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三)、竹畔白鸟纷飞兮,崖下智救美少年

作者:雾飞樱 字数:350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危机四伏间东方雁小宇宙爆发,心跳如雷却大起胆子扮演着眼高于顶的傲娇江湖大派弟子。心里暗暗哭道:自己挖的坑,再深也得跳啊!嘤嘤嘤……

东方雁神色睥睨,摆出一副眼高于顶不可一世的样子,缓缓踱步于首领面前。

气势开阖所经之处众人皆被气势所慑不由自主后退半步,只见东方雁玩味的神情绕着为首男子上下打量一圈后停在男子面前,神情满是不屑:“我雁华宫百年归隐管你哪门哪派?哪门哪派敢与我雁华宫相提并论?就你?也配!”

为首男子脸上一阵青白交错,未确定雁华宫是何门何派也不敢妄加断言,只怕招惹了什么惹不起的人。

纵使现在他幽旋门也算江湖上半个龙头帮派却也不敢轻易得罪一些隐世门派,只怕到时候十个幽旋门还没开口就被别人一句话给灭了。当下只能陪笑道:“是,是,小人不敢。”

东方雁表情松动神色微微满意,颇为一副孺子可教的眼神,颇为高傲的开口:“算你小子有眼力见,看在你如此识相今天本宫就饶你一命,我雁华宫擅长毒针巫岐之术,若你小子刚才有半分顶撞现在便一命呜呼了。”

为首男子一脸惊诧,自觉没有什么毒发之召当下望着东方雁却是神情疑惑,只见东方雁颇为高深莫测的一笑:“欺负我的爱宠虽不可饶恕也罪不至死,罢了,今天本宫心情好就饶了你们。一刻钟里要是找不到新鲜羊血灌肠便会穿肠烂肚而死了。”

为首之人依然一脸疑惑,心头不由怀疑事情真假。却见东方雁整好以暇神色狡黠的问:“有没有感觉肚子痛?”众人面色一变。

“有没有想吐?”话音刚落,有人面色发黑神情莫名。

“想试试穿肠毒药发作是什么感觉吗?”东方雁笑得甜美,在众人眼中却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东方雁整好以暇伸出一只手摊开雪白的手掌比划着数字三,口中同时念着:“三、二、一~”

几乎语落同时,只见为首之人捂住腹部神色痛苦,众人皆惊。

也不分先后的捂住腹部,情况尚好的几个人上前拉起为首男子互相搀扶着准备离去,经过东方雁身边时不由加快脚步。只觉得这女子城府颇深行事诡谲,但能让几人毫无知觉的中毒绝对不能招惹!

最后一人经过东方雁身边时,东方雁低低一笑,众人惊得一愣顿时停住脚步不敢动,明明是那么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发出银铃般的轻笑,却让几人寒毛直竖听上去仿佛恶魔的耳语一般,指尖牙齿几不可觉的微微颤抖。

只见东方雁半回身轻轻一笑,笑容明媚樱唇皓齿却吐出让人胆颤的话语,带着戏谑一个字一个字的顿出:“太、慢、了。”

众人不敢多做停留纷纷驭起轻功几个腾挪便不见了踪影。

眼看众人身影渐渐远去直至消失,东方雁稍稍松一口气。

没来得及放松一下,便听闻树梢上传来中年男子特有的散发男性荷尔蒙的磁性男声,想来也是个中年帅叔叔,听声辩人:“雁华宫?”

似是觉得好笑传来一声低低的笑声:“东方雁,字洛华。你这妮子倒是耿直,都不改名换姓就敢欺诈众人,真是有趣。”

男子语气说出东方雁几个字已经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东方雁便也懒得掩饰了,弄巧成拙倒不如坦诚相告。当即躬身作揖:“还托前辈的福,否则雁儿不敢出此下策。”

男子声音间似乎来了兴致,这妮子不知何时发现了自己不说还隐忍不发定计制敌,当下便饶有兴趣的开口道:“哦?托我的福?我大可以袖手旁观视而不见,听你这话却是胸有成竹。那你且说来听听。”

“若前辈不出手相助小女定是不敢诈信歹人的。”东方雁只闻声却不见男子人,语气却异常恭敬。“若前辈想要袖手旁观大可以不理不睬,从前辈出手帮小女击落飞镖时便可以看出态度了。不知道雁儿说得对不对。”

东方雁顿了顿,屈膝行礼高拜:“民女东方雁参见太上皇。”

语落,男子从树梢上一跃而下,落地无声。

脸上三分震惊七分满意,他便是当今荣锦的太上皇——司马晟。

本来只是路过此地来看看孙子怎么样,昨天远远见他专心学习也磨掉了一身娇贵脾气心下颇为满意,便趁夜离开了,如果住在雁园太过兴师动众,不喜拘束不喜规矩的太上皇自然是不喜的,便宁愿到树上来将就一晚再启程回城,熟料遇见这精彩的一幕。

