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六、血亲短别相见欢

作者:雾飞樱 字数:278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屋人气氛融洽,欢笑聊至天黑才将将散去。

出了厅房,大人们的主屋在东,与少爷们的知仪阁方向正好相反,出了正厅便在引露园分开。

孟梓桑一路欢言,倒也不失冷清。

孟国公府光是客房便是一个单独的阁楼,名四海阁,四海皆知己的四海。

三层建筑,与少爷们的知仪阁相邻。

孟凡林先安置常子良等人的住处,推开四海阁古朴的雕花大门,引燃烛火不知是什么原理,一星烛光竟足够照亮整个一楼方厅。

一脚踏进厅门,抬眼首望便是足够十人并行的红木阶梯,如黑暗中匍匐的巨兽,虽不得全貌,也自然有种古朴大气之风迎面而来。

不得不说,孟国公府全府上下大到建筑小到摆件无不是大气磅礴,却不让人觉得粗犷,于细节之处又有点点细腻与大气糅合下来,不突兀,亦有风韵。

抬头,也并不是迫人的承尘,一望到顶看得不清,却能看到比寻常屋顶自然高出许多,而在其它建筑中是不常见的。

虽然与现在的大多数风格不同,却意外的符合东方雁的胃口,嗯!就喜欢这样高阁开阔的风格。

“常兄,这便是四海阁,共三层七十二间房,现在无一人居住。日子仓促没来得及仔细收拾,还请常兄先屈居一晚,明天我府再派丫鬟来好生整理一番,若有需要可随意吩咐,招待不周,常兄莫怪。”

孟凡林虽寡言,却沉稳不失分寸,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桌上几上纤尘不染,没仔细收拾只是生活用品不齐全罢了,不过相信明天就能置办了来,在这个购物不便利的时代,从收到消息开始布置,也算是神速了。

常子良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满,毕竟一时冲动跟了来,人家来不及收整也是常情,当下一揖,“子良多谢孟公子,只怕以后多有叨扰,还望公子莫怪才是。”

孟梓桑受不了他们你揖我让,当下擘着烛台上了楼,“东怪西怪哪有什么好怪。”

一脚顶开首当一扇房门,“雁儿的客人就是我们的上宾,现在正好没人住,来沾沾人气也好,免得闲置了好好一栋楼。”

说完,孟梓桑大摇大摆顺着二楼环了整整一圈,在楼梯口站停,烛台一递,“喏,还有三楼,从这走三层共七十二间房,一层二十四间,想睡嘛睡哪,一天睡一间都行。”

孟凡林头疼的扶额,对常子良却是温和一笑,“这人一根筋,但话也在理,常兄别客气,当自己家便是。”

东方雁三蹦两步拉着孟梓桑直窜三楼,示意孟梓桑照照房顶,迫切的想看看什么构造。

孟梓桑对妹妹自然言听计从,干脆伸指一挑,掌中劲风一闪,瞬间照的满堂光亮。

一看,竟在梁上高悬一顶琉璃圆盘宫灯,下悬挂直到二楼的菱形琉璃晶块,依旧是普通烛台引火,却在烛火缤纷折射下一圈亮过一圈,共九层,越往下晶块越少,聚齐了一层一层的光线反而只剩一个晶块的第九层,光华最是璀璨,直把整个楼上上下下映得恍如白昼,三层高楼一眼尽收。

一星烛火,竟然胜过万千灯盏,何等的巧夺天工。

这一刻,楼上孟梓桑眼光宠溺半拢着东方雁娇小的身影,楼下孟凡林眼波清澈,抬头轻仰,神情平静,而落在东方雁脸上的眼波,略显平静,细看却也看得出与孟梓桑神情异曲同工的柔和。

