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十、流年红尘滚滚,初遇孟旋

作者:雾飞樱 字数:427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刚送走楚御医,还没躺下……

司徒烈风风火火走进来,朗声道:“丫头!楚御医说你身子骨差啊,改名我给你找个师傅学学武功怎么样?展展筋骨防防身?”

东方雁大为恼火揉揉额头,原本头不痛现在听到司徒烈那大嗓门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直呼恼火。如今她是病人!病人好么!司徒烈还不知趣在床边絮絮叨叨说些什么偏生嗓门又大震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本就昏昏沉沉的思绪早就飘到九霄云外根本没听请他在说什么,鹂儿见了此情此景低笑一声连忙煎药去了。

东方雁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司徒烈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干脆被子一掀蒙住脑袋闭耳不听……司徒烈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根本没注意到东方雁的动作,还在床边喋喋不休,十足的奶爸形象……

东方雁忍无可忍掀开被子大喊一声:“知道了知道了!全凭师傅做主!!!我要睡觉你可以回去了!!!”

司徒烈终于意识到这妮子现在是个病号自己来说个不停好像是不对,憨厚的挠挠头下去自己折腾去了……

东方雁一蒙住头似乎也真有了几分睡意,迷迷糊糊想自己从正常来说能走路的时候就开始锻炼身体从没落下,小小的身子柔韧性也非比寻常,相较前世打底太晚但也比练了十几年的功底不遑多让,哪来的底子差一说??想着想着似乎也想不出结果,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迷迷糊糊便睡去了,模糊间似乎有人探她额头,却因为眼皮太沉也抵不住周公拉她下棋的劲头便沉沉的睡去了……

床前趁鹂儿不在溜进来的司马玄摸过她恢复正常的体温轻轻松了口气,恰逢鹂儿端药进来,心里一紧……

自从坠崖事件后这丫头对他的态度始终怪怪的,以至于到了每次看到他都是一副不可不防的严肃神情让司马玄自己都有种‘难道自己真不是啥好人??’的疑问,被抓住的当即摸摸鼻子回屋去了。

刚一进屋,恰逢扶风端一碗颜色诡异味道诡异喝起来更诡异的从昨天就开始喝的诡异中药进了门,大呼不好!然而想逃也是来不及……不论从哪个角度逃都能让扶风给逮回来摸摸鼻子只能认了……

刘叔原名刘奇,现任御林军统领,扶风原名刘扶风,刘叔的独子。直到六年前从宫外送进来做了自己的陪读兼内侍(侍卫的侍),与自己年岁相近,又跟随一起学武招招式式不能再了解彼此,但是自己练武发现有天生内力所以学武事半功倍。但是如果不用内力几乎每次切磋都是平手,然而这小子人前恭敬得很私底下又根本不理会他拿皇族架子摆谱,而且自己不配合的时候手段之强硬!简直不要不要的!!!

最主要的是喝药……人家为你好你总不能用内力伤人吧,每次想跑都会被他堵住再一口灌下去呛得要死出门人家还逢人就卖乖的夸二皇子今天自己喝药!可听话了!!可厉害了!!!高帽子一压他反而不好再计较,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时间一长反而成了亦兄亦友的关系,时间久了喝药也认命了,自己配合还可以少受点苦。于是当下认命的喝了一大碗诡异的中药,又看到这小子笑得欠抽!胸中悲愤直欲挠墙有没有!!!

