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二(一)、似水流年,少年时光不堪负

作者:雾飞樱 字数:287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东方雁对秋狩一事却没有表现出十分的兴趣,只斜觑他一眼便收回视线。

半晌,语气淡漠开口:“我去干嘛?”

司马玄却没注意东方雁的兴致缺缺,只兴奋的说:“很多和你一般大的孩子都在,你可以去认识认识朋友啊。”

换来东方雁冷哼一声:“官场之间争斗不息,若寻不得一个知心朋友,不要也罢。”

孟旋若有所思的看了东方雁一眼又不着痕迹的撤开视线。

司马玄再迟钝也终于注意到了东方雁的冷淡,疑惑开口:“你怎么这么想呢?都是和你一般大的孩子才更好相处啊?”

东方雁这次头也不抬,专注盯着书本,颇为不屑的开口:“你是皇子,自然见了你都得有三分恭敬讨好,我们不同。”

末了看他神情疑惑,似乎觉得和他说这些也是白说,轻叹口气:“诶,你这么说我去便是,只是玄,别把人心想的太美好就是了。”

司马玄只看结果,一看东方雁答应了便是三分喜上眉梢,心情一好连带着对孟旋都笑颜相对了三分只问:“孟旋你也会去吧。”

恍惚感觉东方雁翻书的动作一顿,瞥见东方雁抬头深望孟旋一眼,眼中意味难明波光明灭。

孟旋也是一僵,掌中桔子险些滑落,但好在迅速反应过来,反手一捞接住,脸上却带着三分僵硬疏离:“我还是……”

东方雁装作不经意的偏头,视线落回书本,再翻一页才开口:“去,你也该回家看看了。”

孟旋一震,似乎震惊太过只能喃喃重复:“家?”

东方雁看他一眼:“怎么?家都不想回了?”

孟旋几不可觉的僵了一僵,转眼挂上笑容:“好,都听你的。”

司马玄只觉这对话没头没脑,神情一瞬间古怪,些许是疑惑,又或是心中有数?

当下气氛凝滞,于是为了缓解气氛摸出个玉盒,开口笑道:“孟旋,会下棋吗?来一局?”

夕阳照落,打在亭中。

只见东方雁倚在一旁百无聊奈的观战,两个少年执子对弈却画风迥异,一个神情淡薄胸有成竹,一个苦思冥想举棋不定,半晌不见落子。

鹂儿隔岸大喊:“小姐!公子!开饭啦!”

司马玄如释重负棋子一收,逃也似的跃上小船声音远远传来,“走了先吃饭去吧!”人却已经只剩远远的背影。

东方雁笑谑:“表哥,棋艺不错嘛。”

换得孟旋羞涩一笑,踏上小船伸手相迎,小狐狸也不客气一跳上船头依偎在孟旋脚边,安逸得很。

东方雁站在石阶上看着孟旋递过来的手,眼中厉光一闪刹那敛去。

微微一笑将手放在孟旋手掌间,孟旋紧握接过她温润小手,引着她一脚踏上小船。

一个下午,风平浪静中实则波涛暗涌,终于平静落幕。

一晃八月,金秋时节。

山中不知名的古木金黄摇曳,遥见远处枫红似火,碧浪如波,天光水色染了一幅锦绣河山。

山风一拂,带了些许秋的微凉,扫过佳人三千青丝秀细眉黛,樱唇贝齿,应了景色仿佛一幅山水佳人图。

可惜佳人年岁尚幼,且抛开那妖娆妩媚等浮夸辞藻,独留清风一许童真烂漫,却不损及文人雅意赏景之兴。

东方雁背倚栏杆,秀发随意用丝带捞住轻松而闲适,素手执书看得津津有味,时而皱眉沉思,时而清婉呢喃,似悲似叹。

细看何书?‘战国野史’……

司马玄:……

一看是禁书,顿时坏了司马玄的好兴致。

只皱眉道:“你一个女子不多看看诗经女戒等女儿家看的书,成天看这禁书上兵荒马乱乱世之境,真是失了兴致。”

