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吃货师太重出江湖 第020章 往事如浮云

作者:温墨鱼 字数:239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景凉意溜上了街来玩,才发现怎一个‘无聊’了得?

老套的灯笼,同样的游走人群,唯一不一样的是......

“老板!来两只烤鸭!”景凉意说着,把几两银子狠狠地砸在了桌上,故意弄出点声音来,反正,她现在有钱了,任性一把才好玩。

正在烤鸭的老板斜起眼睛看着景凉意,一脸的不屑,就仿佛在看暴发户一样,说道,“烤鸭马上好!”

呃?正常的不是要狗腿子似地来讨好她吗?

不管了,景凉意坐在那里,就流着口水等着,谁知道,未见烤鸭,先看见了一个她不想看见的人—萧宏!

景凉意揉了揉眼睛,她没有看错吧!竟然真的是萧宏带着他的亲仆走过?记忆中的萧宏可是一个能能不动就不动,能做车绝对不走路的王爷啊?

景凉意含泪跟烤鸭告了一个别之后,便连忙躲在一旁,想跟过去看看。

“客官你的烤鸭?你的鸭?鸭?”老板对着景凉意的背影大声喊着,不过,景凉意还是离开了,“切,就知道又是一个吃霸王餐的!装什么大爷?”

而景凉意跟到了小巷,黑暗中,萧宏的脸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吓得她差点一拳打过去,当然,她打不过他,肯定不会这么干的。

这个时候景凉意才明白,什么叫做好奇害死猫啊!人家萧宏就是为了引她出来。

看着萧宏,他的脸不是一般的臭啊!景凉意想着,到底要跟他说什么呢?要不就说,“好巧,这里也能遇到?”

可是,萧宏不就是故意来见她的吗?

不过话说回来,她和萧宏算起来,好像已经三年零两个月五个时辰没有见过了,咳咳,不要问她为什么会记得那么清楚,如果有一天,别人欠你钱了,你也会记得很清楚的。

只是,萧宏欠她的,不是钱,而是情债。

看见了景凉意,萧宏突然激动地拉住了她的手,生气地说道,“丫头,你究竟要玩到什么时候才肯回来?”

玩?他娘的,难道她的离家出走以及与他恩断义绝在他看来,就是一个玩?

“萧宏!我没有在玩,我也不会再回去了!现在的我是无良师太,不是你的景凉意了!”

“无良师太?你还真的是玩上瘾了!”

娘的,萧宏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现在是听不懂人话了吗?难道说,是她语言表达有问题?她当初习字的时候可是一直被先生夸赞的好不好?

回过神来之后,景凉意怒吼道,“萧宏!我再说最后一遍!我没有在玩,难道你忘记了?是你把我变成无良师太的!也是你,逼得我无路可走,流浪江湖的!”

景凉意这一次可是真的发脾气,毕竟,萧宏这些年玩她可是玩得太够了!

景凉意当年的血泪史:

当年她爹娘在她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对她说,要出去一段时间,然后再回来接她,还说要将她送到什么地方去,当时的景凉意没有在意,于是,继续呼呼地睡她的大觉去了。

醒来之后,她的家已经被烧毁了,她的爹娘也消失得没有踪影,关键是,她醒来时是躺在萧宏这个妖艳的美男子的怀里的。

当时的萧宏十分温柔地对她说,以后,他便是她的家。

也怪她当时太年幼,被人一颗糖就给哄走了,不过,这个萧宏还真他娘的帅啊!于是,萧宏便用他的这张脸欺骗了景凉意那么多年。

都说外表暴力的人内心藏着温柔,而越温柔的人,内心那可是邪恶到了极点了。

先别说人家根本就不给糖吃,直接让她没日没夜的练武,偶尔她跟师父装个病那啥的,教武师父都没啥了,萧宏一来,一个大耳巴子就把她给呼得连滚带爬地去继续练武了。

本来以为萧宏是要把她训练成啥杀手什么,谁知道人家微微一笑,说道,“不,就你这本事,给本王看门都不够,我只是希望以后有仇家杀上门来时,你可以跑得快些,免得本王还得去救你!”

咳咳,那些年来,景凉意被嫌弃得也有够惨的,不过,偏偏她还是犯贱地喜欢上了萧宏,你说,那么一个大美男整天在你面前晃悠,你能不动心吗?

于是练武的时候给萧宏抛抛媚眼啥的就成了景凉意的习武日常。

要说萧宏对她没有情也不可能,进门那一天,萧宏便说了,不做她父母,不当她师父,景凉意以为,这就是明摆着地让她过来调戏,而萧宏,竟然也接下了她的媚眼。

可是,就在景凉意以为可以跟萧宏幸福地过一生的时候,却发生了几件大事。

首先是景凉意溜到了他府上去找他,刚刚打开了一间房间,竟然看见了一个美人在梳洗,吓得景凉意以为自己又迷路了,连忙说“抱歉,走错路了!”,可是,等到她一间间走过的时候,才发现......去他娘的萧宏,养那么多美人也不怕肾虚!

本来,景凉意还以为萧宏对她不一样,可是,直到她打开了一间房间门时,看见的是萧宏与一个美人在床上做那种事的时候,她还是没有骨气的眼睛泪水花花。

萧宏见她竟然来了,只是怒吼道,“滚出去!本王几时要你来了?”

“我到底算什么?”

景凉意可不是脑抽才没有走,还在这里问这个问题,等他来抽她的,可是,这个问题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谁知道萧宏虽然表现出了一丝的惊异,却还是穿起了一件袍子,突然拔剑指着她,怒吼道,“你脑抽了?本王叫你滚!”

谁知道景凉意还真的脑抽了,没有离开,反而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等待着他的答案,当然,本来景凉意是想手握他的剑来着,再来点血,说不定他就会心疼她了,不过,景凉意真的怕疼。

“我一直以为你喜欢我!”

听见了景凉意突然的告白,萧宏吃了一惊,拿剑的手有些颤抖,可是,他却还是一丝邪笑,说道,“本王告诉过你,感情是懦弱的人才有的!而在本王这里,弱者只配去死!”

萧宏的那一剑还是刺进了她的身体,萧宏明明知道她最怕疼的。

不过,至少景凉意知道了,萧宏原来,真的不喜欢她。

关闭