一分母爱,偏偏命运弄人。

清冷的眸中倒映着瑶阁之影,两层木楼,琉璃飞檐,尽显大气,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仅这园中仿佛被它气势笼罩,成为诺大园中最打眼最大气的一阁。

即使是东方府主人——东方柏,也就是她爹居住的松魄居也被摄其光芒,显得平淡无奇,似乎其主人想在某人心中得到主人的地位而甘愿臣服,又或许瑶阁的主人也曾经在主人心中占据诺大一隅,无人可比,所以给她最大的殊荣?

起码现在,都已经无从求证了。

然而自从孟婉柔去后,东方柏常年借口戍守边关不归,使得园中瑶阁松魄居颜玉阁这些本该因主人存在而万分热络之地,此时却显得格外冷清。

曜日王都,依山傍水而建,上至兮江分流川河,外围兮江环城,城门再倒引川河围城,然后再分流至各家庭院中又成一丽景,北临洹山,山脚再建狩猎场,地理不可谓不佳。

此时庭院水声淙淙,流入思绪,再流去那一分无以为记的惆怅,潺潺远去。

那一份深沉,鹂儿看在眼中尚不知如何开解,便只能默默作陪,不忍言语。

一别经年,东方雁惆怅之余对那个方向深鞠一躬,低语道:“母亲,我回来了。”

鹂儿咬唇,眼中不忍的看向东方雁,明明自己身世尚算可怜,如今东方雁眼中积蓄的悲伤却更令人心碎。

东方雁不满五岁,且从一出生她就陪在身边,而那不是五岁孩童能露出的神情,更像高山雪顶孤寂的狼发出无声的哀号,痛彻心扉。

只有东方雁知道,这不是单纯的孩子的心碎,而是两世为人仍旧得不到亲情的温暖而加倍痛苦的心碎,比自己预计中的的来得更加猛烈,无所适从。

终于,咬咬牙,鹂儿也对瑶阁深鞠一躬,心中默念:‘夫人,鹂儿会照顾好小姐的,您放心吧。’

东方雁起身,再望已经恢复了平静如水的神情,望着身后鹂儿,挑挑眉不做言语,转身向里院走去。

没有下人引路,这个从出生便离去的家,却如同在心中有张地图一般。

东方雁走的步伐坚定,方向也是精准的,如同已经走了多年,或许又何尝不是午夜梦回日日相思呢?

突然东方雁顿住脚步,鹂儿不解地跟着停了下来,疑惑之间正要开口。

“妹妹?”语气一分犹疑,三分不确定,五分试探,却在尾音中夹杂一分欣喜。

东方雁回过身却是纳闷,身后的男孩明明与自己年岁相当,怎知是妹妹,不是姐姐?想了想,大概府中有人排了辈分,自己不知而已吧,便也作罢。

身后突然发出的声音,惊了鹂儿一跳,差点惊叫出声!这人走路怎么没有声音?一时愣愣看着身后华服男孩,反应不来。

东方雁却一点也不惊讶,仿佛早预料到身后有人一般。

平静转身直视眼前看年岁与自己一般大的男孩,长眉入鬓,高鼻薄唇,还未长开的稚气脸庞,却有三分精致,七分风情,眼目清澈,倒映着自己的影子,光华一闪间隐隐逼视出琥珀色的光彩,一转眼再消失不见。

精致的脸庞,稚气未脱,却有一水令人惊异的华发高高束起,配上气度沉稳的姿态和风情万种的面貌,却有种说不出的妖异。

然而讶色不过一闪,便敛于眼底,不辨情绪。

男孩看东方雁十分沉静不做言语,此时脸上露出一分局促三分无奈,五分失落一分悲哀的复杂神情。

微微低下头去,几不可查的动作,东方雁看在眼里,低眉颔首,微微欠身,“是,见过哥哥。”

鹂儿才惊觉自己直直的盯着别人看十分无礼,连忙福身,“见过少爷。”

不知道眼前男孩在府中排名几何,便只能以少爷称呼。

不怪鹂儿,孟国公府原本安排了嬷嬷给她补习大家族丫头的规律和东方家的情况,结果正说到这里,孟府忽然琴音响起,恰逢是院里看着孟婉柔从小到大的老嬷嬷,一听到熟悉的琴音几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不住的掩泪,琴音散去时却也忘了要说什么,一转身走了。

留下鹂儿一脸疑问,不过自然也是怪不得嬷嬷的,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也是正常……

男孩不在意这些礼节,此时却一脸惊喜上前一步,随即反应过来,又后退一步,讪讪一笑:“额,妹妹你不怕我?”

下意识的摸了摸头发却像怕惊吓到她,又微微后退一步,眼中矛盾纠结,似喜似忧。

东方雁前世却也听过有人天生华发,却没见过。不过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当下露出有些生涩又不显唐突的笑容,作为一个不到五岁的女童表现得十分恰当。

“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既然来了我们也只有接受现实,是吗?哥哥。”沉静的话语,仿佛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毕竟是五岁的孩子,听到这话愣了一愣,却十分欣喜,“真的吗?妹妹是这么想的吗?”

语气掩饰不住的轻快,显然沉稳不是他的本性,不过将自己的心性深深掩藏在沉稳的面具之下,东方雁一眼看出,只不过再沉稳,也只是个孩子。

“三弟,可得走快点,我们今天还要迎接妹妹回家呢!”远远地顺着风从食池塘那头传过来,声音娇俏可人,话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只是透过石栏的缝隙远远看去,大概比白色石栏高一点的两个人,六七岁的年纪,语气却略微有些阴阳怪气,脸上更是毫不掩饰的嘲讽笑容。

模模糊糊听见男孩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听得真切,“菲儿,你自己不是说少和怪胎说话吗?”语气中嘲讽更甚。

两个人一脸嘲讽的说说笑笑,却是一脸的傲慢跋扈,此时慢慢的顺着池边,渐渐走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