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吃货师太重出江湖 第038章 这个杀手笨笨的

作者:温墨鱼 字数:375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官衙内......

蒋大力腿软的跪在了地上,抬头看了一眼黑脸的萧综,又低下了脑袋,又四处看看,景凉意,江一眉,还有白天云都用那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看得蒋大力心里毛毛的。

突然,蒋大力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看着萧综,说道,“王爷呀!下官真的是冤枉呀!下官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也不敢动那银两呀!”

“哼!除了你,这里还有第二个人既对钱感兴趣,又有本事盗走赈灾款的吗?”

萧综说完了这句话,倒是突然惊醒了景凉意,又仿佛是她快要想起了什么似的。

“王爷呀!下官真的没有呀!”蒋大力说着,感觉怎么说都没有用的样子,突然,蒋大力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对了,王爷,下官有证据证明那钱不是下官做的!”

“什么证据?”

萧综问完,蒋大力便一脸不情愿地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地契来,萧综接过一看,竟然是抵押和许多的欠条。

然后蒋大力便说道,“下官家底都拿出来给王爷了,还不够证明下官的清白吗?”

“可是,若是你真的没钱了,那么,说不定就是你破罐子破摔,打算抢了赈灾款逃跑呢?”江一眉说着,眼神一直在打量着蒋大力。

“那就跟不可能了呀!王爷,我蒋大力自从为官那日起,就立志做一个大贪官,每天战战兢兢,就为了贪点钱,我容易吗?

我还买凶杀人,我还故意在往日里的防洪工事上做手脚,所以才导致了今日的灾祸,可是,我也是为了照顾我的家人呀!

王爷,你看看那个白天云,他是一个清官呀!可是,下官留着他的命,不就是为了日后出了事,好让他来承担罪责吗?

你看,现在还真的出事了,我躲还来不及呢!我还想多活几十年呀!再者说,我还来不及打赈灾款的主意,这就不见了,你说,下官我会找死吗?”

蒋大力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呀!

看见他这个样子,江一眉咳嗽了两声,靠近景凉意的耳边说道,“凉意,你说别人一般都是解释求放过什么的,这个蒋大力怎么感觉他在越描越黑呀?他是不是真的活够了?”

景凉意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用眼神轻轻一瞥门外,江一眉很快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便悄悄地离开了。

“蒋大力没有说谎!”景凉意突然说着,走到了萧综的面前,说道,“其实,王爷你倒是提醒了我!也许现在除了蒋大力,真的还会有第二个人会打赈灾款的主意!”

景凉意说完后,突然一个黑衣女子就被丢到了他们的面前,而江一眉走了出来,自信地说着,“这个女人一直在监视我们,凉意,看来,你说的没错呀!”

“啊?我跟你说过什么了吗?”景凉意说着,打探了一下这个女子,问道,“这个女人在监视我们?江一眉,你怎么知道?”

听着景凉意的话,再看了看景凉意疑惑的目光,江一眉一脸吃惊地说着,“不是你刚才用眼神跟我说外面有人吗?”

“咳咳,其实,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咳咳,其实,景凉意说的意思是,让江一眉到那边的桌子上去给她倒杯水。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监视本王?”

萧综问着,那个女子却不说一句话,于是,江一眉连忙说道,“咳咳,不好意思呀!王爷,我们江湖上有一条规矩,出门行凶要带毒药,一旦被发现,就立刻服毒自尽,所以,我刚才就把她的牙给拔了,还有她的舌头,也顺便割了!”

噗!

好残忍的招呀!

萧综微笑着走到了江一眉的面前,说道,“哇偶!你真的是好聪明呀!但是,我他娘的要怎么审问她呀?”

萧综说着,一副要掐死江一眉的模样。

见此,景凉意连忙拦住了,说道,“蛋定呀王爷!依我看来,这个女子若是死了倒是麻烦,但是她没有死,那么,她的同伴甚至她的主人都知道了肯定是不淡定的,所以,想必今夜他们便会来找这个女子了,如果我们以此女子为诱饵,想必很快便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赈灾款了!”

景凉意说完,萧综才慢慢地点了点头。

突然,那女子“额额额”的发着声音,突然,她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地上写道:就凭你们也想抓我的主人?做梦!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们的目的不是赈灾款,今夜我们的人会行动,但是,我们的目标是豫章郡王!

看见了这番话,江一眉立刻紧张起来了,“王爷,大事不好了呀!有刺客要刺杀你呀!”

萧综不紧不慢地抬头看着江一眉,说道,“哦?是吗?本王谢谢你告诉我呀!不然本王还不知道呢!”

