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吃货师太重出江湖 第045章 抢糖的高手男

作者:温墨鱼 字数:395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突然,聚贤楼下,华清瑜的身影出现在街头,华清瑜若有所思地看了景凉意一眼,那小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你快来呀!来呀!快来追我呀!

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实在是让景凉意忍不住跑去找她,毕竟这件事关系重大,严重的话,那可是关系到整个东府的性命啊!

“那个,我想下去买冰糖葫芦,可不可给我点钱?”景凉意一脸羞涩地向萧综伸手要钱。

其实,还不是为了照顾这位大爷的疑心病,如果她不这么说的话,实在是找不到骗他的理由溜出去,毕竟萧宏跟萧玉谣之间的事,绝对不能让萧综知道。

“马上便要上菜了,你还吃?”萧综一脸嫌弃地看着她。

切!要不是为了维护什么皇家的尊严,她才懒得这样做呢!还嫌弃她!

突然,萧综拉过了她的手,打开了她的手心,从自己腰间拿出了一锭金子来放在了她的手心,溺爱地说着,“去吧!早些回来!”

看着萧综的这幅模样,景凉意拿着钱立刻收回了手。

咳咳,他们之间,是不是真的走得太近了?

想着,景凉意连忙跑了下去,走到角落里时,一个人突然一把将她拉到了角落里,不用说景凉意也知道,是华清瑜。

突然,华清瑜眼泪汪汪地看着景凉意,便双手作辑,说道,“景姑娘,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来求助姑娘了!”

“我就知道,以萧宏的本事,不可能察觉不出来躲在花丛里的人还有你!”景凉意早已经看穿了一切。

哼!她还不了解萧宏的脾气吗?那么谨慎小心的人,特别是跟萧玉谣有关系的,这可是天下都容不下的大事,估计就是要杀人灭口,还不够,还要杀华清瑜全家才肯罢休的心思。

皇上那么疼爱萧宏这个十六弟弟,拿整个东府给他玩又如何!

华清瑜自知斗不过他,却又不想整个东府毁在她的手上,于是,想了想,也就只有景凉意可以救她了。

“景姑娘,那日我看得出来,临川郡王待你不同,清瑜求景姑娘救我东府,清瑜死不足惜,但是,若是只是因为这件事,就要连累整个东府,那么,清瑜实在是当不起这个罪人啊!”

“可是,你也应该知道,就算我现在是豫章郡王的人,连豫章郡王都没有办法对付临川郡王,我又能如何?”

听着景凉意的语气,明摆着就是打不过想跑的意思。

华清瑜突然拉紧了自己的衣角,也是,景凉意没有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来得罪临川郡王,毕竟得罪他都没有好下场的。

突然,华清瑜连磕响了几个头,差点没把景凉意给吓到,华清瑜一字一句地说着,“若是景姑娘今日帮了清瑜这个忙,清瑜此生便是姑娘的人了!”

咳咳,她的人?

景凉意一身的冷汗,她只是想泡美男,没要撩美人啊!

突然,华清瑜还要继续磕头的时候,景凉意突然伸手拦住了她,挡住了她的脑袋,华清瑜抬头疑惑地看着景凉意,景凉意却只是微笑着说道,“我没说不救!”

“景姑娘......”

“其实,临川郡王只是不想有人知道他的秘密罢了!所以才想要杀人灭口,但是,你想,若是你死了,不就代表着没人知道他的秘密了嘛!那临川郡王放心了,也就开心了,他开心了,就不会有人倒霉了!”

“姑娘的意思是......要我死?”华清瑜吃惊地看着她。

景凉意微笑着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小丫头还不笨嘛!

不过,下一刻,景凉意脸色都吓绿了,只见华清瑜突然拔出了刀,准备自尽,说道,“好,以我一人之命来换东府安危,值了!只是姑娘之恩,来世再报了!”

啪的一声,刀落在了地上,景凉意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娘的,吓死她了!要不是她这一脚踢得及时,差点一条人命就没有了,罪过啊罪过!

“景姑娘?”华清瑜一脸吃惊地看着景凉意。

“你他娘的在做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要你死了?我还以为你聪明,原来还是我笨了!我的意思是,你装死不就可以了嘛!”

“装死?可是,装死的话怎么能瞒得过临川郡王?到时候只怕还会迁怒于东府!”

“我说你不聪明你还真就笨上了!”景凉意白了华清瑜一眼,说道,“真是可惜了你一身的好武功,都快比上江一眉了,没有想到,智商还不如江一眉!我的意思是,临川郡王只是不想有人知道他的秘密,只要你死了,不管是真死还是假死,都表明了没有人再知道临川郡王的秘密了,那他知道你是聪明人,自然也懒得再跟东府计较了!”

景凉意真怕自己说得不清楚,然后华清瑜又开始准备自尽了。

突然,华清瑜明白过后,向景凉意磕头,景凉意立刻拦住了她,说道,“回去让你家人准备丧礼吧!此外,你先偷偷去豫章王府找到江一眉,他会安排你的住所”。

“为什么要偷偷?”

