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一、身在异乡为异客

作者:雾飞樱 字数:340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是谁脚步不停,怀中抱着才出生的婴儿,就要离开。

“慢着。”男子回过头面对嬷嬷,“即便如此,这也是我将军府的孩子,理应由将军府抚养。”

男子眉头紧皱,似不甘似愤怒似悲伤似痛心,用复杂纠结的眼光盯着嬷嬷背影,用他的角度,侧侧身,便能看到的襁褓的一角。

嬷嬷手上微微的颤抖,却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

“婉柔不会希望孟太君见到这个样子的。”

男子疲惫的开口道。

“是怕孟太君见到?”

她近乎是尖利的嘲讽,开口。

“还是怕外面的闲言碎语轰塌你这将军府?!”

嬷嬷语气愤怒轻蔑,但终是停下了脚步,面对男子。

“老奴相信孟太君更不愿意看到小姐唯一的骨血在你这将军府受尽委屈艰难度日,我孟府向来只相信行得正不怕影子斜!否则当初也不会力排众议将小姐下嫁于你,孰料竟是这般结局收尾!”

嬷嬷把‘下嫁’两字咬得很重,让人怀疑其力度能直接能嚼碎面前男子的骨头,带着几分狠意。

最终男子叹息一声,

“我…我……”

男子欲言又止,站在房里,阳光透过门照进去,落在男子脚边,身影——

无尽落寞……

孩子在襁褓里逆光打量着男子,华贵紫色锦云外袍,腰间系着浅紫色腰带,腰间一块残佩看上去竟然是生生一刀截断,落下及其工整却不平滑的断口,像是破碎难以重合的镜子,悲凉萧瑟点缀于一身华服之上?生生显得落寞。

再往上,尖削的下巴挺立的刀工雕刻一般的鼻梁,直达饱满天庭,英眉大眼,不得不说这皮相颇具英俊气质。只是紧抿的唇,加上此刻眼中晦暗难明萧瑟颓然却显得苍老,无奈。

如果抛开这些大抵也是个不怒自威高高在上的主。

此时,男子却在浮梁下皱眉,眼神晦涩盯着襁褓中的孩子,一身仿佛被黑暗浸泡——

那华贵的的紫色暗色如水光流转沉闷滞涩,仿佛阳关再近不了他身,只留得他只身一人?在冥冥幽水中喘息挣扎不得解脱。

衬着黑暗中,隐约照亮的床榻一片赤红鲜血,如同地狱中的血手,无休无止的缠上那人——

心,如此森凉。

带着盛夏烈日都不能驱赶的冰寒,静默的伫立在黑暗之中。

眼光打量着男子,她知道,这个也许是她爸爸的男子不喜欢他,那不甘那凄楚都透过她意图看向另一个已经逝去的故人芳华,看向那个一回头就能看见,却倔强不愿回头的人。

男子终于意识到,那怀中婴儿睁着双眼看着他,目光清亮如水倒映着他此时狼狈,眼神是平静,不带有一丝情感,也不带有一丝婴儿应有的稚嫩懵懂。

就那般仿佛看着他,又没有把他真正放在眼里的平静眼波。

让人心惊……

嬷嬷也收回看向房中那清丽身影最后的一眼,看着地面——

“既然如此,恭喜将军喜得贵子,老奴是夫人带来的人,此时小姐已去,老奴自当告辞,烦请老爷让老奴待夫人的后事安排妥当后,放老奴离去。”

嬷嬷眼光平静,一如一潭死水,死死覆盖住内心的悲凉不泄露一分。

“来人!安排夫人下葬!”

男子抬手招来等在院门外的管家,身形在一片黑暗中沉没,看不清脸上表情。

孩子于黑暗中仿佛眼中生出一幕图画——

黑暗宽阔的河流,灯火照亮的天光,于一片绯靡缱绻红色花丛中一闪而过?待她回神,一片新绿翻涌着波浪一般,荡漾着向另一侧几乎不可见的楼台奔波去,濯濯碧波炎炎烈日,风儿吹过荷塘涤荡暑热,舒爽得让人想一路笙歌高歌而卧。

心念所致,一张嘴?落出一串珠玉。

闪耀着乌黑明亮的光泽,于阳光下又荡漾着彩色的光?

她一惊,这是前世一直戴在身上的黑曜石,怎么会在嘴里?一时她自己都没发现!

嬷嬷惊奇的望着她,再低头望着那串珠串,日光下荡漾着彩色的光,细看成色上等光耀华辉的黑曜石手串?她看了孩子一眼,孩子也看着她?眼光清亮如水。

嬷嬷心中一动?

抬首看看男子背对着她,似乎正和谁争吵着什么?连忙将手串塞到襁褓下婴儿小手中。

婴儿对她展颜一笑?糯糯的小嘴一张一合,像是用口型是在表达感谢???

