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二、序幕 忆当年,终不悔扑火化蛾浮生歇

作者:雾飞樱 字数:452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荣锦八年四月,自当年一别已有四个春秋。

山风掠过丛林幽深带来山间独有的清幽气息,拂过雁园映荷亭湖畔的青石,轻柔撩起东方雁身前垂落的细柔发丝。阳光透过石旁青竹青叶细碎的打下来,细碎的浮光落于东方雁身影上,打在东方雁手中的书本上,悠然照亮一段潦草可辨的篆字。微微泛黄带着岁月痕迹的纸张,封面上依稀可见‘战国野史’几个古朴大字。

‘开元八年七月,原来的金、易、典、岐四个大国群雄割据,以岐国与金国之间的摩擦升级为首打燃了战火。乱世出英雄,当时突然出现以轩辕,司马,赫连,战家,孟家,和原来典国王族夏侯家为首,带兵混战。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拉锯,终于等到了暂时休战,然而三月后却发生夏侯家将领齐戾弑君继位带兵参战一事,说起这段当时参战的英豪们想起当时夏侯家主仁心,救了于战火中失去双亲险些丧命的齐戾,知道内情的众人唏嘘不已。然而不等众人回神,战火悄然蔓延转眼已经又踏入局中脱身不得,纷纷带兵再次投入战火硝烟之中。

至此,四国覆。

大陆版图以五家为首各占一方,鸣金收兵。其中孟、司马占领东南一带,以荣锦为号定国。赫连氏于西南一带,紧邻荣锦以叹月河为界定国,国号盛英。战氏占据北方,定国龙浩。齐氏居东,国号慎。轩辕氏占据四国正中,国号大瀚,可谓是夹缝中生存,按理而言可谓是前狼后虎不得安宁。然而轩辕氏医术闻名,加之大瀚地理奇特山林颇多地势高峻,易守难攻,山林之中以轩辕峰为首林中毒物奇药数不胜数,光是林中瘴气,若没有解毒之法则使人全身无力难以自愈。

以此,反而正中轩辕家下怀,一时间竟成了铜墙铁壁无人肖想。其余小国如同星罗散布,于五国夹缝中艰难求生。再以五国为主相互制衡形成空前平稳之势。’

至此,合上书。东方雁暗叹在这里找不到一点熟悉的历史痕迹,然而大多与前世相近的习俗风格却让她愈加怀疑,但如此看来竟不是一个时空。

东方雁咂咂嘴,清风拂过池中碧玉盘般婷婷荷叶,带着舒爽绿意拂起东方雁颊边几缕碎发随风摇曳,她把书扣在怀中仰面倚着身后青石,眯起眼睛享受这难得的安静闲适。

此时若有人看见这一幕定然惊叹,风景如画碧波涟涟,池边精致女童带着在烦乱红尘中几不可见的满足澈然笑容,享受这人间难得美景。一般来说,一般是花甲老人解甲归田坐在田野乡间才会露出的彻悟般的笑容,就这样突兀又和谐的出现在画中女童脸上却不显丝毫违和之感,只让人在画外都能感觉到画中人的闲适安逸。

是的,四年间东方雁前世的记忆在无数个睡梦中点点复苏。至此找回了前生的大部分记忆,至此东方雁才年仅四岁就在记忆中找到了重生的喜悦和脱离苦海的闲适安逸,化作彻悟了然享受的微笑在平时不经意的体现出来。

记忆中——隐约记得斑驳的白墙围着墙内面积不大却透着温馨的福利院,院中的欢笑萦绕高轩经久不散,隐约有温柔的老师调皮的孩子,于漫长回忆中突然闪过一幕清晰画面,画面中金发琥珀双眸的温柔笑脸,沐浴在笑意温柔中蓝裙微笑的可爱女孩,带着甜甜的笑意撒娇的叫着蓝颜哥哥。

只见画面一转——黑暗的房间、狰狞丑恶假笑着的嘴脸、地下室的疯女人、墙上挂着饮血的长鞭、室内年纪相仿的孩子们拿着枪玩着你死我活的变态游戏,黑暗中看不清孩子的表情,此时是在惊恐彷徨着还是木然微笑着。

转眼隐约看见属于自己的影子蜷缩在角落中,地上躺着冰凉的小身体在黑暗中看不清相貌,而自己在黑暗中崩溃着哭喊着叫嚣着,房间里的大人漠然的拉出了尸体和蜷缩着的孩子,走廊炫目的白炽灯下女孩的表情木然的流下眼泪,嘴里喃喃着小白弟弟,弟弟……在寂静的走廊中悠悠的回荡。

