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四(一)、梦回孟回,转初心

作者:雾飞樱 字数:283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厅内,两个八九岁孩童恭敬立于正厅。

孟英天径直坐上主位,见他坐下两人才敢退回座位。

东方雁坐在孟英天腿上,头上两个娇俏的包子髻更显年幼,晃着小脚。

左侧司徒烈执起茶杯轻抿一口,右侧依次是两个少年顺坐,司徒烈下方又是孟旋和常子良排位,单从排位一说便能看出家风严谨。

厅中一时静默只闻杯盏轻扣之音,右边第二个少年不时抬头打量东方雁一眼,又在东方雁目光扫过来之前低下头去。

半晌,孟英天才开口对两名少年道:“还不快过来见见你们的兄弟和表妹。”

话音刚落,少年一把弹起过来拉着东方雁衣袖,终于不用躲躲藏藏的偷瞄了!众人一见掩唇偷笑起来。

他拉着东方雁东看看西看看,孟英天再轻咳一声,才顿了顿,“原来表妹是这样的,怎么爷爷也不早说我们还有个这么可爱的表妹呢?”

少年丝毫不掩饰对东方雁的兴趣,语气爽直全然是欢喜之意。

自己开口介绍到:“表妹,我是你二哥孟梓桑。”

东方雁很喜欢这爽直明快的哥哥,脆甜喊到:“二哥。”

少年兴奋地随手一指身后,“这闷葫芦是你大哥,孟凡林。”

孟凡林看过来的眼神带着幽怨之意,孟梓桑全然不觉,才看向东方雁轻轻颔首示意,“表妹。”

声音温润尚带几分青涩,语气也略微轻快,只是大约稳重些,不似梦梓桑跳脱。

东方雁似乎觉得很漫长的日子里没有今天这般心情轻快,有亲人的感觉让她心里暖暖的,谁又会拒绝这来之不易向往已久的温暖亲情呢?

当下也点头回应,脆声喊:“大哥。”

孟凡林似乎脸一红别开脸去,东方雁似乎觉得有趣一阵好笑。

索性也没忘了孟旋,转身一把拉过孟旋向各位介绍:“大哥,二哥,这是孟旋表哥,前段时间撞坏了脑子记不得我们啦!”

孟旋一脸歉意羞涩的笑:“对不住。”

孟梓桑一拍他肩膀爽快道:“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告诉我们,都是一家人,别客气。”

孟梓桑又拉过东方雁去一边絮絮叨叨联络感情去了,孟凡林也拉过孟旋不时聊聊天说说话,没表现出任何异常。

两人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堂弟也没表现出其他,只是仍旧不如对东方雁热情罢了。

一时间孟英天看这兄妹俩谈天说地相见恨晚似的,说不完的话。又似乎透过这一幕望向不知道多久以前,神色惆怅。

似乎都很多年前也是这般,一家人坐在院中,桃花纷飞,从指间溜过,似乎看到了当年的孟婉柔兄妹几个,转眼被时光染得泛了微黄,湮没于滚滚回忆之中。

远远从正门走来一高大威武的男子,身着石青色补服,前襟的补子上绣着仙鹤腾云遥遥感到严肃之气散发出来。

男子步履生风于正午的太阳下吹的衣袍猎猎作响,带着肃厉之气,大步步入正亭。

男子一把摘下官帽,脸色不快,正欲开口。看见厅堂中热闹非凡,一愣。

一时间众人默不作声,皆因他一身凌冽之气静了下来。

一时静默中只听清风穿堂而过,融了一厅静默如水。

高座上孟英天脸色一沉,声音不大,却自有威严,“云飞,干嘛呢?!一脸死相,外孙女回来了给我精神点。”

被叫做云飞的男子一脸呆愣,突然听见有谁没忍住笑,噗嗤一声。低头一看一个孩子精致可人,杏眼中笑意弯弯,小嘴樱粉莹润,出声软糯直萌化了一颗心。

东方雁上前行礼,“雁儿见过舅舅。”

