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九、映荷亭中风雨来

作者:雾飞樱 字数:288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骄阳微辣,风拂八里,拂过娇艳待放的花苞,也催开了些许夏意。

东方雁一身素裙立于船头,衣袂飘飘被荷叶染上绿意,娉婷玉立于风中,落在司马玄眼里,只在脑中掠过一句:荷叶罗裙水芙蓉,绿水青天佳人从……此时直觉一阵清爽,再无署意。

她在船头回身向他招招手,靠岸而来,笑问他去不去映荷亭玩一玩?素手一指,只见碧波荷叶掩映的小湖中心精致典雅的亭台,轻垂新绿色的纱幔在湖风中飘然拂动,隐约可见小桌一张,心中一动便上了船。船身微漾,漾起濯濯波纹,由近而远……

她一脚蹬离岸边,把船桨往司马玄手里一塞:“让你试试划船的乐趣~”,俨然是一副耍赖的样子自顾自摘下一片荷叶悠然躺下,荷叶往脸上一盖哼着小曲,便也不管不顾了~

司马玄无奈一笑,自己都不知道带着宠溺纵容的神情。自打东方雁手臂受了伤便许多事情都不方便,顺手的司马玄也一手的担了下来,不知不觉便成了习惯……

小船拨开荷叶的波浪,缓缓前行着,不时有荷叶俏皮的挤上船来想要一亲芳泽,转而被微波一推又摇摆着向另一侧倾弯而去……

听着她哼的曲调实在没有听过,便随口一问:“哼的什么曲儿?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东方雁揭开荷叶眉眼一飞~清洌黑眸倒影他的身影波光潋滟,嘴唇一张一合却不发出声音,说完又把荷叶放在一边,接着哼她的小曲儿~

司马玄愣愣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她的意思是“不、告、诉、你~”。当下哭笑不得,便安安静静聆听佳音不再言语。

小船轻轻向小亭靠拢,司马玄欲叫起东方雁,一低头只见她睫如蝶翼恬静假寐,阳光打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只见细腻的肌肤在阳光下更显瓷白如玉,琼鼻挺翘,唇色呈现透明的樱粉,顺着曲线优美的脖颈而下是精致的锁骨,锁骨下露出小片肌肤在阳光下更是雪亮照人。

她神情悠然,细密的睫下显现出小片黛色的阴影,而随着他一低头几缕发丝垂于她颊边耳旁,顿时想知道发梢温柔缱绻落在她颊上又是什么样的感觉?而身随心动缓缓低下头去……

东方雁只觉眼前一黑猛地睁眼便猝不及防撞入那清亮深眸中去,两相对望一时无措翻身欲起,于是砰!唔(嗯)……与碰撞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是两声闷哼……

“嘶……好痛!”东方雁眼泪花花恼怒的瞪像司马玄,怒道:“你干什么呢!”

司马玄也一边扶着额头却把头偏向一边,尽量平静的回答道:“我不过看看你是不是睡着了,怎么这么大惊小怪?!”只是怎么看都是心虚的样子?

却没人看见他此时脸上不可抑制的晕开一抹红,目光凌乱,声音够大底气却是没有的……而这样的场景一时间却觉得无比熟悉?在脑中一晃而过却找不到痕迹……

滴答,滴答…噼啪,哗哗哗……

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夏天的雨来得又急又快丝毫不给人一点点防备,漫天雨帘倾洒在空中像晶莹的珠玉颗颗打在聘娉婷婷的荷叶上,叮当脆响,一时间打得荷叶东摇西颤在湖中翩然起舞。时而溅落在微红带青,含羞似怯的花苞上,更显娇弱可人盈盈弱弱之姿~

放眼望去如同天上瑶池中一个个娇俏艳丽姿容上等的舞女,轻舞慢摇。花苞更像舞女们娇羞的脸颊,隔着轻纱雨帘,欲语还羞。怯怯藏在荷叶之后,不时探头出来又极快的闪躲回去,却悄悄地红了脸,开了颜,芳华尽显。再悄悄绽开嫩黄的蕊,绽出幽幽清芬渐渐融入这一片水色芳华天地方寸间,萦绕在映荷亭的狭小空间里,萦绕在司马玄的鼻端,哪里微微的痒……