东方雁紧抿着唇想象着当时自己的心情和死去的孩子的身份,然而当时神智太过恍惚或是记忆中强迫着自己不要想起这些回忆。每每至此心中窒闷难言,不过她现在是个唯乐主义者,既然过去了她也不愿多想。

画面再转——下着雨的丛林,泥泞的地上一串小小的脚印蔓延到树下唯一勉强容身的狭小地带,新鲜的带着血的兔子皮毛被随意地丢在一旁,面前一堆小得可怜的篝火中艰难的炙烤着带着血的兔子,远处树冠上被雷劈中燃起的熊熊火焰任雨势猖狂也不能熄灭。火焰映着女孩的狼狈脸庞,眼中却带着不服输的倔意和坚强,隐约记得事后埋了兔子皮勉强做了个小小的土堆一边喃喃着感谢兔子的英勇牺牲什么的……

记忆中永远是灰色的基调漠然的播放着前尘往事,突然一个女孩出现时黑白默片中闪耀出现其中唯一一抹鲜亮。刚通过前期训练的自己第一次踏足舞蹈训练室,灰暗充满死气的眼眸中倒映出少女悠然的跳动着轻灵的舞步。曼妙灵巧的身影在夕阳下闪耀出奕奕光芒,认真的神情汗水的挥洒,像是一抹强烈的光突然照进了黑暗,灼伤了黑暗中不肯自我救赎的女孩灼热了黑暗中不曾熄灭的灵魂。她隐约记得,这是和她一起被收养的女孩——鱼沉歌。

通过了前期训练,终于算接触到了这个杀手组织——舞的核心,培养的艺人们以各种难以想象的方式接近着公司接下的任务目标。在杀手界‘舞’算是很有名的——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是这个公司的对外宣言。

而鱼沉歌是个例外,对外,舞是一家娱乐公司,身兼数职,从歌唱到演艺直接横跨了整个娱乐圈。鱼沉歌是这家公司的招牌艺人,耀眼如曜日般的光芒下掩盖着无数血腥黑暗与肮脏,然而没人会把社会上知名人物的死亡与这家横跨多个领域,几乎算是暴露在阳光下的跨国公司联系到一起。

她想,鱼沉歌不知道——公司大楼里那些紧闭的练习室的大门内是怎样的黑暗,黑暗中年龄不大的孩子们厮杀着折磨着日复一日的进行着不能见光的训练,甚至同样站在练习室中一起练舞的孩子们都是那黑暗中的螟蛾。

鱼沉歌对那些孩子们都很照顾,她天真的以为那些都是公司培养中的艺人,却不知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她们的挣扎她们的崩溃她们的虐杀,她们被组织用血腥和杀戮洗脑之后得来的自我厌恶自我折磨直到疯狂,每年能够出道的部分是其他公司挖来的艺人用来掩人耳目,然而其他多数都是在那般失去人性的训练后还能坚持到最后的成功艺术品们,公司对艺术品的理念就是:绝对服从。玻璃一般通透的人儿,没有任何的自我主见,玻璃似得水晶心肝泛着后天制造的机器般的冰冷光泽。她们在台前绽放光芒的同时进行着光芒掩盖下的肮脏行径。

然而那些任务失败的中途死亡的艺术品们被公司以引退为由渐渐淡出公众视野,再被后来通过训练的孩子们源源不断的接踵而上,就像没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到哪里去一般,轻轻地出场再淡淡的谢幕,正如徐志摩所说,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甚至在那些曾经为她们疯狂为她们倾尽一切的粉丝们也在失落伤感中渐渐淡忘了她们的存在,恢复原本的正常生活,也许多年之后再问之,她们会努力思考半天才恍然大悟,哦!那时候我可喜欢她了!但是自从没有她对我好像也没什么影响,久了也就习惯了,充分发挥了人性最大的优点—人生苦短,且行且珍惜。生命一晃不过短短百年,哪有闲时紧抓过去不放。那时她想,大概她以后也是像流星那般划过天空风过无痕吧。