日子就这样平淡又不平淡的过去三天……

清浅塘边飘香隐隐,荷叶微熹。

白衣少女托着下巴百无聊奈的踢着水面,自上次伤寒之后司徒烈直接把所有小船全部藏起来了!还冠冕堂皇的说免得她哪天出什么幺蛾子!!!造成了此时东方雁闲的慌的时候只能坐在石头上发呆。

那次的雨,催开了一池千娇面,风拂百里红。亭亭玉立水中的荷花佳人展现着曼丽的身姿,在风中轻摆恰似湖波瑶池一场轻舞,荡人心神。

————————————————————————————————

映荷苑,湖面波光粼粼,在荷叶下若隐若现的闪烁着阳光映照的光华,清风吹拂,万分惬意。

司马玄看着眼前女子哼着歌一边剥着莲蓬,吃着未完全成熟的清香莲子一脸快意,心里很是无奈无声轻叹……

自她着了凉司徒先生藏起来院子里所有的船,平静了不到半个月的东方小姐终于耐不住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暴烈性子砍了好几棵树表示要自己造船!每天堆了一大堆树枝草叶在司徒烈房间门口装模做样的拿把小斧头在院子里劈着小手臂长短的柴火,哦不——人家管那个东西叫船板。这几天下来厨房的大爷倒是喜笑颜开赞叹东方雁劈的一手好柴生火轻松许多……

在院子里一通乱砍吵得司徒先生这几天都没睡好觉,终于抵不住东方小姐胡闹一般的无声抗议叫人把船拖回来由她去了……雁园至此才恢复了安宁,却在众人心中不约而同的送东方雁一个内心表示友善表面穷凶恶极的美好人称:混世魔王……

而久居皇宫见过各式各样的大家闺秀的二皇子大人也终于被东方雁这样撒泼无赖的架势惊着了,如今已经变本加厉光荣升格为东方小姐的专用苦力。原因是东方小姐染了风寒后有几天司马玄都坚持送碗姜汤给东方雁,东方小人逃逃不得打打不过捏着鼻子喝了,首次让司马玄找到了扶风围堵他喝药的快感。东方雁心里却恨上了这不识趣的熊孩子!!!

某几天东方雁要游湖或去厨房美其名曰帮忙的时候带上司马玄名义上是体验生活!于是下人们就瞪着一双大眼目瞪口呆的看着东方小姐颐气指使的指挥皇子大人剥笋子,烧柴火,经常闹得英俊的小脸一脸黢黑。偶尔能见到湖面上司马皇子哎哟哎哟划着船东方小姐呼噜呼噜睡得香的诡异画面……

司马玄当然知道这妮子故意折腾他呢,但是看她那得意的小神情觉得似乎苦点累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而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孜孜不倦乐此不疲。人前关心包容甚至纵容着她胡闹,人后司马皇子放话了:“你们看到的最好这辈子都别让别人知道!不然自己提着脑袋来见我。”

一开始下人们都碍于皇家颜面装作视而不见,久而久之见惯了总跟在东方小姐身旁的二皇子渐渐也就放开了,偶尔胆子大的还敢上前调侃两句,便转眼拉近了司马皇子与雁园众人的关系。习惯了司马皇子跟东方小姐呆在一起不摆架子,和园子里相处了好几年的东方小姐形影不离的也顿时增加了几万点亲切感!

而习惯被压榨的结果就是司马玄手上经常除了握剑的茧子之外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茧子或伤口。别问为什么,皇子会干活吗?!不会干活不得学吗?!学不得付出点血的教训嘛?!然而哭笑不得的是时间一长剑术精进不少,因为东方雁有个磨人的爱好!看他用剑在表演空中削水果皮!太难看不吃!也算因祸得福了……

而偶尔司马玄会偶尔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挠墙大闹一番!偶尔突发其感想起自从来了雁园最后悔的事就是招惹了这个人前笑面狐人后笑面虎的东方雁!!!似乎从一进门呵斥了她一句:“见到本宫怎么不行礼!”开始到离家出走事件的“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悲剧就拉开序幕了!