此时司马玄几乎是半拥着东方雁,两人挤在亭中桌下的狭小空间内。

东方雁的发梢微微扫动在司马玄鼻端,混合水汽迷蒙的空气中幽幽几不可闻的荷香,又似乎携带了一中更为幽深芳远的冷香,让人一时难以辨清究竟是少女无意中散发的芬芳还是雨打芙蓉氤开的淡香~

然而此时温香满怀的司马玄更加无从思考,也无心思考——少女在他怀中不安分的扭来扭去,小嘴嘟嘟囔囔隐约听着是天气瞬息万变,或是抱怨风携着雨点打散了她的发髻,亦或是抱怨空间狭小害得她以如此狼狈的别扭姿势躲在这石桌之下,或夹杂一丝丝为什么要叫上司马玄来却遇到这种事的不满等等……

司马玄挑挑眉,俯首贴近东方雁耳边,语气幽怨的说:“叫我做苦力的时候可没听见你嫌我多余哦~”

声音在耳边突然响起,东方雁猝不及防一扭头嘴唇擦过司马玄唇边,两人对视却只在对方眼里看见自己惊愕的表情。

“啊!”的一声东方雁一个弹起,却不料或是忘了两人此时在石桌下躲雨!

‘duang!’的一声撞上了桌台,只觉得眼前一黑,耳边似乎听到有声音在喊小心,再被什么大力一拉天旋地转间只觉得眼冒金星,待微微清醒过来竟感觉凉意袭来:却是亭中地上积的雨水浸湿了衣衫紧紧贴在身上。抬头,却没有更多雨点打下,视线中却是司马玄略带焦急的脸,恍然反应过来却是司马玄趴在她身上两人半身都暴露在石桌外纷纷湿了衣衫,一个男上女下的奇怪姿势……

她抬手捂着后脑暗骂:“嘶……nnd今天什么运气?!”

眼里疼的泛起泪花,一手捂着后脑一手抵着司马玄胸口:“傻了吗?还不起来在干嘛?!”一手撑起身子坐起来,“哎哟哎哟!”的揉着脑袋。

抬眼却看见司马玄愣愣坐在地上,眼神放空……下意识的一舔嘴唇……手也不自觉的点了点唇……

轰!一个惊雷打下震得地面都在颤抖,东方雁此时也是一个天雷轰顶的表情……看到司马玄那个样子热度一下从哪里抑制不住的泛上来!心里腹诽:你nnd长得帅了不起啊!长得帅就可以一副被非礼的表情啊!长得帅就可以上演湿身诱惑纯情少男啊!天雷啊!劈死这个恶意卖萌的美少年吧!!!!然而不论心里怎么骂都只是掩饰内心的羞涩罢了……

脸上此时更是红霞飞起,一手扶着脸眼睛不知道该看哪……其实前辈子这辈子都没离异性这么近过,本来觉得无所谓的东方雁看到司马玄那个神情也不由得尴尬起来!心里又在暗骂:什么岛国电影没看过,不过这程度就是要流鼻血的节奏?!

司马玄眼中东方雁神情闪躲,脸颊嫣红似红霞一直蔓延到脖颈似乎还有不可抑制之势……像极了湖中雨中静静绽放的千娇百媚的荷,又仿佛比那荷更生动娇俏秀丽不可方物,生生撩拨起了心湖中的涟漪圈圈点点散播开来。失了神,迷了魂,听心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任思想跑马不知不觉生出想将刚才那一瞬的甜美禁脔于手心的狂想又生生的遏制住,也在心中暗骂自己不注意细节同时却也忍耐不住的心动。

轰!接连几个惊雷打下来,霎时间狂风大作。亭边悬挂的轻纱被风扬起,雨点狂暴的砸在身上微微的痛,打散了本就凌乱的鬓发丝丝缕缕贴在颊边,肩上。绸缎一般的柔滑黑亮披泻下来,与脸上白皙的肤色一映衬更显黑的幽邃,白的惊心。配上娇羞未去的眼眸水光潋滟更像娇艳的花朵,却又是别一番水色风情。

然而又一道惊雷劈开了亭中的暧昧尴尬,司马玄才惊觉眼前东方雁已经浑身湿透,衣衫尽贴在身上勾勒出孩童身形的纯真与美好,衣摆却沉重的摊开在地上更洇开一摊水渍,脸上去了红霞却显现出一种惨白的颜色,让人惊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