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侯之战 一、前言 浮华在世,终不过飘零天地弹指间

作者:雾飞樱 字数:342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炙热的风穿过阁外的荷池,掀起一层层绿色的浪,仿佛晕开了色泽?吹开了瑶阁半掩的门,掀开白色纱帐……

炙热的夏风吹进来,却暖不了一室寒凉。

仿佛带了刻骨的北地的雪花?吹进了正阁的产室……

一盆盆清水进来,出门便染上了炫目的红,仿佛红过了这正午的日头,红过了这焦辣的阳。

“夫人!夫人!你坚持住,孩子已经出来了,你坚持住啊!”

声音沙哑,带着哭腔,带着焦急,嬷嬷泛着泪光,用力呼唤着榻上面容苍白的女子?

睁眼,便看见这凄凉的一幕——

苍白脸色的女子虚弱的躺在那,仿佛这夏日的焦辣都不能抵御她身体的寒冷?

抬目四望,饶是没进过产房也能看出这萧索,寥寥几个丫头忙碌着,依然显得空旷而寂寥。

床边,嬷嬷从茶几上拈来几片参片,塞进女子口中,喃喃道:“这是最补元气的千年山参啊,会没事的,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重复到最后,已经不知道是念给女子听?还是念给自己听。

带着焦急带着惊慌带点语无伦次?

神情恍惚,悲凉。

房内丫头进进出出,细数?不超过一掌之数,似乎影片倒带,仍旧是一盆盆清水打来?一盆盆血色端出去。

饶是几个侍女满头大汗?也远远不及女子抑制不住的血流涓涓殷勤,殷红渐渐沁透了身下的雪色锦云纹缎面被褥,像一朵妖异的曼珠沙华?张牙五爪的肆意伸展,蔓延。

“孩子,孩子……”

榻上女子低声近乎呢喃的开口,直让人怀疑这虚弱的声音会不会被穿堂而过的风声给攫碎?

“让我看看……我的……孩子…”

女子费力的撑开双眼,却仍然只撑开一条缝,直让人感觉下一秒就会合上?再无力睁开。

嬷嬷时刻关注着女子,自然听到了这细弱的声音。

她连忙从一旁桌上把从生下来到现在都无暇顾及的孩子抱过来,放在女子身旁,嬷嬷一边感慨着,望着身前这对艰难相见的母女,泛起了泪光……

女子偏过头,费力的抬起手,极尽小心而轻柔的抚摸孩子的脸颊?

其实不用如此刻意放缓力道,女子本身也不剩什么力气了,不过是残烛之末,极近飘摇。

但她还是像把一生温柔爱抚都只存在今天一般,带着感慨带着悲伤,温柔抚摸着她的脸颊。

至于那眼中的意味?

现在的婴儿还不明白,她只觉得触手冰寒,却犹自带着母爱的暖意?暖融融的,触碰着心底。

“孩子,笑一个?”

女子的声音仿佛会被风折断,在寒冷的空气中飘摇零落着。

嬷嬷苦笑着道:“刚才这孩子都没哭,差点给忘了,应该哭才对,哪里会笑呢……”

说着,语声都在哽咽着,带着颤音,是谁哀哀请求?

“夫人,你快歇歇吧,我们一会再看孩子吧,成吗?”

她起身想抱开孩子,不料想妇人紧紧抓着襁褓,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时竟拉扯不动。

只听女子轻叹一声,有些无奈,是谁勉强一笑?依旧那般温柔,带着请求,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最后一眼了,幽。”

嬷嬷一顿,愣愣松开手,只见女子眼光温柔又悲怆的望着襁褓中的孩子,让人见时感怀?却深感自己的无能为力……

听见她说——

“孩子,笑一个吧,娘求你了。”

她说着,眼眶泛红,似要落下泪来?

一霎沉默,是谁苦笑一声?

“咯咯,咯咯。”

孩子眯着眼笑着?!

此时孩子想着,也许她是第一个从出生开始不哭还笑的孩子吧,为这双用温柔包裹,温暖她的眼眸,为她冰凉着,却一心想要将她温暖的手。

孩子展开了降生在这个世界以来第一个真挚纯洁的笑容?同时纪念这这即将逝去的红颜韶华,这生平仅有的体验一次母爱?

因为任谁也看得出来——

她,或者应该被她称呼为母亲的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夫人,你看!孩子笑了,笑了!”

嬷嬷眼中泛着泪花,眼睑差点承受不住那泪水的重量?险些溃堤而出!