(PS这句是映荷亭事件对于他把外袍脱给东方雁而对他好感大增的鹂儿生动形象绘声绘色!偷偷告诉他的……)

现在每天天不亮就被她从被窝里捞起来说什么晨跑!削水果还得要求形状!还要陪她喝姜汤!!!好吧,突然觉得人生没有希望了……

现在最惨的就是他人累得要死睡在床上,累到床上布满了松子花生瓜子都不想收拾!不要问他为什么!东方雁说可以按摩穴位舒筋活络!!!宝宝心好累,哭晕在厕所……

终于经过了一段时间非人的折磨后司马玄找到司徒烈进行抗议!这丫头太欺负人了!东方小姐才大发慈悲的取消了他床上的松子花生瓜子等生化武器,而通过捍卫自己的权利终于找回了春宵一刻值千金的良好睡眠!!!

据闻期间下人们之间还广泛流传一个关于映荷亭一事的奇怪版本,据闻鹂儿私下在下人们闲暇之时大摆八卦,内容大概是:二皇子主动脱下外袍借给东方雁取暖舍己为人慷慨大方!现场画面之生动形象绘声绘色令人难以忘怀,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近来园里下人对他多了许多善意单纯的目光和友好的行为了……

虽然事实总是惨不忍睹的,事实上真实版本是自己不小心‘非礼’了东方雁害她受惊撞桌淋雨,再‘被她要求’能不能借一半外袍……事实上心里是猥琐而乐意的,只是仍然是顾及她的名声而全部借她了而已。再然而版本中‘正人君子舍己为人’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却是对真正事实的歪曲羞于启齿了……

而当事人东方雁听到这样美化过后的版本挑了挑眉,又似乎乐见其成的没有反驳没有调笑平静的转身离开,直到这个风波渐渐平息下来。

许多年后司马玄才知道没有东方雁授意鹂儿又怎么回去乱嚼舌根夸大事实?自坠崖事件后园里的人对他多半是暗地不满、阳奉阴违的,但自此事之后几乎可以说是融入了这一大家子人中,事实可见从她四岁就懂得为人着想,并且因为这件事而创造了许多很温馨的真正不含任何杂质的对于‘家’的回忆,东方雁这一点经营得很好,在雁园她是真正的看做一个家,也做到了真正变成一个家。

渐渐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的关系相较一开始显得更加熟络,司马玄想必定是因为东方雁从一开始就没对他掩藏本性所以相处起来更加轻松自如不加掩饰,让久居深宫大院的司马玄真正放下隔阂渐渐放松不掩饰自己,渐渐地也把东方雁塑造的‘家’看成了自己的家,在没有亲人的地方渐渐找到了家的温馨……

偶尔看着东方雁心情好还可以提提要求:“雁儿妹妹,我想吃青玉笋~”

却常常是换来她一个白眼,娇嗔:“你只有让我做事的时候才想得起叫我雁儿‘妹妹’。”妹妹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以至于司马玄丝毫不怀疑她咬那两个字的时候更像是凶狠的把字当做他来咀嚼……

幸而为了美食司马玄也是可以厚黑无耻的选择了无视,这样的相处模式渐渐平常起来直到现在两人相处起来更自然,随意,而且不经意间甚至带了点亲切,温暖而窝心~

时间飞逝,司马玄收到皇宫里他父皇的来信,大意是叫司马玄准备好回去参加九月份的秋狩。每年这个时候皇宫会组织各部大臣允许携带家眷参加这场狩猎,大意总归是犒劳放松一类罢了~

说起秋狩司马玄记起一件趣事,他六岁那年在秋狩场跟着大哥司马峪为了争夺一只漂亮的蓝眼狐狸差点打起来,接过狐狸趁乱跑了他们两个更是被好生教育了一番,还被惩罚一起面壁思过,事后两人想起这件事都乐不可支,不禁疑惑当时为什么那般轻易生出战火,却也成为了两兄弟之间不得不说的童年趣事~

这一天司马玄又要求要吃青玉笋!东方雁像往常一样翻翻白眼应下了,清早天不大亮就带着鹂儿出门去,园里下人也都习惯了东方雁的稳重成熟,而且这孩子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懂事得让人心疼,久而久之也放心她只带着鹂儿就出门去了,然而今天东方雁像往常一般出门,却带回来一个令所有人吃惊的结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