常子良望着华美灯光一时怅惘,孟旋却别过头去不愿与此刻亲情脉脉相接近,反而怕被灼伤,一闪而过的寂寥。

东方雁清澈眼眸倒映着暖黄烛光,心底似乎有什么屏障遇上这明暖之光,带了一丝丝冰雪消融的迹象,却平静无波,声色不显,一时众生相,多年以后独留岁月醇香。

当夜孟凡林以知仪阁没来得及收拾为由,让孟旋留下与常子良同住四海阁,孟旋没察觉似的笑嘻嘻应了。

三人相携回到知仪阁,领东方雁上了阁楼,却是排排空房,间间收拾妥当。

东方雁微微无奈,这根深蒂固的家族意识哟,虽表面接受了孟旋,却还是不让他和本家子弟同住,不过孟家能毫无芥蒂的接受他已经是实属不易了,又怎好强求??

多年以后有机会相问,即使是大家族素来亲和又怎会无缘无故接受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记得孟凡林摆出一个单手托腮的姿势,十足的模仿他爹孟云飞的姿态,轻轻摇头神色似乎是无奈却深藏柔和,“婉柔经常捡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回来,捡啊捡的就习惯了。”

东方雁:……

当东方雁被领上阁楼看见自己的闺房那一刹那,仿佛被惊雷劈到,一时呆愣——

进门是一间不大却精致的厢房,妆台铜镜衣柜样样精致齐全,好像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些女儿家用的东西了,此时有些来的太突然差点被吓到……似乎没想过仓促住上几天也会收拾的如此齐整。

这间屋子比在雁园的屋子小一点,但胜在精致,不张扬却处处透露大气内敛的风格,东方雁却已经相当满意。当下对轻质柔软的床铺致以诚挚问侯,却被孟梓桑一把拎住,东方雁转过头表示不解。

孟梓桑孟凡林一左一右引她进去,略过床铺才注意到,床铺后面有一架与床铺颜色近似的精致花鸟嬉戏图案的绣屏。

伸手一拨,粉色!

铺天盖地的粉色!

铺天盖地柔软娇艳却不堕风俗,衬上色泽略深的楠木家具更中和了其中粉腻轻浮的气息,于粉艳中带了一分严谨,却恰到好处的不压抑不沉闷,大气中不显张扬,严谨中不失活泼,相得益彰,且少女心满点的粉色。

而且大!

特别大!

大到从房间这头走到那头起码要半刻钟,粉色的帐幔轻轻垂下,微风带过水波般的觳纹,再不着痕迹地淡去。

空气中似有似无的淡香,不是熏香,却是楠木本身清而不淡,香而不俗的木香,不经意间撩过鼻尖,细闻时却又消失不见。

长长的羊绒地毯,展示精致的西番莲花纹,暖黄色一卷展开,铺满房间。

楠木雕花的衣柜妆台,不是经典的缠枝花图案,而是一个个雕了梅花,梅花栩栩如生,不凌人的傲气深藏在骨,浑然天成。

半开轻拢欲语还羞的,将起骨朵静待盛放的,盛放之极极尽绝色的,花瓣花蕊上的细丝脉络都力求完美,精致的出奇。

顺着花枝往下虬劲的枝干,偶有飞鸟几个枝头嬉闹,一入此景,仿佛真正站在一地清雪里,梅香凛凛,扑面而来,耳边鸟语叽叽喳喳,一身的清爽。

屏案花鸟嬉戏的底图,再与窗边书台书柜等一应图案呼应,整个一副青山美景,优雅韵致。

走近,妆台上妆奁胭脂一应俱齐,半开的抽柜发钗环佩琳琳朗朗,在半明半寐的烛光中也难掩宝石的光辉,光华一闪而过,迎着月色扑上了书案。

书案上一盏透花清水冰纹盏,其中一枝轻粉睡莲渺渺亭亭,羞涩的抱拢,花尖深粉,由上而下渐浅,胜似豆蔻女子的粉颊,欲语还休。

两三张莲叶静浮水面,偶见一尾金红悄悄探头,怕见人似得又躲入叶底,单一盏睡莲嫣然,又胜过了一张彩莲竞芳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