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等待 第二章 我与你殊途同归

作者:张易立 字数:277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傅家和宁家是很多年的世交好友,到了傅晏白宁西薄这一代人也是极好的朋友;两个人在儿时就关系极好,傅晏白常去宁家吃饭,宁西薄更是常常去傅家玩耍。

自家兄弟拜托的事情,他定然全力以赴了。况且,这个人是……宁阮阮,这让他,怎么拒绝。

余光瞟了一眼后视镜里的女孩,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不知觉的加快。

静谧狭小的空间里,流动着不一样的暧昧感觉让阮阮同学觉得这种状态很不好。

……至少她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她清楚的意识到,她应该做些什么……清清嗓子,阮阮问他,怎么还不走。

傅晏白一囧,脸悄悄红了红,正了正表情,郑重其事的回答她,现在就走。

阮阮不再开口讲话,静静的坐在后座等他开车离去。

低调奢华的小车驶入车流,渐渐看不见影子。

A市算是较为中上的城市之一,A市最著名的不仅是吃的东西,还有一座最高学府。

锦京大学。

A市的市长,A市的最高军官,全都一前一后的在这个学校里上过学。而宁阮阮,看中它的既不是因为它的食物好吃,也不是因为锦京大学享誉盛名。

她选择到A市,原因只是,A市距离C市的远近最合适。不远不近,刚好合适,飞机两个小时左右,火车二十几个小时。这样的距离,应该是她最理想的距离了。

“以前来过A市吗?”冷不丁的传来一句男声,吓了阮阮一跳。

“来过。”而且经常来。

“你哥说,你打算在锦京?”傅晏白试图找个什么话题来跟阮阮谈话。

“嗯。”点头之后,她又迟疑的摇摇头,“他不是我哥。”

傅晏白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不过一秒,他又恢复如常。宁阮阮的脑回路不正常,他一早就知道。

“你选的什么专业?”

“物理系。”

两个人一人一答,仿佛玩着儿时的你问我答的游戏一般。

车子渐渐驶入市区,道路满满的拥挤起来,每遇到一个红绿灯,都得等上半个小时才能够重新打火重走。又到了一个红绿灯,傅晏白停稳车,习惯性的往后视镜那里看。

阮阮正目不斜视的透过挡风玻璃看着前方的路。

……他倒是忘了,阮阮晕车。

他犹豫着要不要让阮阮坐到副驾驶来,又觉得这样说太唐突了,就在他犹豫之间,后面传来了手机铃声。

一阵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傅晏白趁她低头看手机的瞬间飞快瞟了她一眼。她正皱着眉头,白皙精致而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烦闷。

阮阮看着屏幕上的“宁西薄”,心里有些淡淡的忧伤。干什么非要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真是!虽然心里有极大的怨念,但她还是不情不愿的接了他的电话。

“你有什么事?”阮阮语气不是很好,这让傅晏白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的好兄弟。

……阮阮如此见不得的人,估计也就只有他了。

果不其然,后面的手机隐隐约约的飘了一点声音出来,嗯,很熟悉的男声。

电话那头的人听见她不耐烦的声音,当下顿了顿,然后迟疑的开口,“……你在车上?”

阮阮“嗯”了一声。

“……那我等会儿给你打。”

说完,不等阮阮开口,他就已经利落的收了线。

阮阮:“……”

阮阮皱着眉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通话结束”,心里感觉有一团怒火啊……

好想骂他……算了……

阮阮收好手机,抬头看见红灯早已变成了绿灯,伸手使劲敲了敲傅晏白的座背。

靠在座背上的人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举动,登时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往前坐直了身子,还没等他回过神,后面传来冷清的女声。

“走了。”

“呃……好。”傅晏白被她清泠的声音给醒了神,顾不得尴尬,连忙发动车子,向前驶去。

“……”

阮阮很多年后跟他讲起这件事,半开玩笑的说,当初我还以为你被我吓傻了。

彼时已经成为宁氏所有物的傅先生含蓄的冲自己的夫人笑笑,不说一句话。只是心里腹诽,当年幸好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不错,不然还真的招架不住啊……

当然这是后话了。

现在的两个人里,一个心里有浓郁的想法,而另一个,心里一点尘埃点点都没有。

经过堵车考验,傅晏白载着阮阮终于到了锦京大学。

“谢谢你来接我。”阮阮不失礼貌的道谢,听起来却分外的疏离冷漠。

“……没什么,小事一桩。对了,你饿了吧?要不要……”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阮阮突然开口把他要说的“要不要一起吃饭”给硬生生咽了下去。

见阮阮的脸色不太好,傅晏白估计她可能晕车了,就不再想其他。

“我帮你把行李拿上去吧。”傅晏白提议道。

阮阮看了他一眼,见他干净帅气的脸上带着担心,到了嘴边的“不用”,变成了“好”。

傅晏白心中乐开了花,但面上不露分毫。

他要给她留个好印象!傅晏白在前面提着她的箱子,她跟在后面缓缓走着。

学校给她分配在三楼,高度刚好。阮阮细细一想,估计都是宁西薄动的手脚。不然凭她一个普通的研究生凭什么能够住不高不低位置合适的宿舍?

可是,就算知道他为她做了那么多,她还是不能够以平常心对待他,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磁场不合吧。阮阮一路胡思乱想着到了目的地,傅晏白帮她把东西放好,转身正想跟她说什么,却被突如其来的铃声所打断。

掏出手机,依旧是刚才那个人。阮阮已经无语凝噎……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傅晏白,想跟他道谢。傅晏白一见阮阮不耐的眼神,以为是在控诉他,心下一颤,连忙在阮阮开口前先说:“那个,我先走了。你早些休息。”

“……噢,好。”阮阮愣了几秒,随即慢吞吞的答应。

说完话,傅晏白不好再待下去,长腿一迈,跨出了寝室的门。

阮阮送他到门口。

“晚安。”他站在门口冲她微微笑,俊逸的脸上满满都是温和的笑意和让人难以察觉的宠溺。

“嗯。”阮阮点点头,看着他的笑容,有神使鬼差的对他说:“今天的事谢谢你了,改天有空请你吃饭。”

傅晏白原本不抱有让她有点动心的念头,蓦然听见她这样说,心下狠狠一动,心底掩埋多年的情愫翻涌而出,像是小小的蝉蛹将要破茧成碟一般。

这厢,阮阮对她刚刚说出口的话表示很后悔。她怎么就对这个人的美色没有抵抗力了?虽然是男色,却也足以让人心乱了啊。

阮阮表示很烦闷。

“你回去吧,我走了。”

“再见。”

一个转身下楼,一个反手关门。

虽是殊途,却也可同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