东方雁听惯了司马玄的说辞颇为不以为意,干脆头也不抬径直开口:“人生百年只待且行且歌快意恩仇,那般明快潇洒,若真要我去学那三从四德、深锁高墙大院、相夫教子且待终日,才是世间最折磨人的事。”

说罢抬眼一望,孟旋一身青衣疏懒泛舟而来,水波荡漾于一池萧瑟荷叶败落之景,却让船上俊朗容颜挺拔身姿独成一抹亮色,东方雁眉角一挑埋书不语。

司马玄自小尊崇皇家教育,女子三从四德男子在外养家的概念早已根深蒂固,哪里听过东方雁满口超时代理论,正想辩驳。恰逢孟旋拾阶而上,生生住口,却暗横东方雁一眼满眼不认同。

小狐狸今天也在,一脸神气蹲在孟旋肩上,神情傲立好不得意,孟旋自肩上伸掌接过,狐狸站在掌心不待孟旋安置,便自孟旋掌中一跃,跃至东方雁书本上,挑衅的直视。

东方雁一挑眉,伸手拎起后颈皮毛腾空一丢,尚未落地,狐狸半空中一扭,又准备跃回东方雁怀中,被一只骨节分明却略显秀气的手半空拦截,顺势一抛,扔回孟旋怀里。

狐狸一阵天旋地转待回神咬牙切齿瞪视司马玄,发出低声吼叫。

司马玄早期讨好这狐狸分毫没起到作用此时也不再抱期望,视若无睹。

东方雁悠悠开口:“再来烦我一个月没有桂花糕。”简单精炼,直切主题,没有一份多余言语。

狐狸却仿佛能听懂,听到这话顿时偃旗息鼓气焰全消恹恹趴下。

孟旋轻笑一手抚顺狐狸蓬松的皮毛,笑噱:“如今倒是听话了?”这句话是对狐狸说的。

视线一转看向东方雁,又开口戏谑:“该开始见你追着它满山疯跑,如今可是没了兴致?桂花时节就这短短时日了,再停一月岂不是等一年?你这话可恶毒。”

女生嘛,天性喜欢大眼毛绒萌物,即使东方雁再与众不同也不能免俗。

司徒烈见了也大喊:“这才像个女娃麻!早说我把外邦那些猫猫狗狗都给你弄来啊!”

情绪激动神情夸张,东方雁嫌弃之。好几次见了司徒烈转身就走,司徒烈哭笑不得骂她有了狐狸忘了先生!

兴致一起,逗了一个月狐狸都爱答不理。东方雁热脸贴冷屁股无事献殷勤也受够了自己的傻样,便失了兴致。

谁知这狐狸有一天偷吃了东方雁的桂花糕便改了性子,卖萌打滚无所不用其极,东方雁却已经不稀罕了。

见东方雁不回答孟旋也不在意,顾自开口:“来接我们的人据说就要到了,你们收拾好了吗?”

东方雁皱眉:“孤家寡人一个收拾什么,话说怎么来这么早?”

孟旋笑:“司徒先生也要回去,到时候一起起程。”

东方雁合上书,脸色惆怅。低声呢喃:“家?”语气却是嘲讽的意味。

司马玄见此悻悻敛了神情思量着开口:“呃,要么你跟我回宫吧,你爹这次不会回来的。”

孟旋却问:“舅舅不在?舅母呢?”

司马玄脸色一变,一个肘击,眼神示意他不要说了。

东方雁拿起书,脑中掠过那血泊中的刚烈女子,心中一痛。化作平淡神色:“家母已去。”

孟旋一呆,一脸歉意,想说些什么,最后只说得出一句:“抱歉雁儿,我记不得了。”

东方雁目不转睛盯着书本,淡淡开口:“无妨。”

气氛一时僵持,司马玄不明所以猜不透东方雁的心思,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未尝可知,东方雁却一口咬定这是孟家二房亲子,真相越来越扑朔迷离,又似乎有什么正在浮上水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