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吃货师太重出江湖 第033章 临江的麻烦事

作者:温墨鱼 字数:377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围着他们燃烧的火圈整整烧了一夜才灭的,只是,木架上却是烤糊的鱼和兔子,烤得黑乎乎的,已经不能吃了,这大概是第一次,景凉意居然忘记了吃东西。

天亮了,景凉意微微张开眼睛,却看见了江一眉那张极其猥琐的脸,还有嘴角不明深意的笑意。

于是,景凉意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萧综的怀里睡着的,而萧综却睁开眼睛,好像已经醒了很久了,看见景凉意醒了,萧综微笑道,“醒了?那便可以赶路了!”

景凉意立刻跳了起来,伸手就是一巴掌,当然,完美地被萧综挡住了,然后萧综另一只手抓住了她,似乎有些怒气,说道,“你干嘛?”

“谁让你调戏本姑娘的!”

“景凉意!你是不是睡傻了?本王眼睛又不是瞎,调戏你?明明是你睡着了,自己滚到本王怀里的,本王连推了你好几下,你睡得跟猪一样,怎么都叫不醒!要不然,我们早就可以赶路了!”

萧综说完,景凉意就表现出一副‘我不信,我就是不相信’的模样,直到景凉意看着江一眉时,江一眉肯定地点了点头。

“咳咳,那个,是意外了,我们现在可以赶路了吗?”

景凉意说着,转身就想要跑,只是,走到马的旁边的时候,却怎么也爬不上去。

“扑哧!”江一眉在一旁看得笑了。

景凉意白了他几眼,说道,“还不快过来抱我上去!”景凉意说着,向江一眉伸出了手。

“抱?”萧综说着,带有杀意的眼神看向了江一眉,江一眉立刻警觉地后退了几步。

突然,还没有等江一眉过来扶她时,萧综突然伸手抓住了景凉意的手,另外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直接将她往马上挂着,然后自己便上了马。

“喂!萧综,你他娘的能不能等我换个姿势再走啊!在这里挂着很不舒服啊!”

景凉意还没有说完,便只见萧综手中的鞭子一挥,只道,“驾~”

一天一夜,萧综与江一眉终于赶到了临江,刚刚到了驿站时,萧综便只看了景凉意一眼,说道,“下马!”

许久,都没有见景凉意动一下,关键是,她居然一路上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萧综印象中的景凉意可不是一个会乖乖屈服的人!

“下马!”

萧综一脚将景凉意踢了下去,景凉意华丽丽地倒在了地上,滚了几个圈,还白了萧综一眼。

只是,见景凉意都鄙视他了,却还是这样一言不发!

于是,萧综立刻跳下了马,拉起了景凉意,这一看,便只见景凉意脸色苍白,额头上几滴汗珠,眉头皱起,似乎有些痛苦。

“凉意,你没事吧?”

萧综着急地说着,可是刚刚说完,景凉意突然忍不住吐了他一身,然后景凉意便擦了一下嘴,说道,“唉!这一吐可舒服多了!”

然后,景凉意抬头便对上了萧综想要杀人的目光以及那张黑脸,于是,还没有等萧综说话,景凉意立刻就小心地退后了几步,忍不住笑了笑,说道,“这可不能怪我哦!谁让你这么对我的!这一路我可难受了,所以,再见!”

景凉意说完,转身就想要跑路,谁知道,她被萧综拎起,怎么跑也跑不掉,景凉意不免心一颤,心想,这下可完蛋了。

果然,萧综一把将景凉意拉转过了身,逼着她与自己对视,然后,萧综的手就紧紧地掐着景凉意的脖子,说道,“景凉意!你想死吗?”

景凉意连忙摇了摇头,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萧综,心想,她都这么难受了,萧综可以放过她了吧!

结果,萧综一把将景凉意重重地丢在地上,甩袖便走进了驿站。

景凉意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江一眉,江一眉只是笑笑不说话,然后转身就狗腿子似的跟着萧综屁股后面跑。

景凉意在心里把萧综和江一眉都问候了一遍才自己坚强地爬起来,自己走了进去。

萧综连洗了十遍澡,换上了干净的衣裳后,三人便坐在了堂上喝茶。

要说这临江现在灾祸四起,近日来的雨水渐渐少了些,只是江面却没有下降,许多的房屋都被淹没了,百姓只能睡在大街上。

萧综之前来后,先安排好了灾民的临时睡处,每日安排施粥,又将周围那些趁机起乱的盗匪收拾了一遍后,这临江才算平静了些许,但是要说这临江真的太平也不能算是,至少这一次的灾祸还是没有解决。

没有人知道,这洪水什么时候又会泛起。

倒是这临江的官衙内和驿站倒是还是住得不错,清静,而他们来后,鸡鸭鱼肉也没有断过,只是每日都要灾民在驿站外面跪求萧综拯救他们,不过,每一次出行时,萧综都漠视地走开了,景凉意都开始怀疑,他究竟是怎么做到从那么拥挤的人群中穿过去的。

咳咳,当然,这个现在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站在他们眼前的这两个人。

景凉意看了一眼淡定喝茶的萧综,又看了看眼前这个对着他们傻笑,肥头大耳,低头弯腰的八字胡的官员,一看就是一个贪官的模样,而站在他身边的一位白衣公子,看上去清秀极了,就是那双眼睛有些清高得不敢让人轻易接近。

肥头大耳的是临江的县官,名叫蒋大力,十足的贪官呀!