她语气不知是激动还是悲伤的颤抖着,是谁颤颤呼唤?

“夫人,她听懂了,听懂了,夫人!”

此时嬷嬷终于落泪,因那空气中不知何时会到来的悲伤离别气氛,与孩子降生的喜悦激动相调和?中和出令人酸涩落泪的氛围?

为喜悦,为悲伤,此时?

都应有泪。

门外远远传来女子焦急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急切的阻拦。

“老爷,老爷!你不能进去!”

尖锐激动的声调,也没能拦住男子坚定地脚步,如履疾风。

英俊男子一进门,首先看见榻上虚弱的女子?当下心口一痛,便扭过头去,一眼也不去看襁褓中的婴儿。

是谁声音带着苦涩?

“婉柔,你当真不说吗?这个……是谁的孩子?”

他语气苦涩悲伤,糅合在一起,在念到‘婉柔’闺名时还带了几分痛惜?

到了最后?

便只剩刻骨冰凉,仿佛携裹这凌利的冰花,声调却酸涩嘶哑,字字句句却像是泼雪刀光一般,割碎撕扯着榻上女子的心,支离破碎,血肉横飞。

沉默半晌,女子苦笑一声,不知哪来的力气,强自挣扎着坐起来?

嬷嬷连忙去扶,转头怒道!

“老爷,夫人向来自重清白,你怎可因外界闲言碎语便来质问侮辱夫人!夫人是什么性格,别人不了解,你难道不了解吗?!”

一段话落,早已是泪流满面,屈辱愤怒的眼神狠狠瞪着侧首不肯正眼相看的男子,恨不得将其剜心蚀骨?

女子喘息许久,悠悠开口,是谁苦笑一声?

“老爷若不信我,何必有此一问?”

她说话时不知是心痛难抑,还是愤怒激动?激动到极致反而更加平静,只是脸上一片绯红,仿佛一瞬间变得精神抖擞?

一转眼,奄奄一息的女子说话不带一点停顿喘息,连珠似得开口?

“孩子是你的,你若不信,我孟婉柔以死自谏清白,方如你愿!”

她一字一句顿出,带着铿锵的力度,似乎一字一句都在敲打人心,血肉破碎?

男子袖中手剧烈颤抖一下,堪堪稳住,神色半是惨痛半是愧疚,语声颤颤——

“婉柔,我……我……”

他半晌说不出后话,在口中打转,夹杂着无尽心酸苦痛?最终——

化作一声叹息。

再回首,女子不再看他,只抱起孩子,哽咽道——

“娘亲没法陪你了,雁儿,我的雁儿,我要你自由要你快乐肆意翱翔,别再重蹈娘的覆辙。”

语落,一头撞上床柱,决然不带留恋!

‘砰’的一声!

直教人心肝颤抖,五脏俱焚!

同时响起的男子夹杂着巨大痛楚莫大哀伤,低吼出的声音嘶哑绝望,沙哑破碎!

“婉柔!!!”

男子神色痛苦的闭上双眼,床上的血顺着锦被的边缘滴落,炸开如午夜烟花般炽热明烈的哀伤?

逐渐凝固,渐渐冰凉。

不知是不是像女子生前最后一刻的心情?只剩下了苍凉,麻木。

襁褓上,还残留着母亲的温度,她在母亲怀里抬头,看见女子灵动闪烁的眼眸。

仅仅是眼眸?

都能让人生出无限仰慕,绝世芳华的清亮双眼渐渐合上,她的目光坚强而执着?似乎想用力记住这张生动鲜明给了她两世中唯一一次名为母亲温度的女子,将这个给了她唯一一次温柔的女子烙印在灵魂中?

铭记于心。

吧嗒——

血顺着孟婉柔的面颊滴下,滴落于襁褓中孩子眉心?如同朱砂一点,灼灼其华,不可方物?

嬷嬷含泪抱起襁褓,看着怀中的孩子,眼中浮光掠影,轰然炸起一抹恨意!再渐渐归于平静。

孩子觉得,也许对嬷嬷而言,她生来就是带着罪孽的。

她感觉的刚才那一瞬间带着恨意的力度,像是下一秒就会带着这样的力度落于她颈间?再逐渐归于最初的平静。

等嬷嬷平静下来,终于开口,是谁冷冷说道?

“既然东方将军不想见到这个孩子,老奴便带她回镇国公府吧,想必孟国公是想见到她的。”

说着,便抱着襁褓往外走去。

这炙热的夏,如何,也寒凉至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