迎着风,东方雁仰靠在青石上淡漠的回想着,像看了一场无聊的电影,以她作为主角的无聊默片。以此为基础享受这从黑暗之中以死为名得到的解脱救赎,才得到现在明媚的时光。

电影逐渐演到了高点,画面渐渐染上了明媚的颜色,训练室中她和鱼沉歌沉醉的研究着音乐醉心着舞蹈,而她在鱼沉歌的纯粹笑容中几不可察的自卑着,越相处越更深的体会到两人的不同。

她的目的和她的不同——鱼沉歌的歌舞带着阳光般温暖炙热的温度,她的歌舞像阳光下的向日葵照亮人心。而自己舞蹈中总是带着森凉冰冷的温度,自己的歌是诱敌深入放松警惕的迷魂歌,自己的舞妖媚迷惑,让敌人在享乐和安逸中察觉不到——带着致命恶意的毒蛇盘旋在他们的脖颈之上,再在最不经意的时刻带来致命一击。

但是有幸对舞蹈和音乐的鉴赏和共同价值观让两人度过了一段相遇相知明媚温暖的快乐时光。只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她就接到了她的第一个任务,目标是财政大阀盛极一时的深潜集团董事长——东方义,任务地点在马尔代夫某个小岛的观景酒店内,接到任务的同时东方雁仔细了解了这个男人的资料,事业成功十六年前车祸丧失妻儿,未再娶,心里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是来不及等她细想便消失不见。

被派来辅助执行任务的还有出道已久的超级名模——莫奈,出道接近七年却从来没失手过,这次派她来主要目的是监督东方雁完成她的第一个正式任务,任务分等级,其实她手上鲜血已经沾染了不少,不过考核达到了,才能算正式杀手罢了。

大概是莫奈给她的映像太过深刻,以至于成为她记忆中为数不多还能刻画出面庞的寥寥几人之一。遥记在很久以前的混沌恍惚的记忆中出现过这个栗色长发琥珀色双眸笑意可人的温柔女孩,然而终于经过了组织的重造成为了现在的超级名模莫奈,眼中再透不出神采的光芒压抑着浓浓的黑暗,像是阳光再也不能照进她的眼中死一般的沉寂。

前后反差太大让东方雁记忆犹新,然而组织给她规划的剧本是一个最狗血也成功率最高的手法——差不多是色诱到暗杀的无稽过程却几乎百发百中让这个新时代管不住自己的男人统统在温柔乡中魂魄归天,致死不明白自己的愚蠢在哪。

她最讨厌这样的方式,不如一枪崩掉来得痛快。

澄澈的天空下湛蓝的海水,分不清谁是谁的倒影,就在遥远的天际线边不分彼此的交融在一起,东方雁站在二楼的观景窗边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像是只出现在神话中的天堂一般让人流连忘返的美景,而这里即将成为某人的葬身之地。

转过视线,斜斜的可以看见隔壁房间的大部分轮廓,三百六十度全观景阳台的设计是为了在这个浪漫而开放的地方发生一点寻常的粉色旖旎的温柔邂逅,算是岛上居民们对观景客小小的福利,却使得这个地方更多了一种开放包容的民风文化。

隔壁就是任务的目标——东方义的房间。这样的安排自然也不是巧合,在号称没有钱办不到的事的舞面前一切巧合都可以凭空捏造,包括一个不小心只剩两件客房的神秘巧合。

然而转眼看到隔壁房间内的景观却是让她瞬间血液冰冷凝结,鱼沉歌在那房间里满脸红晕,和她的剧本惊人巧合的相似,然而女主角却在这对的时间对的地点换成了不对的人!按照剧本来说,此时那房中应该是她引诱着敌人一步步踏进温柔乡再在不知不觉中踏进那森凉妖异的彼岸,然而此刻女主,不、是、她!

鱼沉歌抬眼看到了观景台上凝望着房内的东方雁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只见她蓝色波西米亚长裙在羊绒的金黄色华丽地毯上逶迤而来,推开观景窗眸中闪烁着不知名的光彩和温暖笑意明朗“雁儿?!你来拍戏?太好了,一会我们可以去逛逛,我有话要跟你说。”

东方雁一直注意着隔壁房内的中年男人,瞳孔一缩——只看见男人从西装外套里像慢动作播放一般掏出一个金属物件,多年对枪的浸淫让她立马意识到那是一把最新型号的便携式陨铁小手枪。与此同时她脑中飞快的计算着房间的构造角度和逃跑的路线,这和计划的不同!难道他意识到有人要杀他,所以随身带了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