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吃货师太重出江湖 第036章 不翼而飞的赈灾款

作者:温墨鱼 字数:375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透过冰冷的水,景凉意才感觉到自己内心的火算是熄灭了一半了,于是,她便抬头看了一眼萧综,“谢谢你,萧综!”

“谢谢本王放过了你?”萧综看着景凉意,眼眸中却冷意十足,景凉意,究竟是有多不喜欢他?

景凉意摇了摇头,说道,“你回去吧!不要为我着了凉!”

景凉意说着,低着头继续泡在了水中,看见她这样,萧综只是转身离开了,没有半点的留恋。

他娘的,萧综再不走,就要被他看见了她脸红了。

其实,景凉意武功很高,她完全可以用内力来控制药力的,只是刚才,是她的情不自禁,竟然忘记了控制药力,又或许,是她真的是自愿的。

然后,可怕的是,景凉意亲吻着萧综,却看见了萧宏的脸!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忘记萧宏的,可是现在,她真的不知道了,也许刚才,她是把萧综当成了萧宏,又或许是因为那一瞬间,景凉意仿佛又看见了萧宏跟萧玉谣在一起的场景,她是在报复萧宏!

原来,一直以来她都是在逞强,原来她还忘不了萧宏!

对于萧综,景凉意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想着,景凉意突然低下头,将整个人泡在了水里,这样,也许会好一些,至少她不会再想在这些事了。

临川王府~

“豫章郡王跟景姑娘在房内亲热后,突然又抱着景姑娘到了河边,两个人在那里洗鸳鸯澡,还”

黑衣女子抬头看了一眼萧宏手中的杯子,都已经碎了,于是,她咽了一下口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萧宏黑着脸忍住了心中的怒气,说道,“说下去!”

“两个人还聊了一会儿,好像是,是景姑娘体力不支,求豫章郡王放过,然后,然后豫章郡王就离开了,景姑娘一个人在那里一边洗着,一边高兴地唱着歌!”

“唱什么歌?”

黑衣女子打量着萧宏,感觉他的状态似乎不似乎再继续听下去了,但是,既然他吩咐了,那她还是照做吧,“景姑娘唱得有些奇怪,还有些......淫荡,好像是‘两只鸳鸯,两只鸳鸯,洗澡澡,洗澡澡,一只羞得跑掉,一只还泡澡,真搞笑,真搞笑!’”

“该死!”

萧宏突然怒吼着,一拳将桌上都给打断了。

见此,黑衣女子立刻跪了下来,一副说也是死,不说也得死的感觉,唉!真的是生不如死呀!

“黑夜,下去吧!继续盯着景凉意和萧综!”

听见萧宏这样的话语,黑夜这才松了一口气,说了一声是之后,便立刻退了下来。只是黑夜走出门的那一刻,看了一眼萧宏脸上的痛苦,不禁感叹:原来,王爷最爱的人,还是景凉意!

“景凉意!你可以!你以为摆脱了本王之后,便可以轻易跟别人在一起了吗?”萧宏说着,眼睛里突然涌现出了愤怒。

他的小家伙,他从来也不舍得碰一下,可是,萧综竟然敢跟景凉意乱来!可是,以景凉意的武功,她若是不愿意,谁能逼她?

如果她愿意......

“景凉意,你明明是爱着我的,为什么不肯给我一个机会?难道,萧综就是你的理由吗?”

萧宏说着,突然握紧了拳头:景凉意,萧综,这件事不会轻易了结的,他们来日方长,慢慢玩吧!

......

几经波折后,江上花园的事也算是定下了,过几日便已经着手准备开工了。

只是,萧综一边淡定地喝茶,一边又抬头用眼神轻轻一瞥一旁微笑无害的江一眉,看见他看他,江一眉只是又笑了笑。

“景凉意真的病得很重?”

萧综问着,江一眉便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他怎么可能会出卖景凉意呢?

突然,江一眉低下头在萧综耳边说着,“其实景凉意在房间里啃鸡腿呢!她还故意称病不来,还说这几日让我陪着王爷你就好了!她这摆明了是不想见到王爷嘛!”

江一眉一脸奸笑着地笑了,他最喜欢的当然是看着萧综和景凉意开撕呀!

谁知道,萧综却突然沉默了,淡淡地说着,“她不来见本王,倒是好的!”

“啊?”

江一眉一脸木讷地看着萧综,谁知道萧综还真的没有生气,竟然还露出了跟他之前见到景凉意的无奈一毛一样!

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之间,有事!

“蒋大力呢?”

“已经在门外候着了!”

