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二)、竹畔白鸟纷飞兮,崖下智救美少年

作者:雾飞樱 字数:345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隔着灌木从东方雁趴着的角度可以看到几双黑色软底布靴就在面前来回走动,起落无声。突然听见头顶上正站在她面前的男子恼火的声音怒斥:“废物!十岁小孩都解决不掉!要你们有什么用?!”

随着话音未落‘哗啦’一声,身旁的灌木森亮刀光一闪留下了整齐的缺口。刀锋几乎贴着东方雁头顶划过,惊出东方雁一身冷汗。她甚至都能感觉到刀刃的寒气,激起她一身汗毛直竖!

幸好一刀之后没有继续便转过身去,要不然现在这破碎的灌木真正面对着细看保不准会看出点什么……

只听旁边几人讨好的语气说:“钱哥,这都一晚上了,那小屁孩肯定早没命了,副门主不是说做的自然一点吗?就这样死无对质多好。”

“哼!最好是这样,坏了副门主大事你我几个回去都得去幽部领罚!真搞不懂,门主一个未婚女子就带着这个野种成立帮派,还想扶这个小杂种做门主,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话锋一转,语气奇怪道:

“我就说副门主怎么会同意这么荒唐的事,答应的那么痛快?到头来还是要我们做掉他。”

谄媚的语气响起:“钱哥说的是,你辛苦了。这都找了一晚上了坐下来歇歇吧。”

听动静像是去溪边舀了筒水,再转回来递给面前男子,听男子冷哼一声席地坐下。将装水的竹筒恰好放在东方雁眼前。

东方雁暗暗叫苦,心里大骂:休息你个头!而眼下却不动声色继续屏息聆听着。

而眼下几人毫无自觉的跟着席地而坐,便侃侃而谈起来:“你们几个是后来的想必不知道,要说副门主喜欢门主好几年了。而门主呢?早些年不知道什么离开了一直没放出消息,只说是外出有事。四年前才回来,一进门就在问那个小杂种的事,可把副门主气坏了!”

有人问:“怎么那段时间副门主不下手把他做掉呢?现在门主回来了再动手不是节外生枝吗?”

“你们懂个屁,要说想做掉早就做掉了。那几年这个小子还小,副门主一是想怀柔的想法兵不血刃的抱得美人归,二来门主一走那小子就出事了不是摆明了说谁干的嘛!其实心里早想这么做了,这不,这几天门主又出去办事了这才逮到机会,可得办好了,不然坏了副门主大计可就惨了。”

又有人问:“这小子关副门主大计什么事?这有关系吗?”

面前男子骂道:“你个蠢货,门主满脑子都是这个小杂种怎么不影响大计?这小子死了门主才会好好为自己的事情考虑,毕竟门主年纪轻轻就带这么个拖油瓶即使想改嫁也没人要啊。等副门主娶了门主不就女人权财都有了,要不说你小子蠢呢!”

东方雁百无聊奈也听了个大概,心里微微猜到了少年的身份。撇一眼身旁昏睡不醒的男孩心想,这也是个可怜见的。

却忽然眼光一斜,瞥见不远处大树树梢上微微晃动,像是风吹的一般倒不引人注意……东方雁却深深地看了一眼才收回目光。

看他们半天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由心里焦急,一会撞上来找她的人可怎么办,这些个可不是园里那些个下人能对付的角色。

微微转头,恰好瞥见肘边几朵明黄色的小花,大概是刚才被砍落的。仔细一看心下一喜,花瓣内侧隐约有几个淡红色的斑点,‘钩吻!’这下可有救了,东方雁悄悄拈起小花,除去花瓣只剩花心,悄悄伸出手在面前盛水的竹筒里一搅。

头顶男子伸手一抓惊得东方雁猛地一缩手差点惊呼出声,好险,差一点就要抓到她手了!东方雁暗暗平复呼吸,方才太惊险了感觉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却不由得心口一丝扯痛,东方雁不敢大口呼吸而转瞬就不疼了,像是错觉一般。

听动静几人轮流喝了水,又有人去打了水回来放回原地。东方雁稍稍安心,勾吻剂量太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挥效果,接下来就是时间问题了。

不待东方雁松一口气,“唔嗯……”少年发出一声无意识的闷哼,惊得东方雁魂飞魄散!惨了!完了!没救了!脑子里闪过这样几个极具富有负面色彩的字眼东方雁欲哭无泪,今天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啊?!

几乎同一时间头顶喝声响起:“什么人!”