蒋大力狗腿子地将一盘黄金放在了桌上,笑道,“豫章郡王来临江真的是百姓之福呀,之前下官还来不及拜见王爷,王爷便又匆匆离开了几日,听说现在王爷回来了,下官可是立马就赶来见王爷了,临江不比豫章王府,所以,下官为王爷准备了些酒菜与银两,保证把王爷服侍地舒舒服服的!”

“大人倒是客气了!父皇令本王来临江也只是协助大人,大人不必过于客气!”

萧综说完,顺着放茶杯的功夫,顺手将金子推向了江一眉,江一眉立刻奸笑着收下了。

全过程都被景凉意鄙视着。

“哼!奸佞小人!”那位高高瘦瘦的白衣公子恭敬地向萧综行礼,说道,“白天云请求王爷以灾情为重,先下令修筑防洪工事,再为百姓们修建住所!”

这个敢直言的人名叫白天云,地位略低于蒋大力,是一名案客,其实就是朝中为县令安排的助手!

他说完这番话后,景凉意不得不在心里敬佩了他一下,这个人还真的大胆,居然敢对小心眼的萧综说这样的话,这不是摆明了说萧综是与贪官为伍吗?

咳咳,虽然他说的,好像也是事实!

“你的意思是说,本王来这里不务正业了?哼!”萧综大发雷霆地甩袖离开。

蒋大力连忙站后面跟着,说着,“王爷息怒,王爷息怒!”

萧综回头看了白天云一眼,说道,“要本王息怒也行,你便弹奏一曲让本王乐乐!”

“这,王爷,外面白骨皑皑,你却在这里歌舞升平,合适吗?”

白天云还没有说完,就被蒋大力一脚给踢了下来,说道,“王爷叫你小子弹你就弹!废什么话!行不行本官叫你和你年迈的老瞎母亲滚出官衙!”

蒋大力绝对是实力派贪官,一脚就朝着白天云的屁股就来了,白天云似乎万般无奈,只能是别过了脸,说道“王爷恕罪,属下没有带琴!”

白天云刚刚说完,便看见萧综那张黑成炭的模样了,果然,蒋大力狗腿子地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把古琴来,交给白天云时,那八字胡翘得极高。

白天云完全是忍住没有暴揍蒋大力那张得瑟的脸。

看着白天云温柔抚琴,虽然景凉意完全听不懂,但是,也完全被他的琴声吸引了,咳咳,当然,颜值也是十分重要的。

想着,景凉意双手撑着小脑袋,陶醉地听着,却没有注意到萧综在那里一边拿扇子敲着自己的手,一边打量着她这个小花痴。

“行了!本王突然不想听了!”

萧综突然的话语打断了琴声,也把景凉意差点给吓得摔倒,这个萧综,说要听的是他,说不听的还是他!真是有病!

萧综转身就要离开时,走到了白天云的身边,嘲讽地说着,“不过如此!”

见萧综离开了,蒋大力也跟在他的身后,一副萧综是他祖宗的模样。

白天云失落地站在原地,看着他那副模样,景凉意走到了他的身边,说道,“你不用理王爷,他就那样!你别听他的,你弹得很好听的!”

“多谢姑娘夸赞,只是,我只是失望没想到这一次朝廷派来的,竟然也是一个不管事的王爷!豫章郡王果然如传闻中的那样,只知道舞文弄墨,爱听些小人之言!”

咳咳,好样的,原来景凉意都不敢直接骂萧综的,就怕被他给掐死,没有想到,勇士在民间呀!

“既然你看不惯王爷和那个蒋大力,为什么还要乖乖地听那个蒋大力的话呢?”

“说来惭愧,在下有一位患眼疾的老母亲,如果离开了官衙,只怕是生活都顾不上,更别说是治病了!”

又是一个生活所迫,被萧综那样奸诈小人打压的人呀!景凉意突然有点同情他了,想着,景凉意拿出了一支毛笔和纸,一边写着一边说道,“你可以将母亲送到这个地方,去找一个叫轩辕冰儿的人,她可以帮你治好你母亲!”

一听见这个,白天云激动地抓起了景凉意的手,便问道,“真的吗?可是多少大夫都束手无策的!”

“她可是一个神医,不好不要钱的!不过,话说你有钱吗?”

景凉意一问,白天云就一脸尴尬地说道,“在下两袖清风!立志做一个”

“做一个饿死的清官?”景凉意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又是一个腐朽不知变通的充满穷酸味的书生呀!“罢了,罢了,钱我先替你垫上,回头记得还就好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