萧综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走吧!我们现在便去开封取赈灾款!”

萧综说着,便走了出去。

见萧综出来了,白天云一直跪在那里,连忙说道,“王爷,那笔钱万万动不得呀!请王爷再三考虑!”

白天云说着,萧综却完全也没有说话,只是一脚踢开了他,直接走了出去。

看见萧综这样,于是,江一眉心疼地看了一眼白天云,然后也一脚踢开了他,紧跟着萧综而去。

难道所有的官都是贪官吗?白天云想着,握紧了双拳,眼睛里都是恨意。

“王爷,等等下官呀!”蒋大力说着,突然对白天云说着,“看什么看!白天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位居与我蒋大力之下吗?就是因为你迂腐不堪!”

蒋大力说着,也踢了白天云一脚。

走到了仓库,即将看见白花花的银子,所有人都激动不已。

萧综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开封!”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几个官差同时打开了箱子,竟然发现,是空的!

......

“什么?赈灾款不见了?”景凉意吃惊地大声说着,没有想到呀!这赈灾款竟然这个时候不翼而飞了。

萧综倒是有些淡定地看着景凉意,说道,“银子好好的在箱子呆着,今日突然便不见了,想必,是有人趁着我们都不在的时候,将银子拿走了!”

萧综说着,江一眉便看向了景凉意,说道,“好像这几日你一直都称病在房间,不会是你一时起了贼心吧?”

“呸!我无良小师太会做这种事吗?”

“可惜呀!亏得本王这么辛苦的演戏,就差那么一点,那江上花园若是修好了,那不仅可以防洪,还可以供后人赏乐,可惜呀!”

听着萧综的话,景凉意便立刻眯起眼睛打量着他,问道,“萧综,不会你小子故意演戏,拿走了赈灾款吧!你是不是不想跟我们分?你他娘的,我都说了二八分了你还不干?”

“哼!景凉意,本王在你眼中就是那么不堪的人吗?本王说了要救百姓自然会做,再者,这一次是本王向父皇表现的机会,你觉得,本王会冒险以这区区二十万两来换江山吗?”

“呃,说得有道理,那么,究竟是谁呢?”

萧综与景凉意吵着吵着,突然看向了江一眉。

本来江一眉只是当一个吃鸡腿群众的,看见了他们的目光,立刻警觉地后退了几步。

“你们这小眼神是咋回事?我堂堂江湖侠盗,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确实是有可能,你本来就是侠盗嘛!”

萧综说完,景凉意便也跟着说道,“没错,而且之前你的智商猜不到我们两的用意,还一直以为是我们要贪污赈灾款,说不定就是你贪污的!”

“景凉意!你!”江一眉说着,突然十分委屈地看着景凉意,说道,“小姨妈,你可不能怀疑我呀!再说了,我一直呆在王爷身边,哪里有时间作案呀!”

景凉意打量了江一眉一番,才肯定地说着,“萧综,我肯定这件事不是江一眉做的!”

听见了景凉意的这句话,江一眉就差没有感动得掉眼泪了,连忙说道,“还是我小姨妈相信我呀!”

“不!我不相信你,但是,以你的智商,想要盗走那么的赈灾款,还是不可能的!”

景凉意说着,倒是给了萧综想法,“也就是说,那个人要带走那么多的银两,还得瞒着所有人,躲过你我的聪明才智,还得闪过官衙里那么多的官差!”

“所以,那个人一定是内贼!”景凉意一语道破真相。

“那么,便只有一个人有这个可能了!”

萧综说着,与景凉意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白天云!”

这个白天云,果然是没有点耐心和智商呀!总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这一次更是闯下了弥天大祸了呀!

真凶已经出现,他们便要去捉拿白天云,由江一眉先去打探情况,毕竟那么多银两要运走,也不是一点痕迹都查不到的。

见景凉意要去找白天云打探消息时,萧综突然叫住了她,说道,“凉意,那天晚上的事”

“什么晚上?什么事呀?我什么都不知道呀!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吧!”景凉意只是凭借打死不承认,承认被打死为原则了。

“那晚本王以为你是自愿的,所以才与你亲热的!”

噗!

萧综就不能他娘的委婉一点吗?非得说得那么直接?

“那个,我早就已经忘记了,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再说,你是堂堂王爷,而我,是一个出家人,我们本来就不该有什么的!”

景凉意直接的话语,倒是让萧综有些不悦。

但是,他却依旧淡定说道,“你既然要忘记,倒也是好的,那么,本王亦同你一般,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萧综说完,转身便离开了,只是当萧综与景凉意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景凉意心里却莫名其妙的难过。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难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