一把抄起大刀正要挥刀而下,忽然一团白影自东方雁面前闪过转眼跳出灌木,以疾风之势一脚蹬上了为首男子的脸上。轻松一跃便越到三米高的大石头的顶端,霞光披在毛发上金光灿灿一团,毛发在霞光中愈加显得蓬松和柔软,而一双幽蓝的大眼四下一望,尽显睥睨之姿~

被狐狸蹬在脸上的为首男子自是觉得失了面子,抬头一看石头顶端的小狐狸计由心生,顿时打定了主意,大喊一声:“活捉了它献给副门主!副门主送给门主若是喜欢也是意外之喜了!”

几人听令渐渐向石头围拢过去形成包围之势,却不过换得狐狸一个蔑视的眼神,恰被抬头惊望的东方雁瞧见。众人围着石头只注意狐狸竟然一时没发现抬起头的东方雁,东方雁自觉不妥连忙埋下头去脑子里想的却是:nnd,这狐狸成精了吧?!

只见有人正准备跃上石头时狐狸却灵巧的一跃而下。待众人又准备扑上去时才悠闲地辗转腾挪灵巧的躲开,几番交手下来累的众人气喘吁吁,而狐狸依然游刃有余似乎颇有戏耍之意,大眼微微眯起一个标准的狐狸式笑容。

为首男子见一众人抓不到一个畜生还弄得自己狼狈不堪恼羞成怒道:“一群窝囊废!连个畜生都抓不到!”

说着摸出一枚十字飞镖转眼抛出,冷哼一声:“哼,抓不到就结果了它。”

飞镖在光线下微微发蓝,上面似乎还刻着什么图腾东方雁已经来不及细看,眼见飞镖快要飞到小狐狸身前而小狐狸原地不动似乎忘了闪躲,东方雁脑中电光火石闪过诸多想法却最终飞快抄起一枚石子掷向飞镖,虽然没有内力但贵在技巧出众,后发而出的石子竟然抢在飞镖之前‘叮’的一声脆响撞上。

但眼见打中了飞镖却只是堪堪撞上眼见后继无力竟然推不开那飞镖,而并没有改变飞镖原本的轨迹,众人一惊回首!

东方雁心道:不好!却见一枚松子以迅雷之势打在他扔出的石子上借力打力,正在下落的石子却再度前飞一寸一把掀翻了飞镖,眼下东方雁来不及松口气只见几个人全数围上来,高大的身影直接可以罩住东方雁的小身影。

幸而东方雁在扔出石子的一瞬间便反应过来横跨数步离昏迷的少年远远地,此时被众人围住面上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

心里暗道:没发现少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要是看到她和少年在一起那两个人都得死。并在心里暗暗叫骂,明明不是什么好人怎么什么舍己为人的好事都能落到自己头上啊啊啊!

而众人隐约合围住东方雁却在她脸上看不到一丝惊慌的神色,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心中疑惑怀疑有诈!

树梢上微微晃动,而看见眼前这一幕便悄悄退了回去饶有兴趣的静静看着。

只见东方雁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撩起耳边一缕碎发细细把玩,气场全开竟然一时与几人凶神恶煞形成僵持之势。

几个男子面色惊疑不定时,东方雁终于开口:“哼!”开口就是一声冷哼弄得众人倒是一头雾水。

东方雁大眼一瞪,却不把众人放在眼里一般,语气傲然鼻子朝天的开口:“你们何门何派?竟然敢欺负本宫的爱宠?是当我雁华宫无人了吗?!”神态语气却是十足十的模仿着第一次见到司马玄的样子,心下却难免有些紧张。

心里恨不得拍死自己,一紧张忘了换名字直接把名字和表字各取一字拿来用了!啊!被寻仇怎么办!面上却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众人看眼前四五岁年纪的小女孩开口满是娇矜傲气,纵然没听过雁华宫这个名称,但能有如此贵气和蛮横语气的人想必也不是普通人。

当下为首的男子语气半试探半恭敬地开口问:“敢问小姐雁华宫属于哪门哪道?江湖似乎鲜有人知吧。”

东方雁神色睥睨,摆出一副眼高于顶不可一世的样子,缓缓踱步于首领面前。

气势开阖完全不惧几人手上抄着大刀,仿若无物般不避不让。所经之处众人皆被气势所慑不由自主后退半步,只见东方雁玩味的神情绕着为首男子上下打量一圈后停在男子面前,神情满是不屑:“我雁华宫百年归隐管你哪门哪派?哪门哪派敢与我雁华宫相提并论?就你?也配!”

为首男子脸上一阵青白交错,未确定雁华宫是何门何派也不敢妄加断言,只怕招惹了什么惹不起的人。纵使现在他幽旋门也算江湖上半个龙头帮派,却也不敢轻易得罪一些隐世门派,只怕到时候纵使是十个幽旋门还没开口就被别人一句话给灭了。

当下只能陪笑道:“是,是,小人不敢。”

看似轻松,其实危机四伏如履薄冰,且看东方雁如何破解危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