“因为你是我的人!但不是豫章郡王的人!”

景凉意一字一句的说着,其实,萧综不信任她,她又何尝信任过萧综?有些事,还是彼此不说穿的好!

“记住,以后世上再没有华清瑜这个人了!”

“那我是?”

“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从今以后,你就是,玉清鸾!”

......

景凉意失神地走在大街上,却一直在想着自己刚才跟玉清鸾说的话,可是,为什么在她想要撇清和萧综的关系时,却突然变得有些舍不得,有些,难过。

“娘之,景凉意!你究竟要想些什么啊?难道你真的......”

“冰糖葫芦勒!买冰糖葫芦勒!又大又红又甜的冰糖葫芦勒!”

眼前一串红突然出现在景凉意的面前。

景凉意摸了摸肚子,说道,“难道你真的......饿了?”

景凉意想着,最后决定管他的呢!先吃饱了再说呗!于是连买下了所有的冰糖葫芦。

“老板,糖葫芦我全包了!”

“老板,给我来串糖葫芦!”

一个粗犷的男子的声音传来,景凉意抬头看去时,他娘的,这人究竟是有多高啊!

咳咳,目前只有十四岁的景凉意确实没胸,没个,但是,景凉意一直坚信,等她再长大一点,胸会有的,个也会有的!

而眼前这个人,虽然长得确实白白净净的,看上去很干净,但是,他却很高,虽然南朝也有高个的人,但是,这么高的个,简直是都比萧宏要高那么一点,不过,他的声音出卖了他,他是北魏的人!

景凉意离开萧宏的这三年里,萧宏一是知道她不会有危险,而是因为,景凉意在北魏,萧宏没有办法带她回来,而且,景凉意去北魏是去找那个人,所以,萧宏知道那个人会保护好她的。

所以,景凉意对北魏还是有些了解的。

“对不起了这位客官,这些都被这位姑娘包了!”

“包了?”那位听着,四处望着,说道,“谁呀?敢抢小爷的糖葫芦!”

他娘的,这人眼瞎啊?就不会低下头看看吗?

景凉意咽了一下口水,还是拉了一下他的衣角,故装出气势来,说道,“本姑娘就是抢,不对,抢你娘的,这是我先买的!管你什么事啊!”

听见了景凉意的声音,那个人俯下身子来打量着景凉意,居然是一个小丫头片子!长得嘛,一般,不过,好像蛮可爱的。

而且,南朝的女子一向都是为男子是从,她还是他见过的敢当街跟男子凶的女人呢!突然,想着,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玩意来,玩玩这丫头也不错。

景凉意看了一眼他嘴角的那一丝诡异,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于是说道,“喂!你口水快滴下来了!”

那个人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才知道被骗了,“咳咳,小妹妹,不如这样,小爷给你做个交易,小爷带你去玩好玩的,你把糖葫芦给小爷!怎么样?”

景凉意白了他一眼,道,“不要!”

景凉意刚刚想拿着糖葫芦跑时,突然那个人伸脚想绊倒她,他娘的,也不看看他遇到的是谁!于是景凉意跳了一下,刚好躲开了他的脚,结果那个人一把拉住了她的肩,笑道,“哦?看来不用带你去玩好玩的了,玩你就够了!”

去他娘的,玩她?

景凉意突然一侧身,一脚踢他胸口,却被他接住了脚,果然,这个人的武功不差!

“丫头,小爷不想伤了你,把糖葫芦留下,饶你今日冒犯之罪!”

“罪你娘的!抢小孩子的糖!不要脸!”

景凉意说着,翻身一巴掌想拍他脸上,结果还是被那个人躲了过去,可是那个人想抓住景凉意,却还是被她给闪过去了。

那个人的武功主要是蛮力,而景凉意缺的就是这个体力,谁叫她懒,只想学招式,不想费力气,不过好在景凉意的灵巧性不错,那个人也捉不住她。

突然,人群中走来了一个男人,看穿着打扮,跟这个人差不多,应该是他的随从,那个人点了一下头,他便停下来了。

“不打了,不打了!真是扫兴,难得遇到喜欢吃的东西还被人抢了!”

“你还要不要脸了!明明是你要抢我喜欢的!”

“哦?”那个人突然一笑,低着头看着景凉意,笑道,“不过嘛!你好像也是爷喜欢的!小丫头,小爷下次再跟你打,你叫什么名字?”

“我都不知道你名字,凭什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小爷叫贾名!”

“呸!拿个假名字糊弄我!你究竟是谁?北魏那边的贵族中人,好像没有叫假名的吧?”景凉意说着,打量了一下他。

突然,那个人脸色一惊,道,“你究竟是谁?不仅知道我名字是假的,还知道我身份?”

噗!景凉意一脸无语地看着他,笑道,“下一次如果遇到,我再告诉你!”

景凉意说着,那个人却要拦住不让她离开,于是景凉意立刻反身躲开了,立刻飞上了聚贤楼的屋顶,消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