东方雁在他落地的时候便抬起头毫不避讳的直视他,只见男子衣袍是上好的缎面隐隐有祥云流彩暗纹在晨光下光波般盈盈流转,腰带这种细节之处都能看出来精工细制。腰间佩一块巴掌大的龙纹玉佩,质地翠润通透,腰佩下吊穗倒略显粗略,本也是上好的手工只是一比男子不经意显露出的王者气度和一身质地精良的衣料相比反而显得突兀,不过看男子还宝贝似得大摇大摆挂在腰间生怕别人看不到一般,想必还是意义非凡的。

男子容貌丰神俊朗年近不惑,岁月却丝毫没有在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只有经历岁月沉淀后反而凸显出来的成熟风韵。心里腹诽难道古代还没有受到辐射转基因三聚氰胺等荼毒个个都是风韵犹存妖媚众生的。

细看眉眼间与司马玄有几分相似,当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如果你猜错了呢?我要是袖手旁观你又怎么办?”

东方雁神色不变,拍拍膝盖自己起身悠然回答:“不过已是绝境,我一个小女子人单力薄也总归难逃一劫,不过也是一场豪赌罢了,赌太上皇你的良心和我的运气。”此话按常理来说已是大逆不道,直呼太上皇已经按罪当斩了。

男子却对她没有等他叫起便自己起身也没有任何不快的表现,甚至没有在意她大逆不道的言语,反而笑了笑:“那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太上皇的呢?”

东方雁心里暗暗叹息却思量了一瞬怎么开口,不能太过藏私也不能太过锋芒毕露,终归是埋下头说:“不过妄加揣测,偶然猜中罢了。”

只听男子爽朗笑声,笑着开口:“哈哈,你这丫头不说实话。罢了,便是我和你外公这交情便也当得起你这一拜的,朝廷那些长舌妇盛传你是个妖女,我看倒像是如有神通啊。会飞镖,识毒草,可惜没有内力稍加欠缺,你当真今年只有四岁?”

东方雁不语,妖女之称她倒是也略有耳闻,虽然园子里无人当面提起,却时常听下过山的下人们悄悄提及过。不过当事人十分之淡定无稽,流言者,三人成虎,嘴在人家身上爱怎么说怎么说吧。

不过听到太上皇直言不讳称呼宫里那些诰命妇为长舌妇也噗嗤一笑来了兴致,语气轻松便答:“流言者口口相传,几分真几分假尚且不知,不过小女时运不济罢了。”

此时听得刚才藏身的灌木后悉悉索索一阵呻吟,东方雁急忙跑过去把人拽出来。却见少年脸色苍白呼吸烫得惊人,不过短短时间竟然发起烧来,破碎沙哑的呢喃着:“水,水……”

东方雁可懒得找什么树叶一点一点来,直接拿起他的外袍走到溪边去打湿了水回来拧出水给他喝,动作一气呵成流畅之极,只是丝毫没有女子的温柔作风……

那边小狐狸默不作声悄悄蹿上男子肩头,那厢男子已经是目瞪口呆。不可能没察觉到小狐狸的动作,却也丝毫没有在意,一边自顾自得呐呐道:“此女作风彪悍,甚彪悍……咦?我怎么觉得特别像那个谁呢?”

忽然听得上方有人喊:“小姐!小姐!你在哪呢?”

男子连忙回神,想了想却开口:“雁丫头,老夫不想出面,待我送你上去你知道怎么说吧。”

英武明智的太上皇大人用膝盖一想自然都能想到司马玄能磨掉那一身坏毛病定然也有这丫头的功劳的,加上他和东方雁外公的关系,当下言语间便自带三分亲和,似乎叫的是自己家孙女一般。

东方雁低声回答:“是,雁儿谨记。”

动作太快东方雁看得不甚清楚,只见男子一手抄起一个,施展轻功只觉得几个连踏便到了崖顶,东方雁只觉得还没反应过来就到了,暗自思量着如果是司徒烈会不会有这么轻松。

那厢却听见男子逼音成线仿佛在耳边响起:“雁丫头,老夫去也,后会有期。”

转眼却连人影都找不到了,东方雁心里暗暗想也要去学个武功这种高大上的东西,江湖文化博大精深果真奇妙,等她学会了武功思量着也要去闯上一闯才对得住自己没白穿一回。

随着就见鹂儿从一人高的草丛中冒头而出,看见东方雁先是一喜又是一怒,变脸之快,不等开口便又看见地上昏睡不醒的少年,急忙上来询问情况。

PS:签约成功,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今天开始月更六万!喜欢的话请继续支持我!谢谢!

再科普一下,‘勾吻’就是断肠草,中毒三十分钟内用鲜血灌肠据闻有奇效,至于为什么非要说是羊血,当然是为了拖延时间,毕竟当时在山上羊就必须进城去找。再温馨提醒各位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认不得的野菜你不要吃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