嬷嬷一想,孩子怎么可能眼神那么清明?还对她说谢谢?暗骂自己老眼昏花,看到婴儿的笑容,却也展颜一笑?

孩子的笑在这世间最纯净无邪浸染心脾,只觉得笑得心间柔软,像是一道柔光驱散心中的郁闷阴霾?

她轻轻晃动襁褓,心里只被激发出母性的光辉,心中想到这是婉柔的孩子,现在就看出大概性子像她一样古灵精怪吧。

便如同遇见她的时候,家世显赫,却没有一分世家小姐的怪脾气,将她解救与追杀之人的刀下,那时对她一笑,明亮耀眼似天空中的骄阳?直照进人心最黑暗的一处,永久停留散发温暖,直到香消玉殒的今天,也一直会蔓延至今后。

此时,旁边的争吵嘎然停止,望着这方挂着温暖诚挚微笑的一大一小。

“哎哟喂,我说夫人这孩子可真乖巧,那边还没凉透呢,这边就先乐上了?可真是好孩子。”

遥遥听见一尖利女声响起,阴阳怪气的开着口,抬头之间珠光宝气装扮间满是铜臭气味满头珠钗在太阳下晃得人眼花的女子挽着夫人髻昂首挺胸掐腰而来,步态像只斗胜的公鸡。

嬷嬷抱着孩子不卑不亢,是谁明嘲暗讽?

“也没有三姨娘赶巧,做了十年侧室,终于有翻身之望了,只怕不要是美梦太美,眼界太高才好。”

“你!!”

公鸡姨娘气结,双目通红,被戳到痛处怒发冲冠,一瞬间气势全无摆出一份市井泼妇的架势来!

“你不过一介下人如何有资格说我?!不过是个刚进府两年!跟了个身份高贵的主子,就以为你一手遮天了?你有什么立场站着跟我说话?!我可是老爷的姨娘!现在你主子不在了可没人护着你,嚣张什么?!”

嬷嬷和男子听见这话各自颤了一颤,男子厉声道!

“芝芝!说什么呢…”

话音未落,被嬷嬷截断——

“是,老奴只知道夫人就是夫人,姨娘就是姨娘。不论何时过门始终是当家主母,不是尔等姨娘可以大肆评判如此放肆之人!”嬷嬷眼光炽热一步步向前逼去,那名芝芝的女子竟被这气势震慑连退几步,似是才反映过来这不过是个下人,便准备奋起准备再战。

“芝芝!退下,如今你越来越没有分寸了!”男子厉声怒喝。

女子身子一缩,看向男子,只见男子面容平静却自有一份威严生出,不禁压住她气焰,只好躬身应是连忙退下。

男子上前,想从嬷嬷手中接过婴儿,婴儿见此向后一缩,眼中竟流露出小兽般害怕之意,男子伸出的手一颤,心想刚才那孩子眼神如此平静炽烈一定是他心念恍惚心生错觉,苦笑着罢手。他望着小脸上眉间一抹朱砂似得鲜血,心中一痛别开眼去。

男子抬手招来下人,问嬷嬷,“雁儿?男孩女孩?”

“女孩。”嬷嬷生硬回答一句,又接着道:“老爷好耐性,此时才想起关心孩子老奴自愧不如。”嬷嬷一脸讥诮望着男子。

下人似乎惊讶嬷嬷不带尊称态度无礼想上前责问,却被男子抬手拦下。他知道,嬷嬷本不是府中下人,于婉柔亲如姐妹,这般情谊似乎是婉柔出阁之前就带回府中时发生的事了,他并不知道其中细节,只知道镇国公一家人对她也礼遇有加,当初要走是婉柔好生劝说才留在府中,现在婉柔没了,自然没必要对自己假以辞色,便默许了这般态度。

“嫡女东方雁,表字本来该是你母亲取的——”对着东方雁轻叹一声,“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现在婉柔不在了,我来代劳吧。”

男子神色复杂望着东方雁眉间一点朱砂,闭眼深吸一口气,“表字洛华。”像是用了莫大的力气来完成这几个字,说罢便沉默不语,由下人默默记录在案。

东方雁心中冷笑,一世繁华落于红尘,洛华落花,当真是在纪念那般明烈温暖如火炽烈的女子吧。末了,男子添上一句:“府中大小事宜完毕送去雁园,修养教习。”男子说完抬步离去。独留东方雁在身后露出嘲讽的神色。

说到底,还是在逃避,不想见她,不想因为见到她就想起那个女子,所以安排的远远地,说真的她也并不习惯这陌生世界等级尊卑高墙大院,这样也好,大、家、都、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