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一、流年轮转终相见,昔日故人莫怀念

作者:雾飞樱 字数:256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啪’黑玉棋子落的白玉盘上清脆的声音响起。

“这下棋子全到齐了,你可得想清楚了,三盘棋你可输了两次了,这已经是最后一盘棋了。”有人得意地笑,声音邪魅性感,充满诱惑。

半晌不见回答,黑衣男子仔细看了看眼前女子面色,又幽幽开口:“出招吧,这盘赌局也进行了百年了吧,真希望看到赌局结束的时候,你是什么表情。”男子邪魅带笑的声音响起,细长的眉目一挑看向面前女子。

‘啪’又是一子落下,却是一双纤纤玉手,手执白子,莹润的白玉棋子在指尖翻转,却分不清棋子和执子之手哪方更莹润。

“说好的,三局。即使只胜了一局也是我赢。”女子脸上带笑,恣意张扬的气场散开,别一番水色风情。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去找司命增加他们的劫数了吧。当初说好是三个棋子的赌局,现在已经增加到了四个,不知道还会引生出什么变数。如果再增加难度可算你犯规了。”女子如银铃般的声音响起,语气中透露出对话之人万分熟稔,却带着微微的娇嗔和一丝隐然的无赖。

“当初立下赌局的时候可没有说不能增加难度,这是你的失策,现在又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来呢。”男子含笑出声,言语间不经意却带三分宠溺,万分柔情。

“那我不管,你出手一次,我就出手一次,公平竞争。”

男子心里腹诽:我聚风铃化灵的时候你明明知道又不阻止,明明就是你默认!现在来怪我增加难度,面色平静却是不露分毫。

女子却是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戏谑开口:“怎么?就许你冥邪大神放火,不许我海深瞳下仙点灯吗?”女子的声音细柔带笑,眼中却是一副饶有兴趣的眼神。

“是,你说的都对,还是把这盘棋下完再说吧。”语气无奈宠让,对话平常,却润了这静默空间。

半明半灭的天光里,高耸的白玉石台上有人执子对弈,身边云雾缭绕,谈论着某场看不出赌注的赌局。

棋台旁云雾湾起一汪澄澈池水,就这样如丝如缕悬浮在空中却奇异没有水滴渗出。镜子般的水面上映出的却是——东方雁的身影。

————————————————————————————————————

司马玄见几人半天不回来,他坐在门口越等越心焦。府里已经派人前去寻找,期间鹂儿回来过一次匆匆带了几个下人走,行迹匆忙根本来不及解释。

待几人回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算算人数比去的时候多了一人,几个下人手上担着木棒的一头,几根木棒撑着两件外袍,后来听东方雁说那是她做的简易担架。

担架上一件紫色衣袍搭在人的身体上,隐约可见是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心下疑惑,怎么雁儿带个人回来?这个人是谁?

东方雁若无其事从他旁边走过过门而入,司马玄着急一把拉住她衣袖:“雁儿,你没事吧?这是怎么回事?”

东方雁疑惑为什么问她有没有事?她看起来像有事吗?看了看他拉自己的手,骨节分明修长莹白。这样好看的手握着她的衣袖倒衬得一身白衣黑不溜丢。

东方雁一低头——哦买糕的!回来的匆匆也没太注意形象,衣服被树枝刮破了几处,什么花花草草汁液浸染得雪白衣裳早已是色彩斑斓,重要的是还有一头草叶,东方雁暗叹这不就是丐帮的经典形象吗?

东方雁一看面前光洁齐整的玄皇子内心瞬间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摸摸后脑讪讪一笑:“额,我先去换件衣服,晚点再说吧。”

突然一个白球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站在东方雁肩头对司马玄龇牙咧嘴喉间发出低低的吼声,司马玄一惊松开手后退半步,眼中却不是惊吓而是惊讶,东方雁却已经往里走去。

“雁儿!这只狐狸怎么在你这?”一脸惊讶。

东方雁半回过身,指指肩膀上的小白球歪歪头:“啊?这个你认识?刚才捡的。”说完转身进门。

留司马玄在身后张大嘴巴一脸呆愣,嘴里喃喃重复:“啊?捡……的……”

司马玄呆愣着,那年出现在狩场的不就是这只狐狸吗?甚至为了这只狐狸还跟大哥打了一架……

他看着那只狐狸站在东方雁肩头,这样的背影莫名觉得熟悉,脑中闪现过某些画面,像雾里看花,朦胧不可捉摸。

轰隆隆——

乌云突然而至浩荡而来,转眼遮没了浩浩烈日只剩下阴沉的天空,厚重的乌云仿佛要压在人们的头顶,惊雷滚滚终于是承受不住那雨水的万钧之力,带着又急又烈的力度打下来,打在房屋的瓦片上,打在墙外娇软的丁香上,打在欲语还羞欲绽将绽的琼花花蕾上,结结实实打下了夏天的印记,急于倾诉的以无可挽回之势落下,粉身碎骨于一地花瓣之中,同葬花海。

屋内,东方雁换好一袭湖绿色衣裙立于房中,司徒烈端坐在太师椅上,背后关上的窗也掩不住急躁的夏雨,丝丝缕缕从缝隙侵入,在楠木方桌上洇开一片,蔓延至茶杯之底围绕成一圈水渍,司徒烈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照你这么说,有人想杀那小子。那你这么留下他……合适吗?”司徒烈心念飞转,自打看见那个少年就觉得心绪不宁仿佛被什么牵扯似的,便越发觉得那少年眉目那般眼熟。

一时愣然,随之苦笑,怎么会是她?怎么会……心里犹疑着,满心苦涩。

东方雁表情平淡:“他们认为他已经死了,应该无碍。”

司徒烈眉心微蹙:“即便你想救他,平白无故的陌生人住入雁园,如果被人发现……”语气犹疑,闺阁小姐的别院无故住进一个陌生人外面会怎么传?却思量着用词怎么才能让她好好思考一下?

语气中深藏掩埋的复杂大概连他自己也不曾察觉。

东方雁却早料到会如此,不过既然出手,便救人救到底吧,当知道他横竖也回不去了之时就想好了对策:“那就给他一个身份,外公大概不会介意我多一个表哥吧。”

遥记当年嬷嬷带她去镇国公府时全府上下沉浸于一片悲伤之中,却只记得这个外公对她是极好的,当时记得百忙之中还塞了一个精致的小木箱给抱她来的嬷嬷,当时说找了人来照顾她交给那个人就好。

哪知道约好来接她的司徒烈来的前一天嬷嬷收到一封飞鸽传书当即脸色大变就离开了,以致于司徒烈来之前只能找了另一个府中的心腹婢女来照顾她。

此时却不知道就这么捡个大活人对她那么好的外公会有什么反应了……毕竟对他再好捡个便宜孙子可能……需要很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就是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