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六(一)、本是酣夜却无眠

作者:雾飞樱 字数:241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时间真快,前几天还没打花苞的。”孟梓桑呐呐咕哝。

“这叫醉杯盏莲迎客来,雁儿来了,就开了嘛。”孟凡林神情愉悦轻笑着,“雁儿,快看看别的地方,有什么需要的就说,女儿家的东西,可能我们也有想不到的。”

“诶?哥哥准备的??”东方雁愣,房间如此精致淡雅,她以为会是舅母或外婆准备的,没想到两位哥哥也有如此细腻的心思。

孟凡林微红了脸,转到边上轻咳,孟梓桑哈哈一笑,一手拍上孟凡林肩膀,“这会儿不好意思了?一说雁儿要回来的时候谁天不亮就拖着我起床,满大街疯跑的?”

难得逮到东方雁也在的机会调侃孟凡林,却是更加的变本加厉,孟梓桑一脸笑谑,“绸缎庄胭脂铺一呆就是大半天,挑的眉飞色舞,不知道被那些夫人私底下怎么洗刷,雁儿用的着那么些首饰吗?那么大一盒胭脂,天啊。”孟梓桑摆出一个夸张的神情,夸张的低头嗅嗅,“弄得我觉得现在还一身胭脂味,嗯,这衣服还要再洗洗。”

孟凡林早就脸红到了脖子根,对孟梓桑投去一个哀怨的眼神,却都愣愣不知如何开口。

东方雁如何不感动,古代封建的风气两个男子逛绸缎庄也就罢了,还逛胭脂铺?多少风言风语还尚且不知,两个哥哥如此上心,凡事亲力亲为,自然几分真心不用多说。

不过大哥孟凡林一副深沉稳重的样子,买胭脂还眉飞色舞???那画面太美,她不敢想,多半是二哥瞎说。

“那……外面那间?”东方雁已经失去表达能力,对这房间的强烈反差不知如何形容。

孟梓桑一拍额头,“那当然是你贴身丫鬟的房间,正门在这边就是待你也看一看,从那边也可以进来而已。”随手一指,又是一排屏风,恩?正门在屏风后面?孟梓桑摇头,“那是浴房,再那边。”

望过八扇屏风的浴房再望,那一望连绵的长排雕花木门……纳尼?八扇门?!

东方雁咋舌,单就门口那间小房就比她在雁园的房间还精致,何况主卧……

是这里太好?还是那边太寒酸?东西没有对比自然是最好的,而如今两相对比之下之前雁园那间还算不错的房间,顿时失了光彩。

啊!城里人真会玩!

东方雁从来没想过正街那一家铺面价值万金,孟家随手扔给了她,她又随手托付给了常子良,更阔绰。

不外乎托付给常子良时那呆愣的模样,她只道大惊小怪,原来是多么的情有可原。

‘吱——’一声门被推开一扇,恰好鹂儿端着水盆进来,小声咕哝着,“哇,八扇门,想怎么走怎么走啊。”说完,一抬头,看见几人都在,一愣。

“呀,参见少爷,小姐。”急忙行礼。

孟凡林刚压下满脸红晕,见终于有人来松一口气,方才不知道如果孟梓桑再继续奚落他,他会不会落荒而逃,一扭头。

“咦?”孟凡林惊讶的盯着书案,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尾雪白从青玉笔筒后冒出来,摇摇摆摆,不一会钻出一个小脑袋,雪白毛茸的大耳朵在烛光下亮的晃眼,探出头来,发现有人发现了它,索性也不再躲藏,迈着自以为优雅的猫步甩甩头晃出来,却一脚踏进了双雀缠枝的笔砚,犹不自觉地前行,在那蜡生金花罗纹宣上一脚一个落梅爪印,细细一排。

还想跳下书案,被东方雁一手拎着后颈,往后一扔,狐狸耳边只听到‘给我洗了去,还在闹’几个字和呼呼响起的风声,便张牙舞爪的扑进了鹂儿水盆中。

“叫你跟来。”东方雁拍拍手,一脸嫌弃。

所幸没有水,狐狸在盆中上蹿下跳,居然用愤怒的眼神挖了东方雁一眼被鹂儿赶紧端跑了,门外犹能听到鹂儿小声的叽叽咕咕,“叫你乱跑,这下露馅儿了吧。”

两孟呆愣,“呃,那是你的……宠物?”嗫嚅了半天拿捏不稳措词,曜日倒是很少见到用狐狸当宠物的。

东方雁挠挠头,似乎也在思索,半晌讪讪的笑,“恩……捡的。”

两孟厥倒……

此时夜深,两孟深知到了就寝时间也不好再呆在妹妹的闺房里,便也早早离去。

孟凡林规规矩矩,“妹妹早些休息吧,天色晚了,我们先告辞了。”一把拽了孟梓桑走。

孟梓桑被拖在身后大声说:“早点儿歇息吧雁儿,改天哥哥带你出去玩……”话没说完被孟凡林‘砰’一声掩上房门,声音隔绝在外。

留东方雁一人面对这粉帐深深,眼中复杂,站立不动。

按耐着想冲过去抱着锦被滚一滚的心思,还是就此作罢,前世压抑一生,什么都下意识的选择深色,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带来一点点几不可觉的安全感,却按耐不住芳华少女自然都有,却深藏心底不敢表露而被早早扼杀的少女心,平日里衣裳也尽量避开粉色,此刻内心纠结矛盾。

半晌,终于熬不过内心渴望一扑而上,在柔软的锦被上揉来揉去,滚来滚去,择床的人竟然意外的一夜好眠,直到天亮。

今夜良夜,有人一夜天光,亦有人一夜无眠,东方雁第二天还要回东方府请安,便早早的睡了,常子良一夜无眠,太兴奋!孟旋一夜无眠,太惆怅……

画面一转……

皇宫,景深殿。

一年未归的司马玄,自然受到来自母后的热切思念,父王寡言却抑制不住的慈爱神情,父王走后,母后抱着他嘘寒问暖,问他有没有不习惯。

细想来,虽然远离家中却似乎仍然是快乐充实的,远没有一开始的不习惯闹脾气,甚至坠崖那次的无声抗议了。

而今好容易回了家,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兴奋,于是陪母后待了一会儿,便回了自己殿中,宫中四岁离殿,年满四岁,便要脱离母后宫中自己另住。

此时望着床帐的精细纹路不语,夜深时刻,耳边忽然荡起白日琴声悠悠,脑中不自觉思念起东方雁的音容笑貌,暗叹,不过一天而已,怎么如此不习惯。

此时自认为不过是相处一年突然离别的不习惯,却在天光将明之时才匆匆睡去。

……

鱼府,悦微阁。

同样有人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