看见了他们两个人竟然还这么淡定,景凉意便连忙说道,“无论如何,今夜刺客与王爷都是他们的目标,我们谁也不能放松!这样吧!蒋大力戴罪立功,和白天云一起守着这个女人,江一眉,你来保护王爷安危,一刻也不能离开!”

他们点了点头,却同时抬头看向了景凉意,异口同声地问道,“那你呢?”

“我?我累了,先睡一会儿,然后再去找一下临江,看看能不能查到赈灾款的下落!”

景凉意说着,连忙拔腿就跑,反正他们也追不上她。

于是,景凉意打着哈欠就去睡觉了。

然后,便只剩下了萧综与江一眉的大眼瞪小眼!

紧接着,萧综小睡,江一眉旁边守着,萧综如厕,江一眉旁边守着,萧综用膳,江一眉守着,萧综挑灯看书,江一眉站在旁边还是在看着!

一眨眼间,便已经是半夜了。

突然,景凉意正在睡梦中时,却听见了一阵阵的敲门声音,于是,景凉意无奈地起身去开门,“谁他娘的吵我”

景凉意还没有说完时,便看见了江一眉一脸恭敬地请萧综走了进去,等到萧综淡定走进了景凉意的房间时,江一眉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凉意呀!我实在是受不了了,王爷他身体好,可是我熬不住了,这几日我已经好久没有睡觉了,今夜就由你来守着王爷吧!”

“啊?”

还没有等景凉意拒绝时,江一眉一转身就没影了。

切,他也太没有义气了吧!

想着,景凉意坐了下来,只是看着萧综还在那里淡定地喝茶,她倒是也没有多余的不自在,毕竟萧综自己都可以当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也发生过。

只是,看着萧综的脸,景凉意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想起那天的情景,直接是羞红了她的脸。

其实,仔细看来,萧综长得确实是不错,那天她要是真的把萧综睡了,好像吃亏的也不是她,啊呸!景凉意,赶紧清醒点!

景凉意想着,摇了摇头,问道,“今夜有人要刺杀你,你怎么不害怕?”

“有你在,本王无所畏惧!”

萧综说着,突然看向了景凉意,只是,那双眸子确实有点让景凉意看不懂,“凉意,你觉得本王待你如何?”

“你待我自然是不错,虽然不给发工钱,虽然你脾气特别怪,虽然你总是爱打压我,虽然你总是试探我,虽然你总是唔唔唔”

景凉意还没有说完,萧综突然紧紧地捏住了她的下巴,让她说不出话来,就怕景凉意再多说几句话,他就要掐死她!

“我们还是说正事吧!你认为,此次是谁在暗中搞鬼?”

萧综认真的表情让景凉意不敢敷衍,只怕萧综自己也猜出了,此事怕是有朝廷上的人在故意算计他,所以,必定会牵扯到皇储之争,萧续远在战场,所以,便只可能是太子或者是萧宏。

可是,若是只说萧宏不说萧统,只怕萧综会认为她是太子党,若是只说萧宏,只怕萧综会怀疑她跟萧宏之间的恩怨,若是两个人都说,萧综又会以为她过于聪明,学会两边都讨好,那么,萧综对她必定是防范的!

他娘的,说什么都不对!

去他娘的萧综,居然还是在试探她!

咳咳,当然一切都有可能只是她想多了,如果萧综真的没有算计她的意思,那么,她景凉意就是要被萧综玩死的节奏呀!

“那么,王爷当以为是谁?”景凉意说着,挑眉笑了笑,把麻烦传给了他,他说什么,她就跟着说什么呗!

果然,萧综鄙视了她一眼,然后便说道,“本王以为,此事跟临川郡王脱不了干系,原因有三,第一,太子此时身体尚未恢复,太子党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贸然出手,其二,之前在朝廷上因为那小妾的事,本王与临川郡王结下了梁子,以为皇叔的脾气,是不会轻易放过本王的,其三!”

萧综说道了这里,故意看向了景凉意,说道,“你的萧哥哥确实是一个正人君子,所以,这种背后捅刀子的事,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萧综说起那‘萧哥哥’三个字的时候,那咬牙切齿的模样,竟然让景凉意感觉到了杀意。

“咳咳,为什么,那个,我感觉你像是在吃醋?”

景凉意说完后,萧综便大笑了几声,说道,“吃醋?景凉意,本王看,你是真的忘记了,你是一个出家人,而本王的身份,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配得上的!太子亦是如此!”

“呸!毛病!”

景凉意说着,嘟着嘴转身就想去睡觉,最好让刺客砍死他这个毒舌男好了!

突然,萧综一把抓住了景凉意的手,这个小举动让景凉意停住了脚步。

“景凉意,在你心里,本王是不是真的就是这么一个无耻之人?怀揣着谋逆之心,运筹天下的贼子?是不是,比起太子,真的差那么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