孟云飞本就喜欢孩子,此时听精致女童一声舅舅,什么烦心事都暂且抛到了九霄云外。

看着东方雁一时出神,东方雁头上两个包子髻浑圆可爱,笑的甜甜,隐约与那年爽朗致意的妹妹,孟婉柔的影子渐渐重合。

眼中画面一闪,恍惚看到了那年桃花树下女子回首一笑,“大哥你看,今年春桃开得繁盛。”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

女子说罢折下一枝桃花递于身前,嘴上仍不放过调侃道:“妹妹送你一枝春桃,希望兄长大人今年桃花早开。”再顽皮的跳脱逃开,只剩背影,如枝头黄鹂轻快活跃,却转瞬消逝。

当时只道是寻常,转眼斯人却无常啊。

“舅舅,舅舅!”画面渐渐远去,只剩身前的小女孩儿,一手拉着他的袖袍,睁着大眼水汽迷蒙,撅着小嘴儿:“舅舅你怎么不理雁儿?看见雁儿舅舅不高兴吗?”说罢低头不知道从哪扯出张手绢儿,在手中绞啊绞,好不委屈。

孟云飞直接后退两步,一闪身出了正厅,东方雁转身调皮一笑,吐吐小舌头,手比大拇指,好不得意。

厅中人一副想笑不敢笑的神情,刚跟她说了孟云飞喜欢孩子就开始调皮捣蛋,只觉得眼前这鬼丫头翻脸比翻书还快。

只见高座上孟英天端着手中茶杯,老神在在的轻抿一口。

不一会儿,只见孟云飞风一般的冲进来,手中一个厚厚的大纸包,衣袍翻飞来不及落下,大手一递将手中纸包递于东方雁眼前。

东方雁双手接下揣在怀里,扬头甜甜的一笑,“谢谢舅舅。”声音清甜笑意灿烂。

一声舅舅叫得孟云飞神清气爽,心胸敞朗,看着眼前精致的孩子却做不出表情。细看之下还有几分局促,手指在袖中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这些小动作,自然逃不过站在面前身形娇小的东方雁眼中,几乎就在眼皮之下。

东方雁了然的一笑,伸出双手高高举起,语气甜糯,“舅舅抱!”

孟云飞几乎在语落同时伸出双手把东方雁抱在臂弯,怀中软糯一团,直软到心底。东方雁抱着孟云飞脖颈脸上一边一个软糯的吻。

孟云飞一愣,呆立在原地,只听司徒烈轰然大笑,抬步走过来拍他的肩膀调侃:“我就知道这鬼丫头降的住你,云飞啊!认了吧。”

孟云飞反手一推,轻啐:“去你的,把我外甥女带在身边那么久都不知道回来看看我们,你还好意思站这。”

司徒烈摸摸鼻子,“云飞,做人要讲良心啊!我千里奔回来来给你家雁儿又当老师又当爹的!我容易吗。”语气怨愤委屈,好不滑稽。

孟云飞一个白眼抛过去,抱着东方雁一本满足,不自觉的露出笑意,一边呢喃“还是女儿好啊。”

孟梓桑当即在一旁哀怨道:“爹爹爱雁儿更甚于我们。”

被孟云飞一脚虚踹过去,孟梓桑立马闪开。“去你的,臭小子,还跟你妹妹吃醋!”

孟梓桑躲开一脚神情夸张跑到孟英天身旁拉着爷爷袖子,委屈的说:“爷爷你看啊,爹爹打人,雁儿一回来我们就没地位啦!”

瞬间哄堂大笑一派祥和气氛,孟英天看着一堂充满活力的子子孙孙也不由挥去了三分阴霾,不自觉露出慈祥笑意。

东方雁眼看着人生百态,此时欢愉,一时竟迷茫了神思,身在局中,却不知心在局外。

繁花易落,春去秋来,前路漫漫,可曾有你?雾飞樱新开公众号,请大家搜索wfy96810(小樱子的生日哟~),有小番外等着你,有新角色等你来,欢迎与我,携手同游!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